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话说准提道人见周青有混沌钟悬于头顶,先就立于不败之地。自己与其拼斗,怎样作为,都是无谓。斗了片刻,有些难以施展,便先避下锋芒,再行分说。

    这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之中,虽然对圣人无所谓,但准提道人自己所布,自能来去自如,随心而动。避过周青之后,一瞬间就来到了通天教主与阿弥陀拼斗之处,正要使七宝妙树刷来。

    “道兄只不还手,向来自保,却乃他之大道使然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知道阿弥陀向来就是不与人争刀兵,争斗起来,只自己一人对敌,实为不好。虽然自己立身成圣,任何争斗,都自无防,但如被人以兵器加于身,则是颜面不存,于教声誉大有损害。

    此两教四圣论道于关前,口舌不争,各施胸中所学,做上一场,以分高下,万万失手不得。

    “准提道人!你敢!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早有预料,拿剑横扫,挡了一记七宝妙树,捻奎牛跳出了圈子。阿弥陀见通天教主不运剑劈他,却也不主动出手。任其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不争,先就立于不败,还是等周青道兄前来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知道阿弥陀佛却是:你不打我,我不打你,你若打我,我只抵挡,也不还手。自然不败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心中思付,手里拿剑指准提道人大呼:“准提道人,你真个无耻!”准提道人一七宝妙树当头刷来,嘴里笑道:“休做无谓言语,手上见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大怒,只得运剑于准提道人争斗,斗得三四个回合,却是不分高下。此时,周青撮车进了场中,大呼道:“准提道人,你怎生逃了,看吾竹杖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一见,只是笑而不语。却刷开通天教主青萍剑,撮七宝莲台与阿弥陀佛并立。

    周青上来,哈哈大笑:“你把莲花落在吾面前,确实无礼。”举竹仗劈面打来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一见,连忙将手一指,那十二sè莲花移动,一样接住了竹杖,准提道人忙将七宝妙树刷来,却被赶将上来的通天教主接住。

    四圣双双争斗于阵中,只见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旋转飚飞,经文密密麻麻。梵唱声声,似乎有些急促。其中又夹杂有金铁悠扬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顶现五气,上托三花,哪怕那大阵再厉害,却也视为无物。周青顶门现了混沌钟,自然也不把大阵放在眼角边。四圣斗了又大半个时辰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周青大呼道:“不争无为。”扬手就是一团龙眼大小的混沌都天神雷朝阿弥陀眼睛打去。

    神雷刚飞到阿弥陀面前,就见白光一闪,阿弥陀面不改sè。眉心之中现了一朵碗口大小白莲花,上托一九寸来高的宝瓶,颜sè淡金。瓶口正对神雷。这团神雷一下打进瓶中去了,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周青见神雷无功,又发一雷。朝其心口奔去,阿弥陀胸口依旧现了白莲,上托一钵盂。神雷一样落进钵盂之中。

    竹杖被莲花托住,招招击打。如中棉絮。

    “都是不败,却要分个高下,怎生收场?”

    周青见状,却也争斗不停。那大唐士兵,王yīn阳等人,却只看得八百里战场之上,菩提树林立。冲天而上,其上现佛陀,菩提花,大钟,三花,五气。哪里能够见到场中的争斗。

    但都自把心都提起,险些从嗓子眼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与阿弥陀战周青,通天教主,乃两教之争,不得不分过高下。奈何大道相同,都为元始,两圣对两圣,谁都奈何不得对方。却又不好收手,只成骑虎难下之势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,周青,两圣因是先便自明说,要破阵而出,自然不会住手,准提道人却也明白,又想刷倒一个。两方争斗,更难收手了。

    四圣于阵中大战,有三四个时辰,自然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修说三四个时辰,就是三四量劫之后,也分不出来。”却说是四圣争斗于晋南关前,女娲娘娘于三十三天宫中,拨开一块云雾虚空,看得分外真切。

    正思索之间,突然彩凤仙子进来道:“玄都天八锦宫大老爷来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一听,连忙出来,只见老子扶扁拐,踏祥云。就在天外。当下不敢怠慢,连忙迎了进来。请老子坐定上位。娘娘才道:“大师兄何来?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无事不来。只因杀运逢起,两教四圣论于关前。做过一场,定百年人教纷争。尔后立榜封神,三教伐天。此乃定数。晋南关两教主四圣,不分高下,还要借过娘娘之手,分将出来。是以吾来面提娘娘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既然大师兄前来面提,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既然如此,娘娘请为便是,吾便回宫。”说罢,飘然出女娲天,回玄都去了。女娲娘娘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回到宫殿,见得四圣兀自争斗,哪里分得出胜负?娘娘犹豫了片刻,心中思付道:“吾乃一女身,怎好下去与男子争斗?且丢下一法宝打倒其中一人,自然分出胜负。”

    娘娘自然偏袒准提道人一方,痛恨周青。

    只见周青头现混沌钟,万物万法不侵,却又为难:“这天道教主的混沌钟,就宛如大师兄修成的天地玄黄玲珑塔一般,先就立于不败。却是难以打倒。”

    娘娘思付道:“神通不敌天数,看那天道教主怎生逃过。只是非那件法宝不可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咬了咬银牙,吩咐身旁侍侯的彩凤仙子道:“去深宫,取我绣球来。”

    彩凤仙子连忙去了,过得片刻,抱一绣球进来,大有尺余方圆,做粉红之sè。整个绣球之上,璎珞垂珠,环配叮当。别有一种毫光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抱起绣球,暗道:“此宝自鸿钧老师于分宝岩上搁置,被吾到手,从未见过威力,今rì实是顺天,看那天道教主怎生抵挡。”

    又见得四圣争斗,娘娘抱绣球,正要出手,却又停了下来,兀自比画了半天。“通天教主虽有五气三花悬顶,却不如混沌钟,比那天道教主容易打。”

    娘娘心中还是犹豫,要打通天教主好,还是打周青好。

    “通天教主与吾无过节不深,倒是天道教主,缕缕欺我,来我女娲宫搅扰,如不打之,实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娘娘再咬了咬牙,看过半晌,找了机会,将手上的绣球猛的朝周青当头砸下。

    只见那绣球滴溜溜旋转,从三十三天外落将下来。

    周青正与阿弥陀争斗,突见三十三天外现了红光,心中已经明了事情。只是为难。

    “就让其消一消火气,rì后三教伐天,减去不少麻烦。也可乘机收手,争斗下去,却是无个尽头。但好歹要争个面皮回来。”周青心念一动,一杖击出,阿弥陀照样用莲花接了。

    又连发几雷,周青将车一扶,滑后开来。出了圈子,阿弥陀自然不会追赶。

    周青用手一指,头上混沌钟一个旋转,仿佛陀螺。金铁之声越发悠扬。那丈六钟身之上,隐隐有星光晶芒闪现明灭。

    “准提道人!看吾怎破你的菩提阵。”

    周青大呼。再用手一指,那混沌钟突然飞出了云光,围绕场中乱转。其势庞大,不可抵挡。随后再一声洪钟,混沌钟冲进了菩提密林中。就听得噼里啪啦的大响之声,仿佛爆竹炸裂。

    那一株株的菩提树吃混沌钟旋转带起的晶芒一绞,纷纷炸成粉末。

    那菩提花,花上的佛陀。也难逃厄运,在爆炸之中,只是被绞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两方人只见满场都自金光纵横。爆炸之声响个不停,不知发生什么事情,但知道恐怕将要分出胜负,没有一个心中不紧张万分。都目不转睛,死死盯住场中。

    突然,那九天之上,红光一闪,一颗粉球宛如流星陨落,太阳坠地,凭空落了下来,随后天地一片浓浓的粉红sè,什么都掩盖了,哪里看得半点别的东西到?

    却说周青飞出混沌钟,只一刹那,就将准提道人立阵的九九八十一根菩提主木破去了一半。准提道人正与通天教主争斗,哪里抽得身出来抵挡混沌钟?

    阿弥陀见天上现了红光,自然知道事情。只见周青飞出钟以后,又一杖劈来,却也只是依旧用莲花抵住,也无别的动作。

    哗啦!绣球一闪,落进阵中,正对周青顶门打来,疾如流星,哪里能都避开?

    周青勉强将身一便,那绣球正中右肩,只打得周青一沉,居然吃痛。周青皱了皱眉头,翻身下车,就听砰的一声,那车辕被绣球砸个正着,断裂开来。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看得真切,只见自己抛下绣球,打伤了周青,又将对方车辕打坏,不由气出了一大半,心中思道:“天道教主却也是识得天时,将来或许不至于灭教。”

    当下娘娘不再追打,用手一招,绣球冲天而起,依旧飞回三十三天外女娲宫了。满天的粉红光芒尽消。

    周青一个翻身,上了车,肩头仍然吃痛,却也知道,女娲娘娘那绣球乃先天之宝,分宝岩上遗留,威力极大。任你多**力,逃无可逃,且挨上便死,肉身元神都保留不住。自己飞出混沌钟,硬吃一记,还不免受伤。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且不管伤痛,周青接连飞出三四把都天神雷打向阿弥陀,自然伤不了对方。却也能阻过一阻。一拍车,那车溜溜旋转,刹那冲进了树林之中,追上那混沌钟。

    用手一指,混沌钟越发旋转得的厉害,钟身上闪闪的晶芒吞吐不定,旋转起来,仿佛一巨大风车,在树林中穿形。所向披靡。挡者都成齑粉。只一眨眼,周青与混沌钟就围绕树林转了一圈,菩提树无一存在。都化为琉璃彩屑,或是金粉。

    “嗡!”一声洪钟大吕,整个场地宛如一个黄金心肺,一鼓一缩,其中连连爆响,夹杂琉璃光华。随后砰的一声,爆发开来。一片辉煌的宝光充塞了天地。

    周青驱车从宝光中飞了出来,落定关前,用手一压,场中顿时平息,与原来争斗之前没有两样,只有那菩提大阵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,准提道人,阿弥陀,都出了圈子,同时用手虚压,平息了场中的余波。随后各不言语,依旧撮起座位,返回了场地边缘。双方弟子,都来朝拜。

    悟空,鲲鹏,乌巢禅师来见阿弥陀,准提道人,问得情况。准提道人不言,阿弥陀道:“两教**,本各有玄妙。不分高下,只因天道教主做口舌之争,犯了嗔念,生出执着。才做过一场,不免受伤。尔等切要谨记,莫生执着。不可怠慢了。人教合该有百年纷争。李圣,你且前来。”

    李圣就自上前,阿弥陀道:“你为斗战胜佛,本扫荡邪魔,护我佛弟子。吾再赐你**,望你能于杀劫之中,好生而为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不敢怠慢!”阿弥陀用手一指,身边的那宝幢光王佛化为一尊十二层宝幢,落进了李圣泥宫丸中。李圣又自扣谢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也唤悟空前来,将七宝妙树于了他。随后两位西方也不多言。阿弥陀回西天去了。准提道人也回灵台方寸山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