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五庄观道统,不能灭绝!”明月暗道,随后大吼:“随我进来!”

    当下进了观中,明月取出地书,人参果树,对众人道:“你们取了老爷遗物,从后山逃脱,我来抵挡片刻。”

    众童子大哭道:“吾等无能,不能守住老爷道统,哥哥天资甚高,法力也比我们高出不少,正好先逃,我们来抵挡。”

    明月哪里肯同意,当下众童子无一肯走,正值拉扯,就听外面砰的一声巨响。情况越发紧急,再也拖拉不得。

    当下明月拿起两样法宝,朝众童子磕了三个头,往后山去了。

    刚刚去了几个呼吸,轰然一声,丹炉跳起三丈来高,随后落了下来,滚了几滚,就横躺在地面,显然是外面禁法被破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喋喋!喋喋!喋喋!yīn风刮进大殿之中,妖气弥漫,众童子相互对望了一眼,纷纷掠出了观外,就见鲲鹏等人迎面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敢尔!”一个童子冲上前去,放出飞剑,就朝鲲鹏斩去。鲲鹏也不躲闪,欺身进来,一爪将飞剑抓成粉末,随后一条绿油油的妖光飞起。这童子元神居然脱替飞出,投进了妖光之中,一阵挣扎,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鲲鹏最为擅长的太玄天妖摄魄**,一经使用,对方元神立刻就被抓去,jīng气溶进妖光之中,更添凶威。实在是歹毒无比。以前对周竹,九凤就使用多次,但因对方不是有厉害法器护体,就是法力比他还高,缕不灵验,反吃了大亏,现在对付这些童子,简直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屠杀!一场屠杀!鲲鹏冲进其中,双手连抓,身体宛如老鹰起落。那太玄天妖摄魄**所发妖光,全场纵横,当者披靡。几个呼吸,十数个童子的元神就被摄去。

    其余童子见大势已去,纷纷点了点头,朝鲲鹏冲去,发动仙法,爆开了元神肉身,但都被陆吾挡住,哪里能够伤害分毫?

    将所有童子杀了个干净,鲲鹏抢进五庄观中,没有发现地书,人参果树。

    “定是那明月小畜生带走了,赶快追!”

    鲲鹏见后山通透,有明月童子气息,顿时尖叫起来,率领其它死人追了上去,临走之时,回头望了五庄观一眼,咬牙切齿,将一团乾天雷罡从天上摄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团方圆几亩大小的雷火从九天之上掉下,落进万寿山中,随后无穷量的雷火红球落将下来,整个万寿山顿时成了一片火海岩浆。自鸿蒙开辟就立起的五庄观。地仙之源流,再这一刻,却是消亡了。

    鲲鹏五人连成一团,催动妖光,开了天妖神眼,寻气追了过去,速度快到极点,瞬息之间,就是万里之遥,并且几人法力浑厚,可以连续催动。

    追得片刻,已经了堪堪西牛贺洲中部,鲲鹏终于见到一条淡淡的影子在地下穿行,那地书,人参果数的波动,哪里能够瞒得过他?

    “天地遁法,你还使得动么?”鲲鹏见得那影子渐渐迟缓起来,顿时尖笑起来,声音传了老远。

    却说明月知道自己恐怕难以逃脱,但心里还是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尽快逃,尽快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但天地之大,又哪里能够容身呢!”天地遁法推动到了极限,一路朝西奔去,也无目的,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逃得越拉越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遁了几千万里,体内法力已经消耗一空,明月眼前金星直冒,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。只是一味前行,元神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但心中危机感觉越来越强烈。知道鲲鹏已经追了上来,自己哪里能够停下。

    鲲鹏尖笑过后,飞身赶上,前面山峦高大,连绵进了西海,隐隐居然有宫殿房屋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偏僻,怎么修了宫殿?还好似有大军驻扎?”鲲鹏天妖神眼扫shè,看得有些分明。但现在哪里去细想,当头截住明月,一条暗绿腥臭的妖光洒下。

    明月童子正是法力枯竭,就算不被鲲鹏截住,也绝对逃不了多远。现在气息齑乱,元神似散,突然一条暗绿妖光冲下,就闻得一阵奇腥。心中烦闷yù吐,哇啦一声,把自己五脏都呕了出来,眼前一黑,顿时昏了过去。倒在一片乱石之中。

    鲲鹏见这童子只剩了半条命,不晓得还活不活得成,哪里去管他,眼中只见到那地书与人参果树。当下就要用妖光摄来,旁边四人也是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死命追了这么久,明月童子累死了。这几人也浑身汗臭,着实消耗不轻。倒是鲲鹏,借陆吾,开明兽的妖光飞遁,现在是生猛得很。

    哧!哧!一红一绿两道光华起自那边山峦,电似的朝这边飞来。其中那道红光一个眨眼,就飞到了乱石之间。

    这时,鲲鹏妖光正好落下,红光中似乎有人冷哼一声,屈指一弹,一条白光迎了上去,将鲲鹏妖光弹了个粉碎。那白光余势不衰,依旧朝鲲鹏shè去。

    鲲鹏妖光被粉碎,气机感应之下,连连后退了几步,就见白光飞来,顿时骇得面无人sè。亏得有开明兽上前一步,画戟一撩,将那白光撩断,自己也被震得翻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人这么浑厚的法力?”开明兽也是惊魂未定,见得白光被破,却是一柄小小的白骨箭,通体无一点杂sè,顿时心中一紧。“难道是那位?”顿时两眼朝场中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那乱石之中,站了两个女子,一红一青,红的年龄要大一些。青的拉起了那明月童子,似乎在查看伤势。正是九凤与周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鲲鹏小贼!”九凤朝天一望,便见了鲲鹏,顿时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一带群山,正是连接jīng轮城,同向西海的灵脉,因是董永来投,被李家公主划给了董永。大兴土木,建造了一片宫殿,营地。正好安身。

    这几天,董永与李家公主去见宝树城中镇守的大皇子李广陵,叫其让出城池。九凤无事,也来巡视一下,恰好是周竹因将三星手镯依旧还了九凤,两人关系极好,无话不说,一同出来。

    九凤法力何等高深,那明月童子一使用天地遁法接近,就被她察觉到了,却是心中诧异,使巫法观看,就见得情景,见鲲鹏猛下毒手,周竹也认得鲲鹏,知道不是好东西,自然要来救人,九凤怕周竹有失,也自跟来。

    “这童子,怎的油尽灯枯了,真是可怜!”周竹未曾见过明月,但见对方肉身溃坏,元神枯竭,连忙运起天道玄功,护住这微弱的元神,不使其jīng气流失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样子,任何灵药都没有一下救过来的功效,只有将一些修补元神的灵药化为药气,慢慢调理这元神。方有可能救回。当然,要是圣人手段,却是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这童子是镇元子的传人!身上还带有地书呢。”九凤也感觉道了地书气息。周竹道:“先救过来再说。咱又不贪图他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鲲鹏见是九凤,却也心惧,但仗有两大妖神,自付可以斗上一斗。当下喝道:“贱人!你想拣便宜!”用手指,一片妖光飞来。

    陆吾,开明兽也知九凤厉害,当年巫妖大战,死在九凤手里的妖王,妖神也有许多。当下祭起天地炫环,朝九凤罩来,同时把手上兵器一抖,朝周竹刺来。

    那恐龙夫妇只是饶得老远,不敢前来。

    九凤见其凶猛,还朝周竹杀来,顿时大怒,把身体一摇,白骨玄冥珠飞出,抵住了天地炫环,同时三星手镯化为三点流星,朝两妖神,鲲鹏打去。

    周竹连忙祭起灭渡金环几件法宝,同时飞出阿鼻剑。

    三星手镯乃是远古洪荒杀星,七杀,破军,贪狼,威力无穷。又经过周青祭炼,现在被九凤重新到手,简直是如鱼得了水。几个回合下来,鲲鹏三人被砸了个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周竹的阿鼻剑也异常厉害,不下于诛仙,虽然法力不够,但在白骨玄冥珠的守护之下,锋芒大盛,鲲鹏,陆吾,开明兽没有一个敢让其中上一剑。

    只见是天空中阿鼻剑光纵横,白骨如山堆积起来,延伸四方,结成囚牢。更有三颗杀气腾腾的流星撞击,其中紫气蒸腾,却是周青当初炼这手镯送妲己之时抽取的地脉氤氲紫气jīng华,有无上护身妙用。

    周青当初就是炼器绝代宗师,如今更是混元无极太上教主。这三星手镯本来就不凡,如今更是提升了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开明兽,陆吾依仗有女娲娘娘所赐之天地炫环,还能抵挡,只是处在下风,但鲲鹏可就惨了,要不依仗玄功变化,妖法jīng妙,几次险些被流星打死。

    “九凤姐姐,这童子还要救治,暂且不与他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周竹见明月元神越发的虚弱了。自己天道玄光只能略略止住,当下停了手,从自己的黄皮葫芦里面取出一丸甘露水浸泡的金丹。

    用真气将金丹化开,形成了药气,慢慢渡进元神之中,果然有了效果,阻止了对方元神jīng气的流失,但要将其治好,仍旧需要长时间的调养。否则药效一失,依旧成了老样子。

    元神jīng气越流失得多,就越难救。

    九凤暗道:“也好。”她心中也想图谋明月的法宝,但一想来,周竹必然要阻,自己有了三星手镯,却也做罢。

    正要几发猛招,将几人打伤,让其逃跑。突然闻得一声惊天长啸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,宛如陀螺般旋转,筋斗连翻,只几眼,就到了场外。随后一分三人,正是悟空道人持七宝妙树,李圣持轩辕剑,头现接引神幢。猴子持如意金箍棒。

    李圣见了场中打斗,用手一指,头上那接引宝幢化为一尊古佛,正是接引佛祖,身高丈六,黄皮金身,光明袈裟,身边有十二位光明王围绕。

    接引佛祖化出无限光明,shè进了场中,九凤见状,连忙收了法宝,与周竹退身开来。鲲鹏三人连忙飞出,终于脱了身。

    猴子见了鲲鹏,大怒道:“好个鸟鱼!”一棒劈来。旁边有开明兽接住,大喝道:“这是为何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的好事!”猴子举棒又打,陆吾连忙架住喝道:“我等也是好取宝物,rì后为你帐下起事,帮你平息人教纷争。你怎不分好歹,女娲娘娘谴我等下来助你,有事情不用动手,到娘娘面前,咱们再行分辨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,李圣听了此言,默不言语,也不曾动手。

    鲲鹏见此情景,大怒道:“你却来搅扰,现在你大哥遗物落到天道教手中了,本来就是天道教主杀了镇元子,不去报仇,你却还来打我,枉做了一世人。”

    猴子听见,气得龇牙咧嘴,又盯向了场中,大吼一声道:“且看我打杀这两个贱人,再给你好看!”说罢,一纵身,金光闪动,朝周竹当头击来。

    鲲鹏暗道:“正可乘势掩杀,混水摸鱼!”当下与两妖神抢进场中,法宝尽发。

    九凤气傲,何况两方原本就是仇敌,哪里肯分说,杀招尽出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朝四周望了几眼,大惊失sè道:“原来皇气起于此。rì后祸害不小!”李圣更是大皱眉头。又见那九凤力猛,怕猴子不敌,当下抢进场中。

    “九凤非天道中人,法力极好,不如先就除去,rì后减少不少阻力,不是他教中人,那天道教主也无话说,就算是要说话,也有准提老师于其分说。”李圣心中暗暗思道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