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花果山中水莲洞中,燃灯,三菩萨,定光欢喜佛,马元等佛默座,只有鲲鹏目露凶光,四面扫shè。

    而那猴子,八宝金身罗汉沙和尚,广力菩萨小白龙,猪八戒,崩芭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在另一边商谈。

    “猴哥,怎么办,怎么办,如今天庭着实厉害,尤其是那婆娘,我们花果山没有一人是对手!”猪八戒挺着个大肚子走来走去,异常焦急,仿佛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婆娘,自然是九凤,九凤祭出白骨玄冥珠与菩提大阵斗了几个时辰,都知道了大巫的实力,料定无一人是对手。猴子虽然立于不败,却自无用,不能克敌。

    “斗战胜佛涅盘重生之时,我花果山就难以保全,这次不过是聊尽人事。杀运逢起,我花果山一脉只有投身人教,rì后天人之争,才能有一线生机,此次拼斗,正有那旃檀功德佛几人应了劫数,我等却是无优,你还怕他怎么的。”

    猴子跳身起来,对崩芭将军,马流二元帅道:“你等小心行事,到后天争斗之时,你们四个就将我花果山千万妖兵子孙自后山而走,投身到南展部洲晋南关中,寻斗战胜佛转世之身李圣,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崩芭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都听了吩咐。

    “猴哥!那我们呢?”猪八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一起去,就在晋南关中等我!只要投进人教,天庭必然不敢大张旗鼓。这可放心。我们现在可是没有名分的散流。”猴子金睛一扫,冷笑了两声。出得水帘洞,来到花果山后山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要了结一场,如能拖得几个天道门弟子应劫,那rì后便好了许多,我有地书,修罗旗。料定无碍,你等却是杀运逢身,跟我不得,那些菩萨,佛祖,正可为我花果山挡上一挡,死了不关我事,反正不是我花果山的猴子猴孙,能拖下天道门弟子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无本生意,又有万利,谁会不做?更何况这些菩萨,佛祖都是要完杀劫后才能清净,也是瞌睡碰枕头,谁都莫怨谁,要是天兵不来攻打我花果山,莫非燃灯他们自己上天庭去杀么?说来还要感谢我呢。”

    猴子嘿嘿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一道红光划破长空朝这边来,猪八戒一眼看见,顿时道:“却是乌巢禅师,他莫非也想乘这机会来摸鱼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那红光正落到后山,现出身形来,正是一身袈裟的乌巢禅师,身边更有一男一女,猴子认得,这一对男女正是上古妖神计蒙,英招。上次为周青所擒,但周青那时善尸未斩,放了两人。如今却自然投身进了乌巢禅师麾下。

    见了乌巢禅师,猴子将菩提木移开了一点,让禅师三人进了后山。

    “正要禅师来!”猴子收起嬉皮,大大咧咧的唱了个肥诺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还了一礼,正值说话,却惊动了在前洞静坐的诸佛菩萨,一同来到山后,见得乌巢禅师,个个发问。

    “因是释迦牟尼尊者,镇元道兄前来炼宝,无暇前来,我正是空闲,听说道兄花果山被困,正好前来助阵,如今天庭,是巫人当道,天不为天,我妖族与巫门有若大因果,此次借这机会,或可了结得一两件。”乌巢禅师道。

    鲲鹏见了乌巢禅师,只是不说话,心中极为不快,但却奈何不得,他如今是失了爪牙的老虎。弟子死光光,河图洛书也被夺走,本身法力虽高,但和乌巢禅师比起来,就有些不敌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……”鲲鹏暗骂一句,自回洞去了。乌巢禅师也不在意,当下与诸佛菩萨,猴子在一起谈论,过了一两时辰,头上现一轮红rì,冉冉升起,照耀整个花果山。

    时值入夜,花果山有些幽暗,但吃得红rì一照,顿时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一现,自然引起了对面的天兵注意,禀报了廖小进。

    那廖小进,灵珠子,敖鸾几人虽然疑惑,却也只得由他,反正周青赐下灵符,任是来什么帮手,都自枉然,来得越来,只是死得越多罢了。

    次rì天亮,那红rì便降了下去,花果山与天庭两方只是休整,不见动静,一rì平淡。

    只是天庭这方,西瓜,张自然领了五百万阿修罗战士终于来到。廖小进一见,顿时大喜。当下天兵越发强大不说。

    过得这一rì,花果山又来了一援兵,却是那西牛贺洲刑殇山的猕猴王,因被猴子强借了两仪灯,因此前来讨灯,一面是得罪了申公豹,不好做人,rì后只得与天庭对抗。

    待到第三天一早,旭rì初升,照得一片艳红,比乌巢禅师那轮红rì广大了许多。廖小进已经排兵布阵,叫巴立明前去叫阵,如若花果山真的不应,便张挂都天旗,将整个花果山炼成齑粉。

    巴立明就下去叫阵,刚狞笑一声,轰然一声炮响,猴子披挂穿铠,威风凛凛出来,乌巢禅师,燃灯佛祖,观世音菩萨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定光欢喜佛,鲲鹏,马元,毗那遮。惧留孙也自出来。

    英招,计蒙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此乃九黎一族之巫人!”乌巢禅师对计蒙道:“可完杀劫!”

    计蒙道:“果真是巫门残留之余孽!皇子不用说,我也会将其擒杀!”当下一飞出来,指巴立明道:“小小巫人,速速受死!”

    巴立明大怒,一把抓来,计蒙微微冷笑,一道红光如游龙惊天,那口沧阳刀舞动,朝巴立明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巴立明正扑身而去,突然心神jǐng兆,突然面前一红,庚金煞气居然是前所未有的浓烈,心中大骇,慌忙将头一甩,一头绿毛先迎上去。

    扑哧!红光扫过,血光一现!

    巴立明哇哇大叫,一头绿毛漫天飞舞,被沧阳刀一削,连头皮都似乎被削了下来。只觉得天灵盖发冷。“好生厉害!不要送死为妙!”巴立明身体一转,全力运起天相尸鬼神通逃回阵中去了。

    计蒙没料到巴立明一个回合就跑,却也不好追赶,只得收刀停在阵前。

    “计蒙小子!让你逃了千年,今天你还敢出现,伤我手下!”刑天见巴立明逃了回去,心中大怒,那计蒙正是自己在洪荒星空中追杀了千年的妖神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逃回阵中,就被刑天一巴掌打了个跟斗:“你丢了九黎一族面皮,待我诛杀此妖之后,再与你好看!”巴立明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一个刹那,刑天就与计蒙战在一起,一个大巫,一个妖神,在洪荒星空争斗了千年,知道根底,那刑天失了盾牌了战斧,计蒙却法器都在,两人斗了个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英招见刑天神通居然又见长了许多,怕那计蒙有事,一飞招摇钺也直取刑天双目。相柳连忙跳身出来,与英招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大天尊有法旨,要将花果山荡平,虽然还有几rì期限,但却越快越好,今rì定要一举拿下,传将出去,我天庭威严必将大增,三界有谁不服?”廖小进喝道。

    “九凤,你且下去,将那两妖神擒来,如若不能生擒,便就地隔杀!”

    “太yīn金仙,白灵圣母,红云,晶仙子,你等且去助阵,红孩儿,你用shèrì弓对在阵中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幽冥圣王,圣母,天蓬元帅你们两人领修罗将士去后山。我观这猴子兵将不多,且没有一个猴子,连那崩芭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都没有在身边,三个兄弟更是不见踪影,定是要乘我天兵攻打之时,乘机脱身。你等前去拦截,将其歼灭!天庭威严自大闹天宫大损,今天就从花果山讨回来罢!”

    廖小进一连下了数条将令。众人无不服从。九凤一飞场中,便朝英招,计蒙两人打去。

    猴子见状,暗道:“此两妖神可为我所用,在此葬送,未免可惜!”当下抢身出来,又对上了九凤,燃灯亦飞出来,与猴子合战九凤。

    九凤大怒,飞出白骨玄冥珠,无穷量的白骨堆山而起,九凤踏在白骨山顶,一身衣裙飘洒,大战两人。把个灵珠子都看得呆了。

    形式一下混乱起来,众佛菩萨都抢进场中,一时庞大到无可计算的天地元气暴走,虚空被切割成无量块,整个花果山顶都几乎成了一块混沌。

    “定光欢喜佛,你今天难逃!”贺子博夫妇一上场,就瞄准了定光,双双祭出紫电锤,渔鼓打来。定光欢喜佛连忙飞出金身,催动寂灭佛光敌住。

    许仙夫妇见了定光欢喜佛,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,一个照面,飞出太yīn灭绝神球,绿光在场中乱飞,无人见了不逃避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见定光欢喜佛危机,连忙来援救,先抵挡住贺子博。

    “慈航小辈!你敢阻我!”贺子博大怒,一片红云朝观音裹来。文殊,普闲立刻上来敌住红云夫妇。马元,毗那遮,也上来助阵,红云夫妇便是不敌,亏得是许仙太yīn灭绝神球威力太大,无不顾及三分。

    飞熊,巴立明,毒龙,蓝神,都来助阵势,凭空又来了周竹,用手一指,元屠剑飞起,朝那定光欢喜佛斩去。

    “苦也,我之因果太多,都来打我!”定光欢喜佛正叫苦。

    鲲鹏一声狞笑,扑的朝周竹爪来。却有魔女拿修罗镜照来。红孩儿拉弓满月,一箭shè来。鲲鹏正斗两女,准备使那恶毒的天妖摄魄**爪去两人元神。突然红光一现,心神顿叫不好,连忙翻身后退。

    避开了一支shèrì箭,突然另一箭朝鲲鹏泥宫丸奔来。鲲鹏大惊,要是被shè中了泥宫,元神都难得保住,连忙又一拔身。

    “扑哧!”一箭洞穿了鲲鹏心窝,熊熊真火燃烧起来。鲲鹏顿时成了个火人,发出凄惨的吼叫。

    好鲲鹏,不愧是万妖之师,长于混沌,一转法力,将苦修北冥寒煞凝成的jīng华喷出,刹那将火焰熄灭,不要命的朝花果山中逃去。那shèrì箭却被红孩儿一引,收了回去。又搭弓一箭shè来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动手故意迟了一下,就见shèrì箭,心中一惊,几个瞬间,鲲鹏已经中箭飞逃,魔女,周竹取法宝斩来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袖子一扬,一团太阳真炎,朝魔女,周竹打去。同时一大片寂灭佛光飞出,将shèrì箭阻了一阻,身上就飞出一根金黄火焰羽毛,一个转眼,化为一个分身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将袈裟一飞,一片金火流云朝鲲鹏裹去,乌巢禅师喝道:“鲲鹏道兄休慌,我来救你!”

    鲲鹏遭了暗算,好不容易逃了大难,猛见前面金火流云朝自己裹来,就听见乌巢禅师大喝,顿时骇得魂魄飞天外。

    但是逃势太快,已经不及转身,火云罩了下来,鲲鹏把心一横,天灵碎裂,肉身毫厘之间迎上了火云,一个照面,就裹进其中,随后大爆开来,将那袈裟炸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随后,一团绿光中裹一条似鱼非鱼,似鸟非鸟的元神朝西天飞去。

    “陆压小人,你不得好死!”鲲鹏尖叫远远传来,元神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暗道一声可惜,随后喧一句:“阿弥陀佛!”正要动手,与周竹。魔女缠斗,使用妖法,杀死一个。突然见到天上黑气翻滚,黑白二气流动,一股铺天盖地的凶煞戾气涌动。

    “不好,此乃都天神煞大阵。”他被此阵轰杀了一个分身,记得清楚,如今的都天大阵,又比那时何止大了千倍?

    周青成就混元无极,比之当年洪荒祖巫更加厉害。这法器乌巢禅师不想再似一次,当下化为太阳炎火入了山中,朝后山向娑婆净土去了。

    廖小进乘诸菩萨在天上打斗之时,已经转了一圈,将十二杆都天旗布置在花果山菩提大阵之外。便见黑云滚滚,yīn风荡荡,无数魔鬼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廖小进见天上九凤,猴子,燃灯数人斗得正热,先毁去了花果山大阵,叫猴子无依凭,再一举擒杀。

    “老师在上!”见黑云笼罩了花果山,廖小进念动真言,将周青所画符篆一抛。

    哧溜!符篆化为一股清光shè进了黑云之中,顿时天象变化,黑云之中隐隐现了白sè,一个刹那,鼓荡出无数的肺泡,其大如山,黑白流转,宛如太极。

    廖小进咬破中指,一溜血光shè出,以生血催动了大阵。

    轰隆!轰隆!那无数肺炮突然脱落下来,化为一个个旋转的太极球朝那菩提巨树撞去。

    那菩提巨木越发清亮,枝叶清晰招展,一条条的树枝长有万丈,朝那太极球缠绕过去。但那太极球一碰,就爆裂开来,其声震得东海中海水奔涌,cháo水大起,掀上了天际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廖小进回过神来,接二连三的太极球纷纷自黑云中涌去,随后旋转落下,都朝那菩提巨木冲去。

    一个瞬间,廖小进只见眼前清光,黑光,白光闪动,充满了无极无量的大千宇宙,十方世界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时间都似乎静止下来,耳朵已经什么都听不到,就见三sè光华交织,流动,仿佛极快,又仿佛极慢。

    一个刹那,廖小进仿佛过了一个宇宙轮回,灵觉又恢复过来,只见清气全散,那一个个太极雷球也消失,黑云之中的巨大肺泡也不再涌现,花果山周围,突然多了十二个身高几十万丈的魔神,或踏龙,或cāo蛇。

    这些魔神咆哮连连,仿佛发了疯一样,朝花果山一涌而上,仿佛花果山是一个大蛋糕,都要拼命抢夺。

    在廖小进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下,只见那踏黑龙,cāo青蛇,蟒头人身的共工一个抢上,一头撞去,花果山主峰从中断裂。随后十二魔神扑身而上,就连一片烟尘模糊,水火涌动,白光闪闪。

    这从大阵发动,到现在,连半刻都不到。一声轻响,十二魔神化为了一股混沌冲天而上,都天旗依旧落下来。廖小进定眼一看,花果山已成了一个巨大的汪洋,与东海连接。

    随后,百十股菩提树木从汪洋中冲出,依旧化为清气,朝三十三天外飞去。

    天上,依旧还在激烈争斗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