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而今你我两教四圣论道战如晋南关前,定过百年之期,固然是天数,还须做过一场,以定高下。只是吾等掌大教,立身成元始。不可如弟子斗殴,一派乱战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持七宝妙树下得莲台,却也熄了嗔怒,上前对周青,通天教主两圣人道。

    周青不言,通天教主冷笑道:“你有何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立定道:“我有一阵,名为阿唎耶多罗,先前与天道教主所善之都天神煞与花果山有过一会,不过当时乃弟子之争。弟子法力还浅薄,不能尽演其中奥妙。今rì借此机缘,正要一并请过两位教主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凭你买弄,我当与天道教主破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却也面sè不变,依旧上了七宝莲台,哈哈一笑。把手一扬,一条长余长,尺来宽的清气冲上天际,随后聚成一团。宛如一大青轮,滴溜溜旋转。随后啪的一声,青轮仿佛一活物,扭曲一下,爆成九九八十一股细长的青气。

    这八十一条青气劲舞翻腾,有头有足,鳞片俨然,各有姿态。正如青龙一般。随后果是百十声惊天的龙呤,只见青光晃动,那八十一条青龙一钻而下,落到地里。就仿佛雨落海洋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青龙一入地,随后地面就起了嫩嫩的绿树苗,以看见得见的速度生长,不出半刻,就长成了一株株的菩提大树,花开其上,做七sè,花瓣如琉璃。其大如海碗。

    花蕊之中,便还有一粒粒大如桐子的晶丸,如舍利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。花叶摇摆招展,随后那树林之中,微微响起几声清脆的木鱼之声,一声一声,极其空旷幽静,深远,另人起了一股安静。一点杂念都无。

    听得这木鱼之声。那边乌巢禅师,悟空道人等等,都自礼首静听,就连那一干妖神,鲲鹏祖师,都是一样。那晋南关前的王yīn阳等人,也面有凝重之sè,似乎心被佛音洗涤。

    两方的军士,都缓了手脚,却也无一丝的杀气。

    周青见了这情景,也不阻止,只是对通天教主道:“西方**,果是清净之乡。只奈何受了流毒,教中弟子以偏盖全,生出执着。否则rì后还不至于灭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还未等通天教主做答,突然菩提树林之中,花朵大放,那舍利放出光明,一个变幻,便成了镏金颜sè。金光上冲,皆成一尊尊高有丈六的佛陀之相,那树林,花也仿佛大了千百来倍。

    花中佛陀一起梵唱,仿佛西天大会,万佛朝宗一般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指身后的菩提树林对周青,通天教主道:“两位教主可敢进来一会?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有何不敢,自要破了你的。你且进阵,吾与道兄稍后就至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曰:“莫做妄言,各凭手段。”随后命四金刚神撮起七宝莲台,进菩提树林去了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也进菩提林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对通天教主道:“你我自去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不言,把奎牛一提,跳进菩提林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也把车一拍,昂然进了菩提林。

    眼前佛陀迷乱,树木缠绕,树林之中,竟无一点道路。佛陀梵唱之间,经文居然从口中吐出,游离于四周虚空,仿佛一一个金sè的蝌蚪。一见周青,个个都仿佛那见了血腥的鲨鱼,争先恐后,如cháo水一样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青见状,哈哈大笑,头上现云光,云光裹钟,罩定华盖车,那经文却涌不上来。

    又一拍车鸾,升腾而上,便见一尊佛陀相,面现慈悲。坐定菩提花中,一动不动,仿佛泥朔的金身。

    周青见了,又自笑道:“偏了教义,该打!”随后一杖击出,正中那佛陀肩头,只听哗啦一声,这佛陀抖动起来,随后化光散去。座下菩提花居然凋谢了。

    丝丝,丝丝!前面突然开出一条道来,周青拍车再进,一个瞬间,过了九九八十一重。便见七宝莲台上坐准提道人,持七宝妙树。

    “天道教主**!”准提道人见周青来到树林zhōngyāng,却也不惊讶,总该先礼后兵,便道一声之后,再动手不迟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周青只是哈哈一笑,也不还礼,拍车靠了莲台,举竹杖劈头打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将七宝妙树一刷,挡了周青一竹杖,冷笑道:“天道教主怎生这般卤莽。”

    周青大笑,又是一杖打来:“非我卤莽,乃是先前有说。当以竹杖击你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冷笑,起身立于莲台,又一刷,将竹杖刷过一边去了。两教主树来杖去,斗了几个回合。看似闲淡,但如出阵相斗,此时候只怕整个南瞻部洲都成齑粉。

    “这厮有混沌钟护身,伤他不得。万法更是不沾染其身,不如来个先下手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周青混沌钟旋转,七宝妙树刷动之间,虽然光气纵横,却也一点都不沾染不到车边。那周围万佛诵的菩提经文,也宛如摆设,只在后面通动,其势虽大。但周青一点都不理会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一声轻响,准提道人泥宫丸中冲出一股金气,化为法身,二十四头,十八臂。高有丈六,漂浮在莲台之边。

    见得周青打斗,这法身诸多手臂一展,十八样法器相互撞击,一个跳跃,靠近车边,都朝周青打来。

    金光闪烁,加持神仵一伸,破空而出,直朝周青面本打来。随后,那幡幢,伞盖,金刚王剑,刀,宝戟,金弓等等都戳上车来。将周青四面裹住。没头没脑的招呼下来。

    周青见状,笑叹一声:“果是厉害!”

    头上钟声一响,金铁悠扬。闻得这声,那尊法身顿时停了一停。只一刹那,周青一杖挡开七宝妙树。驱车一转,滑后数丈,跳出了打斗的圈子。

    “好个天道教主,你也只这般本事。且不要逃,在吃吾一刷。便叫你rì后再莫夸能斗口,只凭口舌,有何用处?”准提道人又笑,驱莲台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青也不先做回答,用竹杖一摆,又挡了准提道人一记七宝妙树,突然身后金光一闪,那尊法身突然显现出来,加持神仵又捣向周青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其沾身,中上一记,真个失了颜面。大是不美。”周青暗想,反手一丢,一团大如龙眼的黑白圆球飞出,只一瞬间,就在车外正碰上了加持神仵。

    啪!一声轻响,那sè做黑白,宛如太极的圆球一爆,就见方圆亩余大小一片混沌闪过,一现就隐。那法身仿佛吃了一记巨大的冲撞,倒飞回去,撞进了菩提林中。

    一记混沌都天神雷飞出,炸开了准提道人法身。周青又将车一摆,上滑几十丈。准提道人莲台一闪,却挡在了周青前面,七宝妙树当头一晃,就化为一条彩练飞挂下来,正分周青脑门而下。

    周青将竹杖横架,一个旋转,迎上七宝妙树,两位圣人瞬间又斗了几个回合。

    周青见准提道人紧逼,又一扬手,一团混沌都天神雷丢出,也打向准提道人面门。

    “此雷可开天辟地,不可怠慢了!”准提道人连带莲台后滑,将袖袍运起,望空一罩,正对了那团混沌都天神雷。可开天辟地的神雷被袖子一罩,落进了深处,一点动静也无。

    周青也没想这雷能炸到准提。只是叫其麻烦一下。连使几记狠招,荡开了七宝妙树。周青再次滑车出了圈子。

    那尊法身又从树林中穿出,由下而上扑朝车扑来。周青反手一雷轰下,那法身避开不得,只得又吃了一记,依旧被炸落地面,靠一靠菩提树,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兄前来助阵。”

    得了这机会,周青又飞出三雷,准提只得一样用袖袍收了。周青便把身一摇,大喝数声。头上冲出一股混沌气流,落空便化为十二股,随后十二祖巫齐齐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那共工,祝融,后土,句芒,蓐收,都为真身,或是踏龙,cāo蛇,使奇兵器。其余诸巫,只手提兵器,不为元身,乃道人模样。一化出模样,都齐喝道:“准提道人,今rì你难逃。”随后朝准提道人扑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状,将莲台一摆,退进树林zhōngyāng,周青与十二祖巫拍车追来。

    “准提道人,你莫跑!”玄冥手提两口长三尺,宽两指的白骨剑。全身缠白丝,外面挂一件小骨铠,赤足拖裙,容颜绝美,纤细身形时飘时闪。只身抢在前面。

    只一晃眼,玄冥与帝江就赶上了准提道人,抢在七宝莲台周围。帝江提一口黑sè锯齿刀,两巫拿刀剑一顿猛戳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刷开两巫兵器,用手一指,飞出两丸豆大的七彩光。玄冥,帝江连忙一晃,知道碰不得。各自后退。周青上来,连发两雷,炸开了两丸七彩光,举杖又击。

    周青立定车辕,与玄冥,帝江围住准提道人大战,准提道人张口一吐,两朵七彩莲花飞将出来,托住帝江,玄冥两人兵器,依旧与周青大战了数个回合。

    此时,那尊法身刚一冒头,就被十大祖巫围在中间,刀来剑去,只管往其身上招呼。亏得这法身二十四头,十八臂,四面都可招架。不至手忙脚乱,只立定zhōngyāng,斗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催动法。四面佛光激shè,菩提花开。树林旋转移动,仿佛陀螺一样,令人眼花缭乱。那梵唱之声音更是大做,经文越发茂密,蝌蚪游离,猛烈了数倍。

    十大祖巫战法身,虽然围住对方,但四周有阵法催动经文压了上来,却也不是十分轻松,两面都要顾忌。只打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周青头现混沌钟,哪里那阵法厉害,也当做无物。只是与准提大战。七宝妙树刷动之间,宝光如cháo水。竹杖挥舞,碧光如重山。

    玄冥每一剑刺出,刚刚要到莲台旁边,就被那七sè宝莲托住剑尖,前进不得。那准提道人都不理会,只顾正面与周青交锋,不由气得她贝牙紧咬。却又奈何不得。只有连连变化技艺,想寻出准提道人破绽。

    帝江也是如此。又斗了数个回合。玄冥与帝江对望了一眼,飞身而起,朝十大祖巫处飞了过去。准备十二祖巫聚齐,将那法身打倒。

    一冲出云光,四面经文密密麻麻,宛如无数黄蜂带有嗡嗡梵唱,争先恐后扑了上来。玄冥眉心飞出一丸骨珠,只一变幻,骨珠之上突然伸出三口月牙骨刀片,宛如一风车,大有亩余。电飞旋转,那经文纷纷被绞碎。

    帝江跟随在玄冥后面,只几呼吸,便冲到了与法身争斗之处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正与周青斗得激烈,也知情况,暗道一声:“却是有些不便!”

    干咳了一声,吐出一朵碗大的白莲,接住了竹杖,七宝妙树一刷,逼开周青。随后一扬手,七宝妙树化为一条练带,冲进祖巫的包围。只闪了一闪,便收了法身。

    料定不好久斗,准提道人转身,撮莲台又进了树林深处。只把一朵白莲落在周青面前。

    周青扬手一雷,炸破了白莲,只见那白莲却不泯灭,只是化为丝丝白气朝深处飞去。周青大袖一挥,罩了白气。再收了十二祖巫。只顾驱车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却说通天教主先进树林,几转之间,就碰到了阿弥陀佛。他也不说二话,举青苹剑就劈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手无寸铁,两手更是空空。没奈何,也干咳一声。吐出一朵十二sè莲花。通天教主一剑劈在莲花之上,却不受力,也奈何不得阿弥陀。

    又是一剑劈来,阿弥陀将手一指,那莲花一移。照样挡住了剑。双方争斗,你劈我挡,斗得半个时辰,谁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正使狠手,突然身后一阵响,却见准提道人进来,到了自己身后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