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蜀山一向都是自持修的太清仙法,为玄都正统,老君门下,是以门下上到长老,下到弟子,都是异常自傲。只视自己为正,其余都为邪魔左道。这也是从人间带上来的习xìng,早就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加上又有娑婆净土背后支持,飞升到地仙一界之后千多年,两次苍莽斗剑,发展壮大。越发是排除异己,灭杀道统。只要对方是旁门,如若发生怨隙,不论是非,都自格杀。

    “蜀山这群小人,迟早叫你们连死都不成,现在是两军交战,且不与你们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张自然见金蝉,朱文,李洪三人是异常狂傲,趾高气扬,便自暗暗咬牙。见那文书化为一道金光激shè过来,其势猛烈,仿佛飞剑,眨眼间到了半途,忽然又化做一条金龙,张牙舞爪,鳞甲分明,做仰天咆哮之状,越发猛烈。

    张自然知道那李洪存心卖弄,这一手乃是佛家的天龙金刚手法,李洪其师乃是娑婆净土天蒙禅师,为达摩座下,佛功jīng湛,早已超越阿罗汉境界,跃进菩萨。

    李洪法力却是佛道兼修,无一不是上层,更是jīng妙。但张自然却也非等闲,其法力还要高过这个蜀山小子,否则那几个人参果却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当下只是冷笑一声,单手朝那来龙一抓,五指如钩,冲出五条黑线,又劲又疾。只一照面,就迎上了那金龙,一个缠绕,五条黑线化为千万来重,宛如暴雨排空,把那金龙周身都裹住。

    就听一声哀鸣,金龙被绞成粉碎,化为点点金星闪现泯灭,煞是好看。张自然同时也将那文书用地煞缠魂丝裹住,便要收回来。

    “妖孽,你敢嚣张!”

    李洪见张自然用千万年黄泉地肺煞气凝练成的地煞缠魂丝,将自己的天龙金刚手法破去,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乘那张自然就要接过文书之挤,用手一指,两条jīng红勾形光芒朝张自然的地煞缠魂丝绞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邪魔,不识好歹,杀得一个,便积一份功德。镇元前辈与他们文书干什么,不如就此大兵压进,都将其杀了。现在且索xìng是大闹一场,叫你们这些妖孽知道厉害。反正梓山城中有诸多前辈接应。先就立于不败之地。况且是这群邪魔,迟早要灭亡。”

    李洪祭出断玉双勾,心中气愤,张自然破了那的法术,他丢了一场,自然想百倍的讨还回来,甚至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暗暗取出一粒灭魔舍利,准备张自然应付他断玉钩之时,就将灭魔舍利打出,震死张自然。

    灭魔舍利乃是娑婆净土历代高僧遇魔涅盘所留,本身就蕴涵那高僧的全部法力。又经过禅宗无数僧人祭炼,一经发出,威力大不可量。索辛的是,这类舍利极少,且用过一次之后,便化为无形,不复再用。

    不过蜀山与娑婆净土同气连枝,这些二代长老又是jīng英,所得这类灭魔舍利,也自不少。多则仈jiǔ粒,少则也有两三粒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张自然将自己飞剑祭出,一道乌油油的光华敌住了断玉双勾。扬手一抓,将文书到手,就要回城楼,与王yīn阳过目。就见李洪屈指一弹,一粒大如龙眼,略带金光的舍利朝自己飞来,其势如飞星过渡,迅猛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群蜀山小人,真是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张自然正要出手,收了那团舍利。西瓜却是认得这是灭魔舍利,一碰就爆。当下一个抢身,出了城楼,准备运那九天元魔灵光将这舍利打飞,随后将这李洪杀死,元神收来炼魂。

    “咯咯!咯咯!”鸿雁却是抢身而出,将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放出,顿时晋南关前一片红云红砂。西瓜见了,只得迅速变了主意,拉张自然回了城楼,才脱去红云包裹。

    灭魔舍利打进红云之中,却没有发生一点效果,滴溜溜落进葫芦里面了。

    李洪本来得意,突然一红,周身一紧,宛如坠进了红雾海洋之中,周围都是漂浮着沙砾,力道齐大,相互摩擦,转眼就生出一股股拉扯旋转的力道,仿佛要将自己肉身扯成齑粉。

    知道不好,连也不管那灭魔舍利下落微如何,李洪已经将断玉勾收回,两道jīng红光芒缭绕周身,护得紧密。随后又将两件护身至宝香云宝盖,金莲神座放起。

    顿时下方涌现一尊方圆亩余大小的莲坐,金光万道。头上也出现方圆一亩大小的香云,香风阵阵,伴随佛音梵唱,那红云红砂浸染被排开,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突然,面前出现一人,高大驼背,红面长须,李洪叫道:“乙休真人,你怎在此?”话音刚落,突然想到:“不对,乙休真人已经遭了毒手,此定是魔法诱惑。”

    连忙双手一搓,太乙神雷朝那神驼乙休打去。那乙休吃得太乙神雷一炸,顿时满面鲜血,痛苦万分,直直气得胡须虬张,指李洪喝骂。李洪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莫非真是乙前辈生魂,被魔女炼成邪法?我若攻击,未免不敬。”刚刚一转念,那乙休披头散发,满面血污,扑将上来,一双漆黑的利抓在佛光之外猛抓。

    李洪连忙又是数百计太乙神雷打了过去。这时却被红云阻住,宛如泥牛入海。

    随后几声凄厉惨叫,数条赤yīnyīn的身影都扑了过来,李洪一见,顿时大吃一惊,来人正是三茅真君,朱梅,白谷逸,只是都一面死气,通体黑烟魔气缭绕,仿佛魔神。只围绕佛光之外猛打,嘴里又发出自己平时极为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李洪!我们被魔头所制,速速用灭魔舍利将我们震死,成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几人声音传了进来,异常痛苦,但行动之间,却是更为狠毒,连连爆抓,欺身上来,弄得李洪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咯咯!咯咯!”魔女鸿雁出现在红云之中,手托葫芦,指李洪道:“速速投降,还可随我去快活,否则我一发动九九混沌之气,你等连人带宝,都成齑粉。”

    李洪这才见到远处齐金蝉,朱文两人也困在红云之中,天心双环祭在头顶,暂时无碍,只是冲不出去,对鸿雁连连喝骂。声音却也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洪大惊,心神恍惚,那法宝减弱了不少威力,差点被攻进来。当真是异常危机。

    却说城楼之上,众人只见方圆十里大小一团红云来回滚荡,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王yīn阳接过文书,只见大意乃是是如此:大唐皇子平南大元帅李圣奉颛顼氏麾下:因人教大兴,开启刀兵,死伤无数,吾心不忍。闻得颛顼氏乃洪荒人皇,为巫人所杀,留得残魂转生,却恋生前霸业,与妖魔为舞。如今天数归吾大唐,颛顼氏当退身静休,不可妄阻吾军。如若颛顼氏定要行逆天之事,可在三天之后,在晋南关前一战,各展胸中之术,只拼过一场神通。不使麾下兵士做无辜损伤。

    “唐军要凭神通定胜负,不做兵士之争。你们看是如何?”王yīn阳问道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正要说话,突然只见九天之上突然赤红一片,随后哧啦大响。一条火光宛如天幕挂下,冲进了关前那团红云之中,随后片片霹雳之声大做,震得城池动摇。关前红云居然被震开少许。

    那条火光冲开红云之后,转眼间就化为一只硕大无比的火鸟,震翅扑腾。两爪抓起李洪,金蝉夫妇,随后张口一喷,一道流火朝鸿雁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毕方,你敢在我面前撒野!”东郭先生见毕方将元神潜伏在九天之上,用神通震开了罡风雷火层。自身元神夹带乾天罡煞一冲而下,破去红云,抓去几个蜀山小辈不说,还猛下毒手。

    鸿雁正骇得魂飞天外,那头毕方鸟乃上古妖神,实力之强,与冥河教祖都有一拼,更何况鸿雁无曾防备,对方就从九天冲了下来,炽热的火焰,滚滚的乾天罡煞,瞬间就充塞了整个虚空,鸿雁只感觉眼中一片通红。

    嗷!嗷!嗷!东郭先生头上也冲出一团豆大的银光,晃得一晃,望空暴涨,转眼就化成一双头银狼,吐出匹练似的银光,与那毕方火鸟所喷的流火碰个正着,双双都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那毕方鸟见了,凌空一变,化为道人摸样,手持鸠杖,摆摆手,表示不打。这双头银狼也化为东郭先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个身外化身,一个元神显化,倒也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“两兵交战,不斩来使,东郭先生,现在我不与你分说,来rì于阵前一较胜负。”

    毕方冷冷说了一声,把足一顿,带了李洪,金蝉等人投进了梓山城中去了。东郭先生将天狼妖神炼化为身外化身,毕方也是妖神,自然对其深有仇恨,虽然有女娲娘娘所赐的法宝,却一时也奈何不得。只有救了人就回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去送文书,怎就动起手来。”镇元子知道的清楚,见毕方带了三人回来,不由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干邪魔,太过凶残,将我师门长辈炼成魔神。此恨不死不休。”李洪三人回来之后,连忙求镇元子做主。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一半是如此,一半是你等傲气太甚。rì后切要小心了。至于你师门长辈,果剩生魂元神,还有得救。”

    蜀山诸多弟子都求镇元子,镇元子唤了李洪前来,取出一块鲜红的罗布,展将开来,脸盆大小,如一个人心,正zhōngyāng乃一个佛印,四周都是鲜红yù滴。

    “此物为血神心罗,乃冥河教祖化身炼成,威力无穷,且专克修罗法术。三天之后,你持这血神心罗上前叫战那魔女,然后祭这法宝,定然能擒拿住对方。便可救得你师门长辈。”

    李洪接了血神心罗,听了用法,心中大喜,当下只是恨不得三天就到。

    却说是王yīn阳知道唐军势大,自己绝非敌手,不由得一筹莫展。只得问张自然道:“朕闻得你姨夫董永乃盘王转世,能否请来?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纵然能请,也是来不及!”当下商谈再三,无良策。张自然也回府邸。

    “不如上天去找大师姐。”张自然想起了温蓝新,正对西瓜分说,西瓜道:“人教纷争,非同小可,你大师姐乃天庭玉帝,只怕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正值谈说,突然有人来报:“一年轻道人求见。”张自然连忙迎了出来,只见正是董永,顿时大喜道:“姨夫来此,正可助我。”

    董永道:“我现乃大唐臣子,不好相助。此来只是叫你得一件法宝!”

    王yīn阳道:“什么法宝?”董永道:“金刚镯。”当下,又如此这般分说一遍。更传了一道灵符,一篇口诀。张自然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董永吩咐过之后,只对西瓜望了一眼,随后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一晃就过,这天正是风和rì丽,李圣提大军,领了诸多高手来到晋南关前。先安营扎寨,在阵前搭建芦蓬,妖神,菩萨,镇元子等人都坐其上。

    见得这边旌旗招展,王yīn阳也领军出来,两军对持,只相隔八百里。

    “颛顼,你我不起刀兵,凭神通斗上一场如何?”李圣按住轩辕剑落下八百里战场之中,对王yīn阳道。

    王yīn阳道:“正好。”当下李圣回到阵中,李洪早就忍不住,落下场中,破口大骂道:“哪个修罗yín贱魔女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鸿雁正要出手,那边第二十三公主叶莺莺却忍受不住,先落进了场中:“你怎的出口伤人。”

    李洪一见,暗道:“这yín妇却是来送死。”当下又骂道:“无耻yín妇,邪魔外道,休说骂你,就是杀你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叶莺莺大怒,用手一指,放出飞剑,一条绿光缠绕过来。李洪也放出断玉钩相迎。

    斗了几个回合,李洪便取出血神心罗,念了咒语,望空中一抛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突然见到头上血光一闪,随后一片血海,zhōngyāng一斗大金光佛印当头砸了下来。叶莺莺连忙收回飞剑迎了上去。砰一声响,飞剑顿时被砸了粉碎,自己人也震得面sè苍白,随后无穷量血光奔涌过来。

    叶莺莺连忙使用修罗法术,但不知怎么的,诸多法术都不灵验,随后被血光压上身来,人便失去知觉,被血神心罗裹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神妙!修罗法术无可抵挡!”李洪大喜。

    “不可贪功,速回!”芦蓬之上蜀山弟子李英琼连忙喊道。这李英琼乃二代长老中的头领,李洪不敢违背,连忙飞身上来。

    “休伤我妹!”西瓜只觉得那血光蹊跷,正要细想,妹妹已经被人抓走,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,连忙一指镰刀,化为一条白光,朝李洪杀来。

    这时李洪已经了出了场子,西瓜心中大急,一指镰刀,绞杀过去。便有镇元子扬手便是一道黄光,远远托住镰刀道:“此乃阵前拼斗,生死各安天命,你速速回去,下场斗过,我不与你争,免得说我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不能取胜,只得落进场中,镇元子依旧坐定。

    李洪将血神心罗一抖,叶莺莺依旧昏迷。蜀山众弟子都是大喜。李洪用太清禁法封住叶莺莺法力。李英琼对李圣道:“修罗魔女将我师门长辈炼成魔神,此恨不可消除,还望殿下将此魔女交与我教弟子处置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理当如此!”

    李英琼命李洪,金蝉道:“将此魔女弄醒,压去跪在芦蓬前,借此羞辱魔头,并叫那干修罗魔头交回几位前辈的生魂。”

    李洪两人提了叶莺莺来到芦蓬前,用手一指,血光闪过,叶莺莺果然醒来,一运法力,顿时面无人sè。

    “你这魔女,还不跪下求饶,可免一死!”李洪喝道。

    叶莺莺一听,顿时大骂道:“你这小狗做梦!”

    李洪一听,顿时大怒,用手一指,断玉勾飞出。扑哧!血光飞溅,叶莺莺双腿被齐膝斩断,立声不稳,倒在地上,血流了一地,痛得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魔女可恶,饶她不得!”李洪骂道:“叫你想死也难!”用手一指,将其悬空吊与芦蓬之前。高声叫道:“你等邪魔,若让我抓住,还是这一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妹妹凭空吊起,双腿齐断,血流不住,凄惨无比,自己却又救其不得,顿时在场中放声大哭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