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整个幽冥黄泉,不见天rì,终rì笼罩在一片惨淡淡的雾气之中,四面都是灰蒙蒙的,另人无比压抑。

    偶尔有一阵yīn风吹来,另人心中冷飕飕。地藏王如今已成佛,回归西天极乐净土,yīn山之上,黯淡无光。佛光不在照彻,地狱更加yīn深。

    周竹飞动遁光之时候,头上现出一片清光,无比柔和。

    清光zhōngyāng,一粒明珠冉冉升起,照耀酆都奈何,yīn山血海。

    地藏王菩萨的佛光金云有大愿力,略显霸道,却又有一股引诱的味道。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!”这誓愿虽然宏大,却未寻觅的禅家真味,地狱若真空了,轮回便也无用,岂不逆了天数?寂灭虚空,大道无为,生灵轮回,自有因果纠缠。正是杀运逢起,所以阿弥陀佛命地藏王成佛。

    五百年杀运之后,地狱空还不空?

    一路飞过,清光洒下,周竹只见得酆都城中,无数大小游魂业力缠身,痛苦挣扎,嚎哭不已,哀声四起,悲歌凄凄。

    周竹见其中游魂,男女老少,美丑善恶,都搅扰成一团,那些恶鬼戾物,被清光一沾身,突然产生一种空灵感觉。惊醒过来,那清光却飞过不见了,宛如惊鸿一暼。

    周竹一路飞过,运起天道仙光,洞彻幽冥,见得酆都奈何,黄泉鬼道,暗想:“幽冥地狱,果然凄苦,难怪世人都望修仙成佛,要脱红【,跳出轮回。佛家才在此渡人入极乐西天,脱离苦海,倒也是一桩极好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!西天真是极乐么?爹爹曾说,天道不省万物,任其生灭,大千虚空,宇宙造化之间,总要轮回消长。又哪里来的极乐?”

    见这地狱凄苦,世人沉沦,周竹不禁有些佩服佛家的慈悲了。但猛然想起周青话语,细细一想,极乐虽好,却不过是愿力衍生出来的一块净土罢了,终究是虚妄。

    天道之下,一视同仁,又为不仁。世间哪里来的净土?哪里来的极乐?那极乐,那净土,终究是蒙蔽心灵,寻靠依托的虚幻之地了。

    杀运逢起,纵然以阿弥陀佛之力,也不能逆之,纵然是那一方净土,也要沾染杀运,佛陀,菩萨不能免劫。杀运之杀,佛还能有慈悲么?

    天道之下,管你是极乐净土,还是阎浮红尘,终究是没有分别的。

    清光更加悠远,明珠更是晶亮,周竹一个闪身,踏在海面之上,无穷量的血海波涛奔涌,但哪里近的了她身体?只一遇到清光,就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方仙人,敢闯我修罗血海!”一群丑陋无比,手持钢叉,全身鳞甲的修罗战士从血海中浮了出来,冲出无数血柱。虽然地藏王成佛,修罗一族失了对头,但冥河被抓,四大魔王被镇压,修罗一族元气大伤,不敢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乃张自然师姐,有事要见他!”周竹道。其中一个修罗战士首领一听,连忙下去了。不过片刻,只见得血海翻滚,自两边分开,张自然穿一身锦衣上来,见到周竹,顿时就大喜,连叫师姐。

    “竹姐姐,你今天怎来看我?”张自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奉大师姐符诏,与你分说。”当下周竹随张自然下了血海,一路来到大阿修罗魔宫。坐定之后,周竹道:“师弟,你自幼便被抢去,入了修罗,但总归是我天道一脉,眼下爹爹成得元始,大师姐掌管大教,入主天宫,坐定灵霄,特召你回师门,我此来也是帮修罗一族讨个名分,受天庭册封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干笑了两声道:“师姐所言即是,当随师姐上天宫回师门,只是眼下修罗一族,乃是我西瓜小姨做主,册封一事,还要小姨分说。”

    周竹点了点头,张自然随后便亲自请了西瓜前来。“教主被镇压,定要解救出来,只是眼下我阿修罗道一脉势力微弱,诸位姐妹都不与我一条心,都在地仙界颛顼那里混荡。颛顼虽为人皇,但眼下势力微弱,更与那就多宝道人有诸多联系,虽然今生乃是我阿修罗一脉,但要解救教祖,恐怕不得。”

    颛顼这一世转为王yīn阳,投进阿修罗门下修炼,为人皇之后,因是势力单薄,难以抵挡大唐国的进攻,还是要靠阿修罗道,便值承诺,如扫平大唐,大兴人教之后,定然将冥河,四大魔神解救出来,那些修罗公主,多有投靠。

    西瓜却是不愿,想另寻靠山,想来想去,只有周青的天道门才好,周青法力高强,那释迦也不是对手,只是双方曾为敌人,虽然有张自然这个引线,西瓜也不好去寻天道门诸人。

    现在周竹来此,正是瞌睡来了,便有人碰到枕头,西瓜顿时大喜,连忙出来相见,周竹xìng情温和,说话也是得体,不出几句,便双双都有好感。

    当下张自然,西瓜便随周竹出得血海,上天庭来册封。

    温蓝新果然册封张自然为幽冥圣王,西瓜为圣女,修罗一族,协助十殿阎王共同管理六道轮回。一来是地府势力单薄,蜀山等仙人经常来搅扰,有了修罗一族这个打手,地府正好用来对付那些捣乱仙人。二来是修罗族也为正统。

    “花果山妖猴做乱,牵扯娑婆净土,你等可派兵前去,助你师兄扫平妖氛,说不得还能救出冥河!”申公豹等西瓜,张自然受封出来,对他们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花果山猴子,与如来勾结,暗害教祖,此仇早就要报!还可乘天庭讨伐之时候,浑水摸鱼,能救出教祖,也说不一定啊。”西瓜一听,顿时暗想。

    花果山,娑婆净土,本就是一脉,西瓜这还是知道的,要不,怎会有斗战胜佛?

    当下西瓜回血海,点了自己麾下五百万阿修罗战士,连同阿修罗中辛存的几位魔王,鬼母,因陀罗,鲁陀罗,跋阇罗。与张自然一起也朝花果山杀来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自于九凤一战,好不痛快,提起净坛使者菩萨三人,几个跟斗便翻到了花果山,连连长啸,声音裂金开石。

    “猴哥,你就不要喊了!”净坛使者菩萨身体闪过一片黑光,又变成了那长嘴大耳的猪妖模样。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也变成了一白衣翩翩的少年。

    猴子眼中金光一收,进得水帘洞中,坐定大王位。

    “猴哥,你又闹天宫怎的?岂不是硬将杀劫挑起么?那天道门主成了圣人,门下弟子掌天庭关我们什么事,唐三臧死就死了罢。我们安守花果山,为一方净土,吃吃喝喝都不愁,闲来无事,睡上一觉,管它chūn夏秋冬,何等的自在。”

    猪八戒苦着脸皮进来道。

    “净土?杀运逢起,哪里还有净土!”猴子火眼一翻,跳下大王位,扬起孤拐,咿呀咿呀走了两圈:“净土都是编造出来,蛊惑世人而用的。和尚不给那些世人一个净土,他们会信你么?”

    “杀运之中,只有一线生机,就算有净土,也是自己争来!”

    猴子又走了两圈,开口骂道:“你这夯货,又馋又懒,都让什么劳子空空寂灭的把戏蒙了。没由来的丢我花果山面皮。天地如炼,惟留一线,都要争持,你不争持,便叫别人争去。那天道门主才是表率。我们都要学学才是!”

    八宝金身罗汉道:“大师兄,你也曾受过佛门点化,如此之说,怕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猴子冷笑骂道:“斗战胜佛涅盘,早断了因果,还佛个屁。”

    猪八戒苦脸陪笑:“猴哥,那如今怎的?你闹了天宫,若了天道门,必要来讨伐我花果山。如今天庭,可不比当年天庭了。我花果山只怕不好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广力菩萨,金身罗汉都站到一边,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猴子又跳上大王位:“我自有安排,总之此次有一场劫数。必要损人。我去寻人代过。我花果山这次劫数一过,rì后再行天人之争,完了杀劫。花果山就是一量劫净土。不然,我们都要死光光。你等都要听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唤了崩岜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,将傲来国中妖怪都聚集在花果山,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猴子才一跟斗打上天来,到了灵台方寸山。来到准提道人座下。

    “弟子花果山不rì要受天庭讨伐,望祖师垂帘解救!”猴子道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你该有一场劫,此乃天数。可有人代过。rì后大兴人教,再完杀劫,行天人之争。”当下唤童子:“叫燃灯一干前来。”

    当下,燃灯,惧留孙,文殊,普闲,观世音,鲲鹏,定光,马元,毗那遮,华光,旃檀功德佛等一干在准提道人门下修行的佛门弟子都到台前。

    “你等犯了杀戒,眼下杀运已起,兴于花果山,你等可自前去,完过杀劫,再投入斗战胜佛转世之身麾下,助其平人教,尔后行天人之争。”准提道人又曰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又命童子去菩提园中砍伐了九十九根菩提木,传与猴子一阵法为{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}:“布置山中,可保无忧!”

    十数人都尊了法旨,随猴子落下花果山不提。

    过得两rì,天庭大军已然出现在花果山上方的天空。密密麻麻,祥云围绕,旌旗招展,长幡林立,雷鼓喧天,把整个天都遮住了。

    廖小进见花果山中金光冲天,其周围有无穷量的绿光上烛重霄,那绿光极其粘稠,结成一株株参天的菩提大树,把整个花果山都遮盖住:“那齐天大圣弄什么悬殊?我此次却要小心应付,扫平花果山,不然大师姐怪罪起来,却也不是好过!”

    排好阵势之后,廖小进命道:“灵珠子,你有围攻花果山经验,且去叫阵势!毒龙,巴立明,一同跟去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领了十万天兵,下得天来,刚刚停留在菩提树绿光之外,向下望去,果然隐隐见得花果山水帘洞,连忙叫道:“齐天大圣,你搅扰天宫,冒犯大天尊,又打伤公主,实有大罪,速速出来受擒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声长啸,惊天动地,从山中传上来,激得白云滚荡,猴子持如意棒,穿锁子黄金甲,领无数妖兵冲了上来,旁边更是金光缭绕,诸位菩萨,佛祖都高坐莲台,在妖兵之中,与天兵对持。

    “哪吒,你这逆子,无父无君,妄自与一干叛乱妖孽为舞,还敢来口出狂言!”观世音菩萨坐下木吒,文殊坐下金吒怒声大喝,提剑上前。

    “今天定要你这逆子伏诛!”

    灵珠子一看,顿时冷笑:“原来都是一干秃头,你们两人,都是土鸡,我也不与计较,今rì可是要阻挡天兵?如若不是,速速退去,你我因果,待拿住妖猴,荡平花果山之后再与你盘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逆子!你可敢与我见个生死!”木吒怒道。那边猴子只是冷笑,其余佛陀,菩萨各有表情。只见阵上这三兄弟了结恩怨。

    “我乃堂堂天庭大神,岂能与你动手,巴立明,毒龙,将这两人拿下,待擒拿妖猴之后,再一同关押太狱天中,与李靖一起吃牢饭。”灵珠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声狞笑,运起天相尸鬼神通,只见无穷量惨绿妖光之中一条白深深的影子朝两人扑去。

    “速退,待我来战这妖孽!”一声长啸自南方而来,随后晶芒一现,一口奇门兵器飞来,敌住了巴立明,一条人影也现出身来,正是杨戬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