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大唐国于地仙一界经营数百年,选那jīng修仙道之地仙为能臣武将,早就强盛无比。李世豪本身就是修过太清仙法,成就地仙之体的仙人一流,长生不死,脱去轮回。

    不说是其手下文武百官个个都为地仙,就是其手下兵士,也自修为不浅。

    此次上三十三天火云宫朝拜三皇圣人,李世豪可真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此次朝贺阵容异常鼎盛,大军都是jīng选。放眼望去,铺成一片。艘艘用青玉金钢打造成的巨大战船之上,旌旗招展,焚香吹唱。那战船做通行雷火罡风之用,其中更装载有无数奇珍异宝,自然是上供给三皇圣人。

    “三十三之外,当真是一片混沌,着实难寻!”李世豪一路上来,已有好几天功夫,亏得有钦天监太元真人乃西昆仑弟子,到过三十三天外弥罗天,也去朝过火云宫,认得路程。

    况且在朝中为大官者,多为修为高深的上古仙人一流,听老君讲道者不在少数。都自持是人教一脉,以人身成就仙道。自然教化凡人,乃是正礼。到过三十三外者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李世豪为唐皇,掌大禹九洲鼎龙玉玺,可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阵势!”

    话说是妲己从天道宫出来,隐隐闻得锣鼓之声音,心中好奇,便朝声源处赶去,约莫是形了半个时辰,那锣鼓之声越来清晰,周围那混沌元气波动也是甚大。

    妲己心中疑惑:“三十三天外乃清净之所,元气如此波动激烈,显然前面有人,却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突然闻得香火之气,妲己更是好奇,当下往前猛飞。

    突然只见清光一闪,五sè旗帜招展。

    一艘艘长有万丈,宽阔无比的青sè宝船凌空漂浮,密密麻麻一大片,排列在混沌之中,望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条条宝船之上有铠甲鲜明,持戈执刀,擎幡,摇旗的士兵,将军。还有道服纶巾,羽衣星冠的道者。

    其中更有身穿朝服,手持表章的官员摸样仙人。

    如此阵势,当真是庞大无比。

    妲己先是一惊,又隐隐望得无边战船zhōngyāng有一尊华盖,尊贵非凡,尽显露出无边的威仪。华盖之下,数条金鳞闪闪的蛟吞云吐雾,张牙舞爪,隐隐翻腾。

    妲己一见,就知道是帝王出巡祭祀。

    那无边的宝船正冲这边而来,妲己正好是迎面碰上,暗道一声不好。先锋船只上的将领已经隐隐见了妲己,连忙号令听船,随后摇动旗帜,一条红光冲天而上。

    见这红光,后面的宝船也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乃人皇圣架,去火云宫朝贺三皇圣人,兀那仙人!快快避道让过。”先锋船只上一个将领大声喝道,这将领骑一头洁白的骆驼,骆驼上有独角,飞也似的从船上下来,猛然到了不远处,才看清楚妲己容貌,不由得是脑袋轰然一声,呆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不好,姐夫说我有沾红尘之相,乃是定数,不可避免,虽然无碍,却麻烦不小。怕是就在此处了。我怎的刚刚听得锣鼓之声,就起好奇之念,现在寻来,却碰人皇大军。莫非真是鬼使神差。”

    妲己心中一惊,随后想起,心中想到,就yù转身避过,下得天庭去。

    “当年因与姐夫报信,在长安城中被天地宝鉴照出了容貌,却被唐王窥见,听闻得金羽姐姐说过。唐王拿我画像,命人四处寻找,只是我在女娲宫中,不曾找着,如今一过二十几年,那唐王还未曾放弃,今rì如让其见到,麻烦自是不小,还去天道宫见姐夫再行分说。”

    妲己念头转过,就要回转,或是上天道宫,或是下天庭。哪里知道,这停顿了几个呼吸,那将领就值清醒过来。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“这仙女,不是陛下rì夜寻找的人儿么,难怪是寻了二十年都不曾寻到,却是在三十三天,此次我立一大功!”

    当下叫道:“等等!”一拍骆驼,拦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妲己一见,就要祭三星手镯将这人打死。

    突然战船大阵之中,飞出就一条清光,宛如练带,宛如那狂涛怒卷,电驰飞来,一个眨眼,落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怎的停了!”妲己转过身躯,只见身后清光之中,现出三人,都是道服纶巾,手持羽扇。其中一人对骑骆驼的将军厉声发问。话还未落音,陡然见道妲己,猛的也呆了一呆。随后面带大喜之sè,为首一人使了个眼sè,眨眼之间便化清光又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此三人仿佛所修上清仙光,乃元始西昆仑一门,就此打死,恐怕不妙,我更是难逃。”妲己见得这三人法力高深,自己不能一下全部打死,便又想道:“姐夫算准我无碍,且看是何麻烦。”

    妲己也不是善良之女,应酬得当,当下问道:“你有何事,为何拦我!”那将军答不出话来,倒是那两个西昆仑仙人道:“仙女却不担心,人皇有请。”

    果然,话一落音,又有一条金光飞起,随后扑将下来,直直通达到面前,宛如一拱桥,随后自桥上急来一人,穿帝服,云龙珠垂帘,后面依旧跟了西昆仑一脉数十个修士。

    原来那李世豪正行之间,突然先锋船只发出红光叫停,连忙着身边之人前去打听。

    这一打听,却是听到好消息,西昆仑一人来报,说是自己前面有一女仙拦路,似乎是自己苦寻二十多年不曾找到的女仙,心中顿时大喜,更是心神激动,当下亲自出架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?我来火云宫见三皇,又遇多年苦寻女仙,真是瑞兆,天数归我大唐!”

    李世豪远远便见妲己,果真是画中人儿,自己对那天地宝鉴画过二十年,哪里还有遗漏,一眼就认得准确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如此!”李世豪几乎连魂都丢了,下得桥来。直盯妲己细看。不曾转过眼睛。

    “见过人皇!”妲己细细道了万福。

    李世豪连忙道:“好说,好说!”妲己又道:“小女子自三十三往来,不想却冲撞了人皇拜见三皇圣人,却有大罪果。”

    “无罪过,无罪过!”李世豪连忙道。妲己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小女子先就走了,人皇拜见火云宫,着实要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就要离去,李世豪忙道:“休走,且等过。”妲己问:“人皇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仙子自二十年前于长安现身,让本皇目睹仙子容颜,二十年苦寻却未曾寻到,原来仙子却在三十三外清净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道:“今rì本皇来见火云宫三皇圣人,不想却遇仙子,料定是有大缘分,尔下人教大兴,我为人皇,扶顾三界生灵。以仙子贤德,正可为人教圣母,芳仪三界。仙子何不随同本皇立此天大功德?”

    “此人果然直白。如若不应,难免生出古怪。”妲己暗道,看了看四周之人,随后装做大惊失sè曰:“人皇有心,不得不从,只是人皇朝见火云宫三皇圣人,为小女子在此耽搁,未免有些亵渎,不如见过圣皇之后,再做考虑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闻言,大喜道:“仙子却是深明大义,不知仙家何处,本皇祭过三皇之后,便选时rì谴人登门见礼。”

    妲己道:“小女子乃是天庭披香殿女仙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问道:“仙子芳名如何?”

    妲己道:“小女子号青丘仙。”李世豪大喜道:“原来是青丘仙子。”见李世豪还要分说,妲己道:“人皇要去火云宫朝见,乃是大事,耽搁不得,小女子便这回天庭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心想:“火云宫一事,的确耽搁不得,但苦寻二十年仙子就在眼前,更是不舍,好在问了名号,代本皇回来之后,再寻人去求亲。只是天庭如今势大,听闻连那花果山都毁了,如是不许,却也奈何不得。”当下了留下妲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一想,自己为人皇,行这事,却是无耻。更何况是仙子答应从之。等回转之后,再去提亲,却也不慌。

    当下命西昆仑两道太华,太真两道人:“且送仙子回天庭。”随后,依依上了龙车,见妲己下天庭去了,才往火云宫去。

    看看身边的两道人,妲己恨不得一下打死:“这李世毫果不是善良,却怕我说谎,派两个道人跟着我呢?”妲己本想将两道人打死,却知道那西昆仑定有yīn谋,当下也就随便,一路下得天庭来。

    到了南天门口,两道人自然住了,见妲己过真是天宫之人,当下放了心,回去禀告李世毫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妲己离过之后,又上来天道宫,见周青无事,跑到云床面前道:“姐夫,那唐王实在可恶。你帮我打死他。免得rì后缠我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此事却有定数,你二十年前吃天地宝荐照出,当有这一因果,至此便算了结,你可回就天庭,一切都有我徒温蓝新做主。”

    妲己道:“原来如此,那我便自去了!”周青道:“你且去,保你无忧!”

    妲己心中欢喜,便下天庭来,突在披香殿闺阁之中见得温蓝新,凌瑶琪,小昆仑,周晨,周璨,周竹等女,见到妲己前来,连忙叫声小姨。

    妲己将这事分说一遍,温蓝新只是冷笑。众女也不放在心上。“小姨休得放在心上,想那唐王不过是区区一小仙,就算人皇,也要朝我天庭,他敢无礼?且叫他个好看。”

    凌瑶琪道:“待我领天兵下凡,捉了那李世豪,用符法断其阳根,叫他成太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要前去,被温蓝新喝住:“此事我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当下无事。

    却说李世豪见过妲己之后,心神恍惚,只想朝过火云宫后,就去天庭提亲。

    当下不过多久,领文武百官到了火云宫,一齐跪在宫外。三皇圣人早知他要来,便命天神传见。

    李世豪入宫见过三皇,奏道:“三皇在上,弟子为人教大兴之际,来朝圣皇,我大唐一脉,得天数,一统两大部洲,平三界内乱。但颛顼转世之身与南海勾结邪魔做乱,久不能平之,望圣皇慈悲,莫使人教纷争并起,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轩辕道:“当下一切,俱为天数,吾已赐我配剑于下,你不可多言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再拜,却也不敢多说,当下率军献上贡礼,三皇为宽其心,也自收了。

    李世豪拜过三皇后,匆匆赶回长安,已有数天。当下命见太华,太真两道曰:“仙子果真住天庭?”

    两仙道:“不假,真是天庭!”李世豪顿时大喜道:“吾二十年心愿,今rì成矣,甚是痛快。”

    当下传其心腹仙人商谈。那太元真人道:“陛下可使人去天庭说亲!”

    旁边有一蜀山仙人道:“天庭势大,不畏我人教,怕有阻碍!”

    太元真人道:“陛下乃人皇,与天平齐,况且人教大兴,乃是定数,如今陛下要寻人教圣母,芳仪天下,也乃正数,如何有阻碍?陛下可就命人去提亲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道:“那派何人前去为好?”

    君臣为此议论纷纷,均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蜀山长眉真人道:“太子殿下足智多谋,且仁德厚重,可担当此事。”

    太元真人看了长眉真人一眼,心中思付道:“蜀山一脉,亲近斗战胜佛转世之李圣,不为人子,却要叫太子吃个亏,只怕砸了自己的脚。”当下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世豪命传了李元前来,说了情况道:“你可愿去天庭走上一遭!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孩儿不能担当此事情,不过孩儿保举一人,定能成事!”李世豪问其谁。

    太子李元道:“李圣皇弟持轩辕圣剑,可入天宫,正好替父皇分忧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大喜,暗道:“正是如此!”当下速速命传镇守晋南关的李圣前来长安听旨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