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道兄可曾看出端倪?”

    猴子一手驻起金箍棒,一手搭凉蓬,跳身起来,人在棒上。仿佛耍那杂技。众人只见猴子两眼金光运出,吞吐不定,随后远远朝对面阵中窥视过去。

    一片霞光晶芒电闪,其中无穷量的氤氲紫气流动,一层一层,不知多少亿万,就是猴子再使神通,玄功变化,也休想看得明白分毫。

    “着实古怪,颛顼请来什么人物?”猴子受了玄功法眼,单凭目力望去,却还分明一些,能见到军士整齐,威武雄壮。更有那旌旗招展,也看得分明,只有对方芦蓬之上涌起光晕,仿佛那雾里看花,不怎真切。

    但一运法眼玄功窥探过去,便连士兵都看不见了,晋南关前似乎是被祥云笼罩。比不运法力看时要差了许多。猴子心中疑惑,跳下棍来,见镇元子上前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猴炼就有七十二般变化,肉身通玄,擅长变化,可大可小,如意灵通,当真是趋吉避凶的好手段,只是未免冒失了一些。却是xìng情所至,胆大至极。亏得有娘娘护它,其师准提道人更是维护。否则劫难不小。看此阵势,就因该知道对方来了厉害人物,怎可冒失就用神通过去窥视?自我妖族大战巫门之后,前古洪荒崩塌,辛存者也自不少,都隐居各地,修成无边法术者也不在少数,眼下是杀运逢起,一点都怠慢不得。”

    毕方见了猴子使用法眼神通直接窥视,心中略有微词,他为上古妖神,经历巫妖大战,亲见祖巫,东皇之陨落,深深知晓厉害,是以隐居多年,不曾闻名,眼下是被女娲娘娘招出,不得不入人教,完杀劫,但还是小心翼翼,哪里有猴子这般胆大?”

    却不说毕方心中这般想,镇元子也运神通观看,情况也可猴子一样,见猴子发问,不由得寿眉微皱道:“吾也不知,竟看不出是何厉害人物,不过阵前对持,两军交战,如用神通强查,便有些冒失。好在阵前对持,当可见分晓,既然对方又有变数,我等也当小心。”

    猴子嘎嘎笑道:“人教大兴,乃是天数,颛顼气数虽然未尽,却也做不得人皇,此事准提祖师早就告之于我,更有娘娘法谕,领妖神前来相助,料定我无防碍,道兄小心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话虽如此,但小心总不为过。”猴子听了,只是怪笑。

    两人依旧回到芦蓬,李圣问道:“有何变故!”镇元子道:“暂时不晓,可依旧派人上前叫阵,只对那颛顼言明,今rì一战,定分胜负。”

    那燃灯佛祖也道:“殿下时间只有三月,要扫平南海,难免是紧张一些,不可再在晋南关前拖延,今rì一战,分出胜负,乃是必然,再迟恐生变数,诚为不美。”

    李圣点点头,命李洪道:“你便去叫阵,再不可轻敌。”

    李洪接令道:“定尊殿下所言。”

    当下雷炮连响,震得地动山摇,天上云雾拨开,当头一轮红rì起自东方,照得晋南关大好河山一片金霞凝辉,红光亿万重。

    唐军舰队开起,漂浮在空中,密密麻麻,层层叠叠,宛如无数条青龙升腾劲舞。舰船上的兵士,各安其位,或是主持太乙神雷冲,或是主持纯阳烈火旗门。

    唐军气势庞大,对面的王yīn阳兵士,却也不逊sè几分,南海郡王李仝本就要造反,多造战舰,穷兵黩武,现在被王yīn阳接收,都派到晋南关前抵御。

    只是南海毕竟是地域不广,矿脉资源虽然不少,却比不上李世豪的大唐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世豪占了西牛贺洲,资源简直是无穷无尽。但李圣虽然掌握大军,只因为不被李世豪所喜,又受李元排挤,并不得意,兵士舰队补给并不齐全,且大有亏空。

    不过李圣有花果山,傲来国经营数千年的资源,并有妖兵,却也不小,现和王yīn阳对上,自然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这且不提,却说李洪化起遁光,一闪就落进场中,见得对面阵势,却也不敢过分靠近。今rì争斗,不比昨rì,昨天只是相互试探,都知了对方底细。今天正是要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,分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妖孽邪魔!殿下慈悲,还与你等一次机会,可放开关口,跪地乞命,还有生机!”李洪与阵前怒骂道。

    却说周青与通天教主坐芦蓬,听得李洪于阵前叫嚣。周青对通天教主笑道:“老君一脉之道,所传非人!”通天教主道:“老君一脉,还有气数。这次不当损于关前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正是如此。气数不尽,我等也只顺之。”

    王yīn阳哪里容得一黄口小儿在阵前嚣张,连忙下旨,对张自然道:“你且去将那黄口小儿擒来,容不得他放肆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咬牙道:“此小狗贼杀我二十三姨,此恨不可消,待我擒来,定将其在阵前活剐。”西瓜将镰刀与了张自然道:“却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小姨放心,我有金刚镯,谁能奈何得了我?”当下又来拜周青。随后提镰刀下了芦篷,领一队兵士,跃进了阵中。还见李洪怒骂,当真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二话不说,提镰刀杀来。

    却说李洪见得张自然杀来,镰刀乌光大盛,来势凶猛,心中暗道:“此先天魔物,昨rì吃过一场大亏,今rì需要先下手。”

    当下心神一动,大喝道:“无耻邪魔小狗,敢来送死!”用手一指,断玉钩迎空绞去,疾如闪电。同时取了血神心罗出来。

    张自然将镰刀一震,飞出两条乌金光华敌住。同时取金刚镯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取宝,却说那猴子看得真切,对镇元子道:“金刚镯已出,道兄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我当收了此宝,当面去质问青牛!”随后默坐,运转玄功,头上现出亩余大小一片黄云,黄云之上,一株人参果树。这人参果树一现,一片绿光涌起,上冲重霄,直接云天。

    镇元子虽然法力比张自然要高千百倍,但要收那金刚镯,却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人参果树连连摇动,随后一个变化,成了一个相貌清奇的道人影子,直朝阵中飞去,其后,镇元子头上又飞出一点星芒,黑白交杂,电诳虚闪,隐隐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原来镇元子是打算,先飞出人参果树之化身,吸住对方,后面那黑白交杂的星芒,乃是自己本命元神所化,正好隐藏,伺机收了金刚镯。

    话说是张自然与李洪拼斗,张自然料定李洪要取血神心罗,是以先就敌住断玉钩,随后念动真言,将金刚镯取了出来。“二十三姨!看今天侄儿怎么帮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自被西瓜抢去,生活在幽冥血海之中已有了二三十年,修罗七十二公主都曾见过面,还不时挑逗他。他自幼几乎在问温柔乡,脂粉堆里打滚,虽然修罗公主对他不怀好意者有,但有西瓜护着,倒也无事。

    到得以后,一来二去,都十分熟悉,却也自有一份感情。现在被人活生生当场斩杀,张自然却是怎么都忍受不住,就如失了亲人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圈子一抛而出,随后便是一片晶光,李洪刚刚取出血神心罗要祭而出,突然间手上的法宝仿佛失了控制,陡然飞起。朝空中漂浮的那个白圈子zhōngyāng投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此獠以为得了人教圣器就可妄为,岂是不知人教圣器,有德者才能居之。”李洪知道镇元子早就安排,看见这情况,却也不急,只是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刚刚退身,果然见一道绿sè人影飞身而来,宛如那流星赶月,刹那就到了圈子旁边,一手抓住血神心罗,另一手朝金刚镯抓去。

    镇元子法力强横无边,这次出手,也用了六七分jīng神,张自然只感觉面前绿光一闪,心中jǐng兆连连,暗叫一声不好,亏得他机灵,连忙运起玄功,用手一指,那金刚镯晃了一晃,往上疾飞三四十来丈,随后猛然落将下来,化为一条白光,宛如一条天幕倒悬下来。

    这人参果树化身虽然抓住了血神心罗,但那金刚镯却突然产生出一股大力,居然挣脱了自己的手掌,朝上飞去。心中不由暗暗赞叹一声:“好法宝!”

    金刚镯冲上天空,再飞坠下来,其势比电还疾,人参果树化身刚要抵挡,只先飞起一条绿影大手,刚刚迎上,砰一声大响,大手被一举击破。金刚镯依旧落了下来。正中这化身肩膀,直打得连翻了一个跟斗,跌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自然还没看清楚来人,那金刚镯就将其打了出去,心中顿时大喜,正要使玄功,再御使金刚镯追击。

    突然只见得黑白光华一闪,一点黑白星芒正几迎上了金刚镯,啪啦一声,爆散开来,形成了一团形如太极的光圈。只将金刚镯死死包住。随后那绿sè人影又飞了回来。一把将金刚镯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,对方正好是乘自己旧力已断,新力未生之际,一举出手,将金刚镯裹去。张自然连忙运转玄功,连连收回金刚镯,但哪里收得回来?

    只见金刚镯受得法诀感应,跳动不已,但只被镇元子用本命元神压住,张自然连收几次,都自无功。

    “你将此人拿了。”镇元子一面压住金刚镯的动弹,一面将血神心罗丢给李洪。“那次相救孔宣,也对过金刚镯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镇元子心里突然冒出旧事,当时准提道人,连同悟空,连同他,救被诛仙剑阵困住的孔宣,镇元子出了全力,运转地书,已经被金刚镯把地书砸散,用了许久,才恢复元气。现在突然冒出这往事,镇元子心中突然凉了一下。

    却说李洪接了血神心罗,见得张自然失了金刚镯,心中大喜:“这个邪魔,待被我抓住,定象那魔女,斩去四肢,吊在阵前。”

    当下一震,大吼一声,将血神心罗祭起,一片血光,如那cháo水,朝张自然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!晋南关阵营之中,突然飞出一片红云,红云之中,裹一件紫光闪闪的小锤,噼里啪啦响动之间,放出千万重如银蛇狂舞一般的电光。正要迎上了血神心罗,一个碰撞,双双都被弹开,随后又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阵中又飞出一件渔鼓,与紫电锤一起夹攻血神心罗。

    “红云,原来是你,你敢来搅扰?”镇元子一见,顿时心中恍然大悟,真身随后飞进场中,取了地书,扬手就是一片黄光飞出,也向那紫电锤,渔鼓迎去。

    紫电锤,渔鼓见黄光卷来,知道不敌,红云一卷,卷起张自然,退到阵中。

    镇元子也收了地书,又叫李洪收了血神心罗。随后就见贺子博夫妇走出阵来,镇元子一见,大喝道。

    贺子博道:“镇元子,你长于混沌之中,怎的欺负小辈?没由来自降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笑道:“红云,你不该来。人教大兴,尔后伐天,乃是天数。你现为天庭仙官,也在劫中,速速回天庭,等候讨伐,还可避得一些时rì。”

    却说猴子见了,连忙一跟斗打到阵前,将金箍棒挽了花怪笑道:“原来是红云老祖。那小辈先入魔道,又妄阻天数,持人教圣器行凶,镇元道兄顺天行事,收他法器,也在情理之中,你等速速退去,否则老孙我棒子却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贺子博夫妇乃是通天门下,猴子乃准提门下。两门有许多仇怨,猴子自然没好脸sè,心中暗付道:“这两个夯货,迟早要一棒打杀了。”

    贺子博见得一人一猴嘴脸,只是冷笑道:“涿中枯骨,也知天时否?诚为可笑!”

    猴子听后,暴跳如雷,举棒就要打,却吃镇元阻住道:“两位速回,还有一线情面,不可阻挡在此。”

    晶儿道:“我不与你这等将死之人分说,你们两个,速速来见来两位圣人,自行乞命。”

    却不说晶儿在阵前分说,张自然失了金刚镯,跑到周青面前,跪地道:“老师做主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且起来!”张自然就起来。周青随后对通天教主道:“道兄,镇元子气数只在这一时辰,我两自要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何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当下王yīn阳请两位教主前行,周青上车,由红玉童子,青玉童子缓缓向前拉来。通天教主骑牛,王yīn阳亲自牵起。两位圣人出得阵来。

    圣人动,必有异相。

    却说镇元子听见晶儿冷喝,心中一惊,正要说话,突然见对方阵中祥云阵阵,云光冲上,一边是三花翻腾,五气涌上,一边是云光如水,内现一口钟,金铁悠扬。

    “那两位怎会到此?”镇元子一见,顿时大惊。猴子也安静下来,两眼金光shè出。

    那边李圣见得异样,知道不好,连忙带人下了芦蓬,往阵前而来。李圣提轩辕剑上前,与镇元子并立,猴子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贺子博见得周青,通天教主出来,连忙立到一边,随在通天教主左右,大喝道:“大胆狂徒,见到两教圣人,还不拜见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见状,思付一阵,与李圣对望一眼,双双上前,对周青稽首道:“见礼了!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们两人为何欺我弟子,更不尊前言,使无耻手段围攻?”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教主弟子无故阻挠人教纷争,妄造杀孽,谁是谁非,教主心中自然明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说我弟子妄造杀孽,我且问你,眼下两军对垒,我弟子可曾杀过你方一人?”

    镇元子道:“不曾?”周青又问道:“你方可开过杀戒?”镇元无言。突然有人叫道:“邪魔歪道,人人得以诛之,我等为正道,自然要行斩妖除魔之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正是蜀山李洪。

    当下乌巢禅师,燃灯佛祖,毕方等人,都离蜀山众弟子远了一些,就连猴子,也悄悄离了远,心中暗道:“这套言语,不为人子,当年玉帝老儿攻打我花果山,也是如此说。不当人子,不当人子。”

    周青何等身份,怎会与李洪一般见识,见李洪气数未尽,红玉童子都不与他分说。

    “此晋南关还有百年气数,人教合该三分,你等妄自攻打,实属逆天行事,可速速退去。”周青对镇元子道。

    镇元子沉默,李圣上前道:“教主此言差矣,不过是想延长人教之争,保全弟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你敢如此胆大!”红玉见李圣不敬,怒喝道。

    李圣不言,那猴子忍不住道:“你不过是青丘一老狐,窥得盘古血脉,一步登天,却来我面前惩威,忘记当年去花果山求我模样。还敢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连镇元子都自大惊:“死猴子还是口无遮拦?”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好狂妄的猴头。”转对镇元子道:“你且回阵营,与你半个时辰撤走,如若不走,阻挡天数,我也救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猴子还要叫,却被镇元子一把抓起,随李圣回了阵中。通天教主,周清默坐原地。

    “圣人亲来,不可抵挡,我且去见准提老师。”猴子道。镇元子道:“速去。”随后来到阵前,将地书一掷,化为一蓬黄云,猴子将修罗旗与了镇元子。随后一跟斗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灵台方寸山,猴子急得仿佛火烧屁股,一把推开童子,就跳到准提道人莲台之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猴头,怎如此没有规矩!”准提道人喝道。猴子叫道:“实是紧急,还请老师去晋南关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事情我已知晓,还需等过时rì。”猴子道:“等不得,等不得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又曰:“你这猴头,还是这不沉稳,得不成大道。镇元子气数已尽,我也救他不得,你且在我洞中等过半个时辰,我便去见西天教主。”

    猴子一听,顿时宛如九九天当头被人泼下一瓢冰水,牙齿搓动,乱跳起来。大叫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喝道:“你这猴头,又撒泼!”

    猴子大叫一声,一个跟斗朝外翻去,准提道人喝道:“孽障!”用手一指,一道彩光飞出,将猴子捆住,凭空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猴子,妄在我门下多年,怎不明天时,不知气数。rì后如何得我道统。暂且吊你一吊,好生反省一二。”准提道人骂道。猴子放声大哭,真个宛如巴猿夜泣。

    “可怜亿万年吞吐,今遭化为灰灰,我误道兄,我误道兄。”猴子大哭,泪雨滂沱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看了,只是叹道:“孽障,孽障,怎生成道。”随后,出了洞府,往西天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镇元子等了快半个时辰,还不见猴子来,心中焦躁,连忙一算,只觉得心神不宁,哪里又算得出来,忽然闻得前面钟声又响。顿时越发心如乱麻,出得阵前黄云。

    “镇元子,你怎还不走。”半个时辰之后,王yīn阳带大军来到阵前来,只见有黄云阻住,周青出车道。

    镇元子出来,对周青道:“教主不可前来。”随后将修罗旗一摇,万朵黑莲隐藏在黄云之中。

    周青见状,不由叹息道:“气数已尽,怎可奈何?”随后将手一拍车阑,进了黄云之中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也进了黄云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朵朵黑莲漂浮,宛如一面屏障,挡在周青与通天教主面前。

    周青屈指一弹,一团混沌都天神雷炸出,顿时那黑莲都成齑粉。现出一面修罗旗。只见镇元子满脸肃穆,大叫道:“悟空误我。”随后鼓动地书,将那黄尘紧紧裹了上来,同时遁出元神,化身。

    元神朝外遁去,化身反朝两位教主扑来。好迎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周青又发一雷,黄云尽消,地书掉落。三次发雷,那迎面而来的化身被震死,成了一株果树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将青萍剑一抛,一条青光缭绕,将镇元子肉身斩成两截,随后青光冲上,只一回合,追上镇元子元神,又一绕,便神形俱灭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