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轰隆!一座五sè晶桥从中间断裂,轰然崩塌,砸在毒龙潭中,掀起了滔天水花。随后一条混沌剑气从空中落下,正中一块残余的断桥晶体,只一闪,那长有几十里,宽有百丈的晶块被绞成齑粉,竟然无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随后那一团晶桥,仿佛是冷油碰到烈火,突然燃烧起来,中间夹杂旋风,红水,黄尘,直朝立在水面上的悟空道人猛卷过去,其势如那猛虎扑食,又猛又恶。

    “盘古幡乃开天辟地之无上法器,其威不可抵挡,只是听闻太耗法力,无圣人手段,更本摇动不得多少,怎的斗了十来天,这李元还如此生猛,不见衰竭?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脚踏水波,稳稳站定当场,无丝毫动摇,他周身七彩神光环绕螺旋,仿佛无数条丝光。手中七宝妙树卷起千重彩光,四面遮挡,每一次刷动,必要与一件兵器碰撞。

    青牛使一杆点钢丈二长枪,枪身一片青sè,符咒斑斑,枪头却是晶莹如雪,上有点点紫焰状的印记。身形漂浮,闪烁不定,就在虚空中若隐若现,就是悟空道人都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只有当那枪尖破空刺来,碰到周身环绕的七彩神光时,悟空才琢磨得到轨迹,用七宝妙树狠狠刷去。

    青牛却是异常狡诈,知道七宝妙树乃圣人兵器,自己这杆玄都天妖枪虽然厉害,却也要差上一筹,是以一发就收,下一瞬间,刺向悟空的咽喉,双目,眉心,后脑,泥宫,只是连连变幻,运枪如神。

    “要是金刚镯在手,自然有胜无败,但现在却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青牛暗想。一枪刺对方下身不中,却险些被七宝妙树将枪刷落,连忙退开。悟空道人挡开七公主,董永的飞剑,就要使法运元神追击,猛然身后有盘古幡催动那地水火风卷来,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把足一顿,不避反进,将七宝妙树一抛,念动真言,周身旋转的七彩神光立刻宛如活物般的冲上,与七宝妙数一交,刹那凝聚成一株丈六高下的七sè菩提树,只个一闪,就投进了那一片烈火洪水之中,悟空道人同时腾身而起,做不动印状,朝李元合身撞去。

    砰!七宝妙树所化的菩提光明大放,七钟光华交织,仿佛与那太极图一般,似乎有定水火风的功能。一投进那洪水烈火中,旋风先就平息,尔后那洪水,烈火,黄尘都被七sè神光瓦解,依旧打进了虚空中。

    李元倚仗手中的那道上清仙符,接连摇动盘古幡,却因悟空道人手中有七宝妙树,伤害不得,但能给对方造成巨大麻烦。刚刚又摇动了一记,正要发动第二次,就见悟空舍了七宝妙树,反合身朝自己扑来,顿时骇的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“速来助我!”

    李元来不及再摇盘古幡,抖手就是一条青莹莹,亮晶晶,宛如匹练似的上清仙光朝前面打去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刚好迎面扑到十丈开外,两人几乎面对面。可清晰见到对方神sè,正要使那灵台三星擒拿**,将对方摄住,然后再迫对方定计。两不相争,只等百年之后,就共上同伐天。

    只见到上清仙光当头裹到,悟空一声长笑,转瞬之间,人就便化成一方五sè大石。大石再一变幻,成一口五sè神剪,刃口两开,对那上清仙光就是一剪,对冲而去。

    势如破竹!

    声如裂锦!

    李元毕竟是火候还浅,上清仙光虽然是无上玄功,但哪里抵挡得住悟空变化五彩补天石元身,再化神剪的全力一绞。呼吸间那仙光就如烟云四散。那五彩神剪余势不衰,朝李元拦摇插到。

    李元只出于本能将手中盘古幡往前一送,对那剪口迎去,好抵挡一下,迎得战机。

    叮!五彩神剪正好一插在盘古幡面上,被其上流转的混沌气流挡住。自然伤害不了盘古幡分毫。

    李元心中略一松气,正要转身后跃,就见五彩神剪上飞出一个三尺高的小道士,正于悟空道人一个模样,周身笼罩着石质的先天五气,只一闪,就化为一团光气,迎空就涨成一只大手,有亩余大小,劈面抓来。其势如电,又猛又恶,“不好!”李元一见就知道是悟空遁出元神,化先天五行大手,要拿住自己。但自己这几个应变,已经费了大半心力,哪里能再使**术抵挡对方元神一抓。

    匆忙之间,只见得悟空肉身所化那五彩神剪依旧回了原形,长笑惊天,叫声:“树来!”

    那七宝妙树一冲而起,一个旋转,挡了青牛一枪,将其刷过一边,随后电疾收回,稳稳持在手中。其上放出无穷量的彩线晶丝,宛如烟花筒,暴雨一般的四面激shè,堪堪阻挡住了七公主,董永的飞剑。更缠绕住了盘古幡。

    青牛,七公主,董永都被七宝妙树阻住,眼看是营救不了李元。

    而那李元,心力用尽,也抵挡不住悟空元神,只一拍头顶,九条火龙飞起,撑住了对方元神所化的大手。

    悟空元神猛一变幻,其中猛的飞出一块块五sè石,其打如拳,似那暴雨流星般的打下,当头一条火龙被砸中,只打了个头破血流,只是惨叫一声,随后全身鳞片被打脱。周身似乎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此乃火龙丹炼化,与本命元神交成的九火真龙,但依旧难以阻挡悟空道人催动元神,消耗自身先天五气,凝聚五彩补天石砸下。

    只要不出半刻,那九火真龙被击溃,李元也就手到擒来了。

    有七宝妙树在手,悟空道人实力何止增强了几倍?却不似以前那穷酸了,全身上下,拿得出手的只有猴子一根棒子。如今悟空有七宝妙树,李圣更有十层光明接引宝幢,手持轩辕圣剑。哪一件都是与七宝妙树同级别的。当真是威风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七公主刚飞出白龙剑,就被七彩晶丝飞罩而来,知道被一罩住,虽然伤害自己不得,脱身却就麻烦。忙跃天而上,堪堪避过。董永却是对李元大呼道:“休要慌忙!吾自有手段!”

    一条似蛇非蛇,似龙飞龙的光影从董永头上飞出,张口一喷,黑烟滚滚冲出,将那七彩晶丝消融了一大半,悟空飞出元神,只以肉身神通以一敌三,虽然有七宝妙树相助,却也法力分散,威力自然大不如单一。

    见董永飞出自己的盘王三降天蛊元神时,破了一半晶丝,七公主也同样飞出三降天蛊元神,青牛把枪一掷,头上也现了元神,太清仙光周身包裹,接过抢,缠住了晶丝,肉身朝李元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悟空见状,将七宝妙树一丢,飞将过来,挡住了青牛,随后将袖一拂,飞出一粒大如鸡子,通红如血的宝珠。

    这宝珠迎空而出,就化为一片赤艳艳的血光,血光奇腥刺鼻,仿佛粘稠汁液。却不似正道了。

    宛如cháo水似的血光朝董永,七公主元神涌来,七公主一雷飞出,在血光之中炸开,那血光都飞溅起来,支离破碎。但一转眼那些破碎的血光就仿佛活物蠕动,眨眼变成一头头无相血魔。

    此凝血神珠,乃悟空炼化冥河教祖化身血神道人元神修成,与那血神心罗一样。只是这凝血神珠,却要比血神心罗更甚一筹,能化四万八千无相血魔真身,能扑杀仙佛,异常凶猛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应是闲太过狠毒,一般不轻易使用,但如今势头,却是非使不可了。

    漫空都是血影飘飞,浓淡不一,乍分乍合,奇腥恶臭排空,滚滚而来。七公主见了,却是不惧,运起天蛊元神,与血魔争斗。

    这盘王三降天蛊,却是至高降头法术,杀人无形,乃是巨毒之体,比血魔更为歹毒。所以上古盘王,虽然是独身一人,却也能威镇洪荒。

    初使扑来的数十头无上血魔只与七公主元神一斗,那血红的身躯顿时染起了一层花花绿绿的颜sè,行动都迟缓起来,被白龙剑一绞,依旧化为血烟四面消散,要再形成血魔,却异常缓慢,真好似中了巨毒。

    董永见李元危机无比,怕是撑不住几个呼吸,大呼道:“叫你知我厉害!”

    边呼之间,董永把手中那面天蛊元蜮幡望空一掷,披散了头发,仗剑一指。那天蛊元蜮幡顿时轻响一声,升腾起一蓬灰蒙蒙的烟雾,其中各sè彩星闪动,隐隐见得无数天蛊元蜮虫在里面蠕动。外面飘飞的千万血魔,好象畏惧,居然不敢扑过来。

    董永哪里肯分说,挥剑就将自己腕脉割破,一条血箭shè进了那万蛊云雾中,就听得唏唏唆唆,仿佛chūn蚕食桑叶。

    用自己jīng血喂食了自己洪荒时候所炼的天蛊元蜮,董永仗剑一指,那团灰云蛊虫便分化数股,猛扑而上,所到之处,血魔纷纷让来,哪里敢拦路。这一眨眼,就朝到了悟空道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此物凶毒至极,万万不能沾上身来!”悟空道人知道厉害,连忙手了七宝妙树,朝那数股虫云刷去。

    一刷而中,七彩神光一刷也分数股,与那虫云交接,悟空道人手腕一弹,仿佛刷在胶质上,细细一看,那灰蒙蒙的一团虫云似乎并不怕七彩神光,完全附在上面,甩都甩不掉,并且那虫云还延着七彩神光爬了过来,只不过比刚才的速度要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数声巨响,李元头上九火真龙终于被悟空先天五行之气所化的大石轰散,那上清仙光也被抓破。

    李元双眼血红,直直盯着落将下来的巨型大手,却知道大势已去,对方用元神化出,法力高强无比,最近又得了血神道人jīng修的部分法力。自己虽然有盘古幡,但一开始就消耗法力太多,对方只是仗七宝妙树防守,现在突然发难。自己一不小心,却是着了道儿。

    “与你不共戴天!”李元连放上清仙光,都被如破竹一样摧毁,自己周身都被罩定,连舍弃肉身,元神出逃都半不到。

    青牛终于赶到!

    七宝妙树因抵挡董永的天蛊元蜮,却让青牛脱身,元神极快,后发先至,一枪朝刺来!

    枪尖上燃起紫巍巍的兜率火,正中悟空元神所化的大手!

    但那五sè大手似乎并无知觉,只是停顿了半分,那枪刺进其中,就仿佛刺进了水中。青牛却也知道悟空道人乃五sè补天石正身,身具先天五行之相,元神不惧火焰。

    当下只阻挡了对方一阻,自己元神也化为一条青光莹莹的大手,与那五sè大手对抓。

    青牛元神蕴涵太清仙光,并且是jīng修多年,自太古洪荒就炼起,其jīng纯程度,可以媲美释迦如来。两手一碰,轰然撞击。那下面的李元顿时周身如刀绞,浑身血肉模糊,不过好歹是寻觅了机会,脱离了对方元神笼罩,飞快遁到了山顶上。

    李元故不得肉身破损,忍了疼痛,飞出元神,用手一招,那盘古幡飞起,落到自己手中。但已无力再摇动,那道上清仙符,法力也使完,化为一股清气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怎生这般厉害,却是小看了!险些落于人手!”李元想起刚才,又惊又怒,怨气冲天。

    悟空元神与青牛争斗一个回合,对方肉身也遁了上来,招回点钢枪。随后虚晃一下,归了正位,催动太清雷罡。连珠一般的打来。

    元神乃jīng气真灵所化,虽然有形无质,不惧刀剑,却怕神雷,尤其是青牛的太清雷罡,威力极大,挨上几记,虽然不至身死,却也非常耗损,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当下也归了肉身,震动七宝妙树。暗叫一声可惜。

    元神归位,法力大增,七宝妙树光华盛极,将那虫云全部阻住,只是消灭不得。董永仗剑一分,逼开漫天血影,那虫云又自分化,成了百多股,紧紧围绕悟空周围的彩光。

    七公主祭起白空剑攻上,青牛四面运起太清仙光,两人叫悟空逃走不得,并且猛攻那七彩神光。

    只要悟空漏出一丝缝隙,那万蛊元蜮就乘虚而入,多大的神通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战机,已经失去!现在场中,都摸清楚了底细,全力出击。气劲交加,旋风四卷,空间波动,血影飘摇。

    整个黑风山,隐隐浮现出光华,却是原来周青立山门之时的守护山石草木的禁法,所以才在诸人的攻击下,没有崩溃。否则休说是整个黑风山,只怕是方圆几百个山头,怕不被移为平地了。

    李元立了盘古幡在周围,却是无碍,只是坐定,取出灵药,全身涂抹了,又自吞了一粒上清仙丹,默运元神,只要一恢复法力,就全力出手,定要将悟空道人至于死地。

    由于那董永终于显示出了盘王手段,悟空道人一计不成,逼出了双方的全部实力,现在是yù罢不能,只要自己稍稍松懈,彩光一漏缝隙,那万蛊元蜮涌上身来,任是自己太乙金仙之身,五sè神石之体,都要落过饮恨当场。

    而那董永斗了十多天,见悟空道人突下手,险些将李元抓去。又放出四万八千血魔,却想起了释迦如来之事情,微微勾了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“这悟空道人都如此难缠,如何能对付那如来!出一口胸中闷气?”双方都打出真火,董永披头散发,催蛊猛攻。

    现在悟空虽然处在下风,四面布满的太清仙光,连冲将出去都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“盘王毒蛊却是克制无相血魔,不好再斗!”悟空道人暗思,又看见了李元在恢复法力,“那李元拼命摇幡,只怕吾要吃个大亏。”

    情况虽然万分,悟空道人却丝毫不见慌乱,身行飘逸,如那流水。

    一面全力护身,运法力在场中飘忽。一面暗运心法,收了漫天的血魔,凝聚成一尊丈六血神,就在自己周围飘忽。

    这血神中了巨毒,本来通红的全身,现在变成了紫,黑,青,绿,等数种,光彩斑斓,乍一看,却似异常诡异。血神飘忽之间,那周身毒素慢慢逼出。只是不敢靠近那万蛊元蜮云。

    这血神一凝聚,倒也另围攻的三人多少有些顾忌,但那因为有蛊云克制,悟空情况依旧是不甚乐观。

    上清仙丹乃圣品灵药,李元一服下,运了片刻,顿时元神才充沛,法力尽复。肉身也自搓上了玉露仙膏,生长起来。不再做痛。正要站将起来。使盘古幡将悟空道人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远处场中虽然气流分割,空间齑乱,模糊看不清楚,但李元还是隐隐见到一条金光自九天落了下来,随后就是嘎嘎狞笑。

    李元心中陡然涌起强烈的危险,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上,连忙提幡抢进其中,就见一条彩光,于一条金光翻着筋斗远去了,一眨眼,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场中瞬间清晰下来,却是一副另人不敢相信的场面,只见七公主脑浆迸裂,死在当场。董永抱住七公主尸身,仿佛是放声大哭,却瘪了气,听不见声音,突的喷出一口鲜血,人也昏死过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