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噫,恩!”

    却说李世豪听见了蜀山弟子送来晋南关军情,那yīn沉的面容稍稍的缓和了一些,鼻子里面哼了两声,便叫侍卫呈上来。这侍卫手上正是一封金线玉丝织成的纹龙锦书,一听唐王叫呈上来,连忙双手捧给了李世豪的贴身宫女。

    这宫女生的异常貌美,穿轻纱锦袄,彩蝶晶蚕丝粉交织成的坎肩,相貌自然与妲己有几分相似,乃是李世豪命人三界寻访妲己之时,找到了面貌相似的,乃是天界黎山老母门下一个弟子,名叫雪燕。

    这雪燕虽然面貌相似,但那风韵气质,却远远不像,李世豪虽然心中依旧是躁动不安,十分不满意,但却聊胜于无了。

    却说雪燕将纹龙锦书接过了,再转呈给李世豪,随后挥手叫那侍卫下去了。那侍卫却也不敢怠慢,也不等李世豪吩咐,连忙退下去了。

    李世豪展开纹龙锦书,只看头几字,身体就微微一颤,面sè转得凝重无比,直到看完之后,还死死抓住纹书,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砰!李世豪将那锦书砸在桌上,之后默坐片刻。才开口对雪燕道:“你却看看。”雪燕笑着拿起锦书,也看了一遍,上面大意便是如此:因晋南关有百年气运,不可破之,攻打数月,不断损兵折将,死伤不少。最后一役,连地仙之祖镇元子都死在天道教主,通天教主两位圣人之手,最后四圣论道与关前,要一争两教高下,还做过一场。最后双双退去。

    介绍此役之后,李圣只请暂时收兵,自己长期驻扎在关前守护,以等对方慢慢消磨了气数,方可成事,一举灭杀颛顼。统领两大部洲。

    “此乃人教气数,叫我唐国纷乱。何等大事,居然牵扯到两教四圣。可恨是那李圣,分明是佛门见我攻下西牛贺洲,杀其信徒,自己不可抵挡,便来叫我唐国内乱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只是心中如此之想。却又有一事不明,便问雪燕道:“此事牵扯到圣人争斗,却就非同小可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雪燕娇笑一声:“一百皇子来历不凡,不过那颛顼更是洪荒人皇,陛下定的三月期限,只怕一百皇子做不到。而那圣人之约,陛下势必不能强之,否则反遭灾祸。陛下对那颛顼,不如非攻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点了点头道:“人教大兴,乃是天数。只是朕有一事不明。先前朕亲自率军西征,那天道教主,通天教主还曾到阵前相助,将那准提道人击退,怎的如今在晋南关反阻我唐军,而那佛门两圣却反来相助。”

    雪燕又笑道:“陛下一向是明白人,怎的最近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面皮抽动一下,却不言语,神sèyīn冷了下来。雪燕一见,知道是为天庭提亲一事,焦了心思。连忙不再分说,尽力解说。

    “一百皇子乃斗战胜佛转世,持轩辕剑,仿佛是天命所归之人,在三界已经传来,更压陛下一头。只是陛下如今气数还旺,他压过不得。如让其杀败了颛顼,入主南海,修养生息。只等陛下气数一尽,便可行事。天道教主,通天教主乃道门圣人,一心灭佛,自然要阻挡。”

    李世豪摆了摆手,叫雪燕不要再说下去,嘴中喃喃道:“气数,气数,我也知自己气数不长,两教之争,怕要落个画饼。偏偏又退身不得。只是我有心愿未了,若了得这心愿,纵然气数尽了,也无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气数并非定数,乃你消我涨,你涨我消之道。”雪燕笑道。李世豪一听,却来了半点jīng神,连忙问:“此话怎说?”

    雪燕悄悄分说了几句,李世豪听了,却是大悦,连忙又命人进来,去传太子进来。

    雪燕却是退出去了,悄悄出了长安城,寻一处僻静之地,将手一扬,一条极其细微的剑光冲天而上,朝西牛贺洲飞去。

    这剑光速度极快,在罡风中一闪一闪,过了三天三夜,突然一个俯冲,直朝下面落去。

    此地已经到了西牛贺洲,只见一片片的房屋,宫殿,楼台,城池连绵成一片广阔无边的疆土国度。

    这方疆土仿佛一个jīng轮,zhōngyāng的城池异常高大,四周环绕有无数小的城池,不知连绵到了几万,几十万里开外,论那规模,与长安都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剑光正朝zhōngyāng的那城池落下。zhōngyāng城池,乃是一圆形的宫殿,大有千里左右,一片金碧辉煌,其中宝塔林立,最高最宏大的宫殿上顶zhōngyāng有一颗大有里余的巨型宝珠,散发出琉璃光明。

    这城池,正是先前宝轮国的都城,现在整个宝轮国都是李chūn,李宇两公主的封地。

    剑光只一靠近,就被琉璃彩光卷中。随后落到站在皇宫顶上守卫手里。这守卫一见,连忙跑了下来,穿过一层一层华丽的宫室,来到皇宫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雪燕仙子有飞剑传书。”这侍卫只见大殿之中有诸多公主,不敢上殿,只在外面禀报。

    却说这大殿,异常富丽,地面铺的乃是北芦俱洲生长了数个元会的火熊,火虎毛皮,一片通红,极其柔软,宛如火焰上飘。四周摆设却是北海千万年凉玉雕琢成的屏风,顶上悬有罗汉舍利。

    此时,大殿正上方温玉九龙椅上坐十一公主李chūn,十二公主李宇,下面右边乃是十三公主李媛,十四公主李雯晴,十五公主李燕儿,这五位公主,都是在黎山老母门下学仙法。

    左边的温玉椅上只有一人,黑须白面,正是申公豹。

    “申先生此来,却是将来那人皇要应在我们姐妹身上咯?”此时候,上坐的两公主对申公豹问道。

    申公豹捋了捋黑须,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人教大兴,在天地之上。三界又起三皇,分天地人。如今大天尊以女身,统摄天皇之位。两位公主却有人皇,地皇之相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所说,却叫我疑惑,想这人皇大位却是万万轮不到我姐妹,先有父皇在不说,更有百皇弟李圣持轩辕圣剑,九十九皇弟李元,难南海颛顼也持腾空圣剑,我姐妹乃女身,怎会有人皇,地皇之相?”

    李chūn公主边说,边将雪燕仙子的飞剑传书叫人递上来,两公主都看了一遍。随后又传给其他姐妹。

    申公豹道:“非是如此,天地定数,一阳一yīn,循环消长,实乃定数。古时三皇,天皇伏羲,人皇轩辕,地皇神农,都乃须眉,禀传阳罡。如今三皇都隐火云宫,又值新立之计,正要yīn数才为平衡之道。非女身,还做不得三皇。”

    李chūn,李宇两位公主闻言,不由大喜道:“果是如此,却也有道理,当年我两被欢喜佛门秃贼掳去,亏得温仙子与周竹仙子相救,如今温仙子执掌天皇大位,扫荡三界,威风凛然,更压过须眉一头,好叫我等羡慕。”

    下面诸公主也生羡慕,那十四公主李雯晴,十五公主李燕儿分别道:“正是如此,听得大天尊扫荡花果山,将其荡平,就是先前玉帝,也远远不及,这天皇之位,却也是实致名归了。只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申公豹自然晓得诸公主的念头,又自笑道:“眼下是逢杀劫,应劫之人大有气数,自然盖过两位公主一头。公主岂不闻盛及必衰,回光返照之理?两位公主当年与大天尊相遇,败无量降魔金刚佛,绝非偶然,实乃天数。”

    两公主听后,暗暗盘算,又相互对望了几眼,李chūn才开口对申公豹道:“我姐妹真如先生所说,天数注定,却也无需劳心费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噫!不然!”申公豹道:“公主岂不闻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公主上应天数固是不错,但仍须图谋气数,才能对应天数。不像那不应天数的,任凭是如何谋之,也终究是竹篮打水,水中捞月。”

    李宇公主道:“先生所说不错,上应天数,还需谋之,只是我等姐妹根基浅薄,怕谋那气数不成,反遭了祸害。”

    申公豹笑道:“公主心思细腻,自然是明察秋毫。大天尊执掌天帝大位,乃我天道教掌门,自然是顺应天数,况且又与两位公主有一面之缘。人教纷争,还有百年之期,公主慢慢图谋,大天尊自会相助。”

    说罢,申公豹又与几位公主谈了片刻。转身上天去了。天庭温蓝新依旧上天道宫来见周青。

    此时周青正在天道宫中,取了开辟清净天,破混沌中产的先天五行jīng华炼就一块先天元胎。温蓝新得诏,进了宫中,只见周青坐云床,双目微开。

    云床之前有玉石摸样的丹炉,高有丈六,一半是漆黑,一半洁白。丹炉下有纯清火焰,将丹炉缓缓冲了起来,周青双目之中,各shè出一黑一白两条细光,又劲又疾。冲得丹炉只在半空微微旋转。

    温蓝新不敢说话,静静等待。过得片刻,周青收了目光,用手一指,炉火熄灭,丹炉落将下来,温蓝新隐隐听得里面仿佛有无数铜丸炒动碰撞。但只一下,就再无声音。

    周青道:“为师炼一宝,rì后为天地人三皇法器,非同小可。你rì后若有疑难,不用来见我,就在天庭默祈,我自然感应,与你应对之法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点头,随后将情况分说。周青道:“可叫吾女周竹,周璨,周晨,九凤,盘丝七女下界。”温蓝新又听了吩咐,随后回了天庭,传周竹,大小狐狸,九凤,盘丝七女去见李chūn,李宇两位公主了。

    “吾要立三皇,通天教主自然无话说,关键却见女娲娘娘那里。”周青思道:“吾炼此法器,还须炼过三百六十五回,做周天之数,以女娲血脉淬之。方使大功告成,使那人教以yīn柔压阳罡,rì后为减过不少杀劫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周青再这里思量,女娲娘娘府邸之中。玄冥,后土,女娲娘娘又聚在一起说话儿,双方说的是老君显化,元始立阐教,阿弥陀佛接应极乐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娘娘正说到开天之前,鸿钧将jīng义,准提道人打鲲鹏争位,尔后与阿弥陀一见菩提,一见莲花,成就元始。三女都笑将起来。

    玄冥突然道:“姐姐说得是开天旧事,只是妹子有一事一直不明。”

    娘娘道:“有甚事不明,说来听听?”玄冥笑道:“天地定数,一yīn一阳,相互消长,怎的圣人之中,除娘娘之外,都为须眉之身?”

    娘娘道:“圣人成就元始,无yīn阳之分,实乃混沌。”玄冥听后,不禁笑道:“不说圣人,就说人教之中,也是如此,人乃娘娘所造,为何是这般?”

    娘娘微微皱了皱眉头,沉默半晌,后土娘娘却笑道:“此乃天数,总有循环之时,费这脑筋管它怎的?”随后对娘娘道:“听闻姐姐所开辟这片天地之中,有好些出去。不如去游览一番。”玄冥当即叫好。

    娘娘也收拾了心情,三女转过后宫去了。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得那李世豪听了雪燕言语,连忙唤太子李元前来,但那侍卫去了太子府,哪里还有李元的半点影子,只是得之李元外出,却也不知去了哪里。只好回来禀报李世豪。

    李世豪听后,心中更加是发闷:“吾自三百年前起于此地,尔后灭各国,一统南瞻部洲,到头来,却是因两教之争,做别人嫁衣。”李元乃上清门人,手立盘古幡,更胜那轩辕剑,李世豪一个都不取。

    此时,李元哪里知道李世豪的想法,正使了浑身解数,在黑风山大战悟空道人。

    争斗!已经斗了数天,正到最激烈之时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