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杨戬一冲而来,将三尖两刃刀舞动,一片晶芒交裹,当头迎了上去,两两一交,便缠在一起,随后光雨绿火四面暴shè,一条白深深,一条亮晶晶的影子或分或碰,爆裂的气劲横扫虚空。一个刹那,巴立明已经与杨戬战了上千回合,毒龙竟然插手不上,只有远远的掠阵。

    那金吒木吒两人一飞而来,直取毒龙,毒龙暗叫一声:“晦气!”手上多了一杆点钢枪,晶莹如玉,寒光缭绕,白sè寒煞宛如练带漫空席卷。与金吒,木吒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口枪乃是诛杀妖师鲲鹏三**弟子所留,乃是北冥冰魄jīng华凝聚,比当年三犀牛的万里玄冰戟更要厉害数倍,毒龙使来,虎虎生威,寒cháo四面奔涌。那金吒,木吒两人只好运起佛光护体,使剑狠斗,毒龙只是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两兄弟封神之时,肉身成道,如得佛门,身兼佛道两家之长,手上宝剑也是吴钩至宝,毒龙虽然厉害,却也不敌两人围攻,只是左右支撑,形势艰难。

    “好秃贼,四手战双拳,不是本领!”

    廖小进帐下飞熊本来就在里面掠阵,见毒龙抵挡不住,连忙将幽魂白骨幡一扬,千条黑气,万道寒烟席卷过来。当下敌住金吒,场中三人,各有对手,斗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巴立明乃是洪荒大巫,底子浑厚,原来就号称老魔,与白起,杨戬不分上下,现在又jīng修天相尸鬼神通,更是厉害,两条簸箕大小的利爪神出鬼没,空手与杨戬缠斗,两人都是不死之身,自然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天庭一方,花果山一方,都静静的看着场中的打斗。这一刻,仿佛都在沉默。

    “杨戬来干什么?”文殊菩萨心中暗暗惊讶。“看来是友非敌。这个又好,否则金吒木吒两人恐非巴立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金吒,木吒,你们两人快停手,还可留得xìng命,否则危矣!”杨戬高声叫道,随后虚晃一刀,祭起了啸天犬,扑的一口,朝巴立明咬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嘎嘎狞笑,一双白深深的怪爪宛如钢钩,爆身而起,身体宛如风中柳絮,摇摆不定,没有一点重量,那啸天犬一口没咬中,速速后退,却还是被巴立明一爪抓下,扯下一大块皮毛,鲜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杨戬乘这机会,跳出圈子,用银天灭rì弩装上一金钢丸嗖的打来,刹那间就破开天相尸鬼之气,正中巴立明手背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巴老魔被一丸打得手骨粉碎,软了下来。“要你的命!”巴老魔顿时暴跳如雷,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爆响,丈于长的绿毛仿佛触了雷电,根根竖立,宛如长针。

    杨戬知道巴老魔厉害,连忙将受伤的啸天犬收起,身体一晃,反朝另一面打去,逼开了毒龙与飞熊,扬手发出一道上清仙光,卷起金吒木吒,刹那间就朝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“李家一门,今rì不该灭绝,诸位放个生路!”声音已经远远传来,杨戬也真个厉害,一个照面,就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“阵前夺人!哪里这么便宜!”九凤见金吒,木吒辱骂灵珠子,早就该死,如何能容忍,身体一闪,杨戬只见面前红光一闪,一女子满脸冷笑,就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放下两人,留你进轮回!”九凤冷笑道。

    杨戬皱了皱眉头,九凤已经出手,一只白骨深深的大手破空而出,压将下来,似乎笼罩了四面八方,逃无可逃!杨戬长啸!使了个法天相地的神通,身一膨胀,三尖两刃刀燎天刺上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是此女对手,只要一脱身,就化大鹏飞走。”杨戬知道,九凤还超当年蚩尤,自己怎是对手。但与李木吒,李金吒有过交情,实在不忍李家一门灭绝。

    哼!九凤冷笑连连,一掌将杨戬拍落,随后便要施展玄冥巫法,将杨戬困住后,再用巫门真火将其炼化。

    “仙姐,放他去吧!”灵珠子声音远远传来,九凤皱了皱眉头,却也自收手,杨戬翻身起来,道一声:“承过情了。”带这已经被九凤一骨爪拍晕死过去的金吒,木吒远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口怒气,尽数不好发泄,只得停在场中,连连狞笑。毒龙也收枪,与飞熊退回阵来,第一场,杨戬捣乱,却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“老魔,今天正要拿你报仇。”八宝金身罗汉早知巴立明吃了唐僧肉,又见其猖狂,就要出来争斗,却被猴子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在场有诸多佛陀,更有旃檀功德佛在此,你怎敢妄动!”

    旃檀功德佛道一声:“阿弥陀佛,此妖孽,正需我等佛法渡化!”当下出得阵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……”旃檀功德佛又喧佛号,还没落音,就见一双巨魔怪手凌空抓来,千万点点绿火星光同时打到。

    “吃个佛!却也痛快!”巴老魔嘎嘎乱抖,将天相尸鬼神通运到了极限。旃檀功德佛飞出一道佛光,现出金身,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yīn金仙,白灵圣母,你二人听令,速速下去捉拿妖猴!”廖小进命道。

    许仙,白素贞两人尊了命令,飞身下来,许仙一个照面,飞出一太yīn灭绝神球,刹那间,千道绿光,斗大神球飞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旃檀功德佛大惊,那神球来得异常迅速,一个照面,千道碧光就将自己金身罩住,随后砰的一声巨响,金光乱shè,一尊高丈二,辛苦祭炼无穷年月的金身被震成粉末。

    旃檀功德佛元神大损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突然一条惨白影子扑将上来,猛然想起巴立明,顿时大骇。随后就觉得脑袋一阵疼痛,似乎整个头顶盖都被人抓去。

    巴立明本自苦斗,突然来了帮手,一个照面就将对方金身震死,破了佛光,顿时大喜,扑身而上,一爪便抓开了旃檀功德佛的头顶骨。挖出了舍利。随后天相尸鬼气宛如cháo水冲出,旃檀功德佛全身皮肤干瘪下去。

    老魔一口吞了舍利,运其真火,准备炼化旃檀功德佛元神。随后陡发凶威,吸干jīng血真元,将旃檀功德佛尸骸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旃檀功德佛该有一劫!此乃天数尔!”燃灯佛祖连连感叹。

    “西天又陨一佛,实乃天庭妖孽残暴!”文殊菩萨也修道行,他见杨戬突然前来,救走金吒,木吒,又见燃灯佛祖能出手相救,却不出手。让旃檀功德佛神形俱灭。心中已经通明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佛,菩萨都梵唱起来。自无量降魔金刚佛被刑天打死,现在旃檀功德佛又死,西天却已死了两佛。

    巴立明泻了愤,喜洋洋回阵报功不提。

    “定光欢喜佛,你可出来与我一战!”许仙叫道。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道:“太yīn仙人,人教大兴,实乃天数,斗战胜佛涅盘转身,持轩辕圣剑,整合天数,rì后要伐天行事,你怎的不知好歹,逆天而为。”

    许仙道:“你欢喜佛一门合该当灭,才是天数!休得多言,可敢出来与我一斗!”

    夫妇两个见定光欢喜佛身后有十数个弟子,只是被一团寂灭佛光挡住。看不清楚,也不知法海来了没有。便想叫其出来,看个分明。

    “太yīn灭绝神球异常厉害,我虽练成寂灭佛光,却也无把握抵挡。”定光欢喜佛转了一个念头。随后道:“法海,你且出来,与许施主了结因果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法海正在定光欢喜佛身后,见得许仙夫妇,顿时大吃一惊,亏得有定光欢喜佛用佛光拦住。否则定要被许仙夫妇发现不可。现在突然听得定光欢喜佛叫他出去了结因果,顿时骇得面无人sè。

    “此乃天数,你且过去答话!”定光欢喜佛道。

    法海只得出来,佛光一现,远远停在远处:“许施主,白施主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法海!好贼子!要你的命!”许仙,白素贞一看,顿时怒从心头起,焰火冲上华盖,许仙用手一指,太yīn灭绝神球就飞将过去,法海一见,顿时先飞出九大元神,真身随后向花果山遁去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许仙夫妇为报此仇,琢磨无数次怎生杀死法海,这一见面,哪里还容得他逃回。

    白素贞一声娇喝,先后飞出太yīn灭魂叉,太yīn戮魄罩,太yīnrì月神刀,太yīn腾蛇剪,将元神寄托于上,猛飞而出。只见无数光华交映,漫空一片,后发先至,转眼就到了法海背后。

    “这一家子!”猴子见了,一个机灵。“好乖乖!那和尚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法海真身眼见就要逃进花果山,猛然觉得得背后一冷,知道自己绝逃不脱不得,不由大叫道:“师傅救我!”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道一声:“阿弥……”话未落音,那太yīnrì月神刀一绞,便将法海两只臂膀斩了下来,随后法海震破天灵,想用舍利出逃,轰然一声,那太yīn戮魄罩化为一张红艳艳的大网落了下来,罩住舍利。里面诸多法宝一绞,只听得惨叫一声,法海便应了劫数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你等本是真仙。却跟随天庭妖孽,妄行杀戒!大鹏明王,华光,你且前去会战,将两人拿来,尔后带去我西天悔过!”

    燃灯见法海身死,便命大鹏明王,华光菩萨两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太yīn金仙,白灵圣母,你等已完过一场,且回阵!”廖小进命:“刑天,相柳,你等前去替过!”

    许仙两人听了命令,回阵不说,大鹏明王,华光菩萨刚飞出来,就见面前多了两个道人,都身材高大,两手空空。一个见面,就一拳轰来。顿时天地塌陷,大鹏明王,华光菩萨只感觉面前拳头急速扩大,刹那就充塞了天地。竟然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“糟糕!怎是这两人!”本来是白素真夫妇,大鹏明王,华光菩萨本可斗上一斗,但那两人突然听令回去,一转眼就换了刑天,相柳,不由分说,就猛的攻来,话都没有说上半句。

    华光菩萨连忙飞身起来,向后退去,哪里知道,身后突然升腾起一条三爪黑影,扑的抓来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大鹏明王刚刚变化真身,想要飞逃,就被一爪个正着,扑哧一声,庞大的背后羽毛乱飞,被抓去了一坨血肉,连肠子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呀!”大鹏明王一声尖叫,终于寻得这一丝机会,忍了疼痛,一翅飞上九重,胡乱猛飞而去,一个刹那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刑天手上多了一块十多斤,带数根金sè羽毛的血肉。“好鸟儿,中我一记蚩尤三yīn神爪,居然逃了出去,不愧是金翅大鹏。”刑天喘息了两下。将血肉一搓,顿时化为灰灰。

    华光菩萨却没有大鹏明王那般好运气了,被相柳全力出手,运起共工巫法,数条水龙团团将他困在zhōngyāng。

    华光本是灯火,相柳本是共工之臣,正善控洪荒水势,稳稳克制了华光,更何况相柳法力,远远要大过华光。此次又是全力下手,数条水龙一绞,便将华光绞成无数火星子。

    但华光不过一呼吸,又聚拢起来,只是伤了元气,他只要本命灯不灭,自己就不会身死。却想寻思出逃,但被困住,哪里能够脱身?

    “休要纠缠,擒回天庭,交大天尊处置便是了!”刑天道。当下相柳收了华光。

    从大鹏明王,华光出来,到一个被逃,一个被擒,只不过几眨眼的功夫。刑天相柳正要回阵。燃灯已经飞到场下。

    “两位留住了!”二十四颗定海珠一动,朝刑天打来。猴子暗道:“正是时候,以有数人应劫,今rì料定无碍!”当下也持地书,修罗旗扑了出来。轮起棒子,朝相柳就打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