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金羽!我不是叫你带了山河社稷图下凡助斗战胜佛么。你怎的又没规矩,无我传见,擅自上天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女娲宫中,娘娘正训斥跪在地上的金羽仙子。

    金羽仙子求娘娘道:“弟子本尊娘娘法执旨下凡,只是突然遭到天庭攻打花果山,我兄大鹏明王羽翼仙被重伤,逃了出来,落在东海,奄奄一息,动弹不得。我念及血脉之情,带他到了北芦俱洲边缘的大雪山静养。只是他中了一记蚩尤三yīn神爪,被那三yīn邪毒之气入了元神,一直驱除不得,任何灵药也无效果。因此弟子来求娘娘,万望娘娘赐下神药,救他一救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大鹏明王因要替燃灯挡过灾祸,硬受了一记刑天氏的蚩尤三yīn神爪。虽然当时没有毙命,但刑天氏巫法何等的高强?

    一爪之下,伤及元神,大鹏明王虽然百炼jīng魂,修成太乙金仙,还是受之不起,勉强逃出,还未过东海,就支撑不住,亏得被金羽仙子所救,否则依旧是xìng命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羽翼仙也本是我妖教中人,但数千年前入得西方极乐,拜在燃灯门下。做为明王护法。如今燃灯尚在,你可带他去找燃灯解救。”

    金羽仙子道:“他却不愿再找燃灯古佛,否则rì后还难免逃一死,那却不如先死,落个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如此,他为燃灯抵过劫数,自然是难逃一死,我自然可救他,只是如挽了他之气数,燃灯rì后便有大难,如若让其挣命,也为不好,终是我妖教之人,却是为难。”

    娘娘秀眉微锁,用芊芊玉指敲击着云床,发出玉环珠配碰撞的声音,十分清脆悦耳。金羽仙子只是伏地静听,不敢打搅娘娘心中的盘算。

    突然有彩鹊仙子进来道:“娘娘,有人拜访。”

    娘娘问道:“什么人?”彩鹊仙子道:“两个女子,就在天外,只说要见娘娘,并未报上姓名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娘娘一听,却也知道彩鹊仙子粗心,便不责备,只是心中微微一动,知道是周青化身玄冥后土来见:“定是为人教之事前来,怎可见他!”

    当下吩咐道:“我已知来人,你且出去分说,不要着她进来。吾不见她。”

    彩鹊仙子听后,出了宫,来到门口,就见两绝sè女子,一白纱,软骨铠,面如冰雪,一黄衫,温和秀丽,端庄大方。不消说,正是玄冥后土两位祖巫化身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,娘娘吩咐,不着你们进去,娘娘不见你们。”彩鹊仙子搓了搓衣角,尴尬的道。

    原来玄冥后土来时,正碰到了彩鹊仙子,谈了几句,那后土娘娘自然几句就将彩鹊仙子说的晕乎乎,连姓名来历都问,就进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彩鹊仙子虽然多嘴,却是一派天真,长年呆在女娲宫,一点心计都没。好坏全凭第一眼,因为玄冥后土两人都是女身,生得也异常美艳。彩鹊仙子自然起了好感,现在娘娘不见两人,就觉得好象亏欠了对方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玄冥一听,面sè更加寒冷,彩鹊仙子陡然打了个冷颤,全身上下冰凉冰凉的。“这个姐姐好大的脾气!只是娘娘宫前,却是乱来不得,我得提醒一下,免得真个出事,被娘娘责罚了,却是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下彩鹊仙子正准备提醒玄冥,突然身后彩凤仙子出来,对玄冥后土道:“娘娘请见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怎的改变主意了!这可不大正常啊!”

    彩鹊仙子突然惊讶,心中暗想。她在宫中多年,知道女娲娘娘xìng子难以琢磨,往往认个死理,改主意的次数,当真比秃子头上的毛还少。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,既然娘娘请见了,当随妹妹进宫见吧。”彩鹊仙子连忙道。十分热情,分别拉起玄冥,后土两女的手,朝女娲宫行去。彩凤仙子看了,只是摇摇头,却没办法。

    原来女娲娘娘在宫中思付:那天道教主成就元始,于我一般,只是成道之前恶了我,这次晋南关前,我那绣球本也打不着他,他却硬挨上一记,让我伤了,可见为人还算不坏。此次谴玄冥,后土两大化身祖巫来见我,也无亵我之意。我若不见,未免是太过了一些,吾等混元教主,不生不灭,rì子还长,为一个量劫轮回的小事争端,恶了关系,却也不妥。

    混元教主圣人看来,这天地杀劫,虽然是一盘胜负关键的棋,但却没必要真是恶了关系。把自己陷身进去。况且是对手微微示弱了一下,要再赶尽杀绝,却也不为圣人之道。

    当下娘娘思定,便叫彩凤仙子出去叫其进来。要是周青亲自来,却没这个效果了,未免让女娲娘娘心中先就生出自己亵渎她之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化身前来,便有如自己亲来,其中道理,异常玄妙,不可分说。

    玄冥,后土进得宫来,见了娘娘,后土稽了一首,玄冥自然是学着施了一礼道:“娘娘,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见了,心中便有些不悦,不过见对方是女子,又是从盘古而生,算得上与自己颇有联系。当下也就不见怪了,要是男子,娘娘心中自然先就恶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叫了侍侯的仙子与玄冥,后土赐座,娘娘问道:“你要见我,有何事情?”

    后土娘娘笑道:“一是多年未朝见过娘娘,特来朝见,二是为人教之事前来,想求问娘娘一二。”

    玄冥也道:“混元教主之中,只娘娘一人,当年玄冥就甚是羡慕,今rì得见娘娘,也是求问娘娘混元之道。”

    周青凝聚祖巫真身,又吸纳其元灵记忆,终于是万法凝聚一体,以盘古之力得证元始,祖巫便是周青,周青也是祖巫,初时凝聚,那元灵记忆只是在周青真灵之中,祖巫躯壳,也只称得上无意识的魔神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是周青避过用自己的口吻谈论,分别以祖巫当年的口吻对娘娘分说,娘娘心中虽然明白,但却不会针锋相对了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娘娘听两女说话顺耳,心中初使的那点不悦却也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你们二位虽然为盘古所化,当年也曾在宫中与我说过话儿,只是因巫妖大战,落了了身陨的下场。从那以后,本宫便失了可闲聊之友。也不怎畅快。”

    后土娘娘道:“当年我为族人,与妖大战,却使娘娘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玄冥也娇笑了一声,对女娲娘娘道:“当年娘娘未曾出手,否则我哪里能够抵挡?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叹息一声道:“本宫虽是妖族圣人,但妖皇之位一直是东皇所管,当年巫妖一战,谁对谁错,也不用分说。只是一场劫数,谁都逆过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年洪荒之中,虽然是强者辈出,但成混元无极之道的太上教主,却也只有六大圣人,只有女娲娘娘一人是女身。娘娘便有几分寂寞,所以才有造人之事,但人不过乃玩物,能勉强与娘娘谈说的,只有最接近圣人的玄冥,后土。

    其余圣人,都是男子,娘娘虽然经常走动,却也不会深谈。

    玄冥,后土乃盘古所化,前身与娘娘就是同门,一来而去,自然有点似闺中密友的味道,后来两女与妖族大战,娘娘未帮东皇,却是一小半是因此。

    后来两女身陨,娘娘自不快活,越发寂寞得紧了,三界之中,能与娘娘并列的女子,自然没有。现在虽然两女是周青化身,但与当年也无两样,形神皆在,娘娘想起当年旧事,却也自感叹。

    圣人之中,却也只有娘娘造过人,xìng子多于人一些。

    玄冥,后土两女乘机把话引开,又说了当年几句旧事,说着说着,便又说到了当年的巫妖大战。直到怎与东皇拼斗,怎样身损。女娲娘娘又感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们是有此一劫。身损之后,我本想聚集你两元灵,但此乃逆天行事,我也不能为之。现在随天道教主脱劫出来,却自一体了,我更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对玄冥道:“你只是xìng子暴烈,虽然当年身陨,但如今也算是得成了元始,不生不灭,只是有些尴尬了。天道造化,居然如此,真是让我都哭笑不得。”

    想起两女现在的情景,就是女娲娘娘,也真是苦笑不得,真是别扭了一些。娘娘虽然心中明白,但这事却是造化而为,点穿了,说明白了,追到根底了,更加没意思,不如难得糊涂一回了。

    玄冥干笑了一声,却也不好说话,三位默坐片刻,气氛又尴尬起来。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玄冥只见金羽仙子伏在地上,也不动弹,特意打破尴尬,问女娲娘娘道:“娘娘,这是何事?”女娲娘娘笑道:“此乃小事。”所后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玄冥本是周青,自然知道事情原因,只是如今她却是玄冥,却说不得要问上一问了。听见娘娘解说,不由娇笑道:“原来如此,终究是妖教之人,娘娘总不能让那大鹏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妹子却是不知,大鹏终是燃灯门人,燃灯要拿他抵御劫数,也是正为,我若差手,却是不美。”

    后土道:“我知姐姐姐心思,那大鹏无当场身陨,便还有气数,姐姐不愿为,我却是帮姐姐结这一因果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也是如此,那燃灯封神榜上有名号,虽然未最终定过,但已经难逃了,再寻人抵劫,也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后土见娘娘默应了,随后对金羽仙子道:“你且过来。”金羽仙子连忙过来,却听玄冥道:“那蚩尤三yīn神爪是我巫门之法,中者伤及元神,当时不死,便要轮回十次,才能解脱。我便传你解法。”

    随后,传了一套口诀与金羽仙子,又画了纸篆文。女娲娘娘见了,只命道:“你自便去。”

    金羽仙子叩谢之后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玄冥为了不冷场,看了看女娲宫四周,又对娘娘道:“娘娘这里却是冷清了一些。有些静了。”

    却一下说到女娲娘娘心坎上了,当下道:“确是如此,当年你两还时常来我宫中分说,如今却是冷清了,只得到处窜门,也去那弥罗天,火云宫走上一走,但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玄冥道:“如今是我也算证了元始,不生不灭,自当与先前一般,时常来与娘娘赔话,解一解冷清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那却是大好。”当下三女又分说了许久,说得xìng起。娘娘心中暗道:“玄冥,后土两女只是与那天道教主同体一人,实在是不美,但天地开来,总是不全,不过好歹有两个可以说得上话儿的人了。和当年一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至此过后,玄冥,后土两女时常来女娲宫走动,十分频繁。不提。

    而周青自己是闭门不出宫半步。一是清修算计,二是取清净天开辟所生出的灵宝炼些法器,如那玄都老君一般。

    老君炼有金刚镯,轩辕剑,腾空剑,以及诸多法器,无一不是jīng品,超越先天。周青是因那大劫将起,门下要完杀劫,好歹也要练出一两件与那金刚镯媲美的法器。

    却说那大唐长安城中,李世豪面上无光彩,眼神更是无光。因为那迎娶妲己不成,更是得知李圣乃斗战胜佛转世。直把李圣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。却偏偏又不好奈何。

    一面是对方好歹是自己亲生,有骨血相连,另一面是李圣非同一般,怕那猴子来个大闹天宫一样闹长安。

    两方心焦,另李世豪这地仙之体都有些疲了。这天正在书房之中看妲己画像,突然有内廷侍卫来报:“蜀山弟子送来晋南关军情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