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道兄,这天宫美景虽好,但rì后多有看的时候,还是速速随我去见大天尊再说,免得耽误了时辰!”

    当猴子真身摸进披香殿中之时,申公豹带这个假猴子的毫毛分身一路朝玉阕金天上来。却见这头猴子一手托灯,一手搭凉棚,且停且走,四面观看,行了半天,才上了几层天。

    申公豹心中越发疑惑,暗暗有个一番计较,只是这七十二般变化异常玄妙,以申公豹的眼力看不出这假猴子。

    “恩?啊!”这毫毛假身虽然远远不及真身,但业是已经通灵,听见申公豹问话,连忙做出恍然大悟的神sè,才跟了申公豹又走了一阵,上了几层天,又东瞧西看,还是个老样子。

    “定有古怪,这猴子似乎是个牵线的木偶!”申公豹暗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道兄请留一下,我有话要交代!”申公豹突然停下身。

    “恩?啊!”这就毫毛假身当然停下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天尊之时,需收起法宝,道兄不可托这两仪灯进灵霄,还是我替道兄保管吧!”申公豹突然诡异的笑了一笑,一道黑光从袖中飞去,宛如奔雷,拦腰朝猴子扫到!

    “啊哟!”这毫毛乃是猴子上灵台上寸山学艺之时,准提道人取菩提树汁液,叫猴子浸泡再内,rìrì洗炼元身,将全身四万八千毫毛炼的通灵变化,所以能变化成分身,法力高强,但神智木呐,只有战斗本能,气机感应,突遇袭击,却反应飞快。

    当!金铁交鸣,一条金光闪闪的棒子已经拿在了手里。就腰身一横,在毫厘之间与申公豹的帝江剑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齐天大圣,你又来闹天宫!”申公豹出手试探,猴子出全力,高下立判,被震得一个倒飞。仗帝江剑玄妙,并未受伤。将身形稳住,大喝起来,声音如雷,滚滚荡荡,传遍了几层天。同时将剑一震。

    刷,刷,刷,亿万点黑芒晶点宛如一蓬劲雨,中间夹杂无数扭曲的蝌蚪篆文,齐朝假猴子涌去。

    那蝌蚪篆文,乃是太古巫咒,历代九黎一族之大巫用心血加持祭炼,威力远超仙佛两道之秘法,原来在刑天斧上,后被周青炼成十二口天道剑,威力更是巨大。帝江剑速度又快,假猴子刹那就感觉不妙,将棒子舞成一团,金光闪闪,宛如一个巨大的金sè陀螺旋转。

    轰隆!一声惊天巨响,黑金两道光芒一碰,把一层台阶炸了个粉碎,巨大的太古巫咒爆发开来,狂飚扫过天宫,响声直直传上了三十三天。

    申公豹又被震飞,摔得七荤八素,猴子则是一声尖叫,手上法力幻化的那根棒子被炸成粉末。化身一道金光,一路狂奔,几个呼吸就上的玉阕金天。

    猴子有毫毛变化之术,根本不怕天兵围攻。他胆大能包天,有仗准提道人,女娲娘娘面子,谁都杀他不得。

    这一拼斗,立刻就惊动了天兵天将。猴子假身上了玉阕金天,正巧碰上了牛魔王。

    “好猴头!”牛魔王也持一根棍子,赶将过来。假猴子料定不敌,闪身窜进了披香殿中,猛然就见的一十仈jiǔ岁的女孩儿,正叫喊妈妈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啦!”小昆仑这两天见得温蓝新神sè不好,一直闷在阁楼里面,便来想安慰一下。哪里知道,一进阁楼就见一头凶戾的猴子,一手持棒,一手发出一蓬黄尘,仿佛一张大的包裹,把温蓝新的房间都裹住,使劲朝外扯,形状是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法力波动被地书掩盖,除了亲眼看见,外面都感受不到,才能让猴子这么轻易就困住了温蓝新。外面人也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臭猴子,泼猴子,敢来欺负我妈妈!”小昆仑一见,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上,又急有怒,眼中火光迸出。“妈妈不要有事啊!”

    一个扬手,滚滚黑云顿时涌起,中间冲出一杆丈六妖幡,幡面明黄,zhōngyāng浮出一手持镰刀的魔神。

    魔神通体漆黑,烟光魔火缭绕,獠牙迸出,先一张口,喷出四股漆黑腥臭水箭,随后拔身而起,跳出幡面,一个闪身,就到了猴子面前,扬起镰刀就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猴子xìng格暴躁,不如斗战胜佛沉稳,更万万不如悟空道人悟空,正用地书裹住温蓝新,好将其掳走,却突然被温蓝新催动都天旗,自己使了全身力气,都拉他不动。

    反连地书都被旗上魔神扯住,收不回来。哪里还有不暴跳如雷的道理。

    温蓝新被裹在地书之中,四面黄尘重如太古山岳,也不好受。她也恼怒,尽力运转都天旗。隐隐听得外面小昆仑叫喊,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,不由大叫道:“昆仑,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但却是迟了,小昆仑已祭出万魔幡,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!

    “相柳毒水!”猴子十分识货,一见就知道小昆仑发出的乃是相柳元丹毒水,自己虽然是太乙金仙之身,却也不好粘上,连忙将手一挥。万朵黑莲涌起,把毒水完全挡住。

    “正好试试修罗旗的威力!”猴子暗道:“冥河那斯没有这法宝,早就被我打死几千万次了!”当年在花果山一战,魔王波旬正是有了这件宝贝,先就立于不败之地。当真是异常好用。

    冥河教祖连同四大魔神被如来关押,一点法宝都被猴子榨得干净。猴子本修肉身神通,全身上下就一根如意金箍棒,还是人皇大禹的一块先天金jīng做定海之用的神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猴子就是个穷光蛋,一般的法宝看不上,厉害的法宝都有主人,现在正逢杀运,猴子也便借了地书,弄了修罗旗,信心十足,天下之大,哪里都去得。又逢温蓝新登大宝,猴子不来旧地重游,捣鼓一下子,那就真出了鬼了。

    小昆仑见自己最厉害的法宝被挡住,心中更是焦急,一面御使法宝攻击,一面嘴中大骂。

    恰巧猴子分身闯了进来。“这厮烦躁!”毫毛分身一个变化,化为一只毛茸茸的利爪朝小昆仑抓去。

    小昆仑一转万魔幡,四颗相柳元丹疾轰过来,漆黑腥臭汁液飚shè,同时幡上黄云裹住了周身。

    两道火苗生起,焰火zhōngyāng一黑一白,外围却是翠绿sè的火焰,翠光两仪灯已经祭出,两仪真火熊熊发出,抵挡住了四颗相柳元丹,那毒水被灯火一烧,纷纷化为白烟消散。

    两仪灯与元丹纠缠,利爪却是照样抓下,捏住黄云,仿佛拿球一样,猛的捏下,要将那黄云捏成粉碎。

    温蓝新见小昆仑突然了声息,料定是凶多吉少,头脑轰隆一声,仿佛爆炸了一样。头发披散,状如疯虎,全力催动都天旗,放开地书,将第二元神寄托在阿鼻剑上,猛斩黄尘,朝猴子劈来。准备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猴子猛见一点深绿的光芒一闪,剑气宛如游丝钢针,居然shè将出来,忙将修罗旗一扬,挡住剑气,乘机收回了地书。

    “这地书万万丢不得!可恨那都天旗厉害,今rì又白费了一场功夫,好歹也要打闹一番,叫天庭更加不堪!弄个天翻地覆罢,着实痛快!”

    猴子一棒撩出,大开大阖,凶霸戾气滚滚席卷,充塞天地。

    哗啦!哗啦!数十根大柱被扫断,温蓝新居住的阁楼顿时成了一片废墟。小昆仑吃得一棍扫过,一声惨叫,护身黄云被打得粉碎,倒飞进了废墟之中。

    温蓝新一见,顿时不顾一切飞将过去,抱起小昆仑,只见小昆仑浑身血迹斑斑,却是昏了过去。“还好,还好,昆仑无事!昆仑无事。”温蓝新见小昆仑无大事,一时什么烦恼都没了,有了分欢喜庆幸。

    猴子凶心大起:“这婆娘,打杀罢了!”

    “老孙平生,又怕个谁!”猴子一抖,毫毛收上身来,又是全力一棒,朝温蓝新,小昆仑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泼猴,你敢无理!”不知哪里传过来一声娇喝,一条赤yīnyīn的光华斜刺里飞了过来,挡在温蓝新,小昆仑面前。

    光华之中,现出一只大有几亩,白骨深深,骨刺尖锐的爪子,一把竟然抓住了金箍棒头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猴子大吼一声,猛一抽棒,便出了殿外。

    “休要这妖怪跑了!”听见这般动静,牛魔王早就聚集了天兵天将赶来,猴子一冲出门,见得几个天兵冲了上来,嘎嘎大笑,一棒撩去。

    几个天兵身体爆碎,连元神都成齑粉。猴子又将毫毛抓了一把,一口气吹出,无数猴子都跳将出来。

    “速退,不要送死,去请rì月星辰旗,开周天星斗大阵!”温蓝新飞身出来,下了法旨。

    从猴子上披香殿,到现在,也不过一刻功夫,居住在玉阕金天的九凤赶到,以玄冥太骨爪接了一记金箍棒。随后身体一晃,拦在了猴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纵横太古的巫人,真是痛快!”

    猴子一棍扫去,被九凤飞出一条白骨狰狞的手掌敌住,斗了两个回合,见天上有星光闪动,嘎嘎怪笑一声,一个跟斗便是十万八千里,出了南天门。

    “出来打过便是!用大阵困我,不算过本事!”天宫中想起猴子的怪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轰隆!整个南天门被猴子一棍扫塌,几个看门的妖王也白修了一场功果,一棍扫中,做个一场杀劫。

    开启周天星斗大阵罩住整个天宫,温蓝新抱住小昆仑,面sè铁青。身为玉帝,自不好与人亲自动手,否则另人笑话。只得转回灵霄宝殿,另人敲金钟,召集众天神。

    又将小昆仑交给过来的大小狐狸,不出片刻,小昆仑也悠悠醒来,只是全身疼痛,筋断骨折,另小狐狸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九凤早就飞出了南天门。她乃九头鸟,飞过无痕,速度也快。一出南天门,就见到猴子立在远处。

    “泼猴,你有多大本事,敢与我对敌!”九凤冷笑道。飞身上来,双手一搓,天际只黑光一闪,骨箭如雨,魔火如cháo,便罩住了整个方圆万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这婆娘比老孙厉害!”猴子暗叫,先祭出修罗旗,化为万朵黑莲顶在头上,随后疾冲过来,举棒就打。

    九凤见有修罗旗护身,法术伤害不得,连忙收了骨箭魔火,手一晃,多了两口骨剑,与猴子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有了修罗旗,猴子先就立在不败之地,一面运起地书,鼓荡成了两条腾蛇,翻滚恶扑。随后又祭起翠光两仪灯,一条金箍棒更是如怪蟒翻身,猛招叠出。杀得着实痛快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,乌飞兔走,一个刹那,两人斗了上千回合,不分胜负。猴子长啸连连,声音可穿金裂石。

    “此猴太过难缠!”九凤身上空空,金蛟剪也还了三霄娘娘,虽然法力高强,但就是奈何不得猴子。心中十分恼怒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速速回山,不可再斗!”突然几道金光自下冲去,现出三个和尚,正是那净坛使者菩萨,八宝金身罗汉,八步天龙广力菩萨。

    “休要叫我师兄,我师乃灵台方寸山准提祖师!”猴子怒声连连。

    几人果然不敢再叫,只得道声猴哥,随后一齐围了上来,裹住九凤一团乱打。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土鸡!”九凤大怒,连使巫法,虽然占了上风,却被修罗旗敌住。奈何不得众人。

    “哪个叫你们来帮忙,坏我xìng头!”猴子叫道。其余三人正抵挡九凤巫法,只好闭口不答。

    五人大战了半刻有余,突然自东方飞来三条遁光,仿佛是路过的,见到这边惊天动地的打斗,不由停了一下,远远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秃贼,又行恶事!”遁光停了下来,却是一青衣女仙,一白衣女仙,还有一羽衣星冠的年轻修士。

    这三人见得三个和尚,一个被黑莲裹住的妖怪正围攻一个女仙,顿时大怒。那年轻修士一个扬手,便有一道绿光飞出,大有几亩,中间裹一粒斗盆大小,碧光深深的圆球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