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天啊!”李元见这情景,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呼。轰然一声,随后脑袋一片空白。把手中的盘古幡丢了,只身抢到董永身边,双手将董永,七公主两人身体扶住。

    董永倒还罢了,只是悲愤攻心,真灵齑乱,才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打击过重,任你是太乙金仙,有那大神通,**力。也有只保得身体元神这外物。心中的尘障,除非是证得元始,否则莫个能脱。

    青牛只是面无表情,看不出任何神sè波动,把董永拉过,放在地上,双手一搓,一片清蒙蒙仿佛雨露的雾气涌出,将董永全身都罩定。青牛jīng修太清仙光,此举乃是调和董永真灵,使其不至于心火扩散。

    否则一个不小,走火入魔,道基尽毁都是小事。重则心火起自真灵,将三魂七魄都烧得一干二净,神形俱灭了。

    这内火,由心而生,却不比外来侵袭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,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青牛过了一刻,面上才肌肉抽动起来,神sè狰狞。得青牛太清仙光一罩,董永本来是全身僵硬,衣襟上血迹斑斑不说。面sè更是通红,yù把鲜血都滴出来,现在那血sè消退,只是人依旧不醒来。

    “心火迸发,非药石能救。”青牛见这情景,哪里不明白。却见李元扶住七公主尸体,也放到地面,呜呜哭了起来,伤心之至,一点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青牛又见七公主披散了头发,天灵被粉碎,那脑浆搀杂鲜血沿头发流下,本来貌美的秀脸现在红白夹杂。全身上下哪里来有半点生气?显然是神行俱灭了。再无半点回生的希望,否则董永绝不会心火攻上。

    青牛就在战场,刚才的情况,他比李元看得清楚,只是来不及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怎有这一大劫,是先却无一点预兆?怎会如此,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青牛将点钢枪一戳,山石迸裂。随后朝天大呼,只见那白云涌动,气浪翻滚,直直冲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李元用水将公主血污洗了,见青牛神态不对,擦拭了眼泪道:“走!”

    青牛停了大呼,冷冷道: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李元道:“元始天尊老爷法力无边,无生无灭。非我们想象,我们去见老爷,想必有办法救七公主。”

    青牛摇头叹息道:“真灵都被打散了,哪里还能救!”李元道:“圣人手段,非你我能想象,说不定有一丝希望。七公主本瑶池仙子,金枝玉叶,我只不过上清天一小小童子,竟然得仙子与其夫相助,何等厚我。如今却是因我,遭了毒手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声音硬咽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青牛道:“只怕是有这一劫,不能避免,不过就依你所言,说不定真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李元道:“那还等个什么?”说罢,扶了公主尸身,往天上飞去。青牛见李元连盘古幡都拉在当场,不禁又摇了摇头,轻轻上前,提了盘古幡,又抱起董永,跟李元后面朝上清天去了。

    “道兄,你下手却是过了一些!”

    黑风山大战完结,悟空道人脱身出来,身边更有那猴子拉着自己连翻筋斗,悟空道人稳下身来,叫了猴子停住,随后叹息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猴子,毛脸狰狞,浑身凶戾气息滚滚,听见悟空说话,连忙停了跟斗,把身一跃,离悟空三丈之虚空站定,拿棍子指定悟空吼叫起来:“镇元哥哥如今是什下场,莫非还要我留手不成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微微一笑,用七宝妙树轻轻拨开棍子:“非是如此,只是心xìng当归修持沉稳,七公主当年与吾有些交情,虽然是气数以尽,命当如此。但吾还想做规劝一二,使其心生jǐng觉,说不定能避过一祸。吾等所为之处,当为人留一线生机,再行下手,方为大道。”

    猴子暴跳如雷:“老师叫我来完杀劫,我方下手,哪来这么多废话。本是打死董永的,却反打死了他婆娘,正心烦躁。却又听这些胍哇的言语,更的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不提。眼下还有一事,当为紧急!吾等先回梓山城。一是整顿兵马,二是那些妖神还要时常交情,免得生出它心,尤其是鲲鹏,先看就不似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猴子说完,一个跟斗打到南边去了。悟空道人一刷七宝妙树,仙风飘飘,化为一道长虹也去了。其势也不亚于猴子的跟斗云。

    原来黑风大战悟空斗三人,眼见李元要恢复法力,催盘古幡来攻,情况异常危机。猴子本被准提道人吊在三星洞中,以图磨去火xìng。等猴子平息了镇元子死带来的心中暴怒。准提道人便吩咐他来下凡。一是完杀劫,而是救悟空道人。

    猴子一下来,就见到其中董永最为难缠,所炼之天蛊元蜮威力绝伦,所发巨毒,三界可谓是第一,就是自己挨上,也要遭那毒手。本来就因镇元子身死而暴怒。现在更是怒从心头起,一跃出来,举棒就朝董永头上击去。

    这金箍棒粉碎虚空,猴子又是全力出手,休说董永正在与悟空对上,无力防守,就是在平时,也不敢以身体硬挨上一记。况且猴子是无声无息的偷袭?

    七公主法力比自己夫君,青牛都弱,自是在旁边助攻,突然发现猴子偷袭,已经来不及抵挡了,当下连声都发不出来,以身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猴子全力一棍,正中七公主脑门,那护身法力全都被震散,只打了脑浆迸裂,元神刚刚飞出,就被猴子又是一棍打成粉碎,只剩真灵。

    猴子见打得对方只剩真灵,索xìng是一不做,二不休,横棍一扫,七公主便自香消玉损。

    把个一世的金枝玉叶,终落了枯木凋零。

    猴子再要来杀董永,董永却见七公主身陨,心神大乱,将毒功全部施展出来。猴子十分顾及,只得逼开青牛,与悟空道人双双走了。董永与七公主之情无可比拟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身死,一人必不能独活,见得公主身死,董永心火燃烧,晕死过去,要不是青牛用太清仙光压制,董永现在已经随公主去了。

    “此等事情,或许圣人真有大神通,能凭空救人,但在圣人心中,九成乃大道,视我等为蝼蚁,怎可逆转天数?”青牛扶了董永,边飞,心中边考虑。前面那李元奋力奔驰,早就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却说是李元扶了七公主,行了几rì,终于上得三十三天,轻车熟路,进了上清天。就见一老道,持一木拐,穿葛衣,形如寿星,不过是满面寒霜,立在门前。

    李元见是南极仙翁,慌忙欠身行礼道:“见过师叔,童子不能见全礼了,掌教老爷可在宫中?童子想求见,望师叔通报一声。”说罢,神sè焦急,一双眼睛巴巴望于南极仙翁。

    南极仙嗡喝道:“呔!你已被逐出上清天,前rì遣云中子下界,与你盘古幡,乃是叫你统人教,完杀劫,才可回宫,如今怎的擅闯。速速退去,否则罪果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你盘古幡哪里去了!”南极仙翁又怒叱道。“老爷开天圣物,你竟随便丢弃!”

    李元见势不妙,连忙普通一声跪下:“非是如此,实乃童子急火攻心,七公主夫妇竟遭毒手,都自因童子而起,童子知道掌教老爷法力无边,特来求之一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哭求。述说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真灵已散,怎能救得?”南极仙翁听了,渐渐面sè缓和,“七公主本为金枝玉叶,只是杀劫之中,无可逃避,兼之气数已尽,是以难逃,又非四教弟子,终落此下场,实乃定数,任是多**力,都不能逆转。你速速下界,下次不许再过卤莽,否则绝不轻饶!”

    说罢,南极仙翁转身进宫去了,李元也无可奈何。失魂落魄出来。就在天外碰到了青牛。把刚才事情,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青牛自已明白:“镇元子替李圣抵过杀劫,七公主只怕也有这一曾意思,如此说来,只怕连董永rì后也难逃,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“公主以不可救,怎可奈何?”李元对青牛道。

    青牛想了一想,突然道:“还有一人,可去找他。”李元问道:“何人?”青牛道:“天道教主!此人自红尘成道,却有八分为圣,二分为人。”

    李元不解,问道:“此话怎说?”青牛道:“你不解,却不多说,还是先见这天道圣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青牛向下方投去。李元大呼道:“天道圣人就在三十三天之外,怎的往下界而去?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这样去见,怕连门都进不得,你且跟我来,我自有主张。”李元知道青牛乃老君坐骑,本就为妖神,比自己见识要强了许多,只得依旧要过盘古幡,听他吩咐。

    两人用温玉将七公主尸身收好了,与董永搁置一起,现在董永情况,却也好不了多少。青牛哪里能够救其醒来?

    西牛贺洲jīng轮城皇宫之中,李家几位公主坐了主位,周竹,大小狐狸,九凤,盘丝七女,小昆仑坐了客席。正摆大宴,只见席上尽是奇异珍果。晶杯玉盘里面装琼浆玉液。

    十一公主李chūn对周竹道:“仙子下凡相助我等,真是感激不尽,请代我拜过天道圣人。”

    周竹道:“此是大师姐姐天尊命我等下来,因是公主应有人皇,地皇之相。只是还要经营气运,以待转旺,再行下手,一点都马虎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几位公主心中欢喜,都连连点头,都是一桌女子,因此都不好酒,只是浅尝,连小昆仑都十分矜持,并不多说话。

    小昆仑现在却是长大了,心智也渐渐成熟,上次被猴子一棍重伤,如今伤已经痊愈,正思量如何报仇。

    这次本没叫她下来,但吵着要下来,温蓝新最为疼爱她,字等交代九凤好生看顾过她。

    酒过三寻,正要收场,突然外面有人报:“有人要见周竹仙子。”

    周竹听后,心中纳闷:却是谁呢?李chūn公主连忙叫其请进来。不消说,正是青牛与李元。

    周竹一见,顿时惊喜道:“原来是大叔,怎知我在此处?”而诸位公主见了李元,更是大惊道:“皇弟不在长安,怎的不远亿万里之遥,来这小地?”

    李元连忙道:“诸位皇姐休要猜疑,我此乃是另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不消多说,听我道来。”当下将事情分说了一遍。诸位公主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李chūn公主顿时怒道:“那李圣当真是不为人子,虽说是斗战胜佛转世,又得了轩辕剑,但这一世终究是我李家血脉,怎就如此狠毒,连七公主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小昆仑更是暗暗咬牙:“又是这泼魔!”

    周竹道:“大叔是叫我去爹爹么?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正是如此!”周竹道:“可怜七公主姐姐,只是真灵已经消散,形神俱灭了,爹爹就是再大神通,莫非好能解救不成?”

    李元连忙道:“好歹有个念想,望仙子垂怜。”周竹道:“不消说,七公主乃是自然师弟小姨,我当年不能推脱,现在你们随我上天去见爹爹。”

    青牛对李元道:“你还是先回长安,只我带七公主夫妇去见天道圣人。”李元先自想去,李家几位公主劝道:“皇弟当先回长安,那李圣异常歹毒,怕又有动作,更是不妙。rì后保不准对皇弟再下毒手。”

    李元听了言语,只得先回长安,请了姜子牙,西昆仑弟子商谈。

    “七公主夫妇遭了毒手,那李圣越发嚣张,怎生是好?”李元问姜子牙道:“我可否去请云中子,广成子,等师叔?还有八仙前来。”李元地位极低,却是请不动几位大仙。只得问过姜子牙。

    姜子牙道:“不必担心,七公主遭祸,乃定数,此事牵扯天道大教,童子无防。云中子,广成子几位道兄各自修持,却还未到时候。”李元也是无法,只有做罢,转身去见李世豪了。

    却说周竹领了青牛来天道宫见周青,周青因为女儿关系,却也招其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拜过之后,周竹见得七公主死状凄惨,也不禁流下眼泪来,对周青道:“爹爹能救七公主否?”

    周青见了,叹一口气,摇头道:“实乃定数,该有大劫。况且真灵已散,吾不能救。”

    青牛道:“那请教主救一救董永。”

    这时,青玉童子,红玉丫头已经扶出董永,周青看了看,摇头道:“此还能救,但终究是无用了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