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晋南关前,四圣相斗,周青使混沌钟破去了准提道人的阿唎耶多罗菩提大阵。但因女娲娘娘插手,凭空抛下绣球,周青为宽其心,让娘娘打了一记,还坏了车辕,吃亏虽然是不小,却也不是白吃了,rì后大有用处。

    两教四圣相斗,两方都不好说,却也只有草草收场,定过百年之期,rì后再见分晓。

    周青回到阵前,叫黄巾力士把车辕扶了,收拾好。才下车上芦蓬。通天教主也下了奎牛,依旧上的芦蓬来。众人来拜,才见得对面唐军舰队之上鸣金,随后一一开回,其上的千万门纯阳烈火旗门,太乙神雷冲,元磁玄针筒等巨型法器也缩了进去。

    唐军已经徐徐撤退。依次回了梓山城中。只过得半个时辰,场地对面空空,哪里还有半点人烟?

    见唐军已经撤退,王yīn阳却是松了口气:“亏得是两教相争,圣人论道,否则我终究还是势力单薄了一些,却也不是那李圣的对手。”看了看那东郭先生,南郭先生。王yīn阳心中还是叹息。

    “自己麾下高手,也就这两位,却也非那娑婆净土之敌,更别说对面还有诸多妖神,那修罗道中人,法力虽然不错,但怎比得上那些千古巨妖?虽有百年之期,往后rì子却也不甚好过。还得要多想点手段。”

    王yīn阳想到此处,却朝张自然看了几眼,心中暗暗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却说张自然得了金刚镯,西瓜又得回了修罗旗。对方镇元子又被圣人杀死,却也无可忧虑的地方。西瓜只想早rì杀了如来,破了娑婆净土,救回四大魔神以及冥河教祖。张自然却是一切都听从西瓜的。自己本没主见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两圣都自回去了,周青与通天教主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众弟子拜过之后,知道两位教主有话交代,因此都不敢乱动,立定芦蓬前,也不敢发声。

    周青被女娲娘娘丢下绣球砸伤,只是略一运转,就恢复了正常。通天教主见其情景,却是暗道:“天道教主被这一砸,rì后却是减了不少麻烦,想我圣人,却也该能屈能伸才是呢。”

    把竹杖扶了一扶,周青开口叹息一声,随后对通天教主道:“想我神仙中人,本该是御风临海,乐绝泉林。闲时访友问道,忙时练气烧丹。问自身之yīn阳,杳若冥兮。调丹田之龙虎,扣击玄关。那三千法门,也无高下之分。各有道途。皆是求先天而无为。以期元始。但如今之三界神仙,却是门户并立,小有各有争斗,大有正邪不两立。就连自身无因果之人,也要牵连进来。使得杀运逢起。各争手段。哪里还有半点神仙的味道?正如凡俗一般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本就如此,不可收拾。不可理顺。当以杀劫完之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形式虽然如此,吾曾有思,你我皆为盘古,当年劈混沌开天,演化大千。当年是东皇掌天,立有天条。十二巫掌地,立有地规,一切皆在天条地规之中。起初鸿蒙无数年月,神仙巫妖,都自相安,但尔后东皇十子出祸。以至十rì同世。终于酝酿成巫妖大战的惨剧。尔后,更有道兄当年封神一战。尤为惨烈。而今更有五百年杀运,道兄以为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当年巫妖大战,乃东皇十子犯过天条,东黄责罚过轻,才引起夸父不满,行追rì之事。那东黄十子居然将其杀之。尔后后羿才大怒,以至造箭shèrì。才起了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封神,乃三教并谈,完杀劫,我本签过封神榜,定了法度。只因那阐教弟子,依仗这法度,缕缕欺我截教之道。我才终自起身,做过一场,以定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次大争,都有因而起,只是这五百年杀劫,乃是因诸多因果牵扯,天道教主应劫而生,将这一切都了过。”

    周青听得通天教主所言,点了点头,随后问道:“那道兄所言,巫妖大战,错在东皇十子,而那东黄护短。又错在巫门xìng情暴戾。而封神一战,错在阐教弟子借封神之名欺截教过甚。又错在道兄心生嗔念。三次杀劫,却错在吾天道杀劫过重,结四方因果。又错四方之人,借仁义慈悲之名,灭我天道。可是这般?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笑道:“道兄两分yīn阳,各不偏袒。却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周青摇头道:“非是如此。巫妖大战之时候,东黄也无错,其子也无错。巫门也无错。封神大战之时,道兄无错,阐教弟子无错。如今我天道无错,四方诸门也无错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道兄高论,那错在何方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本无对错,但强要问错,吾自以为,错在不该开天辟地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此话怎说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盘古开天,女娲造人,必要定天条地规人道,否则生灵有强弱之分,有愚智之分,那强的灭弱的,智的欺愚的。如无个规矩,便如乱粥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点头不言,静听周青分说。门下弟子,连那王yīn阳,修罗魔女,东郭先生,南郭先生,轩辕法王,连同周围的兵士,大将。心中虽然有疑惑,却也不敢打搅,只静静听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立定天条地规,必有执天行罚之人。但天条地规约束不了执掌天地规则之东皇,祖巫。正是东皇护短。天条自然就不责其子。祖巫便心生不满。酝酿成无边杀劫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听后,突然悄悄问西瓜道:“小姨。老师所言,那再立天条,约束东皇,祖巫就是了。巫妖大战,错的是东皇,祖巫,怎就错在天地呢?”

    西瓜听了,不禁暗骂一句,拉了张自然一把,暗道:“你却是笨了一些,当年正有六位教主制约,只是六位教主相互之间也有教义之争,女娲娘娘更为妖族,不免偏私。东皇,祖巫有六教主约制,那六教主拜于鸿钧祖师。倘若鸿钧祖师不平,那有谁来制约呢?可见老师说得正是,开天地,便要立规矩,立规矩,便自有争端。所以错在天地。此才为大道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又疑惑道:“那鸿钧祖师端平了,不就没事了么?”

    西瓜道:“本无对错,又怎端得平,倘若祖师罚了妖族,对女娲娘娘便觉不平。又怎端的平?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可是妖族却是先犯了天规啊!”

    西瓜道:“那天规天条是依照多数生灵利益所立。先就违了天道。天道不以少而论多,不以多而论少。正如那狼要吃羊,乃天xìng,要裹腹充饥,你要救羊,就要让狼饿死。你如不管,羊又觉得你对他不平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那我学佛祖慈悲,割肉喂狼。”

    西瓜怒道:“你割肉,我心疼,却又对我不平了,你母亲也舍不得,对你母亲也是不平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西瓜道:“所以都没错,错的乃是天地。既生狼,又生羊,又生你我。要是不生狼,不生羊,不生你我,那就平了。所以老师说,其实本来是无对错的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那现在生了你我,又生了狼,又生了羊,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西瓜道:“听老师讲,问我怎晓得?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又听周青叙述。周青却已停言,却听通天教主道:“道兄所言,正是如此。只是开天劈地之后,才生出多量纠缠。老君却也见如此,做那道德真言,叫世人无为不争,但却被人以偏盖全。终究是无了用处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此处已经分说不得,没了尽头。只是我从人间来,转劫千百世,终成盘古元始,得享不灭。那人间百态,深受其中。如今杀运逢起,当各为己算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各教圣人都明此理,索xìng就错到底。道穷则变。终究有个出去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都是如此,你我就此别过,再行相会之时,却又要行灭杀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点头,起得身来,对贺子博夫妇道:“你两不必随我。”随后独自骑了奎牛,回玉清天金鳌岛碧游宫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叫张自然,西瓜前来吩咐:“你两人都有无上法器在身,自保已是无防。不过还需小心行事。”随后又对西瓜道:“你留在此地辅佐颛顼,rì后自然可破灭娑婆净土,还你阿修罗道正果。”

    西瓜自然听周青法旨,两人拜谢下去了。周青再无交代,叫红玉丫头,青玉童子收拾好车。随后自己下得芦蓬,上车依旧朝天道宫去了。王yīn阳自好焚香送两位圣人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见得周青,通天教主已经走了。贺子博夫妇就要回天庭。王yīn阳赶紧道:“唐军虽然退兵,但依旧在万里之外的梓山城中虎视耽耽,两位且暂留几rì。”

    贺子博见人皇颛顼开口,也不好意思拂起面皮,只得暂留下来。

    却说两教四圣都各自回去了。只于晋南关前定了百年之期,那一百皇子李圣知道天数,一面痛心镇元子身陨,一面却召集众人商量。

    “三月之期,立刻就到。怎生是好。”李圣问众人道。

    镇元子一死,当下失了主心骨,众人有镇元子的先见。哪里还敢妄为?

    “晋南关有一百年气运,乃是天数,更是有两教四圣关前所定。那镇元子为地仙之源流,法力广大无边,都落个齑粉的下场,连一丝残魂都没保住。现在若再打晋南关,万万为不得。”

    毕方心中思付。嘴上只道:“皇子可去对陛下明说,此乃两教四圣所定,如若违之,怕是江山都难以保全,陛下识得天时,必然不敢违背天数。”

    燃灯佛祖道:“此是正理,只怕陛下虽然明白,却被jiān人迷惑,仍旧要降罪于皇子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刷了刷七宝妙树道:“此事要仔细推敲,晋南关已经是万万攻打不得。何况是内乱已起,就算打得,也自不妥,否则被人做了渔翁。我等为鹤蚌。反是不美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无防,皇子可发书一封,对陛下说明情况。而现在,悟空道兄速去长安,与李元谈上一谈。”

    那观世音菩萨,普闲菩萨,文殊菩萨,定光欢喜佛都道:“也只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圣当下拿了主意,先写了折子,叫蜀山弟子送到长安去。而悟空道人,却是自梓山城起身。化身一道金光,起了跟斗云,不出半个时辰,就到了长安城外。

    悟空运起七十二变,化身为一普通道人,自然过了城门关卡。进得长安城中。一路朝太子府而来。

    太子府就在皇城之东,悟空道人行了半天,只见得一片宫殿,都是金墙玉瓦,琉璃铺地。远远还没来到宫殿正门口,就见几队唐军来回巡逻。见得悟空道人走近。连忙高喝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只说:“乃三十三天外灵台方寸山修士,要见太子。”

    那带队的将军却也有眼光。见得悟空道人气度不凡,手拿一株七宝菩提树。暗道:“此人从三十三天外来,怕有来头。”连忙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却说那李元下了朝,正在府邸之中与宫娥妃子饮酒嬉戏,心中十分畅快:“我在祖师处做童子时,每天无聊,兀的烦闷,想不到因为犯了事,贬下凡来,却有如此好处?rì后更是人皇可期。”

    李元正嬉戏,那消息已经一层一层的通报进来,最后由一个美婢来到身边道:“外面有一道人,自称是三十三天外灵台方寸山修士,要来见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元一惊,随后安静下来。眼睛转了一转。喝退妃子。命宫娥道:“请青牛,盘王诸人前来。”随后更是取了盘古幡,暗藏在身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