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鲲鹏,是你!”

    猛然见到这三人围住了前后去路,明月童子及为聪慧,知道事情恐怕不妙,当机立段,拉住清风,将声一众,使出天地遁法,身子向下一沉,向地面落去。同时大吼一声:“快走!”

    镇元子一脉乃地仙源流,及其擅长天地遁法,将身融进土风之中,无影无形,最利于隐匿躲藏,或是脱身。其法jīng深无比,深具玄妙。清风,明月两童子也习了七八分火候。

    只要先行冲出,争得一点时间,再耗费法力,使用这天地遁法,两童子自然有希望逃到万寿山。

    镇元子虽然已经身死,但万寿山周围有许多修为高深的散修地仙,经常听法,鲲鹏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追杀。更何况那五庄观禁法深严,进了其中,自然无碍。

    “两小畜生倒是机jǐng!”

    鲲鹏连连狞笑,似乎早就预料,先将手朝上一挥。

    一条灰绿sè光气刺天绞上,只一闪,就入了九霄,随后上空一声雷响。亿万通红的火星子宛如瀑布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这火星相互鼓荡,还可见得中间有龙眼大小的红绿雷球沉浮不定,时隐时现。又是一闪,便宛如一锅盖,笼罩苍穹,由上压将下来。

    恐龙夫妇则是各发出一道绿光,凝成一面大网,网中奇腥刺鼻。由下倒兜上来。

    清风,明月一上一下,都被阻住,不由放出法宝,朝其打去,但宛如泥牛入海,竟无功效。最多也是只稍微阻了一阻。那火星,妖网依然不散,仍旧上下挤压过来。

    料顶闯不出去,清风,明月不由又飞回来,聚在一起。放出法宝守护住身形。

    见对方宛如瓮中之鳖,鲲鹏只是狞笑,用手一指。上面乾天雷火云停住不动,那恐龙夫妇也定住妖网,不使其兜将上来。

    鲲鹏用天妖**,将乾天罡煞炼成法宝罩住上空,其中夹杂无穷量的妖雷,火星之间,相互摩擦,更是生出许多厉害的震荡,范围虽然不大,但其中凝聚的威力,却是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恐龙夫妇却是炼了坤煞地yīn网,清风,明月如何能抵挡这三人有预谋的下手?一个照面下来,就被困在其中。只是脸sè骇得苍白。两两紧紧靠拢。

    “鲲鹏,我家老爷刚才与你同一阵营对敌,先一遇害,你来夺我老爷遗物,怎可如此歹毒?”

    清风大叫道。随后悄悄对明月道:“哥哥小心了,我拼了一条xìng命,连同法宝将元神肉身爆开。破去下面那坤煞地yīn网。你可乘机护住老爷遗物,逃进五庄观去。”

    明月大惊道:“怎肯上弟弟送死。哥哥便把老爷遗物与你,由哥哥行此事情。你且逃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聪慧,看得透彻,资质远远在我之上。老爷道统,正要哥哥继承,现情况紧急,且莫废言。”清风急忙道:“老爷遗物在哥哥之身,如若与我,让老贼看出破绽,都走将不脱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小畜生,莫做废话,献出法宝,拜我为师,可饶你们xìng命!”

    鲲鹏不急下手,却有原因,如杀了两人,夺了法宝,rì后难免要漏出形迹,惹出许多麻烦。更是那头猴子难缠。不如逼迫两人拜自己为师,自己便可名正言顺得了法宝,哪个都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明月大喝道:“你不杀我两?”

    鲲鹏一听,连忙道:“拜我为师,便可饶命,rì后我更可传你们天妖**,却比那镇元老鬼要强上千百来倍了。你们若有半个不字,嘿嘿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刺耳的得意笑声响了起来,分外狰狞。

    明月道:“妖师说话可算?”

    鲲鹏怒道:“小畜生,休得多言,丢来法宝。老祖我耐xìng不是很好。要杀你,刚才就下手了,还用得着与你们多话?”说罢,用手一指,乾天罡煞又压下来一些。

    清风,明月只感到头上热气蒸腾,火星摩擦之间,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响,似乎有那鱼泡接二连三的爆裂。知道让其压将下来,再有下面地网一合,自己两人必定是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鲲鹏见两人惊骇得面无人sè,更加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明月从怀中一掏,随后绿光,黄光夹杂,现出地书与人参果树。声音颤抖,只是喊道:“妖师乞命,饶过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!小心,小畜生使诈!”明月掏出两件法宝,三人的目光都落到其上,但那李仝却心中留意了一些,见那清风隐藏在后面,面sè赤红,顿时jǐng觉。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,清风大吼一声,人如出洞猛虎,浑身异常惨烈的气息。

    只见一条人影似那流星陨落,晃眼就落进了下面的那面绿光闪动的妖网之中。随后一声巨响,那绿光大网连连抖动,竟然炸出了一个窟窿,隐隐可以看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畜生!”鲲鹏也自jǐng觉,连忙用手一指,那乾天罡煞涌动,猛压下来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乾天罡煞,坤煞地yīn一合,发出了滋滋,滋滋!一片毁灭之声。

    终究是差了一筹,只见一条淡淡的人影飞也似的落到地面,仿佛雨进池塘,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”鲲鹏怒不可揭,三尸神爆跳。用手一戳眉心,一条绿光shè进地中,照得山川一片碧sè。只见一条人影在地底穿行,极其淡薄,只闪几闪,又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鲲鹏连忙追去,哪里还有半点人影?

    “前面就快到万寿山地界!”李仝见状,提醒鲲鹏道。鲲鹏停了下来,面sèyīn沉,神sè不定。清翼连忙拉了一下自己丈夫。生怕鲲鹏恼怒,拿自己出气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镇元老鬼小童竟然不惜神形俱灭,掩护另一弟子。不过妖师暂且放心,那小鬼也成不气候,短时间必不会出来,妖师不可心急,眼下是杀运逢起,何尝不是机会,妖师慢慢算计。”

    鲲鹏毕竟是生于混沌,虽然自大,但现在也明白,自己就这两个帮手。如若暴怒,反离了心。自己更加失势。当下勉强冷静下来,牙齿搓动:“话不多言,先回梓山城,那开明兽,陆吾必听我话,一齐来攻打万寿山。定要夺了法宝,才肯甘休。”

    被yīn沟里面翻了船,鲲鹏只把心如火焚。当下也不好分说,朝梓山城去了。

    鲲鹏回到梓山城中,天sè已是到了凌晨丑时正中,天上星光闪闪,万物俱静。鲲鹏不敢惊动诸人,往自己住处歇息了。当下几个时辰无话。

    却说直到卯时,天光见亮。

    周青与通天教主在晋南关静坐,突然见到对面梓山城中,有两股佛光冲起,一股七彩,宛如一株菩提。一股十二sè,宛如一朵莲花。

    两光夹杂,把天光都掩盖了,就听梵唱之声隐隐传来。另人耳目清明,发人深醒。

    周青对通天教主笑道:“西方两教主好生心急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还看道兄与之分说。”

    周青点头,命红玉丫头,青玉童子道:“唤那颛顼开关,吾等今rì去会西方二教主,定晋南关百年之期。”

    红玉丫头,青玉童子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一声炮响,王yīn阳开了晋南关,排出兵阵,城楼上旗门林立,神雷冲于城墙之上竖起。随后,带了张自然,西瓜一伙来请两位教主。

    周青登车,通天教主骑奎牛。都来到阵前,上了芦蓬。又过片刻,通天教主顶上现了五条白浪,白浪之上,有三朵青莲沉浮不定。

    周青依旧是云光如水,中间裹一口丈六大钟。金铁悠扬之声,将那梵唱都盖了过去。一声一声,定了rì月星辰,定了山川地理。

    只见对面佛光移动,也是炮响,随后旌旗招展,华盖飘扬,唐军也出了梓山城。双方对持。

    “道兄,今rì之事,我等当下场走上一遭。”准提道人上了芦蓬,见对面也现了圣人之相,随后对阿弥陀佛道。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当见过两教主。”准提随后对李圣道:“你等不可分说,待我等下场。”

    李圣等人都道:“听老师法旨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命了悟空收拾好七宝莲台,坐将上去,随后命四金刚神撮起,下了场中。

    阿弥陀也命四方金刚神撮起九品莲台,一同下场。

    见西方两教主下场,周青,通天教主也下芦蓬。周青等车而上,命黄巾力士悬起车。也下场中。通天教主提奎牛也进了场中。

    四位教主与阵前停下,对持而立,准提道人曰:“稽手了!”

    周青见礼,阿弥陀也见礼,通天教主于奎牛上欠身。

    “先前与紫霄宫中,四教并谈,人教教主曾有言语。你我两教,当于晋南关前有一会,两教主果是信人。”周青道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话虽如此,但天道教主所为,实有偏差。可谓是不仁不义!”

    周青奇道:“此话怎说?”

    准提持七宝妙树,摆了一摆,光华闪闪,对定周青道:“既然是晋南关前有一会,但因教主不签封神榜所起。教主妄自护短,引动人教纷争,陷三界生灵为水火。是为不仁。镇元子与教主有过交情,现教主却亲自动手杀之,是为不义。吾于西天极乐教主前来,实是念及慈悲,与教主做商,望人教纷争平息。”

    周青持竹杖,起身道:“如此说来,我便是不仁不义,你等便是慈悲了?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此是公论。何必多说?”

    周青突然大笑起来,两边军阵都听得清楚。各自惊奇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轻笑道:“道兄想必是无话可说,只得以笑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止了大笑,驻竹杖道:“非是无话可说,实乃汝身为西方教主,却先就偏了教义,rì后难免有灭教之祸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天道教主怎生诡辩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非是诡辩,实乃天数,可笑是你西方一教乃以寂灭证元始,却与吾说仁义二字,岂不是偏了教义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听后,不由笑道:“仁义即为慈悲。我西天以大慈悲,大仁义入寂灭。再以寂灭证元始。教主不明我禅门jīng要,却笑我偏了教义,甚为无知。我西方一教,正可为人教正统。受我禅门教化,三界生灵慈悲,自然安定。”

    周青摇头大笑道:“吾来自人间,转劫千百来世。却闻得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道门正教老君曾临人世,分yīn阳之说,孔孟两人,孔曾问道于老君,学得阳道,便含那仁义二字。尔后仁义便成孔孟之道,还立一伪教,名为儒。妄图以仁义教化天下,却也能蛊惑人心。老君化胡为佛。便有释迦以你西方空寂**,糅合仁义之说,演化出慈悲,却也是入寂灭之道,实为小乘。如今你却以小乘盖大乘,诚为可笑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心想道:“确是如此,这天道教主实擅诡辩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天道教主所言语不差,慈悲即可入寂灭,却欢喜即可入寂灭,正显我佛门四万八千法门,条条通达。”

    周青对阿弥陀施了一礼道:“教主此言不差。”阿弥陀不敢受,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周青又道:“只是如今西方一教,都谈慈悲仁义,企图以慈悲仁义统人教,教化三界,吾怎能不笑。却正如那人间伪教儒道一般,终究要灭。教主还是速速回西天。”

    随后周青拿竹杖指准提喝道:“吾掌大教,证元始大道,汝却拿仁义慈悲小道惑我,兀的不当人子。实连人间凡俗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强言道:“此言怎说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吾为盘古,曾开天辟地,混沌一开,便分yīn阳,此长彼消,此消彼长,相互循环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此乃天数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世事正如两分,有yīn便有阳。有善便有恶,有仁义,便有伪诈。那人间伪圣孔孟,伪教儒道,立言标榜仁义道德,企图灭尽伪诈。也正如你教标榜慈悲,要灭尽大恶大魔一般。实乃妄谈。也正如yīn阳消长,吾只知天数或是yīn盛阳衰,或是阳盛yīn衰。不曾闻得yīn盛阳灭,阳盛yīn灭之说。”

    周青又指准提道人曰:“立大仁义,必有大伪诈。立大慈悲,必有大魔。我笑你不如人间凡俗,实不是妄言。人间曾有人言语:满纸仁义道德之间,只有二字,为“吃人”。我如今想来,你实则不如此人也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又暗道:“天道教主实乃巧言。”

    “人教大兴,当有正统以之教化。那仁义,慈悲小道,以偏盖全,如何能立教?如若立教,万物生灵固可安于一时,但终究是不免要受那循环疾苦,再大的仁义,慈悲都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尚贤,使民不争,不贵难得之货,使民不为盗。伪圣不死,大盗不止,仁义不灭,伪诈还存。我等当无为,绵绵泊泊,不分yīn阳,归于先天。三界生灵才可得大安宁。而今生灵,却因标榜了大仁义,使得诡诈横行。标榜了慈悲,使得魔障横行。使我等圣人都无力争之,惟有让其在杀劫中归空,再开天地,重新以大道教化。否则纵然无量量劫,众生还苦。纵然能安过一时,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周青对准提喝道:“正是尔等以慈悲仁义惑民,才演如今杀劫,尔等有大罪果!当有灭教之祸。还不静思己过,敢来见我。如若不退去,吾当代过鸿均老师,以竹杖击之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见周青大言分说,暗道:“天道教主真个能言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周青喝斥,不禁怒曰:“你强言诡辩,却是振振有辞,实则乃口出妄言,一把荒唐。你有何本事,敢替老师以竹杖击我。吾等同掌大教,不分高下,你却缕缕欺我门徒。你我两教,各有玄妙,你也有说词。实不必做口舌之争。还当各自施展胸中所学,做上一场,才分高下。如何?”

    周青依旧立车笑道:“毕竟你也无言,如今我两教会于关前,本就不该做口舌。大道如渊海,口舌岂能尽言?正要分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道:“夸能斗口,确不是我辈所为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