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ps:今天因为回了趟老家,没时间。所以写得少了点。

    “暂且不吃这一场眼前亏,且去见老师,看到了老师面前,莫非此匹夫还敢撒泼不成。”准提道人拖七宝妙树,接引神幢在前面破开混沌疾走,要赶去紫霄宫,周青在后面仗剑持杖追赶。

    紫霄宫飘飘渺渺,不知在何方,除却圣人,仙凡两道无一人可以到达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因是一计不成,受了周青追打,本是旗鼓相当,但对方cāo混沌钟,占了便宜,自己未免有些吃亏,不好久斗。越是久斗,越是吃亏,让女娲娘娘知晓后,越发丢了面皮。不如去紫霄宫鸿钧道人处暂时避一下,以图后谋。

    两人一走一追,就在混沌中穿行,九凤只见的周围情景连连变换,混沌化开,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在前面闷头疾走,也不说话。周青只望其背影,始终可以见得其后背,大呼道:“准提道人,看你今天还有何面立身为圣,掌西方大教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乃西方二教主,教中外围因果,都zìyóu他了结,今天吃了点亏,但也只得是生生受了。听见周青大声呼喝,肺都几乎气炸了,但也奈何不得,依旧是闷声,哪里好与周青对骂?

    过得片刻,混沌一开,高高在上悬立一道观,正是紫霄宫。门口清净,连个童子都无,准提道人自不分说,合身一闯,跳进了观中。周青从门口进去了。

    进得院落,有两个童子分立正门前,见准提道人匆匆而来,二话不说就朝内走,刚要说话,突然见周青持剑从门口冲杀进来,顿时慌了手脚,连忙让开。

    周青一剑劈开,准提一晃身,进宫去了。却让其劈了个空。周青当下也跟身进紫霄宫。

    两位教主一进紫霄宫,就见七方圣位,封神榜插于zhōngyāng,显然是还等第二次商量,再行签定。

    “来到紫霄宫中,你还敢撒野不成!”准提道人跳上一尊圣位,就见周青也追击上来,持杖又打。连忙用接引神幢挡住,凌厉喝道。

    周青不言,又是一剑劈开,准提道人连忙用七宝妙树架住,两人是杖去剑来,在七尊圣位上又斗将起来。见周青要祭混沌钟,准提道人连忙跳出圈子,往另一尊圣位上跳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的来紫霄宫拼斗?”

    两位教主又斗之间,高高半空之上,鸿均道人现出身形来,用手一指,将两人分开。准提道人见势,又跳开,乘势不再拼斗,周青也住了手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拜道:“老师再上,非是弟子拼斗,乃是天道教主为圣不尊,因为弟子意气之争,一时护短,竟然上了我洞府存身之地搅扰。望老师与我两人解释过失。”

    周青却也不说话,只是哼哼冷笑。周竹见了,顿时暗道:“糟糕,爹爹心气甚高,不屑分辨,却被准提道人抢了头,只怕不妙。”

    鸿均道人开口道:“尔等都掌大教,为混元大罗金仙,万劫不磨之体,纵然不能去私念,成鸿钧。却也不可做意气之争。徒令天数混乱,就此停过,待三商过后,签过封神,再依其所定,不得违背。”

    原来鸿均道人为鸿钧,圣人蝼蚁,生死幻灭,亦无分别。也不论是非,也不论因果,也不论生灭,也不论善恶,也不讲什么公道私道。

    两人相斗,来到紫霄宫中,鸿钧道人自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,否则鸿钧便不是鸿钧了。就算周青口中分辨出莲花来,也没一点用处。自然就懒得开口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自然知道鸿钧道人的态度,只是自己吃了小亏,不好再与周青相斗,只是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之势,周青又不肯放手,摆明是要自己一个好看,且在女娲娘娘面前叫自己丢过面皮,自己又不能示弱,只有来见鸿钧,两方调停。

    只有封神榜签定之后,哪教圣人又去反悔,违背了定数,鸿钧道人才会出来告戒。至于其它,道人自是任其zìyóu,现在既然是两人到了紫霄宫中,道人当然是叫其罢手,也不问是非。

    是非善恶,圣人蝼蚁,在大道面前,无半点意义,如那鸿钧一般。

    两位教主不敢不听鸿钧之言,当下都拜,准提道人哼了一声,急急忙忙先出宫去了。就身返回灵台方寸山。

    调停过后,鸿钧道人便自隐去,周青也出了紫霄宫,回了天道宫。九凤,周竹依旧回到了西牛贺洲。当下无事。

    圣人之争,准提道人丢了面皮,乃是因为法器不如人,落了下风。但因为西方一教,先天就不足,无三大灵宝,所以做那xìng命之争时,难免有失却,怨不得自身。

    “吾虽是拉了准提道人面皮,但要说动女娲娘娘,仍旧是还须时rì。如女娲娘娘能转过心思,偏袒我教,我教气运大盛,rì后不至遭遇许多劫数。”

    周青遣女儿,九凤下界之后,在宫中静思。好不容易争了一丝气运,周青用心可谓是良苦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心里如明镜似的,自然知道周青,准提道人的想法,但哪里会去阻止。{诸位看官:大抵女人都有这份心思,乐得看别人为她争斗。女娲娘娘虽为圣,却非鸿钧,自然不能学其一视同仁,不论喜好,不说yīn阳,任其zìyóu。}

    却不说周青在天道宫中又生出许多念头计谋。但说那毁去镇元子道统,又要抢夺其法宝的鲲鹏,开明兽,陆吾三人被九凤使出巫灵黑火,白骨玄冥针包裹住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开明兽,陆吾两人将女娲娘娘所赐的天地炫环合壁,等得这包裹自己的黑火,骨针都因为法力减弱,声势缓慢下来,才用力一震荡,将其震碎,脱身出来。

    四面一看,哪里还有半个人影?九凤,周竹,猴子悟空李圣都追赶跑了。鲲鹏等人却也不知道胜负如何。

    “却是偷鸡不成,反蚀一把米。眼下既是得罪了那泼猴子,又未得到地书与人参果树。”鲲鹏面sè十分难看,面目狰狞道。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开明兽冷笑道:“也是无防,斗战胜佛与悟空能识大局,却也不会为难于我等,那头泼猴能成甚气候?我一人尚且不会弱于他,妖师担心多余了。我们这且就回梓山城逍遥,看他能将我等怎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如此,但终究是那猴子不分轻重缓急,又擅长玄功变化,要是其铁了心的与我等为难,偷袭闷棍下来,不好防备。其师准提道人又甚是护短,我等一个不好,受他侵害,也无处伸冤。”

    陆吾用手一指,将飞剑依旧归于鞘中,背在后背。眼中jīng光闪耀,说得十分合理。鲲鹏,开明兽一想,也确实如此。便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这时,那清翼夫妇过来,听见此言,连忙道:“老师与两位前辈何不见女娲娘娘?娘娘叫老师与两位前辈辅佐于斗战胜佛,要防备那猴子暗下毒手,需要娘娘先就解释,那猴子怎敢违背娘娘法旨?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是有理!”鲲鹏点头道:“本就是如那猴子逼迫得紧,去找娘娘分辨。”

    当下三人定过计策,鲲鹏对清翼夫妇道:“你们两人暂且是游过四方,拉拢人手。rì后便有用处。”夫妇两个应了,自然去了。拉拢人手不提。

    鲲鹏,开明,陆吾三人上了三十三天来见女娲娘娘。

    “你等何来?”

    “娘娘在上,弟子因为受了娘娘差遣下界助那斗战胜佛,但却受对方猜忌,屡屡与弟子为难,弟子恐怕是遭了毒手,无处伸冤,望娘娘慈悲,解释这个。”

    三人入宫,正好见了娘娘,都拜倒在地。娘娘问话,鲲鹏反正倚仗妖师身份,开口对娘娘乱说。

    娘娘一听,顿时怒道:“你怎等如此欺心,对我说些不实话语。那镇元子已经身死,你却贪图起法宝,毁他道统,还进谗言诬陷。怎就如此大胆。莫非是欺我不明是非?”

    鲲鹏连忙道:“娘娘恕罪,只是弟子与陆压有仇怨,上次花果山一战,就是因他暗害,使我失了肉身,如今娘娘又将法宝与他,弟子为求自保,不得以而已。娘娘看在同为妖教子民的份上,万望帮弟子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罢,哀求连连。娘娘见了,因是坐看准提道人与周青争斗,心情极好,却也就消了怒气。还是怒骂道:“绝不饶你。”随后,命人传悟空道人与猴子,李圣上来。

    却说悟空道人,猴子,李圣被准提道人一把从方寸山推到了梓山城,心神便有些不宁。因那苍莽斗剑还在火拼之中。声势浩大,八方群魔,左道都自会聚。不分生死,绝不退去,以前两次斗剑,都持续了几月,这次恐怕是还要惨烈,还要长一些。因此李圣也只有静等时机。

    听得娘娘召传,三个连忙上得三十三天来见。一入女娲宫,猴子见了鲲鹏,顿时举棒要打,却被娘娘一指点住。命其停手。

    娘娘道:“镇元子受劫化去,道统你也救下,鲲鹏固是不该,却被我责罚。从此以后,尽心辅佐于你。而你也不可内部生事,叫人笑话。你可明白。”

    猴子刚要分说,李圣一把拉住,悟空道人上前道:“不敢有违。”随后,一行六个,依旧是下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