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女娲娘娘却被此匹夫蛊惑,眼下却有些摇摆不定,致使我教气运减弱,西牛贺洲才有皇气冲起。我正要算计一分,叫此匹夫丢个面皮,恶了娘娘,叫其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。谁知却是此计不成,反被对方打上门来,如若失弱,反叫娘娘看轻了。rì后周青匹夫不断蛊惑,万一让娘娘变了心思。渐渐偏袒他教,大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娘娘无为,两不相助,天道一门也有混沌钟镇压,气运也要反胜我教。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原来就是这般思考,七圣三分,如哪教得娘娘垂青,气运自然昌盛,不消明说。老君,元始却是手有盘古幡,太极图,所掌大教,气运连绵,隐而不发。自然是无须讨娘娘欢心。

    但西方大教,虽也有两圣,却就无三大无上灵宝,如无娘娘偏袒,便大是不妙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准提道人又怎能容得周青一再蛊惑娘娘,不得不行了一招险棋,却没料到周青勃然大怒,抹了棋盘,杀上门来,不顾好歹,大不了来个重归混沌。反正是未在紫霄宫签封神榜。也不算违背前言。鸿钧道人自然不会理会。

    事道如今,准提道人自然不能示弱。否则传到娘娘耳里,丢了面皮,rì后不好相见。

    “周青匹夫,不但上我山门撒野,还敢打坏我门,简直是开天辟地从未有过。如此大辱,今天定要拼个你死我活,才见高下。”

    却说是准提道人一手提七宝妙树,一手提接引神幢出来,心中也是怒火中烧。暗想对策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准提道人还是不敢怠慢,对方有混沌钟悬在头顶,乃镇压天地鸿蒙之无上法器,可攻可守,就在一念之间,自己单单凭了七宝妙树,只怕是敌他不过,只得还取接引神幢出来。

    七宝妙树,接引神幢虽然不如盘古幡,太极图,混沌钟,却也是西方二位教主成道至宝,论神妙,却也是三界一流。准提道人不提防周青如此凶恶,打进门来,不惜开启圣人之争。

    此等争斗,和那晋南关前是大不相同,晋南关前乃人教争斗,圣人斗法,也只不过是先论道,尔后小心做法术争斗,留有一些余地,避免波及旁人,否则要是真个不顾生死斗了起来,三界都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周青一混沌飞出,打碎了洞门,抢进斜月三星洞中,就见的一片天地功德水汇聚成的海洋,远远望去,是无边无际。除此之外,再无半点景象。

    此海洋,象征乃苦海无边之意。乃准提道人西方教之**。

    以前是有修士,长来灵台方寸山听准提道人讲道,只要其中心不虔诚,就到不了祖师讲道的灵台,望眼是一片苦海。而那心虔诚之人,自然是七宝金珍,康庄大道,直达灵台,能听祖师**。

    此乃西方玄妙之境,不知阻拦多少修士。

    “弄个悬殊,岂能欺我!”周青哪里是来听道的,却是来找麻烦,圣人之境,早就乃混元无极之道,看破一切虚妄,此苦海玄妙,焉能瞒得过他。

    周竹,九凤两女站在周青肩头,就觉得十分安稳,无可畏惧。心地踏实。也带有兴奋。都目不转盯看这两圣争斗。

    尤其是九凤,法力原本就高强,最近又修习天道**,那白骨玄冥珠已快成元神,灵台通达,想从圣人争斗窥视玄妙,进而领悟更深境界出来。

    大巫无元神,祖巫却有,只是因先天不足,无**力,不能破虚,以至不能成道。除非是十二祖巫聚集盘古真身,在以混沌钟力证。但当年十二祖巫也有不和,混沌钟更在妖族手中。当年大战,这一层原因更在其中。

    大笑一声,飞身而起。头上混沌钟轻轻响了三声,周竹眼前猛然一亮,苦海已经闪过两边,zhōngyāng凭空出现一块大陆,上有亭台,楼阁,金莲桥。更有波罗花丛中,遍地都是金珍,菩提林中,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、砗磲、赤珠、玛瑙七宝放出光辉。

    “好匹夫,敢破我幻境,坏我洞府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刚刚出来,就见周青破了苦海虚妄,更加恼怒。用手朝周青一指,那菩提树林中突然飞起千万巨木,四面八方一齐撞来,把周青围了个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此菩提木乃准提道人自身jīng气所孕育化成,威力比镇元子的先天乙木禁法不知大了多少万倍。周竹只见四面巨木如蜂,怒吼呼啸,面上不由sè变,九凤也知道厉害,心中暗暗盘算:“若是我受此一击,明显没了活路!”

    头顶悬有混沌钟,云光如水,连绵悠长,任是那巨木飞来,如何凶猛,都不能近得周青之身,只在云光外摩擦,衍生出无穷的变化。

    嗤!周竹只感觉自己身上一阵震动,原来是阿鼻剑已经被周青一引诀,脱身化光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圣人舞剑,自是另一番境界。阿鼻剑乃先天jīng金于血海孕育的元胎,正克先天乙木。

    只见阿鼻剑刚脱手,就化为一道惨光绿影,满场周旋,随后yīn气滚滚,暗影晃动,天地间绿油油一大片,哪里看得清楚剑影。

    九凤只闻得耳朵边有无穷量嘲杂的声音,仿佛金木相交。虽然在云光之中,却还是觉得烦闷刺耳。

    过得一瞬,声音突停,只见那绿油油的光影之中,突然升腾起一点七彩神光。初始豆来大小,一个刹那,疾如闪电,就涨大成一条千百来丈的练带,连那光晕斑圈都清晰可见,仿佛是攻到了自己面前。另九凤心神一紧。连忙闭眼。

    砰!一声闷响,九凤感觉无事,连忙睁开了眼睛,就见准提道人在不远处现出身形来,手上的七宝妙树被周青使竹杖架住。

    “准提道人!你之小手段,能瞒我,简直妄想。”周青使阿鼻剑破了菩提木,料想准提道人会乘机掩杀,竹杖舞动,毫厘之间架住了七宝妙树。

    准提恨声怒道:“你有手段,不过如此。今天你既上我门来搅扰,不分生死,此恨不可消除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你莫废话,我自有手段叫你降伏,到时你便后悔也是晚矣。”说话之间,两位圣人斗了三四个回合,气流翻滚,虚空迸裂,混沌绞散了又凝聚,凝聚了又被绞散,哪里见到亮光rì月。

    整个斜月三星洞里面的景致,虽然有禁法加持,却还是抵挡不住圣人争斗的余波,毁坏了不少。那菩提七宝林,金银熔融,赤珠粉碎,佛光消散。

    周青哪里顾忌这些,用手一指,阿鼻剑夭矫惊天,如风似电,疾斩准提道人脖子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一手用七宝妙树架杖,一手持得接引神幢挡开了阿鼻剑。又见周青头上混沌钟高悬,时停时转,隐而不发,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砸下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所顾忌的,就是此处,心中就存了三分jǐng惕,更是招架得有几分吃力。

    把天门一开,现了一朵亩大白莲,白莲上有一株金光菩提树,高有丈六,这金菩提一个变幻,茂密的枝干顿时化为许多头和手。正是二十四个脑袋,十八只手的金身佛陀相。

    这菩提金身,头上有华盖璎珞,金灯贝叶,三颗晶莹舍利,也悬在头顶,放出无穷无量的光明。

    菩提金身也不离准提头顶,只挥舞十八只手,用加持神仵,戒刀,经卷,钵盂等物招架周青那神出鬼没的阿鼻剑。形势是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

    那接引神幢准提也不妄动,举手抛出,在周身沉浮,暗暗防备周青的混沌钟。否则被打上一记,自己也非要受伤不可,面皮丢得不小。

    “洞府不可再让其败坏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洞府多处开裂,自己却阻止不得,心中也暗急。突然卖了个破绽,跳出圈子,那菩提金身一手持金弓,搭上银箭,拉了个满月,嗖!的一声,朝周青眉心shè来。

    混沌钟高悬,一声响,金铁悠扬,这银箭任凭他是何等锐利,只把它做为等闲。还没到面门,就被震碎,化为银粉四散而飞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有些惊骇,长笑一声:“你敢跟我前来?”

    说话时候,七宝妙树当空一刷,凭空就开了一条缝隙,现出另外一番景sè来,只见是黑幕之中,星辰闪耀,时有无数流星划过,密集如雨。正是无穷无尽的太古洪荒星空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闪身进得缝隙中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大叫道:“任你是跑到西天极乐,也将你擒拿,带去紫霄宫见老师。”说罢,将手中竹杖一划,人也进了洪荒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的星辰闪耀,漆黑的天幕,宁静悠远,变化奥妙,无规律可寻。

    远古洪荒的星辰,连同大地,不知道经过多少次,多少年强者的争斗,几千万次。几亿次。几千万年。几亿年。才形成如今粉碎的摸样。哪个都琢磨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却说是周青一落进星空之中,迎面就见一片黝黑,把天都遮盖了,似乎有东西迎面撞来,却也不去躲闪,知道是准提道人用法力催动一颗星辰来撞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此小道,岂能入我法眼!”周青用手一指,轰然一声,黝黑一片的天幕顿时裂开,化为无数陨石爆散,天空又显现闪烁出点点星辰。

    那爆散的陨石,小如地仙界中的群山,大如周青起身的地球,击散之后,飞快的落进远处。只是这星空之中,不分上下,不分南北。也不知道是说上伸好,还是下降好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站在远处,背后有千百星辰似乎受了他的牵引,流转成一片旋涡。对周青斥道:“你怕尔手粗,坏我洞府摆设。你却夸耀自己手段,却是无耻。现在便叫你知我西方禅门**。否则你却空口自大,目中无人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周青一步抢了上前,九凤只感觉面前场景变幻,星空又换了一副摸样。却是周青一步不知跨了多少距离,穿过几片星域,来到准提道人面前,举杖就击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不敢怠慢,当下连忙用七宝妙树驾住,飞腾上空,用手一个牵引,背后那片星辰突然被吸来,一个个硕大无量的星辰直接被准提道人以**力缩成豆大的星丸,穿越了几千万亿里的距离,朝周青一窝蜂的打来。

    周青冷笑:“这样的神通,也敢在我面前卖弄!”头上混沌钟连连响动,悠扬之声宛如水波涟漪,向四周发散,那扑将过来的星丸一遇钟声,似乎被镇住,齐齐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周青用手一指,星丸四面飞shè,之后一个膨胀,依旧成原来大小,各自回到宇宙深处去了。

    混沌钟镇压鸿蒙大千,准提道人虽然有拿星捞月的手段,但也真是卖弄不得,不过此地也没了顾忌。准提也可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两位圣人又是大战在一起,斗得难分难解,只等摸清楚了对方手段,再麻痹对方,卖个破绽,使杀招,叫对手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“此地!仿佛是地魔星域?”九凤见周青使混沌钟定住星辰,叫准提无法缩星成丸。不由扫shè四周,仿佛认得这片星空。嘴里发出声来。

    周竹暗暗道:“姐姐,怎的分说?”九凤道:“当年洪荒裂开,星辰碎裂,三百六十五主星也失了规律,化成无穷碎片,连同洪荒大地散落虚空,就形成了如今的宇宙,十分荒凉,没一点生机。但那些星辰碎片,却还有灵气,也有无数当年散落的妖,巫,仙等修士因为不能回转,存身其中。”

    原来九凤当年逃进星空之中,不知跑了多少年,眼看法力几乎耗尽,依旧是一片荒芜,没丝毫灵气的虚空,不知怎的,突然一下闯进了贪狼星辰碎片聚集的星域。

    九凤借助其灵气,才恢复了法力,又化了几千年时间将这些碎片凝练,随后四处游走,发现了七杀,破军星辰碎片,一一收集凝练,才凝聚成了三星手镯。最后,用了万年时间才回到三界缝隙,进入了灵气充沛的地仙界中。

    以九凤变化九头鸟的速度,穿越一个一个星辰之间,尚要不停不歇的花上几年,十几年,更何况是那些散落与更深处的妖,巫,仙等等了。

    当年九凤曾穿过七杀星域,到了这地魔星域的边缘,心想寻找地魔星辰碎片又炼一星,但因为太过宽广,一是怕深进其中,迷失了方向,便永远回不去了。二是急于报仇,不想再浪费万千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轰隆!周青一手持杖,一手捏诀催动阿鼻剑,头上混沌钟旋转不停,一片片的晶芒铺涌而至,其势凶猛无比,准提道人连连摇动接引宝幢,也只能勉强招架。

    头顶那菩提金身更是无奈,阿鼻剑暴戾yīn毒,满场都是暗绿魔影飘摇,yīn风几乎是扫进了宇宙深处,一颗颗的星球都仿佛被吹得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嗤!混沌钟上一片晶芒散开,宛如雪花一般,夹带着狂风打来,准提道人把接引神幢一丢,挡住了这晶芒,却被周青一竹杖夹带金铁交鸣之声打来,连忙用七宝妙树又架住。

    两人一发力,身体横移,一个发力,九凤又见场景变换,却是落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星辰之上。

    这星辰也颇为古怪,受得远处一颗地魔星碎片星辰的光华照耀,衍生出连绵大山,壮阔的海洋,更有不少高达数十万丈的巨石山峰,上面尽是白茫茫的冰雪。

    “似乎还有修士?”

    九凤隐隐见到远处雪峰之上,似乎有法宝jīng光闪烁,心中虽然好奇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这星辰甚大,灵气又好,说不定有当年散落的洪荒修士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七宝妙树与竹杖交错,一股无可计量的风暴朝八方飑shè,准提道人,周青又双双跃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九凤放眼下望,刚刚存身的巨大星辰已经成了齑粉,上面居住的什么修士也定然是神形俱灭,没半点悬念。狂飚扫过,九凤只见一课颗星辰接连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只几个呼吸,这一片地魔星域亿万颗星辰一扫而空,变得黑咕隆咚,只偶尔那极深的宇宙之中,还有微弱的星光闪现。

    圣人硬拼了一记,双双掠后,周青用手一指,头上混沌钟飞出,终于描得了机会,准提道人面门砸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准提道人刚刚拼过一记,身形未稳,就听得钟声大做,耳边一片嘲杂。暗道一声。身体往下就落,同时抛起接引神幢朝上撩去。

    砰!混沌钟飞来,如巨雷震撼太虚,接引神幢终究是差了一筹,只一下,就被撞开,亏得准提道人身体落下,避开了面门,使得混沌钟朝头上金身撞去。

    菩提金身刚使加持神仵,挥舞树枝一样多的头和手,朝前面猛击。一个交接,就听得准提道人大吼一声,那菩提金身被一钟打了个正着,摔下头顶。也朝下面落去。

    九凤只见得有金sè头颅,手臂翻滚,原来那菩提金身二十四个头,十八只手不知道断了多少根,连那加持神仵都掉了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被打落金身,吃了一记大亏,心中又气又怒,只得冲将上来,收了接引神幢,拖金身就走。

    周青连忙抛起竹杖,却打了一个空,让准提道人朝后面走了。周青哪里肯就此放过,当下追赶。

    几个刹那,太虚之中又是星辰闪烁,准提道人拖着金身往前面走,迎空一抓,宇宙深处千百颗星辰被他缩成星丸。一爪抓在手中,反手朝周青撒来,把前面的虚空封锁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周青只好用混沌钟响将其定住,得这一缓,准提又将金身凝聚,悬在头顶,厉声怒喝:“今rì不分生死,吾叫你一门上下,全都死绝。休想保全!”

    周青大怒:“准提匹夫,今rì不将你拿了,吾也不掌大教。”说罢,两圣人又自掩杀一起,准提道人奋力拼杀,周青是咬牙切齿。斗得几个回合,星辰崩塌,四面宇宙宛如洪炉一般。

    却不说两位圣人都起了真火,这宇宙洪荒生灵便遭殃。且说宇宙深处,不知多远,有一片宽广的星域,星辰不可记数,密密麻麻,仿佛恒河中的流沙。

    在这星河偏近zhōngyāng,却有一块福地,乃是数十颗星辰围绕一轮火球,一轮晶亮清冷的星辰旋转。这两样,却是当年打碎的洪荒rì月碎片,碰巧凑合到一块,滋养周围星辰,使得周围十数个星辰灵气充沛。

    尤其是其中一颗,最为广大,几乎相当那人间地球的百倍。其上处处仙境,鸟语花香,山川景秀,江河交叉,生灵繁多,都是自然生长,繁衍。并不入轮回。

    却说此地,离那三界缝隙不知有多远,就是那前古金仙,只怕是飞行一个量劫,五十六亿年都不能达到。因此隐居此地的仙人,也就安居修炼了。

    这一片福地星境之中,却有两个仙人,曾经在洪荒之中也是赫赫有名,自巫妖大战,散落于此,已经有了数十万年。一名容成公,一名赤松子。

    最初此福地之中,就只有两人,两人也曾想返回。奈何就是法力再大,也是不可能,好在此地不错,也就留了下来。最初是寂寞了数万年,两人修炼之余,一一将一些生灵点开灵智,让其修炼,后变化chéngrén,倒也是自娱了。

    后又过数万年,居然陆续有散落的仙人寻到此地,因为回去无望,此地也甚好,便在此居住下来,过了十万年,这地方居然繁荣起来,大大小小的仙人,巫人,妖怪,佛子居然不下千万。

    因是各有阵营,自然产生争斗,那容成公,赤松子两人不愿看到再相残杀。竭力调解,或是使神通慑服。终于化解了矛盾。因为两人道力高深,又是这里主人,众修士都称其为老师。两人也欣然答应,还将自己领悟的道果一一讲与众人。更加受众人的敬佩。

    又过五万年,此地越来越繁荣,这两人神通也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,但要回去,仍旧是无望。带领众人花了好几千年的时间探索周围星域,又寻了些星辰碎片移来,将这一块福地越发建设得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是心中思量,反正自己是长生不死,如此蚕食,修炼,总有一天会带领诸修士,将宇宙贯通。到得三界缝隙。如此心思,却也是大恒心,大毅力了。

    却说这天,正是两人开讲大道之rì,高升法坛,两人坐于于一高崖之上,崖下是一块千万里的青草平原,都坐满了从各个星辰来了修士。

    容成公,赤松子正讲自己领悟的道德,下面近乎千万的修士,都听得有所领悟,鸦雀无声,只有细风吹过草原,一片清香。

    容成公突然打住,抬头看了看天,只见天上无数星辰点点,幽黑深远,西边一轮明月,洒下清凉的光辉,东边却有一轮红rì,另人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容成公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声音悲凉,涕泪交加,似是伤心无比。下面千万修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顿时惊讶起来。随后那赤松子也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当中有一位修士,名叫长桑子的,站起身来问道:“老师为何痛哭?”

    两人答道:“吾等大祸临头,再也不能逍遥了。”长桑子再问,两人却不回答,只顾痛哭。“若能回得旧地,纵然是粉身碎骨,也无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不解,却听得两人声音悲切,心中也生出惆怅。过得良久,众人见两人只顾痛哭流涕,也不讲道,就要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长桑子突然抬头,指向天空,声音如雷,滚滚掠过草原,千万修士都听得清楚,连忙朝上面看去,就见点点七彩光华闪耀,漫天的星辰都失了颜sè。且那七彩光华似乎是越来越近。一个眨眼,就仿佛到了万丈高空,天地之间,一片琉璃眩光。

    啊!啊!容成公,赤松子两人双双冲上,迎了上去,将自己苦修数百元会的肉身,元神尽数爆开,朝那七彩神光冲去。但那七彩神光闪都没闪,就将这两人爆炸包容了。随后继续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修士只有一个感觉,四面八方彩光挤压过来,自己身体,元神都似乎缩小,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所居住的星辰,连同周围的千百星辰,以及rì月碎片,都以在七彩神光的包裹下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缩小了亿万倍。

    刹那间,这一片繁荣无比,有近乎亿数的修士的星域顿时灭绝。

    那些星辰,都被准提道人随手抓了一把,凝成弹丸晶光,朝周青打去。

    原来两位圣人争斗,准提道人不敌,只得抓了星辰连连洒向周青,企图寻出破绽。只可惜了这亿万生灵,修士,哪里还能保全?自然是齑粉灰灰了。

    周青又是一钟飞出,准提道人转身又走,却被周青看准了,祭起竹杖,一仗打在后心,向前一个抢步,几乎是跌了一跤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怒火中烧,却料定不敌,也不回头,破开虚空,来到三十三天,往紫霄宫鸿均道人处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哪里肯放,也追去紫霄宫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