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往天上走!”九凤说了一句,随后双手一搓一扬,一团黑sè火焰,大如笆斗,疾飞如风,朝鲲鹏三人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飞到半途,九凤用手一指,吧嗒!黑火爆开,漫天都是漆黑火星,其中夹杂亿万根三寸来长的骨针。一窝蜂的扑来。

    这巫灵黑火,玄冥白骨针一经发出,相互摩擦,衍生出一股无穷的力道。那骨针又异常狠毒,任何护身玄光,一钻就破。就是上清,玉清,太清三种至高仙光炼到极其高深的境界,也不好抵挡。

    纵然是能阻在周围,但那黑火骨针异常有灵xìng,只是附在光外,由得黑火不停冲击,只要有丝毫破绽,或是法力不济,那骨针就会钻缝而入,将人肉身洞穿,随后炸成粉碎,连元神都要消灭。

    只是这法术,颇耗法力,九凤现在急于脱身,却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将七杀,破军一引,宛如流星锤,连番轰击。叫得猴子,悟空道人也不得不暂避锋芒,随后就要收了法宝,带周竹往天上走。

    李圣早就察觉九凤的用意,只是大笑道:“哪里走!”头上接引古佛生生吸住了那贪狼星,叫九凤走之不脱。

    轩辕剑一绞,又从那狼头中飞出,将这双头贪狼一头斩落,九凤面sè一变,用手一指,那狼头依旧凝聚成形,昂天咆哮,巨大银sè身躯连连摆动,想呀挣扎脱身,但被接引神光吸住,哪里收的回来?

    当年,冥河教祖与四大魔神围攻娑婆净土,释迦牟尼就请了接引古佛坐镇,将冥河连同四大魔神吸住,最后经过一番变故,终于将冥河镇压,四大魔神也一同成了阶下囚。

    九凤见收不回贪狼星辰,连忙对周竹道:“将阿鼻剑与我!”周竹连忙将剑飞出,落到九凤手中。

    当初周青传两剑的时候,就叫周竹不用元灵祭炼,只要是学过天道之法,都可运用,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,九凤一到手,运法一震,绿光大盛,发挥的威力在周竹手里不可同rì而语。

    “去!”九凤将阿鼻剑迎空一掷,朝接引古佛所发神光斩去,只见一条惨绿暗光,刺鼻腥气,在空中一个绞杀,同时分为千百来道,纵横当场。只闪了几闪,就将接引神光斩破。

    同时法诀一引,贪狼星辰也收了回来,三星辰依旧化为手镯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急促的喘息了几声,九凤将剑光用全力舞动,方圆万里之内,一切生灵,树木,乱石,气流,元气,空间,都被绞成了糨糊模样,阿鼻剑光冲塞了整个虚空。

    “道兄快来!”李圣大呼。悟空道人将七宝妙树一刷,也是彩光万重,敌住了阿鼻剑光。同时将猴子拉住,同时朝李圣扑来。

    同体一人,悟空,李圣,猴子同时聚齐,三人三头六臂,一手持七宝妙树,一手持轩辕剑,一手持如意金箍棒,一手持十二层接引神幢,另两手捏不动根本印。

    四样法器挥舞,只一下,就将阿鼻剑光冲破。

    九凤正拉周竹往上遁去,突然下面虚空被强行扯开,七宝妙树,轩辕剑,如意金箍棒,接引神幢,没头没脑的打来。

    接引神幢,七宝妙树,如意金箍棒恶狠狠一荡,九凤手中的阿鼻剑脱手飞去。周竹见状,吓得尖叫:“九凤姐姐小心!”同时用力使法诀一收,那阿鼻剑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李圣头颅正居zhōngyāng,此时已经冲到面前,面目竟然变得无比慈悲,但在周竹眼中,却是异常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轩辕剑光芒凝而不发,聚在剑身,吞吐不定,哧啦!三星手镯发出的护身光芒,一下就被割开。随后涌起一团氤氲紫气,但张照样被劈开,九凤只感觉是心口一凉,随后便是一阵巨痛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正好是刺在当年腾空剑所伤的创口之上。

    扑哧!一腔鲜血激shè出来,直冲李圣面门。

    好个李圣,一剑刺中了九凤,也不放手,运起金身,让那鲜血喷溅了一脸,越发是触目惊心,同时运剑一绞。想将轩辕剑威力全部散发出来,好把九凤身体绞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周竹见这景象,却是骇得呆了。悲叫一声,将阿鼻剑运起,全力斩向李圣持剑的右手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在这一刹那,却也不慢,七宝妙树一刷,将阿鼻剑卷住,周竹硬是动弹不得,猴子乘机大吼一声,手上棒子朝周竹脑门打来。

    九凤被轩辕剑刺中了心窝,只感觉到无穷剑气奔涌进来,凌厉!灭绝一切生机!亏得是以前伤口,被腾空剑伤过,全身法力立刻聚集起来,狠狠夹杂住剑气。但饶是如此,对方有接引古佛神通相助,自己支撑不了片刻,就会被剑气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周竹一动!悟空道人,猴子先后分出法力抵御,九凤强忍住灭绝之痛,尖叫一声,穿云裂石,三星手镯,白骨玄冥珠全部轰出。要与对方拼个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同时,眼看猴子一棒就要将周竹打个脑浆迸裂,落得与七公主一样的下场,九凤将手一伸,护在周竹头顶。喀嚓!骨节断裂,手臂软绵绵的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中了一记轩辕剑,九凤法力几乎是全部抵挡对方剑气的入侵,亏得倚仗大巫身体,否则这一棍子下来,怕不是将整个手臂都打成齑粉了,连周竹也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三点星光,一点白骨丸,带无边杀气,当面轰来,李圣自然不会与九凤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吾还要留有用之身,力挽三界杀劫。怎可与此大巫拼命?”头上接引古佛催动神光,悟空道人催动七宝妙树,联手抵了一记。

    轰隆!狂暴气流飚飞,从上至下,方圆数万里之内,所有一切,都成了一片模糊的混沌。

    李圣只觉轩辕剑上一股大力传来,连忙顺势把剑一抽,随后一个旋转,三人一体,如陀螺乱转,荡开一切攻击,同时又出一剑,剑芒长达百丈,朝九凤头颅扫去。

    九凤早就飞身起来,化为一只九头大鸟,身上鲜血不断落下,仿佛血雨,一飞冲天而去。

    李圣哪里容得它逃跑,把身体一纵,依旧是三人一体,几个起落,就追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了?”却说周竹正待在九凤背上,只感觉九凤浑身颤抖,下面鲜血仿佛瀑布一下,还有那沉重的喘息之声音。只见是空间连连变幻,后面一条金光是穷追不舍。分明是只要有一丝迟疑,对方追上来,两人都难逃毒手。

    “怎会这样,不过是救个童子,怎么会惹来事情,爹爹,你怎么还不出来。”周竹拔开黄皮葫芦,用药帮九凤止伤,但对方乃被轩辕圣剑所伤,哪里止得住?

    九凤也说话不出来,她现在的情况,就如先前明月童子逃亡一样,轩辕剑的剑气还在体内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,而自己又不能静下来运功驱除,还要消耗法力变化真身逃跑,甚至连方向都运转不得。

    心中更加刺痛,轩辕剑剑气如利刀绞割,又如万针齐刺,九凤本来是飞行绝地,比猴子筋斗要快不少,但现在,却让对方死死咬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皇气起自西牛贺洲,此事可是非同小可。”悟空道人一直在推算此事情,猴子只想将明月童子抢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能让明月认贼做师,否则地书,人参果树也要落进天道门手,岂不是天大的笑话?”猴子见总追不上九凤,心中异常焦急。

    李圣也不能坐看九凤,周竹将明月童子带走,纵然不能杀了九凤,明月也一定要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一追一逃,过了半个时辰,穿过天界,来到了三十三天外。九凤已经是越来越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快去爹爹宫中!”周竹连忙叫道。

    九凤依旧说不出话来,现在是笔直上冲,哪里能够改变方向。

    李圣见到九凤渐渐虚弱,心中大喜,抽出空来,用手一指一推,接引神幢光明大放,离身而去,追到了九凤头顶,骤然一个膨胀,大了千百来倍,朝九凤连同周竹罩落。

    周竹连忙将阿鼻剑祭起,朝上猛劈。那接引神幢之上现了接引古佛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,用手一指,阿鼻剑就定在空中,随后手一招,那阿鼻剑宛如飞鸟投林,落在了接引古佛的手里。

    周竹连连运功,哪里收的回来?那接引神光还未落下,就有一股巨大的吸力,周竹身形不稳,直朝光中投去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一声嘶心裂肺的叫声从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李圣面目慈悲!接引古佛面目慈悲!悟空道人面目慈悲!猴子龇牙咧嘴!周竹看得异常清楚,一并围了上来,这慈悲之中,哪里又掩饰得了无穷的杀机。

    周竹这一声呼喊,好像是灵验了一般,就听得天上发出“噗!”的一声。仿佛是闷哼,也仿佛是惨痛。周竹全身吸力尽消,连忙落下,就见一条绿光一闪,狠狠拍在了接引古佛的身上。

    接引古佛发出闷哼,被一下拍去老远,连翻了数个筋斗,阿鼻剑也脱手飞去。依旧化为一宝幢,落进了李圣手中。李圣骤然停住。

    那绿影抽了接引古佛一记,随后落到远处,当场现出两个童子,手一招,那绿影,阿鼻剑都落进了手中,这两位正是天道宫中的青玉,红玉,手里拿的却是周青成道所握竹杖。刚才抽了接引古佛一记的,正是这竹杖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周竹见了,顿时喊道,九凤一个变化,回了女身,被周竹扶住,青玉,红玉已经抢到了面前,护住两人。

    猴子暴跳如雷,举棒就跳身出来,青玉童子早就料到,随手夺过周竹身边的明月,望空朝猴子丢来,同时丢出一道灵符,清光一闪,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猴子正要杀人,猛然见明月当头丢来,连忙改了身形,当头接住。一摸,那地书,人参果树还在,顿时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不好!刚才没将九凤斩杀,却追到了三十三天外,刚才那一杖,分明是天道教主掷出,如若找上麻烦来,祸害不小!”猴子惊道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笑道:“无妨,快回灵台方寸山,将西牛贺洲皇气一事问过老师。”

    当下三位也不停留,奔命一样,朝灵台方寸山去了,用了全力,不出片刻,气喘呼呼,抢进灵台方寸山。

    门口守门童子一见,惊讶道:“师……”话未落音,猴子一把将其扯开,跌在旁边,抢进洞去了,这才松一口气,径直来到莲台前,果见准提道人。

    道人问道:“你是何来?”

    李圣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遍,随后道:“西牛贺洲突现皇气,另弟子不明,五庄观道统被灭,起因还是天道门,弟子因为诸多纠缠,怕镇元道兄道统失传,遗物落进天道门之手,才下手争斗。只怕此事得罪了天道教主,还望老师指点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准提微笑道:“哎呀,你还是这般顽皮!不过也是无防,你气数正旺,天道教主与你计较不得。既然镇元子道统得回,也就无事了,且依旧下界去吧。好生整合人教。至于那西牛贺洲一事,自有天机,rì后再行分明。”

    说罢,命猴子带过明月,用手一指,明月元神恢复,肉身也修补好,只是还未醒来。

    “天道教主杀了镇元子,又企会要他法宝?岂不落人口实。你去吧!”准提道人又笑。

    正说之间,突然有童子跌跌撞撞进来道:“祖师,天道教主来了门口,叫祖师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对猴子,悟空,李圣道:“且在洞中安稳,为师自去计较。”当下飘然下座,出洞去了。

    李圣一是仗自己气运旺盛,二是有准提道人守护,才突然准备下手除掉九凤,但因九凤生猛,只将其重伤,还是让其跑了。便来见准提道人。听见道人分说,心中石头落了地,却是暗暗可惜。

    “想必是那九凤气数未尽,因此除她不得!”悟空感叹道。

    三星洞口,周青一手牵周竹,一手牵九凤,落到门前,对其大喝道:“准提道人,你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原来是周青正炼先天五行,突然算出悟空追杀九凤与周竹,自己是先居然无征兆,显然是有圣人蒙蔽了天机。终究是周竹,九凤气数不尽,上了三十三天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周青掷出竹杖,打掉了接引古佛,送出青玉,红玉童子带走九凤与周竹。一来是自己以修成盘古,成就圣人,如若亲自出手,落个以大欺小的罪名。

    二来是悟空,李圣,猴子气数正旺,就算自己出手,最多给其一个教训,却不好杀死对方。一样还落个口实。大是不美,落到女娲娘娘耳里,只怕将一片苦心,毁于一旦,白白又留个恶印象。

    这就好象,两个小孩子打架,大人总不可能因为自己孩子输了,就去打另外一个小孩,自然是找对方家长理论了。可见是大道相同,无所差别,圣人之道,也有时与人间俗事一般。

    至于将明月丢出,也正如准提所说,自己杀了镇元子,再收留他弟子,没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镇元子一脉气数以尽,那明月终究是难以保存,其遗物,也要落到猴子手上,此乃定数。吾不与其计较。只是欺吾两女,着实可恨。所谓是徒弟不正,师之过也,当与准提道人去分说。”

    周青乃盘古真身,九凤就为其血脉所化,简直就是女儿一样。当下再天道宫中,治疗好了九凤伤势,带两人找准提道人麻烦。

    “道兄,自晋南关一会,已有许久不见,今天怎的来我洞府拜访?”准提道人飘然出洞,见得周青,当下道。

    周青用手打住准提话语道:“莫多说。我来此,你问你,为什纵徒行凶,打伤我女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哈哈大笑道:“弟子之争,不过是意气,乃芝麻小事,还劳道兄前来。弟子小事,就让弟子去解决,我们插手,成什么道理呢?”

    周青冷笑道:“我也不和你争,你教徒不严,一味纵容,正是你之过失。今天不与我一个交代,我便代老师以竹杖打得你认错。而今是三商未定,凡四教弟子,都有气数,你却逆天改运,纵容徒弟妄行杀劫,如此大罪,就是到了老师面前,你也无可分辨?快快惩治你孽徒,否则莫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最是听不得这话,当下大怒道:“强词夺理!吾等同为教主,你接二连三说这话语来轻我,是何道理?还来我洞府前撒野!我徒不过是拿回他兄遗物,何错之有?你一味胡搅蛮缠!我也不与你分说!今天便真正与你分个高下!”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圣人之怒,不显于脸!

    其实周青早就是怒火中烧,只是不曾发作出来。对方居然乘自己纰漏,转西牛贺洲气运之时,险些将两女落个画饼,如何不怒?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不可后悔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本想与周青分说一番,再落个便宜,反正两方都没损伤。叫周青面皮损伤,女娲娘娘哪里也丢过场,让娘娘将其看得轻了,坏其西牛贺洲气运。

    当下是七圣三分,老君,元始一脉,通天,周青一脉,准提,阿弥陀一脉。本是娘娘因猴子关系,偏向了佛门,但现在却娘娘被玄冥,后土蛊惑,现在正是摇摆不定之时,准提道人心里怎么不清楚?

    更何况是娘娘也乐得看两人明争暗斗,借此解闷不是?圣人,圣人,虽是先圣后人,但总归有人的念头不是?虽然其中大部分,是以苍生为刍狗的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却没算道知道周青铁了心呢?无比干脆,多话都不说,出口就是侮辱语言,圣人也要面皮不是?

    周青一出了言语,见准提道人两口空空,未带兵器出来,正好占个便宜。自己话还落音,当下举竹杖用全力劈来。同时另一手一扬,七八点混沌气流当下丢出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大叫道:“卑鄙至极!”猛一咳嗽,吐出一朵斗大,洁白莲花,莲花之中,长一株菩提树。把竹杖,神雷一并接住,随后转身,把洞门一关。进洞府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这次可是全力出手,无一点保留,更不用猩猩做态。恨不得将准提道人一下打死。猛劈几杖,碎了白莲,菩提树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周竹叫道。周青道:“且看爹爹于你们出气。”用手一指,周竹,九凤两人缩小成了三寸小人,飞上周青肩头。站得稳当。

    见得准提道人进了洞府,把门关上,取兵器,交代话语去了。周青也不分说,大吼一声,震得整的灵台方寸山都动摇起来,头上混沌钟哧啦!一声,飞了出来,旋转疾撞。

    轰隆!整个洞门只是彩光一闪,就被混沌钟打了粉碎。周青二话不说,提杖杀进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准提道人因为七宝妙树在悟空手中,自己手无寸铁,怎么能够抵挡凶猛到了极点的周青?是以关了洞门,进得深处,正见猴子,悟空,李圣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怎的进来了!”李圣问道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哪里肯分说,当下取了七宝妙树,又取了接引神幢,用手一推三人道:“且回梓山城,无防碍!”三人连同明月童子飘飘然然,一个瞬间,就到了梓山城中。哪里摸得到头脑?

    轰隆!洞门已被周青轰破,杀了进来,准提道人大怒,迎了上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