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尊娘娘法旨!”这毕方乃是上古洪荒妖神,法力高强无比,一直隐藏在北卢俱洲南边的亿万火熔山中。从未出世,此次娘娘摇动招妖幡。他也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此时毕方形象乃是一红衣道人,身材矮小,正好五尺来高,相貌奇老,满面愁苦。眉发皆为赤sè。胡须足足有两尺,手驻一根比自己还高出不少的鸠头拐杖。

    鸠头狰狞,其大如拳,又猛又恶,通体似火,长长鸟嘴微微张开,里面居然长满的尖锐的獠牙,似乎钉板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头赤发挽成一道稽,有碗口大小,中间用三根鸟翎插住。这鸟翎比鹅毛长一些,通体火红晶莹,sè泽流动,异常耀目。

    此次娘娘招来的洪荒妖神之中,也只有这毕方奇古一些。如那穷奇,开明,陆吾,饕餮都是道服纶巾,无出彩的地方。不过这些存留的上古妖神之中,也就属毕方法力最为高强。

    本来鲲鹏为妖师,就仿佛如今天庭的天师职位一样。法力也自是高强,但最近霉运连连,河图洛书失去不说,更是花果山一战,被红孩儿用shèrì箭偷袭,受了重伤,又吃乌巢禅师暗中使计,毁去了法体,只剩元神。

    虽然在西方报身池中重朔了一具,但哪里比得上自己辛苦修炼多年的真身?法力又自大减。与原来相比,何止退步了十倍。手上更是无一件厉害法宝。

    只有一件金刚镯,连自己祭炼的妖师宫都在其中,但一直都用不得,却是空守一座宝山。却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法力最为神秘,一直深藏,鲲鹏虽然自大,却晓得此人的yīn险,与自己大有旧怨,自己现在宛如板上鱼肉,也只来找女娲娘娘。现在娘娘出口,鲲鹏虽然心中不甘,但好歹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妖教自洪荒泯灭,如今已不复为教,你等为上古妖神,如今也自深藏,本可安逸,但如杀运逢起,自人教大兴,有五百年,你等却也清闲不得,须积修功德,顺应天数,才可免除杀运。”

    娘娘坐定云床,对下方妖神道。

    众妖神道:“我等妖教弟子也知天数,娘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娘娘道:“人乃我掌中而出,人道妖道,都为一教。无分彼此,人教大兴乃是定数,尔等自要下界辅佐人皇,成就大统,尔后伐天,功成之后,当有无量功德,一量数之中无优。”

    众妖神都道:“娘娘万寿,弟子可理会。”

    娘娘道:“我当赐你等法器,你等要好生行事。乌巢,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就上前,娘娘叫彩凤仙子取出一盏灯。这灯高有九寸,通体洁白,宛如冰雪。其形做宝莲盛开,大有海碗,莲心即是灯心。乌巢禅师认得,此乃宝莲灯,乃混沌生成一灵物。

    那太上老君八锦灯,燃灯佛祖之琉璃灯,猕猴王所得的两仪灯,都不及此宝莲灯多矣。

    “你娑婆净土可尽力辅佐李圣,不得怠慢了!”娘娘吩咐道。又取了七星挽月鞭,缚妖索一其于了乌巢禅师。随后又传了用法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得了法宝退下,娘娘又叫毕方上来,赐了九天息壤。穷奇赐了五口琼蛩离光剪。

    英招计蒙乃是夫妇得了九口天芒神刀,开明兽,陆吾,饕餮三妖神得了三炫环,此环乃三个酒杯大小的圆环,做黑,白,金三sè,为天炫,地炫,人炫三才之势。

    鲲鹏见乌巢得了宝莲灯,还有诸多法宝,心中大惊,面容yīn沉。

    “娘娘怎如此厚待这小畜生!”鲲鹏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娘娘散完法宝,便自道:“尔等自可下界辅佐人皇,晋南关前做一场。切不可伤及无辜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等诸妖都道:“不敢伤及无辜!”只有鲲鹏见娘娘不曾与自己法宝,终于按耐不住,尖声叫道:“娘娘,你怎可如此厚此薄彼。”

    娘娘听了,对鲲鹏道:“并非我厚此薄彼,实是你xìng情不端,留宝不住,如赐你法宝,rì后定要落如人手,不为自己。你可跟定乌巢,磨过xìng情,自然无忧,否则便有难事。休得多言,一其下界去吧!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,毕方两妖神道:“娘娘所言正是。”

    鲲鹏大怒,但在娘娘面前,怎敢发作?只是体内三尸神暴跳,头颅上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当下众妖拜过娘娘,出了女娲宫,鲲鹏哪里肯去下界,又自要往西方去。妖神陆吾,开明兽与鲲鹏交好,暗暗使眼sè,追了上去,拉住鲲鹏道:“妖师不可因小失大,此乃非常时期,入得西天,并不能避难,只有投身人教,方可完事。”

    开明兽道:“妖师不见那无量降魔金刚佛,旃檀功德佛之下场?此两佛都乃阿弥陀亲传,却也落个泯灭,反倒是燃灯等佛,却是无事。”

    鲲鹏犹豫一阵道:“只是那小畜生害我不浅,我如何还能于之共事?”

    陆吾道:“暂且放下,可暗暗了结。”鲲鹏暗道:“此言不差。”当下也就不去西天,随众妖神去投李圣。

    幽冥血海底层,阿修罗魔宫zhōngyāng的轮回池外,西瓜依旧一身白衣,提镰刀,面容悲愤,望定巨大轮回池中。还幸存的阿修罗元老,如天妃乌摩,因陀罗,鬼母等人,也站在周围。

    张自然靠近西瓜,扯住西瓜一片衣裙,不时朝西瓜偷偷观看,奈何西瓜只顾看轮回池中的景象,哪里有空注意他的动作?

    硕大无比的轮回血池之中,此时已经完全没了以前的生气,里面血水都已凝固成一团团粘稠的血浆。其中隐隐显现出四人。

    两个道人,一尊佛陀,将一血衣道人围在zhōngyāng,各发光华,死死困住。那血衣道人宛如冻蝇钻窗,却哪里能够钻得出去?反被三人所发的神光炼得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这轮回池中所显现的,正是悟空,镇元子,如来三人合炼血神道人时候的情景。西瓜等人,见血神遭受如此折磨,早就悲痛万分。

    轮回池中的景sè又自一变,其中突然多了一个猴子,手拿一张灵符,对镇元子说了几句,那血神道人十分惊慌起来,对如来说了些什么,似乎是求饶之语。

    但那如来却是面sè不变,没有丝毫恻隐。

    悟空却对镇元说了几句什么,镇元摆了摆手,如来也开口。血神道人一见,顿时绝望,在光中惨笑起来。手捏元魔灵诀,坐定不动。

    那猴子只是嘎嘎大笑,将符运起,往那光一抛,顿时涌现出无量数的七彩光华,将血神道人裹在中间。

    血神道人周身元魔灵光本来异常坚韧,久炼不化,但吃得这灵符所化的七彩神光一罩,顿时全身扭曲。头颅轰然裂开,化为一团血光,最后全身都化去,只剩下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到此处,轮回池中的画面就此中断。

    阿修罗众人见此情景,都放声大哭,张自然见西瓜悲伤,也自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来,镇元子,花果山妖孽,我修罗一脉,与你不死不休!”西瓜大呼道。阿修罗道诸人都自激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当亲提大军,杀上娑婆净土,以报血仇!”西瓜对天妃乌摩道。

    天妃乌摩道:“敌强我弱,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,我着实心痛。”随后,又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来报:“周竹仙子到!”

    西瓜张自然被天庭册封,连忙到魔宫前面接应。

    “师弟可去晋南关助颛顼平唐。”周竹对张自然西瓜道:“斗战胜佛转世为皇子,要为人皇,大天尊命你等去剿灭。”

    西瓜怒道:“正要将这贼子千剐!”当下无话,要领修罗士兵前去助阵。

    周竹连忙道:“不可带兵。人教之争,乃是他事,兵士相斗,不可插手。我教弟子只在阵前了恩仇,完杀劫。不可伤及其它。此乃爹爹对大师姐之言,不可不听。”

    西瓜听是周青法旨,不敢违背,随带了张自然。以及鬼母等人往南海来见王yīn阳。只留天妃乌摩守在血海。周竹自回了天庭禀报与温蓝新。

    温蓝新听后,叫轩辕法王前来道:“你不为我天道教中人,速去下界,助那颛顼,可报蜀山之仇。”

    轩辕法王也自下界去了。路上正碰张自然,西瓜等人,正要都是修罗一脉,都来见王yīn阳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身高八尺,穿葛衣,踏麻鞋,面如淡银,三缕长须飘到脑后。双手怀抱一口长剑,也是洁白如银。

    南郭先生却也高八尺,水月道衣,云履,手持一竽,长四尺二寸,有二十三管。形如笙萧。

    两位真人都站在晋南关城楼之上,远远朝西而望。

    这晋南关城楼高过三千丈,本就依仗地高而立,为南海一郡之喉舌,连绵仈jiǔ千里,用jīng铁混合南海千年珊瑚粉末浇铸,又加持八大水系禁法,本是防止妖魔攻打之用。

    东郭,南郭两人本是洪荒金仙,又未曾遭劫,一直修炼到如今,法力之高强,可想而之。两人双目如电,透shè万里,时常注意梓山城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两关虽然相隔万里,但对仙人来说,也不过是一步之毫厘。只要一动,大军半个时辰就可赶到。就是远距离征战,大唐的舰队,也自速快无比。

    远远观看,那梓山城中升腾起黄绿二sè光华,似乎与大地连接一气,两位先生知是镇元子,却也有心一战,只奈何对方不出,两先生也不好去攻打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天上数道光华落下,为首两道,其势如火,一道呈微微呈金,一道赤红,随后更有黑,白,青,绿,黄数道都临空而下,落进梓山城中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晋南关危矣!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一见,顿时大惊。南郭先生也道:“那两道火光,一道分明是金乌,一道却似毕方,其余数道,无一不是妖气滔天,当是洪荒妖神一流。但是一个镇元子就为老大麻烦,现在来了这许多,如来攻打,我抵挡不住?”

    “哎呀!两位先生却是好兴致!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,南郭先生正值暗叹,突然闻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连忙回头一看,只见一女子,面如桃花,含chūnsè,通身只缠绕一件轻纱,妙处隐现,正是阿修罗大公主鸿雁。

    鸿雁轻步来到城楼之上,又自娇笑起来,笑得花枝招展,宛如chūn天百花开放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我若能采补得到,受益非浅。”鸿雁见了东郭先生两人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南郭先生直把鸿雁视做无物,只是道:“梓山城中有妖神落下,你等修罗一族危难不远,我与冥河也见过一两面,有过渊源,你等修罗族人可要好自为之,如若落入敌手,想死都难。”

    鸿雁娇笑道:“两位前辈虽然法力高强,却不通天时。我修罗一族受天庭册封,哪个能奈何?晋南关有危,早就算到。前辈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见了见城中,随后道:“原来有人来助阵。”

    鸿雁道:“前辈所说不差!”

    东郭先生只是摇头叹息,显然是来人法力低微,依旧是无用。

    次rì,张自然,西瓜,鬼母,因陀罗,毗湿奴,鲁陀罗,跋阇罗都来到城楼下,身后更有鸿雁,轩辕法王,以及阿修罗六十九位公主。

    阿修罗七十二位公主,除了杨妙妙在上天以外,一个不缺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突然见其中华盖飘扬,皇气上冲,惊道:“吾皇来也!”

    当下下了城楼,果然见到王yīn阳坐龙车,一路前来,两人连忙拜见。王yīn阳道:“无需多礼,朕知晋南关势危,关系重大,特的亲自前来。”

    王yīn阳被修罗众女环绕,上了城楼观看。只见梓山城中jīng光闪耀,军甲招摇。气势恢弘,似乎不可动摇,都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,唐军着实强大。”有一修罗公主叶莺莺道。

    王yīn阳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,也无大碍!”

    却说梓山城中,当中坐李圣,置轩辕剑于案头,下方客坐乃是镇元子,燃灯,三菩萨,定光,毗那遮,俱留孙,猪八戒,沙和尚。以及蜀山金蝉等一干弟子。

    另一边乃是乌巢,鲲鹏,英招,计蒙,毕方,穷奇,开明,陆吾,饕餮。

    下首站立崩芭二将军,马流二元帅,更有诸多大唐国将领。大多数为蜀山一脉仙人弟子。

    此次阵容之强大,可见一般,无一不是威震洪荒的角sè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等受女娲娘娘法旨,前来助你扫平颛顼,现在可兵发晋南关?”毕方问道。

    李圣正在沉思,对镇元子道:“道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有诸位相助,大事定矣,只是妄动刀兵,有些不妥。且我来看过一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诸人都登城楼,镇元子见得晋南关中皇气上涌,知道颛顼已来,心中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可发一书,与那颛顼。先礼后兵,方为正数。”镇元子道。众人都自点头,随后李圣书一文,镇元子便命蜀山金蝉夫妇:“前去送与那颛顼。”

    蜀山李洪也要跟去,镇元子允了。当下三人持书驾飞剑朝晋南关来。

    却说王yīn阳等人正值观看,突然梓山城中三道剑光冲天而起,直朝晋南关飞来,不过片刻,就停在城楼十里开外,现出身形来,却是两个少年,一个少女,见了众人,看得清楚,一脸做鄙夷之sè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颛顼?”只隔数十里,李洪见得清楚,城上都是阿修罗一脉,从来与蜀山不自两立,见到王yīn阳,也没什么好脸sè,自持自己那方势力大。晋南关不堪一击。况且李洪几人还追杀过王yīn阳,哪里会把这个人皇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乃敌军,来我关前做甚?”西瓜见这三人十分不顺眼,正要有动作,却被张自然拉住,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尔等乃邪魔外道,本不yù多言,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,殿下特来下旨招降。如若不识好歹,大军压进,你们休想活命。”金蝉道。随后将手中文书朝张自然掷来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