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可怜是混沌未开便行功,却还不识天数,终不免落个画饼!吾诚为痛心。”

    却说周青三雷破了修罗旗,地书,人参果树化身,便见通天教主抛出青萍剑,将这地仙之祖斩于阵前,虽然明知对方气数已尽,有此一劫,不可避免,还是唏嘘感叹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叹道:“人教合该有百年纷争,镇元子不明大道,不知天时,妄自胡为,可怜纵然有许多生机,但气数一尽,心神迷糊,不知进退,谁都挽回不得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固是如此,仍是不美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我等与那西方两圣人还有一会,可休言此事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当为定数,须是晋南关前做一场,天下才可三分,有百年征战,杀运沸腾,牵扯三界,了世间之所有,吾等虽掌大教,参宇宙造化轮回,却也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自然知道天数,也不再多言,把奎牛一提,出了圈子,对面便有王yīn阳亲自为其牵牛,贺子博夫妇随其左右,径直投晋南关中去了。旁边有鸿雁悄悄观看,脸上颇为不自在。她手上那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就是贺子博身前之物,现在对方本人来了,鸿雁心中十分不安,两颗眼珠直打转转,却又思量出一条计策。

    却说是镇元子地书一破,八百里晋南关前的战场顿时通明。万丈红rì金辉投shè下来,整个场地一片生机的气息,哪里有丝毫的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去叫西瓜,张自然双双前来,吾自有话说。”周青坐定车上,对拉车的红玉女童吩咐道。

    红玉童子连忙下车,来到关前,唤西瓜,张自然道:“掌教老爷唤你前去。”

    西瓜心中思付:“镇元子已成画饼,真是大快我心,可惜不曾亲手斩杀,实为遗憾。眼下是这天道叫我前去,有甚事情?”对上圣人,饶是西瓜有天大胆子,心中也是不安,只对身边的张自然暗暗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张自然悄悄道:“小姨,老师叫你,千万不可怠慢。”西瓜听后,连忙与张自然双双随红玉童子来到周青车前,西瓜跪下道:“见过天道圣人。”张自然也道:“老师万寿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们先且起来。”

    西瓜就起来,神sè拘谨,面sè不安。却完全不似以前那摸样。“镇元子乃地仙之祖,灵根之源流,法力无边,更夺了我教法器修罗旗,在圣人面前却仿佛蹒跚卖步的孩儿一般,实在是……我何时才有这般修为?难道真是遥不可及?”

    西瓜心中本来就惊骇,心中乱想,随后又听周青道:“你为修罗传人,可自前去拿回你门中法器。”

    西瓜听后,稍微惊醒,朝前面望去,只见场地之中,有四样事物。

    一为金刚镯,白光闪闪,一为地书,黄光澄澄,一为修罗旗,乌光缭绕,黑莲隐现,一为人参果树,高有丈六,绿光吞吐,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西瓜连忙上前取了修罗旗,突然见到地书,与那人参果树,心中暗道:“此两法宝,乃镇元遗留,威力无穷,何不一同取来。”

    正要伸手再取两件法宝,突然又想:“天道圣人言语,只叫我取回门中法器,如若取两件,怕另有机缘,引动因果,看似极好,但天地变数,并不是如此,一毫之差,rì后演变,便定生死,镇元子先例,就在眼前,圣人出言,必有深意。”

    西瓜本来就为修罗道中资质最上层者,突然领悟到一丝玄机,遂只取修罗旗。随后退将回来。

    张自然也一运玄功,将金刚镯飞起,套在自己手腕上。

    周青知道两人福厚,张自然乃老君一着闲棋,非同小可,周青自然明了。

    “金刚镯乃人教法器,你一地仙,不入人教,怎可夺得?”

    周青又指那人参果树叹道。随后对西瓜,张自然道:“颛顼还有百年气数,此乃天命所归,你等可尽力护之,已完人教之争,百年之后,人教一统,你可上天,再过一劫,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,西瓜都听吩咐。随后上前扶车。

    周青进了关中。不提。

    这时,见两教圣人都进了关中,李圣才带领众人出得军帐,都上了芦蓬,只是远远观看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李圣见到镇元子身死,残魂不留。心中也自悲伤,与芦蓬之上大哭:“可怜道兄,却为我身死,我怎心安?”

    燃灯佛祖见了,也暗暗摇头,诸妖神,菩萨也暗暗叹息。惟独有蜀山诸人,你望我,我望你,个个都是面sè惨白,冷汗湿透了全身,有的全身哆嗦,立身不稳。

    “殿下稍安,切莫是悲伤过度,镇元道兄实乃是气数已尽,才遭陨灭,此乃定数,人力不能挽之,晋南关实是有百年气运,现不该被破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上前念了句阿弥陀佛,随后对李圣道。

    李圣泪如泉涌,驻剑跪于芦篷前,大呼道:“奈何!奈何!天数不可逆!吾若不是心怜苍生。还有大任在身,非要留残躯。定将与道兄一同赴死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叹道:“殿下情义,吾等都知,且先去阵前收过镇元道兄遗物,再做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李圣悲伤不起,兀自大哭不止。

    燃灯佛祖,乌巢禅师,妖神毕方都前来规劝。事过良久,李圣才自起身,勉强止了悲伤,随众人下了场中,只见那地书散落于地,人参果树枝叶凋零,触景生情,又自悲伤起来,暗暗垂泪。

    “镇元子既然已经身死,此宝当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鲲鹏眼睛乱转,神sè不盯,一脸诡异,舔了舔嘴唇,弹了弹指甲。心中暗暗思道:“我身无一件法宝,现又被陆压小畜生暗害,失了肉身,法力又是大减,已经不如当年三分一。此天地膜胎,人参果树,都乃灵宝,也不下于河图洛书,如果到手,恢复神通,不是无望。只可惜为镇元子遗物,我若强要,必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鲲鹏自然知道,自己要取地书,人参果树,却有些为难,但他哪里肯甘心?暗暗思付毒计。

    李圣收了地书,人参果树,当就回军帐,回了梓山城,先挂出免战牌。随后大拜香案,刻镇元子牌位于其上,又供奉上地书,人参果树。

    过得一天,悟空道人身边跟两个小道童,也来了梓山城中,见到镇元子灵位,又哭了一场,那两小道童哭得尤为伤心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原来是镇元子身边伏侍的童子,清风,明月。

    “老爷去了,叫我等如何是好?”清风,明月两童子大哭道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当年贫僧于浮屠山修行,与万寿山相隔甚尽,也与镇元道兄相交一场。现在想来,尤在眼前,历历在目,着实心痛。”

    清风道:“亏得悟空师叔前来万寿山,让弟子知道此噩耗。现老爷身损,我等该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你五庄观还有几人?”

    清风道:“老爷一向清净,只开坛讲道,却不收弟子。说是收了弟子,便多一份因果,rì后徒弟有事,便要牵涉到师门。因此五庄观中人,除了我两,便只有二三十个童子,老爷各传了我等几手法术。只是不入上层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原来如此,镇元道兄身损,你们如有不便,可来我娑婆净土栖身。”

    清风不语,正值默思,明月道:“多谢禅师好意,只是我长于五庄观,老爷虽然身损,道统却还在。五庄观一脉,不可泯灭于三界。”

    悟空点头道:“你等有此心思,当为正理。”

    明月磕头道:“弟子当下便带老爷遗物,返回五庄观,从此不闻世事。待修炼有成,再扬五庄观道统。”

    众仙佛,妖神听了,都自道:“当为如此。”

    随后拜过一场,清风,明月收了镇元子的遗物,人参果树,地书,告别众人,这才出了梓山城,驾起遁光,朝西牛贺洲五庄观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道兄怎的前来?”乌巢禅师问悟空。

    悟空道:“因四圣于关前论道,是以晋南关有一百年气运,话不多说,尔等当出迎西方圣人老师圣架。”

    当下李圣沐浴焚香,凳上城中天坛。望西方膜拜,众妖神,菩萨,佛陀也自朝拜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”鲲鹏一见,心中大喜,悄悄缩于身后,见众人没有注意,便神不知,鬼不觉出城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众人朝拜,过得一个时辰,天上祥云围绕,一圈佛光降落下来,随后便是无数天女飞舞,洒下花瓣,花瓣之中,伴随梵唱连连。

    一七宝sè莲台望空降下,上坐一道人,面黄身瘦,穿道服,正是准提道人。莲台旁边立两个童子,一持七宝妙树,一个拿一朵波罗花。

    见得准提道人下来,众人都道:“老师圣寿!”。准提道人道:“尔等暂莫言语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天上又下天花,天龙围绕,现出一尊九品莲台,上坐一和尚,也是面黄身瘦,正是西天教主,极乐之祖,亿万佛国之源流,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九品莲台旁立一瘦,一胖两和尚,一是弥勒佛,一是宝幢光王佛。

    众人见得阿弥陀佛,又自拜曰:“我佛慈悲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众生平等,你等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起。李圣上前拜道:“我佛前来,却解了弟子危难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当rì是四教并谈,七圣商过封神榜。人教教主有言,天下合该三分,有百年争斗,还要有诸多牵扯,才能了生灵之所有因果。也能整合人教,使一教齐心,不生芥蒂,共行伐天之事。”

    准提曰:“四圣论道于关前,为我西方一教正了名数。才可定百年之期。此乃定数。我等前来,正是为此。”

    诸妖神,菩萨,佛陀都道:“听老师吩咐。”

    只有蜀山弟子,先前惊恐全去,心中又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那李洪心中思道:“见得两位圣人,终于知道佛门广大,西天极乐之好。”李洪之师,乃是禅宗禅师,他自己都jīng修佛法,自然发出如此感叹。

    当下准提道人对李圣吩咐道:“去了免战牌,明rì自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李圣自然照办,随后请两位圣人入了府邸,遂不离左右。当下无话。

    “明月!你我法力又自不深,五庄观虽然清净,但老爷已死,我等终究是不妥,不如去娑婆净土。”清风,明月一路朝西牛贺洲飞去,那清风对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乌巢禅师牵连因果太多,老爷在时,就异常小心此人,不于其深交。再说娑婆净土乃佛门传承,老爷再怎么说也是道门,我怎忍受五庄观一脉消亡?正所谓是,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我感觉,老爷就是与他们纠缠不清,才遭了大难。”

    明月冷笑连连,随后又道:“更何况,我们拿了老爷的地书,人参果树,只要刻苦修炼。rì后三界之中,未免没有我们一席之地。要是投进了娑婆净土……哼哼……哼哼……你我xìng命只怕都不在己手。”

    清风点头道:“还是哥哥说得有道理。可怜老爷一世都不沾因果,到头来却落了凄惨下场。我们当苦修,再立我五庄观道统,好让rì后亿万年,三界众生还知道老爷名号。”

    两个童子心中暗暗发誓,顿时又觉得眼前yīn云都自散去,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但正是祸不单行,正是屋漏偏逢了连夜雨。两童正值得信心十足之际,已经了西牛贺洲,突然闻得yīn恻恻的冷笑,细如婴儿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畜生志愿不浅!”清风,明月一惊,连忙回头,只见三条影子飞也似的过来,当中一条似鸟飞鸟,似鱼非鱼的绿光只一闪,就拦在前面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回头,一男一女却挡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这三人,正是鲲鹏,他弟子恐龙夫妇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