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张自然抱住七公主尸身哭的死去活来,肝肠寸断。六位公主哭倒数次,眼睛都滴淌出血泪来。把整天道宫,变成了灵堂一般,周青却也由着她们,并不阻止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周竹,那红玉丫头,青玉童子,都听得声音悲切,也暗暗伤心,却也一便劝阻,一便道:“还是先行节哀,死者已逝,况且还有人要救呢。”这个说的却是董永了。

    董永心火魔瘴被周青以虚空大道的手段灭了,却是治标不治本,还需人开导心结,方可无防。

    玉帝本有八女,头一女名为龙吉公主,死于封神大战,后上封神榜,封为红鸾星君。因当年是两教三商,立定封神榜,玉帝眼看女儿上榜,也奈何不得。尔后,玉帝王母又诞下七位公主,一位太子。便是现在这几位了。

    那八太子现在居住在瑶池中,也不知得到自己姐姐身亡的消息没有。龙吉公主眼下在天庭,却也无消息。这且不提。

    张自然得周竹劝住了,见自己母亲六公主伤心,便帮周竹反过来劝母亲以及几位阿姨,好不容易才劝住了。大公主才勉强开口问周青道:“敢问天道圣人,妹夫还有得救不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董永以前曾被我点开三光,得知前身后事,道力尽恢。本也乃前古金仙,邪魔心火不生,但一旦生了心火,便尤为厉害,几乎是无可救治。我虽灭了心火,但其恢复真灵,记忆七公主一事,必定要心火再燃,是以换你等前来开导。”

    玉帝七位公主乃一胞所生,不段气息相同,连容貌都几乎相似,董永醒来之后,自然是睹物思人,再经过劝解,想必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六位公主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当下周青用手一指,一点清光飞进董永真灵之中。董永悠悠转醒,神sè迷糊,随后忽的记起往事,双拳紧捏,眼眶yù裂,大叫道:“娘子,娘子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见了七公主尸体,连滚带爬扑将过去,一把抱住,端详片刻,也不说话,突然喷一口淤血,大吼一声,伏地便倒。周青见得清楚,他那元神真灵之中已经熄灭的心火又自滋生起来。

    周青感叹一声,依旧用**力灭了心火。六公主想起自己死去的丈夫,不禁是触景伤情。又暗暗垂泪。

    虽然六公主丈夫乃玉帝派蚊道人所杀,但终究是自己的父亲,六公主要报仇,总不成杀了玉帝,是以只得不见。但现在过了好些年,事情也淡了,更何况是玉帝让了天庭,隐居瑶池后,多次派人去灌江口接几位公主回来。不管怎样,却是一家人,现在七公主死了,怎么也要去见一见父母。

    几位公主商量了片刻,便决定等董永醒过来,再将七公主尸体带去瑶池见玉帝王母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董永又悠悠转醒过来,六位公主却围在周围,把七公主尸身藏住,只是纷纷道:“妹夫对七妹情谊深重,七妹身死,妹夫必不能独活,但血仇未报,不如留得身躯,报了血仇,再于七妹于虚空团聚。”

    董永血泪齐流,哭倒数次,百炼元神都因此大为耗损,心力憔悴到了极点,直到后来,简直没了力气,才勉强被六位公主劝住。只是暗暗发誓,定要报此大仇。

    待安定下来,几位公主便要回,向周青拜辞,再回去思量报仇大计,周青见了,只是摇头,却也不留,只是对六位公主,董永道:“尔等此去,必要去瑶池拜见,且听贫道一言,可护得rì后诸位周全。”

    六位公主,连同董永都拜下道:“天道圣人请赐言!’

    周青道:“也无其它,尔等去瑶池,可听昊天上帝言语。”六位公主,董永听了,抱了七公主尸,出了天道宫。六公主对张自然道:“我儿,可与我同去见你外公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向周青说了,周青沉默半晌,才道:“你去也无防!”张自然随后跟六公主去了。

    等诸人都走尽了,天道宫依旧清净下来,周竹乃是旁观者清,听了周青几次吩咐,虽然未曾猜透天机,但隐隐感觉到了一些端倪,她哪里有半点顾忌,当面就问周青。

    “爹爹,听你说话,莫非几位公主还有董永另有危险么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不思报仇,当有生机,否则怕是步七公主后尘。”周竹大惊道:“这怎么行。”说罢,便要追上诸人,告知情况,唬得周青一把拉住,厉声训斥道:“此乃天数,我女怎可随便泄露。爹爹却是不该告你。”

    周竹从未见过周青训斥她,顿时心中委屈,却也不敢多言,眼中有水晶闪动,双手搓着衣裙。不知道怎么才好。

    周青见女儿这样,心早就软了,当下笑道:“虽是如此,却非注定,此去瑶池,那昊天上帝虽非爹爹这般圣人,却也明杀劫因果,自会有对策,我女还是不要牵连太多。”

    周竹xìng情纯善,心中虽然不合周青做法,却也不敢明说。周青如何不明白?只是自己女儿xìng情,不如自己刚断取舍,也是本xìng,哪里改得了,不过有自己护佑,百年之间,想来是无防。

    百年之后,四教重谈,商定封神榜,七圣定天数,行杀运,却要到时再说了。

    周竹在天道宫陪了周青数天,这天,正看周青攒炼先天五行jīng气,熔造化为一炉,yīn阳二气为碳,天地演化,清浊乾坤,rì月星辰,万物兴衰,人世百态,万丈红尘,沧海桑田,莫不在炉中演化。当真是个尽演天道,无所不包,不所不容。

    圣人炼器,已经脱了外物小道,当以天数演之。

    如老子化胡,成金刚镯,立人皇,铸轩辕,腾空二剑,女娲补天造人,化山河社稷图,盘古开天,生天地玄黄气,化玲珑塔。元始立阐教,持三宝玉如意。周青立天道,化竹杖,成十二都天旗。准提道人成道,演七宝妙树。阿弥陀成道立十二品莲台,开西天极乐,成接引神幢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莫不是依照天数气运,才形元始至宝,玄之又玄。此乃教主炼器之道。不依天数气运铸宝,纵是混元太上教主,所铸法宝,也要低上一等。

    教主炼器,岂能如凡俗儿戏?

    周竹知道父亲要依照yīn阳流转循环之道,为rì后天地人三皇铸器,非同小可,自己只在旁边看玄妙,不敢打搅。看得那炉中演变,随心而发,不时有大千世界,万物虚空,yīn阳男女等无穷无量变化之道。

    周竹定住心神,才去了眼前虚妄,看得yīn阳二气上炼有先天五行之jīng翻腾,绚丽多彩,父亲周青眼中shè出黑白光华,推动丹炉旋转。周竹似懂非懂,看觉非常jīng妙,似有领悟,但细细一想,却早不出半点印象来。

    看得久了,便有些疲劳,是以悄悄出得宫来。准备等周青炼过这一道,就别过父亲,去天庭见母亲,然后下凡去西牛贺洲了。

    正出了宫,突然隐隐见得有光从天边飞来,心中便自惊讶:“父亲所开辟天中,平常是异常清净,这来人,定是熟人。”连忙飞了过去,正好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小姨!”周竹亲热的喊道,原来来人却是妲己。

    见是周竹,妲己笑了笑,神sè却是有了三分不自然,却停了下来,拉着周竹的手问道:“你不是去西牛贺洲了么。”

    周竹将事情分说了一遍,妲己闻得七公主身死,自然是感叹一番,周竹突然问道:“小姨,你是来找爹爹么,爹爹现在正炼先天五行,估计还要有数个时辰,不知小姨有甚事情?”

    两人在一片海崖边上落了下来,只见得上面碧空如洗,细风鼓吹,海涛微涌,鱼鸟闲游。妲己笑笑道:“也无甚事情,只是有一点小事问问,你不用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不等周竹说话,妲己反问道:“你下西牛贺洲可要小心,眼下三界杀运逢起,乱纷纷的,你爹爹未成道之前,结了许多纠缠,我来这里,正担心你们,叫你爹爹小心些呢?”

    周竹听了,暗道:“小姨却是多心了,爹爹乃混元教主,肯定有打算呢,否则定然不会让我涉险的。”心中这想,嘴里也说了出来,对妲己道:“小姨太过关心了。没有事情的。爹爹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妲己见周竹似乎是心有所想,却是有些慌张起来,又说了两句话,便对周竹道:“话虽如此,但还要小心才好,我青丘一脉,多是亡人刍狗,万世皆苦,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丝念想,自不能再受伤害。”

    周竹想起前身旧事,也伤感起来,妲己将腕子上的三星手镯取下,对周竹道:“这本是九凤姑娘凝聚洪荒杀星用万载苦功所炼的法宝,后被你爹爹拿来,化解了上面杀气,更加玄妙,与我抵灾,现我居天庭,无灾无劫,正好与你用。小姨便将它送你。”

    周竹连忙推脱。妲己笑道:“此物本是九凤姑娘的,只是当年杀xìng太重,你爹爹才收了她的,如今她也皈依天道,你也可给她带去。”话到这里,周竹才收了。

    妲己又说了一会话,转身要走,周竹连忙道:“小姨不见爹爹了?”妲己连忙道:“小姨本来就是叫你爹爹小心你等安危,现在既然你再此,小姨也就不多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赶紧回天庭去了。周竹却有些奇怪,但也不细想,过了几个时辰,等周青炼过一回,周竹便来见过周青,说要下去了。又把刚才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无事,无事,你管去。”周竹依旧下界去了,当下无话。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六公主带了张自然,与其余五姐妹,董永都到了瑶池之中,见得瑶池金母{王母娘娘},昊天上帝{玉皇大帝},见得七公主身亡,瑶池金母大自伤心,昊天上帝也自然感叹。

    那八太子顿时大哭起来,伤心之至。

    “劫数终到,这次却是不可避免!”昊天上帝叹道。见得几个女儿都对自己不亲,反是抱住瑶池金母痛哭,便唤六公主前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派蚊道人杀了你丈夫,后来更要杀你,你怪爹爹么?”昊天上帝问道。六公主面sè不自然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昊天上帝又叹息一声,继续道:“爹爹曾于鸿钧道人坐前听道,虽不为混元无极,却也识得天数,虽然对你,对七女多有严厉,当年知道你们无事,爹爹不如此,那就真个难以保全了,想不到终究是失了一着,让得七女身亡。”说罢,老泪纵横,终于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六位公主从未见过昊天上帝此等表情,知道是真情流露,顿时芥蒂全去,都抱头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董永也来见过瑶池金母,昊天上帝口称岳父,岳母。又自想起七公主,却是悲愤万丈:“等我击杀泼猴,帮你报得仇,就可再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昊天上帝见了董永,便道:“不必多礼,你也乃洪荒金仙,只是如今,我退进瑶池躲避劫数,有一事相求于你。”

    董永连忙道不敢,一样答应了。昊天上帝才道:“只望你不要替七女寻仇。就住在我瑶池之中,从此不问三界之事,可否?”

    董永一听,顿时眼眶崩裂,大喝道:“怎可如此!此仇不共戴天,非报不可。就是天也不能阻我。岳父怎出此语言。”

    周围八太子,六位公主都自悲愤,却把周青吩咐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,纷纷对昊天上帝道:“七妹{七姐}之仇,非报不可。父亲好歹也为三界至尊,如今女儿被人所害,怎还忍气吞声。纵然拼个粉身碎骨,也非报此仇不可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