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话说是廖小进乘天上打斗之时,祭出都天神煞大阵围住花果山,随后用生血引动了周清所绘的灵符,引动盘古都天混沌神雷。将那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破去,随后十二祖巫现,刹那就把花果山连同海边的傲来国都毁去,连渣都不剩,直接贯通了东海,连成一片巨大汪洋。

    正如周青所说,顺天者逸,逆天者劳,那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虽然厉害,但终究是逆天而为,抵挡不得开天辟地所用之混沌都天神雷。

    “呜嗷!呜嗷!”

    下面那那么大的动静,天上诸人都自感觉到了,猴子虽然早知有此一劫,但自己辛苦经营万千年之久,存身栖息的老家在刹那间被毁去,心中也自悲愤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有那一刻,但那一刻真就来临之时,却也不能从容对之,猴子毕竟不是悟空道人,也不是斗战胜佛,天命所在,人不能强之。但纵然不可挽回,也要一试,否则便失了意义了。

    九凤神sè肃穆,顶门上白骨玄冥珠大放惨光,骨山喀嚓乱响,无数白骨深深大手飞将起来,与燃灯所化二十四诸天做殊死拼斗。

    “疾!”九凤斗到酣畅之处,用手一指,将足一顿。若大一白骨山哗啦哗啦抖动起来,似乎那一根根的白骨,一个个的骷髅头都有了生命,纷纷蠕动不休。

    蠕动了几下,那白骨,骷髅头暴空而起,喀喀之声络绎不绝,瞬间就成了一个个高有丈六,手如钢钩,红睛白发,獠牙迸出的白骨魔神,有的三头八臂,有的三头六臂。

    这无穷量的白骨魔神,个个猛恶狰狞,唧唧乱笑,一片yīn狞之声,宛如cháo水,都朝猴子,燃灯扑来。疾如风电。其凶悍,比任何用魔道手段炼成的元魔都要厉害百倍千倍。

    此乃巫法之最高神通,白骨玄冥身外化身之法,刚才十二祖巫现身,虽然只是几个眨眼,但那庞大到无边无际的气息却还未消散,九凤正借其力,运起巫法之中的借天祭祀神通,借气息为自用,这玄冥巫法,更是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猴子只见白光闪闪,一个瞬间,周围都是白骨神魔,四面八方都无去路。耳边一遍遍狞笑,弄得心神恍惚。亏得有修罗旗,朵朵黑莲绕住周身几是亩大小地方,那一个个的白骨魔神只在黑莲之外乱抓,近身不得。

    “巫门神通,真个厉害!”猴子见花果山保护不住,还是被毁,再行打斗,已经没意义,先前是有地书,修罗旗护身,任敌人都多**力,都伤害不得。

    更何况自己会斤斗云,七十二门玄功变化,脱身不是难事,哪里知道,九凤如此难缠,使这巫法,自己居然跳身不出。

    猴子凶xìng一发,往身上抓了一把,一口罡气吹出,顿时大小猴子都跳身出来,冲出了黑莲包裹,与白骨魔神争斗起来。自己向上一冲,准备出了重围,再用斤斗云逃脱。

    燃灯见机得快,咬破舌尖,一口元气混合jīng血喷出,凌空便有斗大一团,迎在前面,一转眼,就化为自己一个分身。白骨魔神同时扑到,将那团jīng所化的分身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燃寻觅到一线生机,悄悄一纵身化金光朝南方去了,身后二四十个高大的诸天也变成一线毫光,紧紧跟随在其后。

    这分身与白骨魔神斗了几个回合,更多的魔神宛如蚁群铺天盖地而来,瞬间就将这分身大卸八块,最后被吃了个干净,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来。

    燃灯见料定九凤厉害,当年蚩尤大巫,他可是见识过,这九凤更是在其之上,自己万万奈何不得,早就起了跑路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留了几手,猛见九凤另有动作,便知不妙,也不缠斗,用jīng血分身迷惑一下,真身在毫厘之间已经遁去,饶是如此,也差过一点就吃困住,否则固然能够活命,也自吃亏不小。

    猕猴王早见不妙,先就拿了两仪灯,朝东海走了。

    定光欢喜佛等人见到,心中大惊:“此时不走,却是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当下猛招发出,依旧用了分身神通,耗费一些元气,葬送给对方,自己抽出空隙来,不要命的朝东海去了。那英招,计蒙,也跑了。三菩萨联手发出佛光,挡了一挡,也朝东海去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马元尊王佛稍稍慢了一点,被太yīn灭绝神球宝光扫中,惨叫一声,双腿齐齐断。刚刚要跑,却被太yīn戮魄罩困住。

    惧留孙古佛见状,连忙放出捆仙索,朝白素贞捆来,却见许仙又使灭绝神球打来,碰个正着,将那捆仙索打成几截。惧留孙心中吃痛,便要逃跑,那贺子博见走了定光欢喜佛,一口气便撒到这几人身上,扬那紫电锤扑的打来。

    惧留孙躲闪不及,被打个正者,翻身落下汪洋,借水遁走了。

    马元尊王佛被罩住,四周绿光流转,便将自己金身跳出,冲进绿光,一个大爆,震破了太yīn戮魄罩。刚刚脱身出来,正要逃去,突然面前多了一个女子,手拿一面小蓝幡,幡上一头奇怪蛊虫,只朝自己摇了一摇,立刻不醒人事,被天兵擒拿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魔女,拿了三降盘王蛊神幡,这些佛陀都法力高强,有佛光护身,魔女修蛊法时rì又浅,功候不深,奈何不得,却不比盘王老怪董永,但马元金身丧失,心神失守,正好使用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对方果然中了神蛊,昏迷过去。魔女不由大喜,另天兵拿去廖小进面前报功。

    猴子却见花果山真个被毁,心神吃痛,分了神,迟过一步。只得要打将才能出来,万万没有燃灯这般容易了。

    唧唧!唧唧!几个三头六臂的白骨魔神挡在前面,与毫毛分身斗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“不如向下而去,借机潜地而走。”猴子算准是上面还有天兵等着自己。就算闯了出来,还是要被困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猛然一八臂白骨魔神拦在前面,猴子一棒横扫,那魔神唧唧yīn笑,吃手来抓,哪里知道猴子武功高强,手法jīng妙,变了神通,一下敲在那白骨魔神胸口。

    哗啦!全身数百骨架纷纷脱体而去,这魔神顿时散了。

    “乖乖,好硬的骨头!”猴子一见那魔神虽然散了,但一根根的骨头却是晶莹洁白,无一伤痕,自己这棒子敲上一记,没有打断半根骨头,力道尽被卸去了。

    喀嚓,喀嚓!那散落的骨头迅速聚合起来,又成了一尊魔神,其势更凶,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巫门**,武技神通奈何不得,当取法宝克之!”

    猴子一见,心中动了一动。

    将地书一抖,成了两条黄气,这土黄气流一转,凝成两条腾蛇,那扑将上来的白骨,被两条腾蛇一绞,纷纷开裂散落,散成骨头。

    随后腾蛇乘雾化灰,无数量的黄尘大雾气涌起。

    那散落的骨头虽然竭力聚合,却吃得黄尘死死裹住,凑合不到一块。

    这一番念头动作,说来繁复,其实非常之快,不过在电念之间。猴子一个沉身,轰开无数魔神,下降了三万多丈,猛见天光开阔。花果山方圆近乎千万里之地,都化为汪洋,直气得龇牙咧嘴,抓耳捞鳃。

    突然听得娇喝,知道是九凤赶将下来,连忙一个斤斗打进了汪洋,随后从远处地底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要往南方去,但见天空白骨连响,知道不好,却改身朝东海外翻了过去,身体一路宛如风车旋转。九凤正要追击,却被廖小进传令所阻挡。

    “穷寇莫追!此行既然毁了花果山,我天庭便立威于三界,待我禀过大天尊,再一一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见妖忿尽除,花果山也自毁去,廖小进大喜,命人将马元尊王佛押下去,rì后等大天尊处置。

    正待整兵,突然有一修罗来报:“果在东胜神洲边缘山中与花果山妖兵交接,战过一阵,那广力菩萨只身一人帅了八部天龙众拦住我等,让花果山妖猴进了南瞻部洲,追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好菩萨!随我去看!”当下廖小进命灵珠子九凤先回天庭,自己带刑天,相柳往前去查探。

    “广力菩萨与敖鸾乃是表兄妹,老师曾有言语,敖鸾rì后劫数,要应在此人身上,不如先行除去,以免后患!”

    当下廖小进风驰电掣,与两大巫朝南而去了。

    灵珠子,九凤,许仙夫妇,红云夫妇,红孩儿夫妇等人都自回天庭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是廖小进笔直朝南,一路行了一个时辰,突然见到前面旌旗招展,yīn风飘飘,无数修罗战士正团团将一尊菩萨围在zhōngyāng,下方的山间,全部都是残尸血块,简直如恐怖地狱,真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敖鸾领水军只围在后面,并不动手,朝场中那尊菩萨喊道:“表哥,你可速速弃枪投降,否则毁之晚矣!”

    zhōngyāng那菩萨正是八部天龙广力菩萨,所统领的八部天龙众已经被修罗战士杀了个干净,只剩下一人孤身奋战,被因陀罗,鲁陀罗,跋阇罗三个修罗元老围在zhōngyāng,几yù要脱身出去,却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“休要叫我表哥,你们南海为图势大,与天道妖魔为舞,不久人教大兴,上表伐天,你便难逃,还叫我降,那值做梦。”广力菩萨怒道。

    廖小进刚刚赶道,就听得广力菩萨叫喊,不由眉头一皱,命刑天,相柳:“给我挂了他!”

    敖鸾见廖小进前来,正要说话,却听得廖小进吩咐了两大巫人,顿时大惊。却被廖小进抢上前来道:“此乃老师之吩咐,广力菩萨不死,你南海一族rì后必有劫数!莫做假仁义!”

    敖鸾道:“怎可如此,你速速命人只是捉拿,不要下杀手!我当亲自去天道宫求盘古天道真人。”

    廖小进知道敖鸾xìng子刚烈,不容人逆,只得命两大巫不下杀手。

    却说广力菩萨小白龙听了猴子吩咐,等大战一起,就带花果山猴子猴孙,妖兵妖将去南瞻部洲大唐国找李圣,但吃得修罗一族张自然,西瓜与敖鸾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接触,虽然花果山妖兵不怕,但恐是大军追来,死伤惨重,只得边战边退。饶是如此,两方都死了不少兵士。

    尤其是西瓜,极恨花果山,恨不得将其全部斩杀,只擒住几个首领,用来交换冥河。西瓜只命那修罗士兵放手撕杀。这一下来,猴子猴孙死伤不小。

    小白龙见情况紧急,连忙领自己所带的八部天龙众奋力拦住,叫那猪八戒,沙和尚先走了,自己到时脱身来寻。

    勉强抵挡了数个时辰,那八部天龙众被敖鸾水军,修罗战士却被杀了个干净。敖鸾知道自己这表哥如在佛门,以天道门手段,肯定先死。不如劝其投在天道门,为天庭效力。小白龙却是不进油盐。只是不退。想寻思逃走,却也被敖鸾阻住,不由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正值苦斗,刑天进入场中,一拳打来,小白龙连忙抵挡,却冷不防相柳在身后出现,大手一抓,便值擒住。

    至此,天庭围攻花果山,便值全功。

    廖小进随后收兵,上了天庭,温蓝新听过战报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天庭积弱已久,尤其是那花果山,自从猴子大闹天宫之后,简直就是妖族的圣地,下界妖王各辟其地,不尊天庭号令。现在被毁去,连那八部天龙广力菩萨都被擒住,天庭威严顿时一步冲上,在三界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   将马元,白龙关进太狱天中,rì后时机一到,便到斩仙台上走一遭。

    天庭当下无事,整顿军务琐事。

    又过数月,三界平静。

    却说因为云霞等姐妹在炼河洛图书,妲己在玉阕金天无聊,不由想道:“且去三十三天见一见姐夫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