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父皇在位之时,那泼魔就曾大闹天庭,杀了无数天兵,欺负得已经够了,那倒还罢了,如今父皇已不在天庭,更不于它相干,却下毒手害我七妹,莫非父皇还要忍七吞声不成?”

    大公主站起身来,对昊天上帝出言。其余公主,连同八太子都自义愤填膺,董永仇恨已经淤积于心,无人可阻,自不去说。

    昊天上帝叹气道:“那泼魔自有后台,却有其师护佑,其师乃混元圣人,你们焉能报仇?如若去,反助其完了杀劫,徒当替死鬼而已。眼下杀运逢起,我退身进瑶池,避过了rì后天人之争,再接你们回来,就是因为此。哪里知道还是晚了一步,形势比人强,天数气运注定,丝毫都勉强不得的。怎可奈何得了?”

    随后天叹息之声语悲,哪里有半点当年统帅三界,执掌玉皇大天尊的威严,反像一个垂暮老人,感叹天地不仁,世道艰难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那个决断狠辣的父皇么。”六位公主,八太子都心中产生了这个疑惑,但那仇,是怎么都要报的。

    “你父皇说得不错,我儿还是先将此恨暂且放下,就在瑶池之中清修,再不出去,便可避过杀运,已代杀运过了,再行图谋。此乃万全之策也。我儿切不可意气用事,枉自把xìng命断送啊!”瑶池金母抱住七公主尸体,自是伤心万分,却也来劝阻诸人。

    六位公主,八太子也不是弱者,知道那猴子如今是法力广大,一分为三,本体悟空道人是深藏不露,更有七宝妙树在手,那斗战胜佛转世之身,更有西天教主阿弥陀亲赐的十二层接引神幢,更是手持轩辕圣剑,猴子更是七十二般变化,玄功诡诈,由是难缠。

    如今那综合实力,只怕还在释迦如来之上,三界是其对手的,除了圣人,谁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父皇,母后说此话语,却是有道理,如今那泼猴实力,几乎是无敌于三界,我们姐妹要去报仇,只有送死,更何况对方有圣人护佑,连父皇曾经都奈何不得,此仇怎么得报?如若又损了姐妹……”几位公主也有考虑,神sè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瑶池金母道:“我儿,却就听这一回吧。如若你们再有个三长两短,却还另我们伤心。”

    董永突然道:“五百年杀运一过,天地安宁,那泼猴不死,又统人教,三界都在其掌握中,不说报不了这大仇,还要受起奴役,就算苟且安身,却比死还不如。不如乘杀运之中,图谋报仇,纵然不成,将身为画饼灰灰,吾只当与娘子同去,在所不息,岳父,岳母可安身瑶池,小婿可一人担当生死。”

    言辞虽然客气,语气却甚是悲愤凌厉。董永为前古金仙盘王转世,被周青点开三光,道立尽复,却也看得到一些形势天机。

    如过了杀劫,猴子凭借现在声势,自然是稳居人皇大位,无灾无劫,法力超脱,哪里能够奈何得了?报仇更加无望,还要受其奴役,真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诸人听董永说得正是,八太子对昊天上帝道:“那七姐姐的仇,莫非就不报了么。rì后还要尊仇人为皇,纵然永生,也是不如死。姐夫说得正是,正要在杀运之中寻仇,进退已经两难,不如搏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六位公主都纷纷点头,神情已经坚决下来。只是如何行事,还要定计,不可白白牺牲。昊天上帝见这情景,知道已成定数,阻止不得。便进内宫去了。

    瑶池金母流泪道:“既然我儿意已决断,可要仔细斟酌。”

    董永道:“小婿心主意,眼下圣人不两立,四教各有安排,可去投一教,借手报仇。人教混杂,包容三教,老君无为,也无处可投。佛教不共戴天,正是仇敌。可投之人,惟有阐教,于天道。”

    瑶池金母点点头道:“你说得正是,无圣人护佑,任你手段滔天,也落个身死,镇元子就是例子,只是那阐教势力单薄,教中诸人,又多是无情寡义之人,此次七女之事,怕是为其替死消劫了。”

    董永恨道:“可惜我竟没看得清楚。”当下商定,诸位去投天道教。玉帝一脉,本就与天道交厚,张自然更是教中弟子,董永夫妇又得红孩相救。却也是正好。

    瑶池金母道:“你父皇昔年座天庭,训了不少天兵,你们可一起带去,多少有些帮助,只是这一去,还是凶多吉少,望我儿三思。”

    诸位公主道:“纵然是神形俱灭,也无惧怕。”瑶池金母又自垂泪,方才号令两人来见。

    公主们一看,正是蚊道人,白起。瑶池金母又取了聚仙旗等法宝与诸公主。张自然与母亲别过,下晋南关去了。

    蚊道人,白起听了号令,点了瑶池所有兵将共三千七百万余,大舰百万艘,各种灵药,法器,雷火球珠,神雷冲,元磁筒,烈火旗门,玄yīn弓箭,铠甲,麒麟战兽,白虎战兽,万里穿云战兽,等等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整顿完毕,由董永为帅,六位公主,八太子,白起为将军,朝天庭而来,不出数天,就到了南天门外。

    大天尊温蓝新得了消息,顿时大喜,连忙传见。在灵霄宝殿上得了禀报,闻得是报仇而来,却也自感慨一番。

    随后命了董永依旧统领原部天兵,几位公主,都得册封,依旧是公主大位。董永急于报仇,不愿入主天庭,问温蓝新怎生安排。

    温蓝新犹豫片刻,才道:“那泼猴大闹我天宫,十分凶暴,也派天兵拿他,却因人教争端,不好插手,只毁了花果山,依旧奈何不得,要斩其身,须也进人教争端,否则有违天数气运。你既急于报仇,可去西牛贺洲jīng轮城中相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当下董永问详细原因,却有红孩儿解说一遍,随后才道:“西牛贺洲应有三皇之人,乃为yīn阳循环之道。前辈要报仇,自然可去辅佐,只是前辈气运不旺,还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董永道:“我岂不知?只是到如今,纵然是粉身碎骨,也再所不惜了。况且吾若报仇不成,也替你们挡了劫数,只是我若报仇不成,你可替我遗愿。”

    红孩儿自然答应了。温蓝新感叹不已。当下定了计议。董永带了大军,依旧出得天庭,滚滚下了天界,到西牛贺洲之中,便见到九凤,周竹,等人。

    几女替其引见了李家公主,那李家公主顿时大喜。连忙画出城东方一块连绵百万里,直通西海的灵山。当下是修筑宫殿,城池,屯兵开矿脉,招揽八方修士地仙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是董永,六位公主,八太子,李家公主,周竹,大小狐狸,九凤,蚊道人,白起,等人都聚集一起大宴,白起本是九凤部落后裔,本来心还有其它念头,但现在见了九凤,哪里还不服服帖帖?

    蚊道人更是与西天有仇,自然要灭佛。

    李chūn公主问董永:“董仙君虽然急于报仇,但眼下是仇敌气数极盛,就是仙君法力再强,也不能强过气数运理,当下便要是要增长气数。才好图谋呢。”

    董永虽然急于报仇,却也明白形势,当下点头道:“公主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两公主道:“西牛贺洲广大,地运丰浓,除了我等以外,还有十位皇兄驻扎,可图其地,待我平了西牛贺洲,气运盛到顶点,再进逼长安,叫父皇让位,那时李圣必要阻我,再可剿灭。”

    “却是正理!”董永暗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苍莽山斗剑破在眉睫,父皇,李圣,都关注此处,我可先兴兵图西牛贺洲其它城池,你等可派人暗灭那蜀山,减那李圣羽翼。如苍莽斗剑蜀山败亡,便是最好,如其胜了,也不打紧。”李chūn公主又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自点头,纷纷称是。当下商量片刻,定了许多计策。次rì,便去准备。

    却说是轩辕法王在天庭,也知道苍莽斗剑迫在眉睫,那蜀山与他不共戴天,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三清山,更被其摧毁,弄得现在一事无成。寄人篱下不说,更何况对方还是当年小辈。

    这天正叫六瞳前来道:“苍莽斗剑迫在眉睫,我要报蜀山之仇,只是势力单薄,你可助我一同而去。”

    六瞳道:“此事不能做主,要禀报大天尊。”轩辕法王不语。六瞳见了,却来见温蓝新。

    温蓝新自然不许,六瞳再三请求,温蓝新才道:“蜀山气数未尽,灭他不得,你既然要去,可同上巴立明,先下晋南关。会同阿修罗道诸人,待苍莽斗剑之时,不可与蜀山弟子正面交锋,只可占杀其余诸人,如张道陵一流。也不可与其它旁门来往,各算各之因果杀劫。”

    六瞳当下应了,回邀了巴立明,与轩辕法王下了晋南关之中。

    晋南关中,西瓜领五魔神,诸多公主,领修罗大军,自然要去灭杀蜀山,报二十三公主被杀之仇,当下汇聚一起,张自然放心不了西瓜,便道:“我有金刚镯,大有用处。”当下也要跟去。

    贺子博却道:“不可,如若唐军乘机来攻打,无了金刚镯,不好抵挡。”张自然道:“两教四圣定了百年,也自无防碍。”

    六瞳将温蓝新的吩咐说了一遍,诸人才定下计来,依旧是西瓜,张自然,领五大魔神,六瞳与轩辕法王,巴立明。带了五百万修罗战士,滚滚朝苍莽山进发。

    此时,离斗剑之期,只有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张自然,西瓜领军驻扎在积雷山,那牛魔王上了天庭,这里只有少许妖兵看守,正好落脚,与苍莽山只有五六千万里,脚程快的话,两三个时辰就到。

    安扎之好后,五大魔神去打听消息。过得几天回来,便知那苍莽斗剑,虽然时候未到,但零零散散已经有不少左道中人去了苍莽,但都被击退,蜀山弟子也自死伤不少。

    “天尸,百魔,青竹山,红莲宫,烈火山,五台剑派等左道旁门都相继来犯,虽然无碍,我派中弟子却损失不小。前两次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封山,我教弟子,一个都未曾遇害,而今那神符被老君童子收回,还得想个万全之策略。”蜀山正殿之中,众仙人都挤在一堂,有百十来位。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蜀山掌教妙一真人与其夫人,坐主位的更有赤杖真人,枯竹老仙,极乐真人,大熊真人,太极真人,张道陵,葛洪,许旌阳,邱弘济,天都老人,明河老人,青阳老人,黄角大仙,赤脚大仙,刘鲍真人,百禽道人公治黄,左慈真人,南华老仙,穷神凌浑,天蒙禅师,大智禅师等等许多金仙,菩萨,阿罗汉一流。

    下坐更多,乃是屠龙师太,玄真子,苦行头陀,风火道人,醉道人,齐金蝉夫妇一干人等,三茅真君弟子,等等百多位有资格的弟子。

    正值得商议之间,无甚良策,突然天上梵音阵阵,却是达摩禅师带了几个沙弥前来。

    达摩禅师地位尊崇,众人都出来迎接,禅师却道:“真佛就要降临,拜我怎的。”当下说了一番话语,蜀山众人更是大喜,连忙焚香,出得山门,上了高台,朝天膜拜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就见天女散花,天龙围绕,空中出现一尊胖大佛陀,身边站两个黄眉童子,一个手捧金饶,一个手捧一布袋,正是弥勒尊王佛降临。见得众人下拜,呵呵大笑。

    落将下来,被蜀山掌教请了进去,坐定。

    那闭关的蜀山长老大元真人、樗散子、连山大师、铁鼓仙都迎了出来。一样拜见弥勒佛,因是那长眉真人在长安城中,未曾前来。不过这几位,却还是长眉真人的师长,原来在天界修炼太清仙法,但被天庭赶了下来。地位虽然高,但哪里比得上弥勒佛?

    这四位蜀山元老对弥勒佛:“我佛降临,实是天地动容,无可赞表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笑而不言,旁边有达摩禅师回道:“我佛因受释迦请来,特为你蜀山解脱疑难,待得渡化左道之后,正好助斗战胜佛弘仰我佛**,为人教正统。”

    在坐仙人都称大善,不敢就坐,立于堂前。

    蜀山掌教妙一真人说了刚才疑难,弥勒佛才道:“无防,吾来苍莽山,自然护你教弟子无忧。”说罢,头上现出朵朵白莲,升腾到了苍莽山顶万丈高空。

    白莲之上,更漂浮有九颗金sè舍利,光气亿万条,把四十万里的苍莽山全部笼罩起来。凡是苍莽山中人,都进出zìyóu,外道邪魔,却要受极大苦处。

    这白莲,金光闪了几闪,便隐藏起来,不见动静,但众人都知,这禁法还在。正好来引诱邪魔。

    当下妙一真人唤了蜀山诸多弟子,叫齐金蝉打头:“你们去镇守后山,发现邪魔,可引进山中,以禁法诛杀。”那数十个蜀山弟子,连同三茅真君弟子,领了千多四五代弟子,去自然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在场的高辈弟子,各自镇守前山数处地方,而正门却是敞开,由掌教与诸多元老与邪魔斗剑。

    弥勒佛也不多言,只是静坐堂中。

    离斗剑之期,越来越尽,又过数天,便只三天时间,轩辕法王对六瞳道:“眼下左道之人想必都隐藏在苍莽山周围,我两先去看看,能闯将进去,杀它几个弟子,也算出了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六瞳来请示张自然,张自然道:“你等可去,只是对于其他左道之人,只可鼓动,不可为伍。”又唤巴立明前来,命于其同去。巴立明哪里敢违背?

    这巴立明吞吃了旃檀功德佛舍利,肉身,将其一身修为全部得到,法力原来就不低,现在更是爆增,又习得巫门最高神通,火候虽然不足,却也可观了。

    鸿雁与轩辕法王乃夫妻,却要通去,西瓜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当下四人去了,到得第二天,却不见回转,西瓜对张自然道:“我两也去看过。”张自然点头答应,西瓜对诸位姐妹道:“我探明情况之后,便以修罗秘法发出信号。你们可领大军掩杀。”

    五大魔神,诸公主都点头,张自然带了金刚镯,西瓜带了修罗旗,提镰刀朝苍莽山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那梓山城中,乌巢禅师算得苍莽斗剑就在这两rì,便对李圣道:“有弥勒佛镇守,却是无半忧虑。”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悟空道人急忙进来,神sè不定,乌巢禅师问道:“道兄一向是气定神闲,今天怎的?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道:“刚观气象,突见西牛贺洲有皇气上涌,卜得一卦,居是yīn吞阳之相,道兄且随我前来一看。”当下乌巢禅师,李圣,猴子,燃灯诸佛,众妖神都来到梓山顶,朝西相望,果然隐隐有异相。

    “怎不见鲲鹏,开明,陆吾三位道兄?”乌巢禅师见得妖神之中,不见了这三位,当下问道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