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自从宝树城通天教主与周青联手将准提道人逼走,若大的西牛贺洲地界,已经尽数都归进了大唐国版图。

    南瞻部洲,西牛贺洲两大土地,贯通一气。过得二十几年的发展,西牛贺洲也繁荣起来,尤其是宝树城被攻破后三年,西牛贺洲离南一半的地方人口,不但的流进其中,更加是人丁兴旺,六畜安宁。家家参道,礼拜三清,恭敬上天。两地再无道统之争,大唐国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盛。

    东胜神洲乃是多乃原始森林,土地不平,无数量妖怪盘踞,虽然也有大大小小的人类国家,却不成气候。而北芦俱洲却是荒芜之地,妖兽横行,一点人烟都无。

    申公豹在到刑殇山时,一路西行,由于速度过快,西牛贺洲人烟居住之处,只是稍稍留意一下,但也比以前大不相同。就连刑殇山脚的不远处,都隐隐见得人烟。大唐国虽然占了两大部洲,但只有平原才适合居住,建立城池,那些动不动就是几十万里,百万里,甚至千万里连绵的山脉,自然是只有地仙散人,妖魔鬼怪来盘踞了。

    “人教大兴,果是天数!”

    申公豹感叹一句,人已经落进了桃林,四面都是绿叶桃花,有的粉红,有的鲜艳。更为神奇就是,桃子居然还夹杂在花中生长,也不知是什么异数。

    这一片桃林,似乎海洋,落入其中,方向都难以辩明。申公豹却是轻车熟路,直向前行了数百里,随后七转八转,面前豁然开朗,出现一方千倾平地,地面翠绿坚硬,连成一体,光滑无比,仿佛晶玉。

    zhōngyāng有一十几亩大小,高有百丈的小山包,也是翠绿sè,与地面的晶玉仿佛是一体,小山包正zhōngyāng有一浅浅的窟窿,仿佛一个山洞。正有一人来高,仅仅能够容身。洞两旁凸出两个巴掌大小的玉台,上放两盏金灯,火光一闪闪,映照得整个场地异常迷离,仿佛有五sè,七sè,十sè等无穷量的彩光涌起。

    申公豹正见那zhōngyāng山洞坐一个全身金毛的老猴,闭目盘膝,十分安详,又不似炼法,似乎在神游太虚。

    见得正是通风大圣猕猴王,申公豹顿时大喜,大叫道:“申公豹来见道兄了!”

    申公豹却不上翠绿地面,此乃是猕猴王的一件法宝,名为翠光两仪灯,乃是一件先天法宝,似佛似道。乃是当年东皇太一身损,闪落于三界之中,却被猕猴王碰巧得到。

    入得其中,一念化万念,任是你法力高强,人也要迷迷糊糊,一不小心,就被两仪灯火炼化。而这灯更是能将灵气转化两仪,灯的主人,如进其中修行,异常迅速,还有不少说不出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灯非常厉害,申公豹自是异常熟悉,过了九宫桃林大阵,但再踏前一步,就说不好了。

    突然面前是翠光一闪,晶玉地面尽收,猕猴王手托一尊二尺来高的碧玉灯,灯上有两个灯芯,燃成两点火苗,交织在一起,仿佛缠蛇,火信子只是突突上飘。

    “道兄今天怎肯来此?”猕猴王上得前来,见真是申公豹,不由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与道兄做一场功果!”

    见猕猴王用手一指,桃林zhōngyāng现出一石桌,两石凳。两人坐下,申公豹笑道。

    “申道兄,你我交情不浅了,可否说个明白,休要一味卖弄你那点悬殊,我可不喜!”通风大圣猕猴王裂嘴干笑几笑,便有几个貌灭的女桃jīng奉上了茶来。

    申公豹笑道:“道兄却是直xìng情。那贫道也就直说。眼下是逢五百年杀运,盘古天道真人成混元圣道,勾陈之位空缺,大天尊命我寻有缘之妖族,担当此大位,我当那盘古天道圣人未成道之时,得混沌钟,乃是妖帝东皇所留,监管三界妖孽,镇压鸿蒙。是以天道真人有暂代勾陈的机缘。而道兄却因机缘,得了翠光两仪灯,乃是东皇寝宫之宝,道兄又是妖身,法力神通又响彻三界,正合天数,为最勾陈最好人选。”

    猕猴王皱了皱眉头,只是沉默。申公豹见了,也不在意,又道:“元始大道,非有无上机缘,应合天数,否则难以成就,我观道兄成道无望,眼下逢五百年杀运,仙佛巫妖皆在其中,因果纠缠,脱不可脱,道兄如能掌勾陈大教,博个实在,力避杀劫,岂不是好?况且也正合了通风大圣的威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兄清净,不喜争端,此乃只不过是与道兄多一条路走,道兄本意还是自己拿,我便先去狮驼王那里走一趟。”申公豹却不是再用yù擒故纵之法,只是猕猴王法力高强,比较合适,如猕猴王不愿,自然去找别人。总不成强拉,反正不缺这一个。

    猕猴王道:“道兄所言甚是,但我一向清净惯了,杀运想必不会逢身,如真受勾陈大位,定要沾染许多因果,反是不喜。”

    申公豹道:“既然如此,贫道是有公务在身,要另寻妖王,便不久留了!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告辞。猕猴王连忙起身相送,只见申公豹一道黑光,朝东去了。

    就申公豹走后,突然一阵嘎嘎怪笑,旁边的一棵桃树突然扭动起来,金光一闪,转眼就化为一个高大的暴猿。

    “老兄,你将这绿灯与我罢!”这暴猿开口道。

    猕猴王苦笑了一下,却也不分说,将翠光两仪灯与了这头暴猿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当年唐三藏那和尚也曾向如来说情,救了我一救,那天道门却叫巫人将其吞杀,连渣都没留下来,此仇定要还过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暴猿正是齐天大圣,因被张天师告之天道门杀了唐三藏,心中大怒,更兼之温蓝新坐天庭,为玉帝,他更是心中生出许多不满,却也知道周青证得元始,奈何不得。而本体悟空道人,镇元子,释迦牟尼尊者三人在娑婆净土之中炼法,以完杀劫。齐天大圣上灵台方寸山请见准提道人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又怎会不知天数?乃是起自苍莽山,大兴花果山,不可逆之,尔后正要燃灯,观音一披菩萨,佛祖应劫,一来护了西天,二来rì后可伐天庭,此乃定数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便叫齐天大圣来猕猴王处,自会分晓。

    猴子虽然不解,却也信得师言,当下来到刑殇山,见过猕猴王,正值说了两句,东看西瞧,就突然见得申公豹来。

    齐天大圣乃是异常jīng明的猴头,立刻变了一株桃树,又吩咐猕猴王如此这般。果然是摸清楚了申公豹的来历,当下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玉帝是那么好做的么?你孙外公当年就做玉帝不成,吃了大亏,这次正好借过机会,一来报唐三藏的仇,二来又将天宫搅个翻天覆地,嘿嘿!大闹天宫,好久没有干了啊!这样想来,手却是真痒了!”

    猴子一把抢过两仪灯,嘎嘎一笑,使用了七十二般变化,便成了猕猴王一个模样,这七十二变乃是灵台方寸山的绝学,活灵活现,难分真假,法力休想看得出来,只有用道行是先推算。

    猴子变了六耳猕猴之后,隐了身形,一个跟头打去,果然见得申公豹在前面飞行,速度并不快,似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定是等猕猴子想通了,好追上来,正好为我所用,如今天庭不好进了,只有借这个肉头了。先将那个女玉帝抓住,带去娑婆净土,叫如来封个佛当当,跟那个冥河一样,岂不是快事?那周青以成元始,总不好出手同我计较吧。”猴子心想,先调整了一下,装得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猴子顽孽异常,百无禁忌,加上又拿好几件法宝,jīng通玄功变化,计算无防,正好去大闹天宫一番。

    “申道兄留步!”

    申公豹的心思还真让猴子猜中了,见得猕猴说话的时候脸sè犹豫不定,以为他动了心思,想通之后说不定会前来追上自己。却没有料到那猕猴王是犹豫这猴子。

    猛听得后面叫喊,申公豹暗道:“果然不出我所料!”

    当下按住剑光,停下身来。往后一看,只见猕猴王托灯上来道:“正如道兄所说,杀运逢起,无可逃避,元始大道无望,不如图过实在,我便上天庭一观,如真能统摄勾陈大位,却是幸事。”

    申公豹皱了皱眉头,总觉得这猕猴王哪里不对劲,却看不出破绽,又见那两仪灯,虽然疑心,却只有一丝,随后就压在心里,消散了。当下喜道:“道兄如此想,那是极好,我便领你上天庭见过大天尊,请大天尊定夺!”

    猴子见申公豹不疑有假,不禁暗喜:“人说申公豹jīng明,却也不过如此,还是你孙外公技高一筹!”

    两人到南天门,进得其中,申公豹知道猕猴王xìng情清高,却也不好怠慢,一路带他上玉阕金天来。

    当下暗暗震脱了一根毫毛,变做自己身体,真身却隐了起来,暗暗遁了进去。猴子这一手本事,百练成jīng,却没有让其发现,这天宫,他更是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那毫毛化身却东看西看,一路闲扯,拖延时间。申公豹心中更加疑惑,但却不好说:“等见了大天尊,再做分说!”

    猴子真身却隐去,一溜烟上了玉阕金天,申公豹还在下方。猴子不去管他,径直隐了身形,朝披香殿而来。

    进了披香殿,偷偷摸摸看了几个呼吸,运玄功变化避开无数禁法。

    “这天宫还是老样子,没有变!”猴子暗喜。火眼金睛一看,身体一闪,又过了一层大殿,来到一个异常富丽堂皇的阁楼之前,上了阁楼,猛然闻得一口香气。

    “进了女人窝了!”猴子暗道。放眼一瞧,只见一女子,正呆呆的坐在梳妆台前,披五sè轻纱,穿霓裳霞光衣。正是温蓝新。

    “这样子,做什么玉帝?真是荒谬!”猴子一见,心中暗自恼怒:“还是去做个菩萨的好些!”

    当下抢进房间,一挥手,手上多了一本土黄的书简,正是镇元子的地书,被猴子拿在手里玩耍。

    “谁!”温蓝新本自心烦,突然见到屋外抢进一人,一扬手,就是一股黄尘充塞了整个房间,一点气息都不外漏,温蓝新在黄尘之中,举步艰难,身体仿佛被粘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猴子现出身形,嘎嘎笑了两声道:“是俺老孙!”

    “齐天大圣!”温蓝新一惊,突然想起周青话语。“自己有一场劫难,莫非应在此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赫赫有名的妖族大圣,怎的行如此卑鄙龌龊之事?”温蓝新皱了皱眉头,猴子法力高强,又有地书封住房间,自己脱身不得。

    “俺老孙行事一向如此,可不顾忌那些假道学,伪君子的胍燥。”猴子道:“老孙是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,你杀死那唐僧,就是触我霉头,就是你师傅来,也没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见得温蓝新嘴巴动弹,猴子叫道:“你莫跟你师傅一样,拿些天数因果来糊弄,老孙不吃这一套,今rì也不同你废话,乃是叫你去娑婆净土走上一遭,做什么玉帝,做个菩萨不好多了!”

    温蓝新突然笑道:“原来如此,却是我坐灵霄,你心不服而已,当年你做玉帝不成,反被人压。今rì之事,老师早就算到。你如何能够奈何得了我?”

    “是么?你有老师,俺就没老师了么?”

    猴子道。正是有准提道人,猴子才百无禁忌,他乃恶念寄托,随xìng而为。哪里有什么顾忌?用手一指,黄尘奔涌,将温蓝新死死缠住,一点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老孙捉了这女子,一个筋斗,便打了出去,还怕被人拿出不成?”猴子一收黄云,裹了温蓝新,正要飞出,突然只感觉手如提太古山岳,异常沉重,猛然一看,只见温蓝新包裹在一片黑云之中,周围漂浮十二面大旗。旗上现出十二个魔神,凶狠狰狞,死死抓住黄尘。猴子怎么提都提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泼猴,敢来欺朕,朕定要讨伐你花果山,叫你花果山鸡犬不留,你就等这罢!”温蓝新没有见到周青,本就心里异常不乐,正好碰这劫数,却是异常恼怒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”外面突然传来了小昆仑的声音。与此同时,申公豹那边也出了大的状况。

    足足传了一个多小时……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