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因为女娲娘娘受了玄冥,后土的蛊惑,心思摇摆不定,导致准提道人暗生出嗔念。是以惹得周青去灵台方寸山问罪,准提道人却又不甘示弱,终于是惹得两教圣人大打出手,宇宙洪荒中亿万仙人沦为草木齑粉,却也是他们气数已尽,谁都责怪不得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不敌,最后遁进紫霄宫中,得鸿钧道人解释,周青勉强罢手,各不相干,才自无事。准提道人回得洞府,闭门不出,周青也在天道宫中思量计谋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见准提道人被周青击了一杖,拖金身而走,虽然明白周青是倚仗混沌钟之威,先就立于不败,未免大占便宜,但总是准提道人丢了面皮,娘娘心中未免就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两位教主各归洞府,娘娘又解释了猴子悟空李圣与鲲鹏之间的过节,把鲲鹏责骂一顿,依旧叫其下去了。

    先前娘娘是主张尽灭天道,佛道合流。加上又因为悟空乃是自己补天石所化出,又拜准提道人为师。

    有这一层关系。娘娘若有若无亲近佛门,是以西方一教气运大盛,三千佛陀,十亿佛国净土,掩盖娑婆,何等的声势。

    尔下更是于杀劫之中,力争人教正统,以图再次大兴其教。

    佛门正是有此声势,悟空功不可没,否则准提道人也不会煞费苦心收了这个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佛道合流,杀劫不起。却有些牵强了,难以为继。元始,老君两位师兄所掌大教,气运悠长,为鸿钧正统,却也断然不会与佛并立。”

    娘娘在宫中深思,秀眉紧皱。“那天道教主却也识得时务,我若一味与其为难,非但是面皮上不好相见,也自显得咄咄逼人了。”娘娘是真个摇摆不定了。

    正值思索,却有玄冥,后土来拜访。娘娘暗道:“来得正好,且问你一问,看你如何分说。”

    娘娘算准了周青斗过准提道人之后,定要前来分说,而那准提道人一是没这个先天条件,二是丢了面皮,自然不好来见娘娘。

    玄冥,后土两女进得宫来,见了娘娘分别坐定,先自问安,随后又谈扯几句,却不入正题,娘娘如何不知这两女与周青同体一人。一面闲说些话语,一面心里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“四教再商,不足百年,我yù全力相助佛道合流,尔后讨伐天道,完一量杀劫,你们看是如何?”娘娘突然故意对玄冥,后土两女道。

    玄冥与后土对望一眼,玄冥娇笑道:“三界天数,妹子怎的能够替姐姐拿过主意?姐姐怎办,就怎么办了。”娘娘道:“你只当替我解忧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后土娘娘微笑道:“天道大教,多是青丘一脉,当年也为娘娘教下。娘娘此意,正合佛门舍身渡人的慈悲之意。实乃大善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听了后土之言,面sè微变,脸上yīn晴不定了。玄冥却是笑道:“此等一量劫小事,娘娘何必挂怀在心上,徒添烦恼?”随后,便又说些别的。娘娘面sè渐渐缓和,似有所思。

    说过之后,三人又在女娲天中游玩,最后尽了兴致,玄冥后土两女才告辞而去,娘娘挽留不住,只得让了,当下圣人之间无话。

    却说苍莽斗剑,虽然不是圣人之争,却也尤为宏大。酝酿过两次,这一次简直是牵扯了三界之中的正邪两道。惨烈程度,实是另天地变sè,rì月无光。

    此次斗剑,以蜀山剑派为主,都聚集四十万里的苍莽山周围。只是正邪两道来人,多不可数,却要从轩辕法王说起,才能一一将这大劫道来。

    当rì西瓜与张自然带领阿修罗大军驻扎在积雷山中,先派轩辕法王,巴立明,六瞳,鸿雁。四人去苍茫山周围打听动静,过了一天,眼看是斗剑就在明rì,却还未有消息,西瓜,张自然两人便也去看看,又叫五大魔神一见自己信号,就起五百万阿修罗战士掩杀。

    原来轩辕法王,巴立明,六瞳,鸿雁。之中,巴立明法力最为高深,原本就不下与白起,杨戬,后又将旃檀功德佛的舍利用天相尸鬼神通炼化,更是厉害。

    四人一靠近苍莽山,就见山中多处jīng光闪耀,剑气纵横,而另外山中,到处都是yīn风阵阵,鬼气深深,显然有无数邪派中人潜伏,各自为阵,不知道有多少势力。

    巴立明倚仗神通,就要杀将进去,吃个痛快,却被轩辕法王一把拉住道:“且住了,蜀山诡诈,且是相机而动,免得吃亏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嘎嘎狞笑,随后尖叫起来:“我修成巫门至高神通,已成不死之身,岂会顾忌这群草木蝼蚁。且看我手段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把身体一纵而下,化为一股灰绿sè的光气,朝蜀山正门落下。六瞳与轩辕法王刚要阻止,已是不及。这两兄弟在人间之时,就与蜀山争斗,深知对方狡诈。是以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苍莽山周围隐藏有无数邪道修士,气息冲天,却也不曾出手,显然是大有蹊跷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冲而下,仿佛一只灰绿sè大鸟,发出凄厉的怪叫,似笑似哭。声穿万里,不知惊动了多少人,同时双手连扬,一团灰雾惨光罩下,大有方圆千里,中间无数点绿火红星闪动,正是以巫法祭炼的天相尸鬼神雷。又夹杂有乾坤子母神雷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下立威,要将蜀山山门炸去,然后乘势冲杀进去。

    那片灰云刚刚下落三千丈,突然鸿雁叫道:“不好!”随后苍莽山顶金光一闪,一只硕大无比,方圆万里的佛掌现出,晃了一晃,天地间都是金光梵唱。

    佛手掌一招,那片灰云落了进去,无点动静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蜀山怎有如此高手!”巴立明见得佛手掌抓去了自己辛苦凝练的尸鬼yīn阳罗烟,吓得一个尖叫,转身就向上跑,但那手掌却继续抓来,他眼看被吸住,大叫起来:“救我!”

    鸿雁见了,连忙祭起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朝下一倒,顿时天地间都一片红云红砂,当头朝佛手迎了上去,巴立明险之又险,遁进了红云之中。

    那佛手见的红云裹来,仿佛知道厉害,不敢怠慢似的,将手掌招了一招,多了两片金饶,哐!哐!直响,震得鸿雁立身不稳,险些掉下云端,随后那手中又多了一个巨大就布袋,放开口子,包容天地般。把红云都吸进了布袋之中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见状,连忙一把扶住鸿雁,两人曾经双修,法力相通。这一贯通,当下鸿雁一拍葫芦,红云稍稍停了一下,才没有连人带葫芦收进后天袋里面。

    巴立明十分气恼,不曾防备那弥勒佛在苍莽山,突然出手,差点吃个大亏,丢了老大一个面皮,直气得三尸神暴跳,将尸鬼神通全部运起,朝那金佛掌杀去。

    六瞳见后天袋子厉害,轩辕法王与鸿雁联手都抵挡不住,眼看就要收走,连忙祭起翠绿山峰,朝佛掌砸去。那佛掌一弹,将山峰弹开,随后便有一丸佛光朝六瞳罩来。

    弥勒佛坐镇苍莽山,那蜀山众人看天上争斗,眼见是要拿了四人,不由微笑起来。都自赞叹弥勒**。

    “好个道兄,好胆识,吾也来助你!”

    四人正值苦斗,眼看就要被拿下,远处山林之中,突然一听大喝,飞来百十个修士,为首一个穿大红袈裟的一个和尚,眉毛头发胡须都是赤sè,手托一个三尺来长的葫芦。

    那和尚大叫之中,葫芦冲开,一股火焰冲出,转眼就铺天盖地,朝那佛掌烧去,身后百十个修士也纷纷有火葫芦,放出五云烈火,连成一片,朝弥勒佛幻化的佛手烧去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一见,却是左道之中有名的烈火禅师,连忙大叫:“诸位同道速来相助,踏平苍莽山!”声音如雷,滚滚荡荡。顿时,千万道黑气冲天而起,苍莽山四周潜伏的邪道修士见有人打头,都冲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五台剑派从东边来,剑光闪闪,映照了天rì,数十口极品飞剑朝佛手划去。随后,便有红莲魔宫老魔率领得意弟子,长幡招展,红莲遍开,飞上天空,也打向那佛手。

    一个瞬间,群魔乱舞,邪气冲天,星宿海星宿老魔,鸠盘山鸠老魔,青竹山教主,青羊湖青羊老祖,落神洞老妖,东胜神洲邙荡山万年鬼王,等等一方教祖各自率领弟子上来。

    yīn风呼号,遍场鬼哭,却是麻元山yīn风岭麻元祖师,领了五千yīn风魔兵杀来。

    东边又发出凄厉惨叫,尸云滚滚,一片粘稠的褐sè,当中一个魔头,身高丈余,全身绿毛,鬼火飘摇,身后群尸跳动,千百妖人持幡仗剑。却是天尸老魔出关而来。

    南边也是鬼语如cháo,魔云翻滚,天sè漆黑,如夜黑风高,百鬼夜行。却是百魔道人杨志才与东胜神洲玄yīn山玄yīn教主带领座下妖人杀来。

    百十条乌光又劲又急,自西北方来,却是乌灵剑派祖师乌灵金仙领弟子杀来。瞬间停住,各自一扬手,庚金神雷聚成一个方圆数亩大小的肺泡,朝弥勒佛手炸去。

    邙荡山万年鬼王与老鹰王连抉而来,鬼王因为当年夺了白起一个铜人,用法祭炼,威力无穷,一个出手,志在立威,一先飞来,将铜人祭起,顿时高有千丈,闪闪发光,朝佛手打去。

    南方哗啦,仿佛海cháo奔涌,一条白线直奔而来,却是被与龙女敖鸾争斗的南海水魔圣君带领座下七十二水妖王,又邀请了西海水母领弟子一其杀来。

    北方又是震动,仿佛万马奔腾,却是北芦俱洲六十亿里大雪山伏兽道人领了座下弟子,带着八十万驯服的妖兽杀来。

    无数魔头,起自四面八方,有妖人,有巫人,有左道旁门,有玄门但与蜀山有过节的门派,都来攻打苍莽山,一眼望去,到处都是剑光闪烁,霹雳连响,仿佛是末rì降临。

    那其中一些祖师,有单身的前古金仙,如天界极南洚玄宫主宁封子,与那赤松子,容成公曾是相识,只是没他们运气那么背。从天降下,用手一指,一道惊天剑气划破长空,朝弥勒佛掌斩去。

    连那弥勒佛都仿佛有些顾忌,用金饶敌住。后面无穷无量yīn毒邪法接二连三的朝弥勒佛幻化的手掌打来。

    那些老魔,个个都苦修多年,没有数十个元会的法力,都别想称老祖。所炼之法宝,yīn雷,无一不是经过无穷年月苦炼。灭杀生机,毁灭虚空。

    弥勒佛坐定蜀山之中,用法力幻化出法宝准备拿住众魔,效仿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哪里知道,这些魔头无穷无尽,老辣狠毒。几番争斗下来,居然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难怪蜀山要以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封山!”弥勒佛暗暗叫苦。自己要用**力将四十万里苍莽山封锁,先就耗费不少,又要时时刻刻防备邪魔从地底入侵,所以连地下都要封锁。

    香风阵阵,云光闪闪,骷髅山石矶娘娘也带领弟子前来,乘着混乱,将八卦龙须帕丢下,两轩辕法王就夫妇裹了上来,才逃离了弥勒佛的魔掌。

    又有一团彩雾妖云杀进阵中,却是海外七毒天魔真人领三千七毒弟子赶来,祭起七毒法宝,也朝弥勒佛幻化的手掌打去。

    “群魔得我阻住,不能进山,尔等可正面迎敌。”弥勒佛降下法旨。这么多邪魔攻打,弥勒佛要守护住全山近乎千万的弟子小辈和花花草草,一个不伤,也确实难为了。

    就是以前两次斗剑,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,蜀山弟子也不能不说是一个不伤,一个不死。而这次群魔攻山,比以前两次,还要猛烈。且是越来越多,还有不少魔头从四面八方赶来,杀之不尽,灭之不绝。

    蜀山掌教妙一真人与其夫人战在正门口飞雷岩前,看苍莽山周围群魔混乱,辩之不明,但皆被弥勒佛光阻挡,连苍莽山半块石头都没伤到,顿时放了心思。

    听了弥勒佛法旨,连忙对诸多修士道:“诸位同心协力,灭杀邪魔,一同从正门杀出,且不可走远了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