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那晋南关属南海,梓山城关属大唐。

    两关遥遥相对,中间相隔只有一万八千来里。其间有好些河流,山丘,平地草场,人家也多,烟火十分茂盛。

    数十年晋南关大战,两军对持,却也只在关前撕杀,对他们并无影响,两地之人也可相互往来。不到大战之时,绝看不出战争的痕迹。

    都属人教,其人皆为子民,乃是三清一脉,却不向西牛贺洲那样的道统之争。谁敢伤及无辜?几乎是数百场争斗,都是中规中矩,不使奇袭。

    此个争斗,尽显仁者之风。

    却说前些天,李圣领了大军,又于晋南关前叫战。手下两名大将崩将军,芭将军吃得南郭真人,东郭真人用涡泫神竽,中条狼神化身所伤,被杀得大败一场,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有一身外化身,乃是当年妖族天庭被巫门攻陷,妖神大半身损,但还有残余妖神逃走。其中有一天狼妖神,抵掌天狼星,逃将下来,受了重伤,恰恰落到中条山中,乃是东郭真人修道之处。残杀了真人不少弟子来炼妖法。

    当时东郭真人正在颛顼座下与巫人争斗,闻信赶回,动用人教大军将狼神围住,斗了七天七夜,才将狼神擒住,后将其炼成身外化身,法力高强无比。那崩芭二将军勉强才逃了xìng命,还在府中养伤,动弹都是困难。

    此时是李圣收了大军,坐定梓山城中的府邸,案台下坐有马流二元帅。

    这花果山两大元帅此时化为两个劲装青年,外挂铠甲,身材高大,却也不是那丈余来高的猴子形状了。

    再下面坐十数个道人,或持如意,或持浮尘。虽然个个有仙风,却面sè不好,有些yīn郁。

    “今rì又吃败一场,连伤我两个大将,着实面皮不爽,可惜那猴子又去了娑婆净土,等那血神炼化,去了后患,才能来助我。我虽是斗战胜佛转世,又持轩辕圣剑,但九颗蕴涵毕生jīng修法力的舍利还在悟空真身上。如今法力,不过是当年九牛一毛不道,不能克敌,却要等待时机。”

    李圣正想对策,突然心神不宁,连忙运起灵台方寸山所传玄功,取几叶菩提,排一卦相,顿时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皇子为何这等惊慌?”案下一道人见了,便问李圣。

    李圣一见,原来是南海外鎏禹岛金仙毕南山祖师,当下叹息道:“我有祸事来矣!”毕南山祖师再问,李圣只是叹息不答。众仙都自惊讶。马流二元帅料定事情不善,心中也自不安,却不好过问。

    当下无事,都自散去,又几过五六天,一道人持了圣旨落下梓山城,径直来见李圣。李圣连忙接旨。前后一看,自然是李世毫招他回长安。具体那上天宫提亲之事,自然不在圣旨中起提起,但李圣料定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但却又不得不去,见那送圣旨的道人乃是西昆仑一弟子,面带冷笑,李圣只得暗念一句:“阿弥陀佛。”便道:“等我收拾一二,即rì就起程。”

    那西昆仑弟子又值冷笑一声,只是道:“陛下着急,皇子不要怠慢了。我且就在这里候着,只等皇子收拾交代完毕,就一同起程。”

    李圣知道西昆仑弟子乃是李元坐下的修士,自然不与这弟子见识,当下安排了另一府邸叫这弟子休息,自己又自召集手下来商量。

    “眼下战事吃紧,那颛顼边连南海龙族,下连修罗魔道,渐渐整合,南海一郡也成了铁桶一般。内一平,自然要兴兵来伐,正要皇子抵挡,如今皇子一入长安,岂不是失了主心骨?”那蜀山派一道人也自大惊。

    李圣道:“我正担心此事,不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诸人都自沉默,突然又人来报:“蜀山二代长老来见!”

    李圣便叫请见,不过片刻,便有数十少年男女来见,男的潇洒俊美,女的更是一身仙气。正是齐金蝉一辈的蜀山二代长老。

    为首的齐金蝉,朱文夫妇,李英琼,周轻云,石生,易家兄弟,余英男,齐灵云,齐霞儿等等,都向李圣见礼。

    这数十人知道李圣乃是佛陀转世,投身杀劫,又持轩辕剑,定是天数rì后为人皇。

    蜀山一脉,与娑婆净土纠缠不清,几乎是通气连枝,其中好些长老,如苦行头陀,屠龙师太就是佛门弟子,唐王灭佛,他们自然不愿,斗战胜佛转世,来使佛道合流,那是极好,自然大力支持。

    朝中便分了两派。一派为李元,一派自为李圣。那长眉真人李世豪要李圣上天庭提亲,料定大为不好,天道门的手段,蜀山深深吃过苦头。

    “斗战胜佛转世赐下轩辕圣剑,理为人皇,任何事情都能化险为夷,我蜀山一脉如能辅佐人皇,rì后天人之争,人教大兴,说不得可坐天庭,不可小视了。”

    那长眉真人与诸多元老都是如此之想,自然都派了派中jīng英前来辅佐李圣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见金蝉等人说的来意,命一一赐座,看众人脸sè,暗暗叹道:“可怜三商未定,封神榜上先有名!”

    “吾心虽慈悲,有心一救,但此乃天数,如何逆得?”说罢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诸人以为李圣心忧,金蝉道:“殿下受命于天,当为人皇,凡事都可逢凶化吉,切勿担心!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晋南关中魔头凶猛,诸位切过小心。”

    金蝉道:“殿下放心去长安就是,有我等在此,不用担忧。”李圣道:“终是如此,却无人执掌兵符,缺那主持大局之人。”

    蜀山数人见在座之中,不少人乃是前辈真仙,自然不敢说有资格做主。当下金蝉又问:“殿下看哪位前辈能担当此大任?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正等此人!”话音刚刚落下,突然府邸上方听得清音,香气氤氲,飘飞进来。

    “吾兄来矣,我心无忧!”李圣大喜道,随众人出得议事殿,只见天上光霞千重,瑞气万条,一道人身高八尺,面如冠玉,长须飘飘,正是镇元子。

    镇元子下来,身旁带了三四个大小仙人,都是五庄观弟子。

    众仙连忙见礼,不敢怠慢。就连蜀山那么高傲的二代长老们,都自恭敬。地仙之祖的名号,与释迦牟尼不分上下,为三界至尊,绝非虚言。

    “我兄怎的才来!”李圣与镇元子见礼道。

    “因炼血神,耗费了些功夫,直到昨rì才建全功。”镇元子道。“血神已经化去,后患无忧,我此来,一是送你涅盘之时九颗舍利而来,二是替你分忧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悟空,镇元子,如来三人合炼血神,得准提道人灵符,终于去了后患,还将其炼成好几件威力至大的护身法宝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冥河失了爪牙,就是从娑婆净土能出来,也与那鲲鹏一样,成不了气候了。

    李圣顿时大喜,与镇元进了府。镇元子手一弹,九点晶光飞出,凝聚成鸡子大小,晶莹无比的舍利,在空中排列成线,宛如九几星连珠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李圣默坐于地,捏那不动根本印,头上一股淡淡的金光冲起。镇元子也不敢大意,也坐于地,头上一片黄云冲起,黄云之上,生长一棵人参果树。

    将那九颗舍利用绿光裹起,猛一送,打进了淡淡金光之中。李圣脸上顿时现了十分痛苦之sè,随后又转慈悲。

    镇元子神sè凝重,催动绿光,一个分起,凝成四万八千针刺,分刺进李圣四万八千毛孔之中。那舍利渐渐融化进了金光之中。随后那金光越来越粘稠,似乎流动的金液,最后将李圣全身上下都裹都起来。仿佛一个金人。

    随后那金人越来越大,长成了丈六高下,最后一声轻响,长出二十四头,十八臂,各持幡,幢,金弓,宝莲,jīng轮等法器,端的威严。

    镇元子用手一指,收了绿光,李圣也收了法相,恢复神通。

    当下出来,召集众人,将兵符与了镇元子,无人不服。

    李圣这才放了心,与那使者驾起遁光,往长安城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三天,到了长安城,李世豪一听,连忙召见。李圣自然不敢怠,进了皇城,往书房来见李世豪。

    “圣弟,你却是要立大功了!”

    刚刚才进皇城,就见李元于三人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李元见到李圣,眼皮一跳,陡然吃了一惊,随后皮笑肉不笑道。

    李圣这才见得李元身边三人乃是两男一女,一男乃是中年大汉,穿青衣,另一多男女却相似年轻。

    “青牛?董永夫妇?”李圣认得这三人,顿时眼睛紧了一紧。却笑道:“父皇召见,不敢与哥哥久叙,待得空闲,再亲自与哥哥长谈!”

    李元眯笑道:“好说,好说!”当下便与青牛,董永夫妇离去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来见。李世豪问道:“晋南关战事你久久僵持不下,实另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孩儿有罪,只是那颛顼氏为上古人皇,不少洪荒仙人投之,孩儿势力单薄,确实奈何不得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本就不喜这个李圣,只是因李圣得赐轩辕圣剑,才好过许多。本想等他平息了颛顼,就赐个封地。但现在颛顼久攻不下,越发烦恼。

    “你着实无用!”李世豪怒斥道。李圣连忙应诺,只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朕为人皇,大统人教,yù立圣母,只是后宫之中,无一能担得此大位。朕去朝见火云宫三圣之时,正到三十三外巧遇上应天命之仙女,曾于二十年前在天地宝荐中显现,正合天数。当为人教圣母,你既持得轩辕圣剑,正可代我人教,去天庭联姻。”

    “此行成之后,可与天庭借兵,上下合击,剿灭颛顼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人教大兴,乃是定数,天人联姻。乃是三界大辛之事,天庭自剿灭花果山妖孽之后,四海清平,妖魔不动,正可对付颛顼。如让颛顼与天庭连上,我大唐则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旁边太元真人见李世豪说完,连忙道。特别是把{花果山妖孽}五字说得特别重。同时放眼朝李圣瞧去。见李圣无表情,心中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李圣心中暗道:“我有心使佛道合流,只损天道一门,换来一量劫之清净,却遭诸多阻碍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见李圣不言,顿时微怒道:“你有何见解!”

    李圣不敢为逆,当下道:“孩儿愿往!”

    李世豪一听,顿转怒为喜:“你若功成,我便许你一大功!且去准备彩礼,不可怠慢了!”

    李圣退了下去,只是暗道:“呜呼!害我不浅!”

    当下准备半月时间,李世豪收罗了无数奇珍异宝,珍贵丹药,满满装了九九八十一船,作为彩礼,才命李圣持轩辕剑上天宫而来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领人教军士,船只舰队上得天来,接近南天门,早被天兵发现,连忙喝住,李圣道了来意,那天兵将领不敢怠慢,连忙命其候着,随后层层禀报,好叫大天尊温蓝新得知。

    这天温蓝新正在闺阁之中与小昆仑戏耍,妲己,凌瑶琪,大小狐狸在旁边观看。其乐融融,突然听报此事。妲己不免心跳,温蓝新冷笑道:“老师所言不差,正要他来。”

    随后命敲金钟升朝。

    凌瑶琪道:“大师姐可将那斗战胜佛与我处置!”妲己道:“不可。还叫他回去,只点破其身份,让与那李世豪得知,一来借此推脱,二来可叫内斗,我天道门正可完过杀劫。”

    小昆仑吐了吐舌头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