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这时三界虽缝五百年杀运,但放眼忘去,暂时一片平静,整个地仙界南瞻部洲,西牛贺洲贯通一气。方圆近乎数百亿里地,民都安居,修道养真,人人固寿,且能长生。

    西牛贺洲一破,佛国尽灭。大唐一国,国运兴盛无比。

    西牛贺洲领土广大,城池无数,自然要有人统领,那李世豪自大皇子李广陵起,到小皇子李圣,连所生公主,正好一百。西牛贺洲虽大,却也不够这些皇子公主分的。

    李世豪有雄才大略,选出自己一百儿女中,最出sè的几位,统管西牛贺洲诸多城池。

    西牛贺洲自两界关起,到宝树城,总有十五个大城关卡。

    分别由大皇子李广陵,二皇子李年卓,三皇子李显,四皇子李苦舟,五皇子李灸炎,六皇子李文景,七皇子李开弘,八皇子李翔龙,九皇子李伯平,十皇子李冥幽,以及十一公主李chūn,十二公主李宇,十三公主李媛,十四公主李雯晴,十五公主李燕儿分领。

    这十五位皇子公主各封一关领土,为一方诸侯,只是每三年一次,去长安上供朝贺。

    其余皇子公主,并不出sè,李世豪或是命她们四处学艺,修为高深之后,再回朝受封,或是在长安城中先学法防身,尔后再去拜明师学仙法。

    只有那太子李元,一百皇子李圣两皇子生来就有异相,李世豪才得以重用。

    尔下大唐国中,唯一不平之处,只有南海一郡,九九八十一个洲县在颛顼氏手中,地方对于大唐来说自是不及十分之一,但资源丰厚,靠近南海,风调雨顺,不可不得。

    此时是一百皇子李圣,持轩辕圣剑,领百万大军,手下猛将如云,奇人谋士如雨,驻扎晋南关附近的梓山城中。

    晋南关乃是南海一郡门户,只要打破了晋南关,李圣大军便值长驱直入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可惜双方对数年,大战无数场,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那晋南关守将两人,乃是颛顼氏当年的洪荒仙人,一名东郭真人,一名南郭真人,一直潜修,这此颛顼出世,两人领徒弟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东郭真人,南郭真人得道天皇,炼有一身法术,jīng通太古魔,巫,仙,妖数家之长,法宝厉害无比。任是那李圣用尽了办法,也奈何不得分毫。反连吃败了几场。

    颛顼为洪荒人皇,岂是非常?

    李圣本意是破了晋南关,然后大势在握,只命颛顼降,尔后必占南海郡,百年内使佛道合流,完人教道统之争。尔后根基稳固,力争人皇,再以三教名义上表伐天。完鸿蒙开辟之一量劫。

    奈何此举甚是艰难,眼下颛顼氏就难平。更何况是那李元与李圣素来不和,只想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李圣久战颛顼不下,李世豪已经微怒,再也拖延不得。

    花果山被天庭大军夷为平地,花果山的猴子猴孙都被李圣安排在梓山城附近的梓山之中,虽然不如花果山,但好歹有了安身之处,况且此乃人教之地,天庭却是不好攻打。

    猴子也自来到梓山城,准备一举破关,入主南海郡。人教国度,自然不比花果山野地,天庭如若攻打,凡人死伤不少,造无边罪孽,不能为之。

    却说是李元在长安中,有上洞八仙,姜子牙等人辅佐,又乃太子正统,也自要登人皇大位,完五百年杀劫。

    此上乃如今之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此时是天庭在上,坐看人教纷争。

    人教纷争平息,由人皇上表伐天。完一量数杀劫。此乃天数。

    且看三界生灵,如何演绎一场五百年杀运。不提。

    此处,自然要从头说起,妲己因自无聊,上三十三天外,到天道宫见姐夫周青。

    一路无事,上了清净天,只见妲己穿云裳,挽轻纱,插凤钗。脸扑扑微红,似水yù滴。果真是天资国sè,颠倒迷惑众生。只来天道宫见圣人。

    到了天道宫,只见那红玉,青玉都看呆了。妲己笑笑,也不叫其通报,径直来到宫中,只见周青默坐。头现云光,云光之中,裹一口大钟。

    红尘之中成盘古,修成本命混沌钟。定rì月星辰之运转,疏山河地理之脉络,为镇鸿蒙。

    见得周青,妲己却无顾忌,只是咯咯笑了两声,然后微微欠身,道了万福:“姐夫安好!”

    周青收过云光,混沌钟道:“正逢四教并谈,七圣并立封神榜,完鸿蒙开辟之一量杀劫,你此来,正有入红尘之因果,不得不防!”

    妲己不懂,只是喜孜孜的望周青,笑语盈盈,寻得天道圣人云床边角轻轻坐了,只是道:“姐夫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周青也自不管,只是道:“我自便所去紫霄宫,四教并谈,签押封神榜,你且小坐片刻,代我回来之后,再与你分说。”

    妲己一听,只得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道:“我才一来,姐夫便要出去,正个扫兴,而今是逢五百年杀运,又签封神榜,姐夫正值要小心,莫着了道儿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封神一事,乃是人教纷争,有过百年,尔后天人之争,过四百之年,合过五百年,其中多有应劫之人。所才四教并谈,分人,阐,佛,天道。凡四教弟子,莫不在其中。凡未四教弟子,都不在此列。以滋大劫过后,应杀劫者进神道,完杀劫者修仙道。非四教弟子,当为灰灰。”

    妲己点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姐夫我却是明白了!”

    却说是弥罗天上清宫中,元始天尊暗道:“正值四教并谈,七圣相商,签押封神榜,使四教弟子在杀劫之中真灵能以保全,纵然根基浅薄,亦不至灰灰。”

    当下取了封神榜,先往紫霄宫去了!

    女娲娘娘亦在宫中,唤了金羽仙子前来:“杀运逢起,四教并谈,非四教弟子,皆为灰灰,你可下去,入得人教,助李圣完过杀劫。”

    金羽仙子自然下天去了。女娲娘娘亦往紫霄宫来。

    周青离过妲己,也往紫霄宫而来。

    混沌之中,不计年月,亦无四方,周青身为盘古,自知紫霄宫所在,行过片刻,便值开朗,一片紫气绕一道观,正是紫霄宫。只在宫外,便见后面清光闪烁,却是通天教主来也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却在其中,见周青两人来到,便值道:“两位好来!”

    周青,通天教主道:“四教并谈,不得不来!”

    突然宫外又是祥云袅袅,却见人教教主老子前来。三人亦是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女娲娘娘也来,西方两教主亦来。

    至此,正是七位圣人教主齐聚。四教并谈,签押封神榜。

    入得宫中,只见虚空座上,正坐鸿钧道人。七位圣人都值见过。鸿钧道:“正是鸿蒙开辟之一量劫轮回,尔下七圣归位,当顺应天数。”

    七位圣又拜,鸿钧道人便值隐去,归诸于道。

    当下七位圣人寻位而坐,周青谓女娲娘娘道:“五百年尔后,生灵杀劫完过,天地乃归混沌,娘娘再行造人之事,为人教大兴。如今四教并谈,无非是签押封神榜,使混沌开辟,再延过一量劫,以保全四教弟子。乃是杀劫之中,一线生机,娘娘可为然否!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见了周青,冷笑道:“正是如此,你天道一门自杀劫中起,不过百年,就入主天庭,根基何等浅薄。自是要入神道,为宇宙大千生灵,争得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娘娘岂不闻天道至公至私,一视同仁。何来根基浅薄一说?”

    娘娘杏眼一瞪,正要分说,阿弥陀佛道:“天道圣人,女娲娘娘且稍安。天地虽有轮回,却依一线生机挽回一量劫,其中自有人所应劫数,吾为佛道,以大慈悲入寂灭混元。当为表率,为天地生灵,争那一线生计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道兄真乃慈悲也!”

    当下元始取了封神榜,命黄巾力士悬挂于上。只见一片金霞,其中空空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来到榜文前,便书上了数十人名讳。

    “此乃我教中弟子!乃根基浅薄者,当入神道,可缓解因果!”准提道人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老子道:“正是如此,我人教也自有根基浅薄者!”当下在封神榜上书了数十人。

    元始道:“我阐教无根基浅薄者,不在其列!”女娲娘娘道:“天尊此言甚善!”

    “天道圣人自杀劫中起,一门上下,理当全在其中,为何不签?”准提道人问周青。

    周青见得准提道人所书名讳,尽是定光欢喜佛一流,心中思付道:“此十数人当为灰灰,如何入得神道?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