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也是蜀山该有这一劫,让巴山老魔巴立明这个凶神煞星巧合闯了进来。使得派中弟子遭难。

    当年蜀山起自人间峨眉,连青城,得尽蜀中灵地,所以共称为蜀山。

    当年因是顺乎天数,太清一卷归其所有,因此蜀山得以兴盛。但却不曾居安思危,反是骄横跋扈:天下法宝,都要归我有。除我之外,天下各派,都为左道,只我为正。不顺我教,便自诛杀。如此德行,怎能久长?

    就连天道教主周青那么厉害的人物,都自告戒门下:遵循天道,包容万法。不以多论少,冠多以大义之名。不以少论多,而冠少以邪左之名。不可以人来视其法门。也不为尊。只取天数气运行事。

    蜀山一脉,如何能出那天上地下,惟我独尊的话语?终究要是个灭亡。

    {诸位看官:且算人教,自轩辕出,三皇五帝,周过封神,定人教用阐,终归道门,虽有偏差,却还不大,是故能兴八百之年。尔后因是伪圣出,竟然每况愈下,自汉初,还是内道,能过四百。尔后任凭是如何,竟不能足上三百年了。因是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自不能过三了。此乃天数至理,玄之又玄。又由可见,是天道不能偏。偏之则离远。远则反。反则有灭亡大祸。可见老君曾言:大道废,有仁义。智慧出,有大伪。此乃正盛。如若邪盛,便是六亲不合。却偏偏生出慈孝。国家混乱,却偏偏生出忠臣。可见越偏越反。西方教义也曰:不可执着。实乃至理。这且不言。不提。}

    却说蜀山飞升地仙一界,左右逢缘,一结仙道,二联佛教,才得不衰。但终究是因本xìng不改,两次苍莽斗剑胜后,越发是自尊自大,终于在大劫之时,三次斗剑,邪魔云集。因太清神符被周青震裂,弥勒佛法宝得金刚镯套去,抵挡艰难。

    外面斗剑是越发凌厉,杀运沸腾,弥勒佛也动了真火,以真身坐镇,弥勒金身飞出,现了十手宝相,拼得全力,要将张自然,西瓜,宁封子,轩辕法王夫妇杀死,夺取丢失的法宝。

    下面是群邪与蜀山金仙在崖前争斗,杀成一团乱麻。剑光法宝都几乎冲出九天之外,苍莽山周围方圆数百万里,已经成一片废墟,那悠远的翠山,湖泊,溪流,都成了泥水乱石。

    因为是蜀山金仙退可守,进可攻,个个都是法力高强,聚集在一起,宛如一条巨型金龙,在yīn风血雨中穿插。群邪因是各自为政,不能合聚,凝成一股,因此多有死伤。还好是倚仗人所,杀之不尽,勉强拼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蜀山二代弟子守护后山,虽然有邪魔侵袭,但毕竟不是主力,却也应付自如。斗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一声响,自西边积雷山一大片黑云滚滚而来,修罗战船林立,那阿修罗五大魔神,鬼母,因陀罗,鲁陀罗,跋阇罗,毗湿奴各领修罗战将一百万,共五百万,朝苍莽山滚滚杀来。

    这一入场中,顿时群邪退避,那些邪门大派,就算是大如百魔山,天尸教,也乃门户,徒不过十万,却也不会去打造战舰,一是资源缺少,二是人力缺乏。怎如那人教,佛国,阿修罗道,天庭,地府。就是兴盛如花果山也是依附娑婆净土。

    修罗大军一杀入,那一艘艘的修罗战舰长有十万丈,yīn雷冲宛如蜂窝孔洞,亿万颗碧绿的yīn雷划破长空,拖起长长的碧焰尾巴,朝蜀山金仙轰去。

    轰隆!那极乐真人正在前面,刚刚见了远处仿佛有大股邪魔接近,还没看个究竟,无数战舰就直撞过来,速度极快,眨眼就到了场外,随后无穷量的yīn雷轰击过来,连忙抵挡。哪里又抵挡得住?飞剑粉碎,随后被轰成齑粉了。连元神都没逃过。

    “怎的有大军杀来?”蜀山众人见得漫空尽是修罗战士,战舰,任凭你是多大本事,被围住了,也是难逃。前两次斗剑,也不见哪方出动大军舰队。

    “修罗一族有娑婆净土压制,怎会名目张胆杀来。”再也顾不得什么。蜀山众金仙一下被轰死了个极乐真人,连忙退进了山中,只让弥勒佛一人支撑。

    当初牛魔王领了数百万妖兵攻山,蜀山掌门用太清神符封山,就是如此。不想用弟子与大军交战。对方是兵多,死了当儿戏,而自己一门,都是可传道统的弟子。不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却说弥勒佛也因为西瓜有修罗旗,张自然有金刚镯,还有轩辕法王夫妇有那九九红云散魄葫芦。是以久战不下,奈何不了对方。突然,五百万阿修罗士兵杀来,顿时变了颜sè。

    那五大魔神也是又凶又狠,法力高强,祭起各自修炼的法器杀来。

    砰!弥勒金身被张自然乘机一金刚镯砸中,打得晃了一晃,五大魔神乘机团团围绕住弥勒金身,一顿乱打。

    弥勒佛见状,连忙放出自己掌中佛国的佛兵。金光一闪,无数天神金甲拿降魔金刚仵冲杀出来,随后又重演了阿修罗与佛兵交战的场景。弥勒佛执掌龙华光明世界,佛兵本多,但掌中佛国之中,却也只屯些侍侯的飞天,八部天龙。

    交战了片刻,修罗战士损伤一大半,佛兵全灭。弥勒佛孤身一人,虽然佛力高强,但要面对两百来万修罗士兵,各大邪魔,五大魔神。它又失了法宝,渐渐的力不从心起来。只得将金身退回,全力放出须弥神光,把苍莽山裹了个风雨不透。任凭外围诸多攻打,就是不出。

    却说是巴立明男女老少通通吃了,什么都不曾放过。又在苍莽山左发现了蜀山养着的灵芝娃娃与人参女。顿时大喜,獠牙错动,口水滴下。哪里还肯放过两个天生的灵物?

    巴立明极其凶恶,实乃恶魔一流,平常修士,见得这两个娃娃,却也不免生出一丝恻隐,起码心中还有犹豫,考虑是不是当时下手。但巴立明却不然。

    两个娃娃大哭,神态是越发可怜。巴立明嘎嘎狞笑两声,鼻子抽动几下,随后准备出爪,将两个娃娃抓来。“却不叫它死,活吃更为过瘾。”

    巴立明心中是如此考虑。

    那灵芝娃,人参女一半是确实害怕,一半是装。好叫对方不忍,心中考虑,自己便可乘机遁走。见得巴立明笑了两声,以为这老魔转了心思。也和别人一般。连忙抱住那人参女,朝地下就钻。一个晃眼,已经没进了土中。

    奈何巴立明早就防备,用手一指,顿时方圆百里地面,深到三千丈,都如钢铁一般,那两娃娃刚刚钻进了数十丈,就被挤住。哪里能够动弹?

    “喋喋!喋喋!”巴立明发出怪笑,把手一伸,顿时暴涨,宛如怪蛇毒蟒一样,插进地中。揪住灵芝娃娃与人参女娃的羊角小辫,从土中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灵芝娃自知大祸临头,头上又疼,身体连连挣扎,胖呼呼,白嫩嫩的小手和小脚连连踢腾。嘴里依旧是咿呀咿呀的叫。

    而那人参女娃子却是吓得呆了,只是任凭巴立明提起,也不晓得疼痛,随后双手蒙住眼睛,嘤嘤直哭。

    巴立明将两个灵物提到自己眼前,用鼻子闻了一闻,便有一股另人心旷神怡的清香。先闻了闻那灵芝娃娃,娃娃用手脚朝巴立明乱抓乱踢,但哪里能伤得了这老魔。

    巴老魔又嘎嘎怪笑,伸出腥红长舌,口水吧嗒,宛如怪蟒的毒信子。先朝灵芝娃娃身上舔了一舔,又流出一地的口水。

    娃娃只见对方獠牙一张,舌头伸出,随后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连带着腐臭气喷了出来,顿时被熏得两眼发白,小喉咙咯咯做响,又被惊吓,顿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巴立明yīn笑两声,又转向了那女娃,舌头一勾,已经将这女娃的大绿兜肚勾了下来,全身赤条条的。越发香得很了。

    啊!这人参女娃猛觉得身体一凉,顿时尖叫一声。拿了双手连连遮挡自己身体。面sè通红,哭叫得急了,似乎又在怒骂。巴立明见了,又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也是这两灵物却还有气数,虽终究是难逃,但现在还命不该死。巴立明偶然是得了这两个稀罕灵物,一时舍不得囫囵吞枣的吃了,还想慢慢耍玩,直到腻了,再将其吃掉。这一下,却是耽搁了。

    正逢得修罗大军杀到,弥勒佛竭力抵挡,蜀山众仙退进山中。一齐聚集大殿中商量对策。其中妙一真人谴苦行头陀去后山,将众弟子召回,又怕众弟子被邪魔缠住,不得脱身。达摩祖师也起身行来。

    达摩禅师在前,苦行头陀在后。起身掠起,突然感到魔气,连忙朝左落下,就见巴立明垂涎三尺,考虑怎么样吃两个灵物。两人顿时大怒,却又惊讶:“哪里来的邪魔!”

    巴立明见状,连忙一爪探出,随后将两娃娃收起。

    “这两灵物,却是rì后再吃,免得糟蹋了。先吃这两和尚打底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