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轰隆!苍莽山飞雷崖前的蜀山正门金光一闪,随后便是剑光大盛,万千重晶芒绞杀出来,都冲进了外面yīn风惨淡,鬼哭狼嚎的世界。

    整个苍莽山,已经被群邪包围,不是弥勒佛以无上法力封山,早就被攻杀进来,纵然不能一时攻下蜀山,派中弟子也要损失惨重,哪像现在,一个不损?

    倒是这连番攻山,群邪有的闯进佛光之中,被炼化,或是被弥勒佛后天袋装了,或是被那金饶装了,一时三刻,化为血水。

    弥勒佛又放出自己守护的八部天龙,只见笼罩苍莽山的佛光之中,金龙腾舞,张牙舞爪。更有一尊尊丈二天神,凶恶佛鸟。

    “喋喋!喋喋!蜀山就小狗,胆敢出来送死!”天尸老魔闭关了近百年出来,将天尸**炼成,率领了三千妖徒,各持天尸聚魔幡前来,一个运转,布置下了九百九十座天尸聚魔大阵。

    魔阵环环相连,尸云滚滚。覆盖了前山方圆千里的空间。褐sè粘稠的尸云滚来滚去,腐蚀佛光,其中又夹杂有刺耳的怪啸,就是连其它左道中人也不敢靠尽。

    蜀山诸金仙大冲出来,便有那掌教妙一真人夫妇一马当先,掌中一口太清神剑祭起,气如游丝,杂多无章,如火树银花一般,四面爆shè,扫荡了周围妖氛。

    那麻元祖师坐下yīn风子正祭出童子yīn阳剑,冲进了一些,不防蜀山众人突然冲将出来。只见前面金光闪过,滚滚而来,便叫不好,连忙抽身,祭起双剑守护。却被枯竹老仙先发一道太乙青灵神雷,将剑光震破。

    随后那极乐真人双手一搓,极乐真光剑shè出,一个就缭绕,就将那童子yīn阳剑绞断,化为点点灰白四散。极乐真人又扬手一把,三万六千口乾坤针如暴雨般打到。

    yīn风子剑被破,乾坤针就到,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扎成了刺猬,那针一摩擦,上面附着的诸天真火忽然燃烧起来,引发了元神,yīn风子脱身不得,连同几十个妖徒都被随后而来的无穷剑光绞成齑粉。神形俱灭了。

    那麻元祖师见自己弟子瞬间被杀,顿时大怒,忙把大袖一展,就要上来报仇,猛见对方不是一人两人,而是一大波,仿佛捅了马蜂一样涌来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他自知不敌,吓得连忙逃跑。却被天尸老魔看见,顿时尖叫,周身缭绕褐sè蘑菇尸云,星飞电shè而来。猛一扬手,三十六面麻布长幡从尸云中涌出。

    用手一指,便是群尸舞动,一头头白毛天尸沉浮不定,利爪如刀,扑身似风。其势猛恶狰狞。天尸老魔就隐藏在尸云天尸之中,合成几十亩大小一团,朝当头而来的妙一真人滚去。

    “此獠修成阿修罗不死真身,歹毒无比,诸同道务必谨慎。”

    妙一真人见得尸云滚来,闻得一阵腐臭yù呕的气息。顿时大喝,夫妻两个将身一纵,与太清神剑合一。

    那蜀山玄真子,苦行头陀,先就运元神与本身飞剑相合,能施展玄功变化,肉身运转,联手发出了一片剑光,刺进尸云之中。只觉仿佛刺进了棉花之中。

    张道陵,葛洪,许旌阳,邱弘济四大天师也飞了出来,张道陵见尸云滚滚,丝毫不能伤害,且是逼得数人异常狼狈,连连躲闪,连忙一扬手,三道黄符贴出,用手一指,黄符砰的爆燃,一团团火焰仿佛有灵xìng似的,追上尸云,仿佛蚂蝗吸血,生生附着在上面,烧得尸云滋滋做响。

    这四人所炼心灵符火,厉害无比,天尸老魔虽然是厉害,但只身一人,冲进其中,也算是托大一些。

    符火一烧,老魔怪叫一声,连忙飘闪,只见那天都老人,明河老人,青阳老人,黄角大仙,赤脚大仙,刘鲍真人等金仙一冲过来,雷火连天,震得惊天动地,一下就将老魔尸云震得七零八落,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老魔失了尸云保护,就要后退,谁知那妙一真人,玄真子,苦行头陀,风火道人,屠龙师太分别祭起飞剑,从后面兜住。截断了天尸老魔归路。

    屠龙刀挥舞,无形剑纵横,缠住了老魔周围的三十六头无上天尸,那百禽道人公治黄,左慈真人,穷神凌浑飞出墨龙神剑,玉龙剑,雷音金刚剑,一手更发乾天真火,太乙神雷,猛招叠出。

    天尸老魔一声怪啸,心中着急,想召集三千妖徒前来。同时用手一指,那天尸与妖幡合一,猛的撑大,将前面纵横的剑光抵挡住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好汉架不住人多。双拳哪里敌得过三四十只手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金仙同时出手,有的法力还在老魔之上,他如何能敌。

    数声闷响,天尸聚魔幡被蜂拥而来的剑光绞碎,那些头无上天尸也被雷火轰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天尸老魔自知冲得快了一些,一个瞬间,就遭此大劫,心中十分不甘,眼见妖徒得了自己召唤,蜂拥而来,却想保全xìng命。

    逆转jīng血,开了天门,一条元神遁出,冲天而上。那苦修万年,用无数玄yīn至宝淬炼的肉身顿时爆开,波纹荡漾,残肢断臂,肉块四面激shè,逼迫得周围的金仙连忙散开。随后纷纷出剑,但却慢了一步,让天尸老魔元神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也是天尸老魔气数以尽,随都挽救不得。极高天上那金仙宁封子,巴立明,轩辕法王,六瞳,鸿雁等一些魔头都在斗那弥勒佛手,鸿雁与轩辕法王联手,把九九红云尽数放出,满天皆赤,沙砾纷飞。

    巴立明全身骨架嶙峋,没一点血sè,双爪又长又利,漫空游走,如电风旋转,人只见得一条惨白的细线。它又异常凶狠,法力又高,连那周围的左道的中人都要避开他。

    巴立明正被弥勒佛一掌拍下,倚仗神通勉强下落,逃了劫难,心中异常恼怒。猛见一条元神飞了上来,顿时不分青红皂白,合身扑上,一爪张开,便成几亩大小,惨白狰狞,朝那元神就抓。

    天尸老魔见状,也来不及大叫,连忙向边就滑开,但哪里能逃?

    巴立明原来法力就在它之上,何况如今。这手尸鬼擒魂手乃巫门最高神通,天尸老魔虽然是百炼元神,但毕竟失了法体,刚刚发出魔光,照样被一把抓碎,随后巴立明一把将其抓住,送到嘴边,张开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“巴道兄,我们……”天尸老魔见状,连连挣扎,但动弹不得,见这情景,顿时吓得屁滚尿流,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但巴立明丝毫不理,也不说二话,一口将天尸老魔元神吃下,一边嘴里大嚼,一边用身飞掠。朝下面蜀山众人抓去。

    却说天尸老魔那三千妖徒接了信号,都冲杀过来,就见猛烈爆炸,光气纵横。顿时都朝蜀山诸仙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冲,却是乱了阵脚,未成阵势。那些蜀山修士都是金仙一流,又退可守,进可攻,圆滑得紧,见这情景,先齐法法宝,杀死几个看似修为高的主阵妖徒。阵法顿时大乱,诸金仙都冲进阵中,宛如砍瓜切菜一样。

    那百魔道人,伏兽道人见状,连忙冲来,顿时开始混战。

    巴立明把神通全部运起,周身都是惨白烟光缭绕,横冲直撞,碰者就死。也不分敌我。

    “好个暴戾魔头!”却是那穷神凌浑突然见到巴立明凶顽,连忙一指,玉龙剑朝他斩杀过去。巴立明正绝对身后冷气飕飕,见得对方追杀自己,顿时张开血盆大口,獠牙错动,嘎嘎狞笑。

    反手一抓,将还未炼化的天尸老魔残余元神飞出,一条绿影面目狰狞,时聚时散,扑身就缠住了玉龙剑。

    穷神凌浑与剑元灵一体,猛然觉得重如千斤。顿时大惊。哪里知道对方那么歹毒,不惜将刚收的元神用来耗费jīng气,缠住自己灵光。

    正要后退,却又不忍舍弃自己xìng命交修的飞剑,连忙一面连发神雷,一面大呼:“诸位道兄,来剪这魔!”

    巴立明双手簸张,身做鲤鱼穿波,依仗尸鬼神通,不死巫身,用手一指,天尸老魔元神被他巫法驱动,拦在头顶,硬是穿过了雷火,来到穷神凌浑面前。

    那天尸老魔元神经过这一折腾,也死了九成九,巴立明依旧不肯放过,将其飞出。劈面朝穷神凌浑打来。

    穷神凌浑连忙一口真罡吹出,将天尸老魔吹散,准备弃剑就回,但却迟了!被巴立明一爪插下,砰的一声,天灵碎裂。直抓了个桃花与豆腐齐飞。

    一抓一提,对方元神已落进手中,巴立明也真个毒辣,照样一口吞了,随后提起对方尸体就飞,让几口杀将过来的飞剑落个空。

    “魔头,与你不共戴天!”见穷神凌浑身死,几个金仙飞了过来,神情悲愤,连连追杀巴立明。

    好个巴立明,却也不怕,飘闪之间,几下将这肉身扯成几截,一面嚼吃,一面做为武器就打,上面更附上了穷神凌浑元神。面目狰狞,缺了半边,异常恐怖。

    见这巴立明如此凶残,却引起了公愤,蜀山众人都一齐杀来。巴立明不敌,直气得哇哇大叫,几口将穷神凌浑肉身元神都吃了。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这一场好斗,直杀得天昏地暗,斗得一天一夜,还不见休止,群邪损失惨重,蜀山一死多伤。还不曾罢手。

    却说西瓜,张自然赶来,见得这场景,也觉是三界之惨烈,莫过如此,但蜀山杀死阿修罗公主,佛门炼血神之仇,又杀七公主,此大仇,不能不报。又见得轩辕法王几人支撑,弥勒大手抓捞。后天袋,金饶厉害无比,不知装了多少邪魔。

    西瓜道:“你去助阵,我发信号,叫大军来杀!”张自然道:“听小姨吩咐!”当下祭起金刚镯,飞身上面,来到轩辕法王面前。随后道:“你等小心了!”将金刚镯一抛!

    喀嚓!那后天袋,金饶全部被金刚镯套走!

    “老子化胡之金刚镯!”弥勒佛本是坐定苍莽山中,不动不摇,全凭借法力遥控对敌,突然失手,顿时大急,连忙朝张自然抓来。张自然斥了一声,金刚镯转回,守护在头顶,托住了弥勒大手。

    西瓜也发了信号,把修罗旗一展,提镰刀斩出一条千丈乌光,弥勒佛连忙放了手掌,用本体坐镇,金身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说这一刻,巴立明受了蜀山金仙追杀,不能抵挡,连忙降下,借土遁就跑,却一下钻进了苍莽山中。

    原来地下也本来被封锁,但弥勒佛飞出的一刻,便松了一松,正好让巴立明赶上了。“不好,来到对方老巢!”巴立明连忙要回,但时机已过,哪里还回得去。回去之路,已经被佛光锁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见了,一不做,二不修,隐了身形,朝山上闯去。正好落到一偏殿之外。听到里面讲话,连忙进去。只见一丹炉旁边,有两个小道童,眉清目秀似的。一面正有气无力的拿一把龙鳞扇扇文火,一面说些话语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说这次群邪攻山,我们能抵挡么?”一道童问。另一童道:“当然无事,听说有弥勒佛祖前来坐镇呢!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两句,巴立明现出身形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利爪抓出,一下就将其中一个童子头颅拧下。随后抓开天灵,将元神脑子吃了。另一个童子突然遭遇这变故,已经是惊的呆了。尖叫一声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巴立明却是凶残到了极点,狞笑一声,一爪探出,这童子哪里能逃?胸口穿了大洞,死在堂前,巴立明照样将他吃了。随后把那丹炉抓破。见得有一炉未成的丹丸,也吃了。随后见得殿中无人,又转将出来。

    “道清,道明。给那芝仙与参仙喂了丹丸就带去后山,金蝉长老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一转出来,就见一青年仙人,背插一口玉剑,龙行虎步,嘴里老远就喝道。两人一对,几乎是碰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巴立明嘎嘎狞笑,一抓探出,这青年仙人却是蜀山大弟子诸葛jǐng我的儿子玉剑仙诸葛cháo,手上有两分功夫,感觉危险,背后玉剑突然滑出,朝巴立明就刺。

    奈何他怎是巴立明对手?两爪一分,一手就将那玉剑抓在手中,另一爪罩下,大好一个青年,依旧是天灵盖揭去,豆腐迸出。巴立明张口,将他连人带剑带衣服都吃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连吃了数人,突然想起刚才玉剑仙诸葛cháo所说的芝仙与参仙,顿时脸上颧骨抽动,似哭似笑,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他窜进殿中寻找起来。寻找一圈,却未见到。顿时气得獠牙咯咯直响。转将出来,就在周围漫山寻找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方邪魔!好大胆子!”巴立明鼻子抽动一下,仿佛有了线索,朝山边一块谷地探去。就听得身后飕飕飕飕数道剑光破空。

    “喋喋!喋喋!”

    巴立明不由分说,反手一抓。就听“啊!”一声惨叫,手上已经多了一具尸体。却是一穿白衣轻纱的少女。巴立明一抖手,这少女尸体成了数块,朝后打去,然后张开血盆大口,转过身来狞笑。

    “笙签!笙签!”原来是来者是三个少女,其中一个身着道装,鬓角插一朵金花,手提一口宝剑。面容美貌,又带有一丝娇憨之气,大眼睛水汪汪的,另人一见心中就起怜爱。

    另一个也是白衣轻沙,肌肤赛雪,年龄要小一些。与被抓死的有些相似。三女同来,一个照面,就别抓死一个,都被骇得呆了。随后两女满目赤红,朝巴立明杀来。

    那道装少女名叫上官红,乃是易静弟子,都出自人间,为三代。被杀的叫笙签,另一个叫竺生乃是两姐妹。因守护后山。却是齐金蝉见诸葛cháo不回,谴两人来看看。

    她们虽然不弱,但也只平时杀杀小妖,碰到巴立明,却也没了活路。却又见同伴身死,急了心,不曾发出信号。被巴立明抢身上去,一爪一个,也自抓死。照样吃了,不曾遗留半点。

    巴立明掠进谷中,见得一株大楠树,根部有一三尺方圆大洞,有香气。顿时大喜,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把将那树抓成粉末。就见一个白胖娃娃,穿大红兜肚。还有一个小女孩,穿绿兜肚。都只有三尺高。咿呀咿呀的,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这两娃娃抱在一起,浑身颤抖。眼泪哗哗的流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