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南天门前,一片仙云氤氲,瑞气光霞之中,浮现出九九八十一条青玉大船,其中更是金光万重,席卷铺盖,与天庭宫阙对应,更显出无量的仙家气概。

    “凡人亦能上天庭与之分庭抗礼,着实无法想象!”

    那些大唐兵士,文武官员见李圣提轩辕圣剑,全身笼罩一层薄薄的金光。也不知是船上宝气所发,还是自身散出,只是庄严无比。不由都偷偷感慨。

    只有那随行的几个西昆仑弟子,面上时常浮起诡异冷笑。

    “此次来天宫,我当有一劫,且是不小,虽然无xìng命之忧,却异常麻烦。恐怕要有所牵连。”

    李圣得回涅盘时候九颗舍利,又得镇元子帮助,已经恢复了斗战胜佛全胜之时的神通,更持轩辕圣剑,三界之大,哪里都去得。

    前来提亲的队伍异常庞大,都停留在南天门外,等待玉皇大天尊温蓝新的传诏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金钟,悠扬回荡,十分悦耳。随后声声玉墼也响起,足足响了三百六十五下,合周天之数。

    又过半个时辰,号鼓齐鸣。南天门大开,豁然开朗,一条大汉,穿朝服,持金书玉简,后面跟了两个仙官,随那高高的台阶走了下来。两旁天神林立,金甲刀枪光芒吞吐。每隔九百九十九层台阶,就有一条身高丈六,持九九蟠龙幡的黄巾力士。

    “移山大圣狮驼王,驱神大圣禺狨王,牛魔王。”

    李圣见了当前那身穿朝服的大汉,正是牛魔王,后面两个仙官,一个乃是狮驼王,一个乃是禺狨王,都是地仙一界妖族七大圣中人。

    “也难怪,毁了我花果山,这些几位定要受天庭招安,归顺那是理所当然。天庭得了两圣妖兵,势力越发大了!”

    李圣心中暗暗细想,手上握着轩辕圣剑紧了一紧。观察着南天门,以及天庭三十三层天宫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被猴子打烂的南天门,台阶,俱都修缮,且是更显气派,比当年那玉皇大帝,还要庄严气派了几倍。

    当年玉帝,自从猴子闹天宫之后,就成了软胆。使得天庭威严江河rì下,就连属天庭管辖的三十六仙岛,十洲等地的金仙天仙,都不卖其情面,玉帝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如今却是不同,温蓝新登灵霄大宝,监管天道,猛将如云,谋士如雨,武如九凤,刑天,相柳,谋士如申公豹。更有盘古玉清通天教主,盘古周清天道教主两位圣人法旨。哪里有半点顾忌?

    天界十洲,三十六岛,七十而洞天福地早就被温蓝新收了,原先主在上面的三茅真君门人,蜀山开派元老,都自动下界去,还有些不识时务的仙人,都被废去法力,压进了太狱天中,或是打入轮回。

    天庭大军,又将花果山毁去,打得花果山大小群妖都散去,还捉住八部天龙就广力菩萨。天庭威严,大震于三界,无人敢逆,连那下界的妖王,以前不敬天条,现在都自心中坠坠,生怕天庭来攻打。

    连花果山都抵挡不住,哪个妖王能够抵挡?

    申公豹一游说,花果山例子,牛魔王如今状况,诸多事情都摆在面前,那狮驼王,禺狨王就是脑子是石头,也明白厉害关系。自然受了天庭招安,各为元帅,受了官职府邸,倒也威风。

    “大天尊有旨,本不yù见你等下界小国之臣,但念你持轩辕圣物,特李圣一人准上灵霄朝见,其余众人,退后五十万里,只在外等候,不可喧哗,违者按天条处置!”

    牛魔王下来,宣读过旨意。

    “时值人教大兴之计,天庭居然如此猖獗,迟早要受灭亡之灾。”

    内中自有蜀山弟子,一些散流地仙心中暗怒,突然见得四面几声炮响,旌幡招展,四面八方的仙云之中,又涌现出无数天兵,个个面目狰狞,凶神恶煞,妖气隐隐,未曾退去,显然是凶悍的妖兵。

    这无穷妖兵,看似为仪仗,但只要一言不合,或是牛魔王下令,立刻就跳将出来,杀人放血。这一点,李圣却是豪不怀疑。

    “且看看阵势!”当下李圣命唐军退后,孤身一人上了南天门,一手提剑,一手持联姻婚书,来到牛魔王面前。

    “跟本元帅上殿见过大天尊!”牛魔王,狮驼王,禺狨王三妖王似笑非笑,对李圣道。

    李圣并无其他言语,只是道:“请三位仙官领路!”语气平和,仿佛不认识三妖王一样。

    “要是那头猴子,恐怕早就跳起来开打了吧!”牛魔王脸皮动了一动。当下一路领李圣上了玉阕金天,随后进了灵霄大殿,果见是仙官天神罗列两旁。

    “禀过大天尊,下界唐国皇子李圣带到!”牛魔王三妖对上殿坐着的温蓝新禀过之后,便纷纷入了朝列,只剩李圣一人站立zhōngyāng。

    温蓝新见了李圣,心中冷笑:“今天要灭你这尊佛,易如反掌,只是气数不尽,杀你不得,还要放你回去,且借机辱过一番,也好出了心头恶气。”

    猴子二闹天宫,毁去披香殿,南天门,又打伤小昆仑,温蓝新恨不得将猴子拆骨扒皮,斗战胜佛本与猴子同体一人,温蓝新自是要一样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我皇统人教一脉,大兴三界,时值二十年前,青丘仙子降临,于天地宝荐中显现,正合人教圣母之定数,因此我皇命我传国书于玄穹高上帝玉皇大天尊。是乃迎娶人教圣母回宫。特下聘礼。”李圣提剑捧书道。

    旁边那凌瑶琪心中摩拳擦掌,跃跃yù试,还未等李圣把话落音,猛然娇喝道:“你乃下界小民,见过天颜,还不跪奏,着实胆大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我乃人教,天庭为天道,教自不同,怎能见礼?况且人教大兴,乃是定数,自古洪荒之中,人便管天,号令众神,运转rì月星辰。我得轩辕圣剑,承三皇遗志,你等可能承轩辕圣剑之礼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温蓝新命仙官接过,传了上来,看过婚书,突然闻得李圣说话,只是冷笑两声,把书掷于殿下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我掌天道,包罗宇宙,你不过下界唐国一皇子,就不尊天颜,朕闻下界人皇,只有颛顼,为轩辕之孙,你得轩辕剑,乃是定数命你辅佐之,居然妄自将定数加于己身,如此胆大!”

    随后命殿前大巫神,刑天,相柳曰:“将人拿下!废其法力,压入太狱天。”

    刑天,相柳尊命,一冲而出,各出一爪,一黑一白两条巨灵魔爪爆空而起,朝李圣抓来。

    “好生歹毒,如被抓中,还真个被废法力,如若抵抗,难免漏出佛身,此乃难以两全,当真是劫难重重!”

    李圣念头一转,就知道对方绝不是做作,自己如不全力抵挡,被擒住之后,废了法力,凭白吃个哑巴亏。刑天,相柳两人乃洪荒大巫,威震三界,就是斗战胜佛单对单,也要落下风,何况是两人一起?

    当下拔出轩辕剑一迎!

    整个大殿突然一亮,宛如电破长空,剑啸长呤之声几乎冲破穹盖,直上三十三天。一条金光长龙,缭绕四周,李圣已经现了金身,二十四头,十八只手,高有丈六的斗战胜佛金身。

    一手拿加持神仵,凭空一撩,正好敌住刑天的蚩尤三yīn神爪,轩辕剑迎上了相柳的共工巫法。

    轩辕剑乃人教圣器,行至高仁道,与那金刚镯同为老子炉中所出,并为一时俞亮,单论戾杀虽然不如诛仙四剑,也不如元屠,阿鼻,但仁者圣道,自有妙用。

    只见李圣驱使轩辕剑震了一震,随后满殿都是金光,宛如亿万条金sè蛟龙做劲舞翻腾,斗战胜佛金身又猛,刑天自付:“当年我族长蚩尤就被此剑所杀,我若碰上,只怕不妙。”

    当下只有用巫法躲闪,那相柳也是如此想法。斗战胜佛得此剑,可谓是如虎添翼,实力增加数倍。更是轩辕剑乃他转世,自娘胎里生出来的,与元灵相合,运用更是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九凤飞出白骨玄冥珠,亿万道骨白光华交织,仿佛一面大网,猛的罩了下来,将打斗的三人都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随后喀嚓喀嚓一阵乱响,那罩凝结,仿佛一个圆形的白骨囚牢,外面骨节就交错,尖刺嶙峋。任是里面如何打斗,都波及不到外面。

    灵霄大殿上的仙君,众神只见得巨大的圆形白骨囚牢之中,金光四shè,两条淡淡的影子来回飘忽,疾如飞电。显然是刑天相柳在其中与斗战胜佛拼斗。

    “果是胡门妖教,你那齐天大圣化身,才闹天宫,又来天庭行无礼,岂能饶你!”

    温蓝新逼李圣出轩辕剑,使出斗战胜佛真身,只是冷笑。突然有申公豹道:“此人持轩辕圣器,又乃人教之事,陛下可卖三皇圣人一个情面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点头:“不看三皇之面,定要杀之!”

    当下命九凤道:“将其来人都贬下凡,与那唐王分说。他叫胡教妖人来我天庭提亲,分明是亵我威严,休说与他亲事,就是以后再来,朕便降下天兵讨伐。”

    九凤用手一指,以白骨玄冥珠定住了囚牢,飞出大殿,一路出了南天门。

    李圣一人在白骨囚牢之中战刑天相柳,两大巫缠得异常紧,如稍稍分了心思,就遭杀身之祸,哪里还有力气冲破白骨囚牢,却让九凤不废力气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灵珠子等人接过温蓝新圣旨,也匆匆出来,领军将外面等候的唐军舰队搠得做鸟兽散,一齐慌忙下凡,朝长安城中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是李世豪自李圣上天,心中rì夜不安,过得数天,心中痒痒,又想起妲己,顿时阳火中烧。连朝政也无心思,却都交给李元打理。李元见状,心中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这天,长安城上空突然出现唐军舰队,李世豪心中大喜,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舰队落到城外停泊的场地,李世豪见其中依旧是满满一船的珍宝,又不见李圣,暗叫不好,心中大怒,连忙喝问。

    西昆仑两弟子先就上前奏道:“因是一百皇子殿下不知何事,恶了玉帝,玉帝大怒,拿了一百皇子问罪,稍后会领天兵下来与陛下分说!”

    李世豪面sè铁青,船上众地仙见其面sè不善,都悄悄下来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世豪回了皇城,不过片刻,天上隐隐传来打斗之声,随后旌旗招展,出现无数天兵。把整个长安城上空都遮满了。

    “吾等乃上天使者,快快开了禁法!”灵珠子在半空中大喝。李世豪命开了长安城禁法。灵珠子也不叫天兵下来,只是带了九凤数人到了皇城,来到皇宫大殿见过李世豪。

    “天使何来?”李世豪道。

    灵珠子道:“好你个唐王,不尊上天,妄自胡为。谴胡教妖人来我天宫,该做何罪?”

    李元喝道:“大胆,胡教早被我皇所灭,我皇乃人教至尊,与天平坐,你敢呵斥?”

    李世豪喝退了李元问道:“此事怎的分说?”

    灵珠子道:“便叫你看!”九凤用手一指,白骨玄冥珠飞出,落下地面,化为一骨牢,那李圣,刑天,相柳还在里面拼斗。

    “此是何意?”李世豪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中拼斗三人,正是唐王百子,与我天庭两大神将,唐王百子,正是胡教斗战妖佛转世。它那化身乃花果山妖猴齐天大圣,前次二闹我天宫,被大天尊派军围剿,将花果山化为齑粉,妖猴乃逃。而今唐王叫其上天庭无礼,着实另大天尊震怒,如不是见在三皇面皮,定要兴兵将罪。唐王还请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与九凤使了颜sè,九凤一指,骨牢依旧化为玄冥珠,李圣被刑天逼得紧,见周围樊笼已去,忙将轩辕剑一震,一条金光划出。依旧被九凤挡住,刑天,相柳也自收了手。

    一声响,殿前清明,李圣将法相收去。

    灵珠子,九凤,刑天,相柳等人已经出了皇城,依旧上天庭去了。李世豪果真见了李圣金身,心中震怒。殿堂之中李圣一派大臣心中不安,李元得意。正看李世豪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“今rì无事,且退朝。”良久,李世豪冷冰冰道。“将李圣压进天牢之中。等待处置!”

    李圣料定无事,也不反抗,让其压下去了,当下朝中,议论纷纷,三rì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书房之中,李世豪唤了李元前来问道:“你弟之事,我yù杀之,你看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圣弟果真如几个天庭使者所说,那且牵连甚大,不可妄动!佛教虽无了国度,却还有西天极乐,更有阿弥陀佛。斗战胜佛转世到我大唐之中,却值得推敲。圣弟存在,却也不失为好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问:“此事怎讲?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三界神仙皆知,斗战胜佛,齐天大圣,悟空道人乃同体一人,如若圣弟真是斗战胜佛转世,那齐天大圣必来搅扰,那猴子凶顽,当年玉dìdū奈何不得,我大唐岂不是要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甚良策?”李世豪又问。

    李元道:“父皇可不提此事,只问办事不利之罪,可限时rì令其讨伐南海颛顼氏,如若不然,再降旨处罚。那齐天大圣必要帮忙,有此助力,平南海不难。等父皇一统人教之后,再命其伐天,一来完杀劫,二来父皇也可借其手,rì后伐天功成,接过青丘仙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大喜道:“此为一石三鸟。只是如若其势力壮大,行叛乱之事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孩儿承上清道统,立过盘古幡,保父皇大位,他怎能逆之?我人教道统,当为三清法门,那西天佛门,不过为胡子妖教,怎能让其搅扰我人教?”

    李世豪道:“此言大善,你可传朕旨意,限李圣三月之类,平南海颛顼氏,将功补过,否则自提头颅来长安。”

    李元大喜。次rì朝会,提李圣上来,降下圣旨。李圣不敢违背。出长安,投梓山城而来。

    李世豪只是rì夜思过妲己,却又无可奈何,只想早rì一统人教,积蓄实力,尔后上表与人教教主,行伐天之事。好抢过妲己。

    却说温蓝新近rì无事,正与闺阁之中,教小昆仑画眉。突有红玉童子进来:“老师有请!”

    温蓝新大喜,匆忙收拾,上了三十三天,来天道宫见周青。

    “老师唤我,有何事吩咐!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晋南关前做过一场,才定人皇,我天道弟子当顺定数,完过杀劫。rì后免去好些劫数。你叫张自然去助颛顼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道:“自然师弟与其小姨西瓜因血海突然枯竭一半,知道冥河血神被如来,镇元,悟空所杀,恨其入骨,听闻镇元子在晋南关执掌兵符,早要去助颛顼。只是那镇元子法力神通高强,更有娑婆净土相助,交游也广,除了老师,谁都奈何不得。自然师弟如去,只怕是杀人不成,反被人杀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镇元子劫数已到,当为灰灰。你便自去,叫张自然与其了结,我稍过,自会与通天道兄前往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听后放心,自下天庭来布置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,准提道人坐莲台,算过晋南关有一场。便来到西方极乐雷音古刹见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已经止讲大乘佛法,命坐下三千佛陀静修,极乐也无盛会,当真清净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一进雷音,见得阿弥陀,便自稽首曰:“道兄安好!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道兄怎的前来?”准提道:“前rì四教并谈,重立封神榜,如七圣都自签过,便不可更改,大劫也延一量之数。但天道教主以下界人皇未立为口实,要过三商,因此不曾立得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是要三商才立。此乃定数。”

    准提曰:“话虽如此,我与道兄有下凡尘之数。道兄与我下界往晋南前走上一遭?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吾不染红尘,只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:“道兄有大慈悲,只当怜我教弟子,免遭无量劫难。也要走上一遭!”

    阿弥陀这才欣然道:“也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:“定数还未到,我与道兄还下不得凡尘。须镇元子身损之后,替过悟空rì后诸多劫数。我与道兄才下凡尘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这般最好!”

    当下准提道人依旧回洞府默坐,阿弥陀也自无话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宫之中,女娲娘娘正坐看黄庭,知镇元子要身损,只是心中不忍。

    “镇元子一身无灾,长于混沌之中,当年也曾有在鸿钧老师坐前听道,只是天数注定,成不得圣人,只能享地仙之大福,遥遥亿万年,却也与我等一般,只是如今却是难逃身化灰灰,着实有些不忍。只是此乃定数,逆过不得,吾虽圣人,却也自静看,不能阻过。不rì晋南关前有圣人之争。我身虽不沾红尘,却也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当下娘娘命坐下仙女。

    “取招妖幡来!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