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悟空道人于梓山城上顶观察,突然见西牛贺洲隐隐有一团皇气冲起,细一算卦,居然是yīn盛阳衰之相,顿时大惊,喊众人都来观看。

    李圣帐下诸人,无一不是修为高深之辈,这些菩萨,佛陀,妖神,都深通气运之理,明yīn阳造化之道。运起慧眼观看,果然是隐隐有云凤金龙升腾纠缠。凤在其上,龙在其下,都为九爪,可见是yīn盛阳衰之相。当下都是惊讶不已,却也推算不出名堂来,正要回城中商量个对策,乌巢禅师一看人数,却是少了鲲鹏祖师,开明兽,陆吾三位妖神。于是发问。

    这一发问,众人居然都是不知,于是回城中寻找,发现所居之地,也是人去楼空,哪里有半点踪影?众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妖师为人刚愎自用,气量短小,那开明兽,陆吾又曾是他麾下,如今离城而去,想必却有蹊跷。”乌巢禅师道。

    燃灯佛祖道:“妖师贪婪,不顾大体,曾经巫妖大战就拿走洛书河图,使至酝酿成弥天惨祸,吾观镇元道兄身死之时,留下那先天灵根人参果树,以及天地膜胎所化之书,妖师曾经目露贪婪,莫非是为此而去?”

    众妖神菩萨都纷纷点头,那悟空道人点头:“佛祖所说不差,镇元道兄身死之后,妖师确实窥视两件至宝,贫道也曾算出,妖师还曾追杀清风,明月两小童。”

    毕方疑道:“道兄怎的不阻止妖师。保全五庄观一脉?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叹息一声:“吾自是有心,一来是五庄观还有气数,妖师纵然是万般手段,也奈何不得。二来是清风,明月两童子正需磨难,才能成长,贫道一味护佑,又怎能成大器,继承镇元道兄道统?三是妖师乃女娲娘娘遣下,命其助我,我若当面阻他,与他为难,他定要去娘娘那里搬弄是非,娘娘若有微词,岂是不美?正有此三条,贫道才不曾动手。”

    燃灯佛祖,乌巢禅师都叹道:“道兄深谋远虑,通天地气运,真是大才莫量,难怪能当此大任,拯救三界生灵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猴子突然道:“刚才西牛贺洲突现皇气,五庄观就在西牛贺洲之中,只怕是气运牵引之下,出些差错,俺要去看看。若鲲鹏真个窥视五庄观道统法宝,行不义之事,俺家定要将其一棒打杀了。”说罢,就要急着动身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又扑金钱,排了一卦,估摸五庄观气运,只见卦相甚是凶险,知道西牛贺洲气运全部都聚成皇气,五庄观因为无了镇元子镇压,是以气运流失。

    “鲲鹏虽是失了法宝,凶xìng大减,但身边开明兽,陆吾法力jīng深,修炼多年,又得了娘娘赐下的三炫神环,大圣一人,只是难以对付。”观世音菩萨道。

    猴子一想,却是如此,自己就算能胜,也不能伤害他们,只能擒拿到娘娘那里分辨。何况自己前去,多半只能对付一个,要是两个,跑的可是自己。洪荒妖神,自然是非同小可,要不然,女娲娘娘也不会派其下来了。

    李圣眉头紧锁,随后起身道:“五庄观道统不能因此而灭,吾自要去救。”

    随后,对乌巢禅师道:“吾去西牛贺洲,一是阻那鲲鹏,二是探明皇气所在,人教有起争端,便要遭受更多杀劫,吾心何忍?禅师暂且执掌兵符帅印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连忙道:“不敢怠慢。”当下接了兵符帅印,暂且统领五千万唐军,连同花果山妖兵。随后猴子,李圣,悟空道人出了府邸,把身一纵,朝西牛贺洲去了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乃娑婆净土大rì如来,斗战胜佛乃净土之中未来之佛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论实力,乌巢禅师有英招,计蒙死心跟随,以前更是妖族皇子,妖神也心服,现在是大rì如来,燃灯一干也无意见。论心计,更没得说。所以乌巢禅师暂时执掌兵符,是极为稳当的。

    当下乌巢禅师也不妄动,安稳在城中,只能苍莽山斗剑一过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万寿山周围,已经冷清了许多,镇元子在晋南关前应劫的事情,已经差不多传遍了三界,除了那些躲在旮旯里面坐死关的以外,只要有走动来往的,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是树倒猢狲散,现五庄观哪里有昔rì的繁荣?

    当年,西天净土三百年讲经,超度西牛贺洲妖魔鬼怪去西天充做佛兵,也只有万寿山一带无经文之声,使得不少妖怪散仙逗留,现在也都散去,或者是不自己修行,不再来朝拜镇元大仙。

    当中更有恶毒的,甚至生出了窥视五庄观法宝的心思。只是碍于五庄观阵法禁制厉害,那其中二三十个道童也不是弱者,奈何不得,只有做罢。

    却说是清风童子以神形俱灭为代价,让明月童子逃离的鲲鹏毒手,明月回山之后,将事情一一讲来,诸童子都哭了一场,自然推举明月为首领,共同振兴五庄观。

    这天,正是原来镇元子祭祀天地的rì子,原来镇元子因是鸿蒙修成元胎,因此不拜三清,不拜佛祖,只祭祀天地。正值是天气暖和,红rì起自东方,明月童子带了众师弟来到观前一块方圆千倾,形如危崖的高台,一同效仿镇元子在身时祭祀天地。

    正行了三遍礼仪,突然东边天际传来一声似哭似笑的怪吼,凌厉凄惨,夺人心魄。

    明月一听,全身顿时冷气深深,打了一个哆嗦,暗叫不好。连忙朝东方望去。

    一点绿油油的妖光一闪,初始只有金钱大小,在那凄厉叫声来了三声之后,晃眼就有了亩余大小。

    这时候明月看得更加清楚。只见那团绿sè妖云正是朝万寿山而来,疾如奔马,又是几个晃眼,涨大到了千倾万倾,仿佛一片天幕,铺涌笼罩过来。将太阳都遮住了,使得怎个万寿山都是绿油油一片。

    那绿sè妖云之中,妖影晃动,鬼影重重。似乎有千万恶魔都奔袭杀来。要吃人皮肉,喝人鲜血,啃人骨头。端的可怕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鬼哭狼嚎之声,接二连三,此起彼伏,永不停歇。且是越来越大,越来越凌厉,越来越凄惨,整个山都随着这声浪抖动起来,仿佛天崩地裂,声势猛恶浩大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不好!诸位师弟回观暂避,开启禁法,此乃鲲鹏恶贼,要夺老爷遗物。”

    明月童子在鲲鹏手下逃了姓名,一看就知道是这恶魔前来,平常妖魔,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声势,也没有这个胆量。当机立断,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二三十个童子手脚也不慢,掠进观中,将一个有丈六高下,通体金黄的大丹炉齐心合力转了一转,顿时一片金铁交鸣,整个万寿山凭空涌起一层黄云,将整个山连脚都罩住,一点缝隙都没有。刚好阻挡住了涌过来的绿sè妖云。

    这封山禁法乃镇元子鸿蒙采先天戊土jīng华,混合乙木灵根所炼,一经发动,整个万寿山混元一体,几乎是万邪不侵,不过有镇元子在时,自然无邪魔前来,所以一直未曾开启,镇元子死后,这些童子cāo练许久,现在使来,居然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无耻鲲鹏,你与老爷身前乃同一阵营,现在却乘老爷遇害,前来杀我兄弟,夺老爷遗物,端的无耻至极。”

    此时,那铺天盖地的妖云被禁法所阻挡,冲不进来,只得再山前正门高空停住,现出形体来,只见鲲鹏还是一身碧服古装,身旁站两人,一人穿铠甲,高有丈二,右手提一杆方天画戟,左手空空,只是臂膀上面套了一个清光闪烁的圆环。形如巨灵大神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人却是白面长须,穿云光太极衣,背后背一口长剑,柄如龙形。

    不消说,正是开明兽,陆吾两人。三人在前,后面依旧是绿云飘忽,一对男女领了数百上千的鬼怪妖兵随再其后。

    这些鬼怪妖兵,一部分是清翼,李仝夫妇的原来部署,一部分是窥视五庄观法宝的妖人,被两夫妇收服,一同前来攻打万寿山。

    明月童子站在观前危崖之上,透过千尺黄尘,却是看得清楚,一气得浑身发抖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鲲鹏喋喋yīn笑起来,声音细如婴儿,似乎噩梦一般:“小畜生,让次让你逃了,这次本祖师已经将全身围住,看你怎生再逃,乖乖拜本祖师为师,献上法宝,否则叫你全山都成齑粉。”

    明月大骂道:“老畜生匹夫,你做梦呢!”

    鲲鹏顿时大怒,用手一指,身后飞出十八面天妖化形幡,皆高有数丈,上面漂浮不少碧绿惨白的魔相。

    “去!”鲲鹏又一指,十八面幡一齐招展起来,顿时yīn风阵阵,寒cháo涌动,亿万点黄绿火星从幡上飞出,宛如那马蜂出窝,朝下面明月扑来。

    这黄绿火星来势奇快,一经飞出,就碰到了黄云。吃得对方阻出。前面的就纷纷爆裂开来,直炸得黄云翻滚。向两边排开,露出一个几亩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后面的黄绿火星乘机冲进了窟窿之中,依旧是前面火星爆开,后面跟上,一个眨眼,千尺黄云却是被冲开了十数来丈。

    鲲鹏用手连指,幡上冒出无穷量的火星,仿佛一条微粗如水桶的长索,鱼贯进了黄云之中,又将那黄云冲来了十丈,鲲鹏披头散发,似乎是异常吃力。

    这先天戊土jīng气,异常浑厚,生生不息,往往是前面刚刚炸开,后面又拥挤上来,每一粒黄尘,怕不是有千钧万钧,落到地面。就是一座大土山。何等的厉害。

    鲲鹏苦修的北冥玄煞雷罡,也只能稍稍破开,想要冲破这禁法,简直是妄想。更何况鲲鹏现在法力大减?

    这时,几个童子飞身出来,对上面咬牙切齿咒骂一番,随后道:“明月哥哥,都准备好了!”明月道:“发动戊土,乙木神雷,让这老匹夫吃些苦头!”

    几位童子当场飞了进去,将那丹炉又转动一下。顿时那黄云仿佛被人搅动,疯狂涌动起来,似乎成了一个旋涡。

    “啊!”鲲鹏似乎感觉下面有一股莫然能御的大力,砰砰,砰砰!数声巨响,飞进其中的黄绿火星被消灭了个干净,鲲鹏全身巨震,身体如中炮击,后退了十几丈,面sè微微见白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开明兽见那黄云一涌,就知不妙,镇元子的厉害,他不是不知。虽然对方身死,却也万分小心。

    戊土jīng气将北冥玄煞雷罡消灭,宛如那海cháo升腾,毒蟒盘阵,突然向上一冲,一股粗有几亩的黄尘烟柱朝众人扑来。

    开明兽上前一步,手中方天画戟望空飞出,就见一条粗大金芒迎了上去,陆吾心念一动,锵锒!一声剑啸,背后宝剑飞出,一条水晶似的九爪长龙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两位妖神的兵器同时迎上了那黄尘烟柱。

    沉重,异常沉重!仿佛兵器上压了大山。这是两妖神心中的感觉,他们当然知道先天戊土jīng气的厉害,但终究是依仗法力浑厚,双双大吼一声,用力一绞。

    轰隆!随着一金一白两条光芒绞杀,那黄尘烟柱轰然崩溃,两妖神也觉得手上一轻,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突然,那黄尘一溃败,只一刹那,就见其中有清光闪动,陆吾心中觉得不妙,吹一口气,将娘娘所赐的天炫环祭起,一圈星光,宛如银河,在自己周身环绕。

    果然,那漫天黄尘一变,突然响起一阵轰击之声,每一粒尘土都化为了一根根青sè巨木,又粗又大,漫天排空,狂撞而来。空气都被割破,光线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!轰隆!轰隆!地动山摇,神sè迷糊,这无数黄尘化巨木刹那就冲撞过来,简直叫人无时间躲避。

    陆吾只感觉是天地一片青光幻影,巨大无匹的撞击接二连山的朝自己后打击,每一次撞击,自己就气血浮动,元神发晕。亏得自己先就祭起了天炫环,否则定要受伤不可。

    啊!啊!啊!惨叫之声连连,却是无穷巨木冲撞进了后面的妖兵之中,一碰到对方的护身真元,巨木就爆裂,依旧化为漫天黄尘,重如山岳,挤压摩擦。

    那些妖兵哪里能够承受得了,往往被数根巨木一爆,就将护身真元,宝光破去,随后受巨木一冲,肉身便成了粉末,元神就被随之而来的黄尘一个摩擦,落了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陆吾,开明兽毕竟是上古妖神,就是镇元子亲手发动禁法,要将他们置于死地,也有些困难,一个不好,祭起天炫,地炫二环,抵挡住了先天戊土,乙木二法。

    猛一发力,大吼一声!天炫,地炫二环发出圈圈光华,仿佛水波涟漪一般,向四周扩散。那些青sè巨木,黄尘被涟漪一波及,纷纷溃败,不出片刻,天地依旧清明。

    死伤惨重,血雨纷飞,开明兽听得鲲鹏发出似哭似笑的尖叫,遍朝后看,只见千百妖兵,死了个jīng光。

    鲲鹏衣衫破烂,神情狼狈。身后清翼夫妇,更是凄惨,全身血迹斑斑,面sè惨白,不过显然是只受了轻伤。原来这三人见到禁法扑来,便遁进了妖兵之中,让妖兵挡灾,死了个干净,恰好两妖神就破了禁法。

    是以只是狼狈了一些,倒没伤到根本。饶是如此,鲲鹏也愤怒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将禁法破去,定要灭了五庄观,灭其道统,一个不留!一个不留!”叫罢,用手一指,天上一团煞云凝聚,无数乾天雷罡轰击下去。那清翼夫妇也催动地煞气攻上。

    “对方发动反击,气势现在衰竭,正好下手!”开明兽飞出元神,催动地炫环,与鲲鹏会合一起,冲进了黄尘之中,陆吾也飞出元神,催动天泫环。

    两环一合,顿时涟漪波纹荡漾,克住了黄尘,瞬间就冲了数十丈下来。

    啊!几十个催动丹炉的道童突然被一股巨大反震力道弹开,那丹炉居然反转起来。这些童子一个个受了内伤,那功力浅薄的,甚至元神都耗损不轻。

    “明月哥哥,明月哥哥!它们法力高强,又有先天法器,好象克制我们禁法,我们勉强催动,还是抵挡不住!”这些童子都跑了出来。就见到天上黄云已经抵挡不住那群巨妖。

    鲲鹏三师徒,开明兽,陆吾两大妖神,这五人仿佛开山一般,一丈一丈劈开黄云,面目狰狞,扑了下来。那凌厉的怪笑,充耳可闻,这些童子只能见其下来,却无计可思,仿佛是只有等死。都纷纷惊骇的大叫起来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