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话说天庭围攻花果山,准提道人命灵台方寸山诸佛菩萨前来助阵,以抵御天兵,完过杀劫,双方激斗了数场,花果山败了几场。

    旃檀功德佛被巴立明嚼吃,死了干净,法海九大元神被太yīn灭绝神球震死,真身也被白素贞诛杀,苦修万年功果息,依然是块旧毛皮。

    大鹏明王重伤逃遁,华光菩萨被擒。天庭这方只是巴立明受了轻伤。可谓是大胜。

    花果山遭劫,必有人损,此乃定数,人不可逆之。

    正值是杀劫已满,今rì无事。

    猴子,燃灯双双出来,对战刑天,相柳。燃灯一个照面,就祭起定海珠,二十四颗海碗大小,sè泽晶莹,周围五sè毫光刺目缭绕,大放光明,扑的朝刑天打将下来。

    定海珠来的快速,刑天在宝树城被打过一次,这次怎会再重蹈覆辙?

    大吼一声,吐气凝拳,劲风鼓荡,一团亩余大小粘稠黑光随拳风而出。

    这团黑光疾如飞星过渡,半途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响动,裂成二十四块黑团,迎上二十颗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两两相碰,正好碰个正着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黑团爆裂,化为黑烟黑火四面散开,漫空都是黑星,暴雨一般朝八方飞shè。当中一股,又密又集,正朝燃灯迎面打来,其余被定海珠五sè毫光一闪,尽数炼化。

    燃灯见是刑天无数元会苦修的蚩尤黑魇魔焰,被一打中,休想活命。连忙将僧衣一挥,一团淡金sè的寂灭佛光挥出,迎上蚩尤黑魇魔焰。金光黑光一交,双双归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此乃先天灵宝,我正缺少,定要夺之!”

    刑天法力比燃灯要高过那么一点点,巫法又jīng妙无比,最近又修炼祖巫神通,更是厉害,**又是不死巫身,因此无所顾忌。见得定海珠厉害,正要抢夺。

    将身腾起,蚩尤三yīn神爪爆空而出,朝空中飞舞,滴溜溜旋转的定海珠就抓。

    燃灯见了,只是暗笑一声,“大巫贪婪,此物我已修成化身,斩却三尸之用,定海珠即是我,我既是定海珠。你要夺我,却是妄想,且叫你吃个大亏。”

    当下用手一指,轰隆一声大响,随后风雷鼓荡,二十四颗定海珠变化成二十四尊丈六天神,祥光围绕,瑞气千条。个个天神威猛无比,手持韦陀仵,大砍戒刀,金刚禅杖等武器,每一扬手,就是千百来道五sèjīng光。

    二十四尊丈六天神将刑天团团裹再其中,一顿暴打,燃灯更是在外发出寂灭佛光助阵。

    燃灯本是修士,不擅肉搏,要是与刑天战阵拼斗,非要吃大亏不可。

    但他自归依佛门,以佛门降魔愿力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修成诸天神将。不但法力大增加,且那二十四化身个个都是不死真身,jīng于武技,用于战阵,是再好不过。比一般的金身,要强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边是猴子斗相柳,也微微占了上风,猴子有地书,修罗旗,先就立在不败之地。两大巫是身无法宝,全凭深厚的巫功,打得郁闷无比。

    场中四人斗得天翻地覆,滚来滚去,足足斗了五六个时辰,天sè已经渐渐晚了。

    九凤见得不耐,不由娇喝一声,飞身出来:“泼猴,秃头,修得猖狂,看我来擒之!”

    猴子一见,连忙一个跟斗回了花果山,大声道:“今rì天sè已晚,待我用过晚饭,歇息一晚,明rì再斗。你等休要跑了!”

    燃灯见猴子回了,心中大吃一惊,连忙回身就跑,二十四诸天骤然收回,也进花果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无耻之尤!”九凤骂道。

    遂的双手一搓,无穷量魔火倾倒而下,宛如银河泻天,火雨流空。

    漆黑魔火正朝花果山落去,刚到半空,一接那青气所化的菩提树,就凭空炸开。

    同时那菩提树急速生长,无数树枝长条宛如蛟龙抖动,又宛如一个千百头,千百手的太古大神,齐齐朝九凤,刑天,相柳三巫卷来。

    九凤一见,用手往眉心一点,一粒龙眼大小,白气深深的骨丸飞将出来。

    这枚白骨丸一冲飞空,刺天而上,随后顿住,悬浮在半空,一个旋转。便有亿万条惨白浓郁的光华自骨丸上shè出。

    光华一交,喀嚓喀嚓乱响,居然凝聚起来,成了一根根尖锐无比的骨刺,白深深的,异常凄惨。

    一个刹那,无穷量白骨刺扑空一片,将整个花果山上空都掩盖起来。远远见去,就宛如花果山上方多了一座由白骨堆积成的大山。

    九凤踏在骨山顶端,用手一指,又是喀嚓爆响,白骨山上飞起数只白骨爪,破空朝菩提树抓去,与那枝叶数条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枚骨丸乃是白骨玄冥珠,毕生jīng血凝聚,此白骨玄冥珠一成,边是玄冥巫法最高成就。

    九凤最近观看天道十二卷,彻悟神通,终于破了瓶颈,凝练成白骨玄冥珠,成就玄冥一脉最高神通。虽然火候尚浅,但rì后勤修,定然能将这白骨玄冥珠炼成本命元神,成就有史以来,第一个以巫法成就无上仙道的大巫。

    刑天,相柳见九凤如此厉害,心中也是自愧不如。刚才相斗,落了下风,心中不快,便也上前一同攻打,好一举轰破花果山。在下去擒拿敌人。

    廖小进见了,命水火雷瘟四部天神在上方助打,雷火倾泻而下,爆起万丈晶光,天sè也黑了下来,只见得花果山一带方圆百万里地宛如炸开了锅一样,不知道惊动了东胜神洲多少妖王,地仙修士。

    一连攻打了两个时辰,那青光所化的菩提树虽然黯淡下去,但还是坚韧无比。“没有数天功夫,绝难攻破。如若一直攻打下去,虽然能破此法,但元气大耗,反让敌人冲出,占了便宜,却是不值。不如停兵,明天再战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见了这情况,心中思付,当下向廖小进说了,廖小进也道甚是,命其收兵。围住花果山前山。

    “大元帅,我看此次那妖猴不过是一化身,还有真身未出,就如此难以对付,更有结义兄弟镇元子在娑婆净土遥相呼应,我天庭今rì是占了上风,但奈何不得花果山,不如请大天尊定夺!”龙女敖鸾在军中,对廖小进道。

    廖小进道:“花果山菩提大阵甚难攻打,此事显然是牵扯到西方教主准提道人,是要向大天尊禀报!”当下传了毒龙,蓝神进来:“押华光回天庭,将此事报与大天尊。”

    两人尊了命令,蓝神抖开自己修炼的帝江元神,连夜上了天庭,来见温蓝新。

    温蓝新命其收押了华光在太狱天。下法旨道:“明rì再战一场观其效果!”

    第二rì天亮,廖小进叫灵珠子上前叫阵,花果山中却无一点动静,只是不理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,出来一个小猴子,挂一免战牌在高空,随后大喝道:“我家大王今rì疲惫,停修两rì,等第三天一早,出来决一死战,你等可有胆量!”

    灵珠子连忙禀报与廖小进,廖小进召集众人商量一阵,最后又差见蓝神来见温蓝新。

    温蓝新得了消息,心想:“今天是三rì之期,正好去见一见老师!”当下命蓝神等候,自己依旧梳妆打扮一番,乘了车,到了三十三天外清净天来见周青。

    进了清净天,又见天道宫悬于其上,温蓝新心中不安,打起小鼓。犹豫一阵,才来到天道宫前。见青玉童子坐在门槛上读一卷道书,红玉童子则是抱一只兔子戏耍。青玉童子是男身,红玉童子是女身,正是一对童男童女。

    “哎呀!大师姐来哩!”两童一见温蓝新,慌忙放下手中的玩活道。“来见老师,师妹通传一声!”温蓝新对红玉道。

    红玉连忙进了宫,来到周青座前。

    却说周青修成盘古,参悟鸿钧,成混元无极太上至尊教主,通晰万事万物,大千世界,一念。那眼中观过去现在未来,那掌中演宇宙生灭轮回。无极无量。无生无灭。自然知晓温蓝新来意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在外面等候!要见老师!”红玉道。

    周青道:“着她进来见我!”

    红玉连忙扑腾扑腾跑了出来,对温蓝新道:“大师姐,老师着你进去见过哩!”

    温蓝新大喜,连忙收拾一下衣裙,才来到宫中,只见周青坐云床,宫中清净,正好受己修身。不禁心想:“老师这里清净,可惜我掌大教,要主持天道一门完过五百年杀运。杀运过后,我当舍弃灵霄大统,长伴老师左右。只是杀劫难过,不知五百年后还有身能存否?”

    “弟子见过老师!”温蓝新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“你且起来分说!”周青道。

    温蓝新就起来,随后道:“老师在上,花果山齐天大圣搅扰天宫,弟子兴兵擒拿,本可荡平,但被菩提大树所阻,弟子料定与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有关,怕一个妄动,损我天道大教威严,望老师指点!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那花果山菩提大树乃{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}所化,演于混沌之中,最是难破。但顺天者逸,逆天者劳。天数之所在,理不能夺之。天命之所存,人不能强之。花果山此次有毁山杀运,乃是天命定数。”

    周青岂会不知,花果山被毁之后,那妖兵,佛陀菩萨都要投在斗战胜佛麾下,演人皇之争,此乃天命所归,合人教大兴之意。

    花果山一脉入得人教纷争,自可扯出亿万山水各妖,都陆续要演过一场,完一量杀劫。

    人教主纷争之杀劫,要牵扯三界,哪个都不能逃,rì后更是天人之争,将杀运沸腾顶点。

    周青说完,凌空画了一道符篆,只见手指如龙蛇疾走,清光蜿蜒流转,一张灵符便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与都天旗配合,可破菩提!”周青将符于了温蓝新,传下用法。“你自便去!”

    温蓝新见事已了,不得不走了,只好退出宫来,回到了玉阕金天,依旧做起玉皇大帝。

    却说温蓝新坐定灵霄,传了红孩儿夫妇进来,将都天旗,灵符交给两人:“带去花果山,交与廖小进,令他十rì之内,定破花果山,将其夷为平地,不得使妖猴再有存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红孩儿夫妇尊命去了。又到入夜时分,才到了花果山,便见山中菩提大树擎天而上,仿佛太古洪荒巨木扶桑,宛如一柄华盖大伞,把整个花果山都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天兵天将驻扎在半空云端,压压一大片,把方圆百万里的花果山前山围的水泻不通。

    红孩儿夫妇来见廖小进,将十二杆都天旗,灵符都交与他,随后告了温蓝新所传法旨,廖小进顿时大喜。“师弟来得正好!有你shèrì弓,待后天再过打斗之时,你再阵中放冷箭,必可得手。”

    红孩儿道:“正要如此!”

    “大元帅可要现在攻打花果山?”敖鸾对廖小进道。

    “那猴子既然挂出免战牌,休整两rì,想必是等人援手,现已过了一rì,后天便出来决一死战,我等便依他所言,免得叫人笑话。如若到时他还不出,再行攻打不迟!”廖小进道。

    军帐中人都自点头,突然有神将来报:“花果山有了动静!”

    廖小进数人连忙出来观看,只见花果山后突然现了一片红光,隐隐有一轮红rì升起。“莫非是大rì如来也来助阵?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