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因为准提道人大败一场,女娲娘娘心中微微转了念头,又受玄冥后土两女蛊惑,不好意思硬要与天道大教为难,正值两边观望。周青乘机转过气运,让大唐两公主于西牛贺洲气运大盛,转为皇气。

    眼下是天下纷乱,皇气本就有数股,先有颛顼转世之王yīn阳,随后李圣持轩辕圣剑更是强盛,李元持盘古幡也不弱之。

    这三股气运本就将李世豪的皇气冲得纷乱,渐渐的弱了。偏偏李世豪自己也是知道,但却豪无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西牛贺洲又冲起一股,李世豪任是有通天手段,万丈雄心,也是气运以尽,奈何不得,只是坐以待毙。俗话之说:“天亡我也,非战之罪”。便是这一道理。

    仙凡,善恶,公道私道都在天数之下,是以猴子顺天行事,见李世豪气运以尽,将其打杀了。虽然不合礼法,但应了天数,却也是定数。倒也无大防碍。

    更何况李世豪偏偏又心念妲己,屡次不识天时,命斗战胜佛伐天,自身更是弱了,猴子岂能容他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带了大禹九鼎龙印与天地宝鉴回到梓山城,其势风快,天还未亮就到了城中,进得府邸,就见李圣,悟空道人坐其上,左边有数十人,乃是妖神一流,右边乃是弥勒佛,燃灯等等佛陀菩萨以及蜀山诸多金仙。

    “却是唐王气数已尽,大圣此举乃是顺天行事,实乃大善。”乌巢禅师见了两件法宝,欣然笑道。

    燃灯道:“存天数,灭人伦。实乃大慈悲,甚是可喜。善哉!善哉!”众菩萨,妖神都点头称善。猴子道:“眼下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道:“无防。吾等静观其变。”当下诸人一阵商量,直到天sè大亮,才一一散去。

    李圣对猴子道:“你可再去见老师,将那七宝妙树,接引神幢取来,rì后少不得有用处。”猴子刚刚打杀了李世豪,料定有大的变动,知道好歹,连忙道:“也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一筋斗打去灵台方寸山,来到洞门口,只见紧紧关闭上,猴子没奈何,等了许多,却不见开。只得伸出毛手,做势yù敲,那洞门却是嘎然而开,一个童子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毛童,把洞闭上为何?”猴子骂道。这童子连忙道:“祖师要养道,不见人,是以吩咐。你且跟我进来。”猴子进去,见得准提道人坐莲台,闭目不言。

    猴子道:“老师在上,弟子来见!”准提道人不语。猴子没奈何,只得立在台下,静静等待。这一等,却是不知过了多久,猴子坐不住,只得一把跳进菩提林中,这里耍耍,哪里耍耍,吃了几个菩提字,突然困上身来,倒头在波罗花中睡了。

    却不提猴子睡在三星洞,只说长安城中,那青牛在李元府邸之中,观看天象,自有心得,突然见一股皇气消散,便知李世豪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“却也是气数以尽,合该当死!保全不得。”青牛感叹道。回了府内,来见李元告知情况。李元顿时大惊,就要进皇宫,却听有姜子牙到来,当下请见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宜去宫中,可焚香沐浴,少时有道兄来见。”姜子牙道。李元听其言,立刻命人搭建一高台,上面悬花结彩,自己随后沐浴,然后上台焚香,持盘古幡立定。

    少时片刻,香风阵阵,祥云而下,却是那广成子,赤jīng子,玉鼎真人,黄龙真人,道行天尊,灵宝**师,清虚道德真君,太乙真人连抉而来。

    李元连忙见过,口称师叔。八位金仙连道不敢,回称殿下。客气几句,天上又是青云飘飘,却是云中子下来,还有那玄都**师,背后跟金银童子。

    众仙皆到,青牛也上前见过,都称道兄,一无大小。李元请众仙下得台,转回正殿,问众人道:“诸位师叔何来?”

    云中子道:“因是唐王气数以尽,被凶猴杀死,此乃定数。我等前来,正是助你气运悠长,整合人教,过这五百年杀运。”玄都**师道:“正是如此,吾以取太极图前来。你可将盘古幡暂与云中子道兄,明rì一早,便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李元听后,不敢怠慢,将盘古幡让云中子立了。随后一阵商量,天已大亮。便进了皇城,刚好传出了李世豪的死讯。

    只是李世豪被猴子打成粉末,但旁边有雪燕尸首,那天地宝鉴,大禹九鼎龙印也自不见。李元只好用衣冠代替尸首入殓。长安一时轰动,有些纷乱,却被李元压住,过得几天,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那长眉真人等见势不好,却是跑了。好些位置空缺。李元便将西昆仑等弟子一一补上,姜子牙却做了太师。

    待一一安排妥当,李元本为太子,李世豪一死,自然就登基。随后颁布诏书,因是先皇发丧,诸位皇子都来长安。又至月余,诸皇子,公主都来了长安,李元一点,却是九十八位,连同自己,正好九十九,惟独缺少那李圣。

    “此獠为胡教妖人转世,父皇在世时,就曾告戒防备,只是念及骨肉之情,不曾对他怎的,如今父皇于宫中被人杀死,定是此獠所为,兼之此獠心虚,不曾来吊丧,更是可以确定了。诸位以为如何?”李元道。

    九十九个皇子公主都聚集一堂商量此事。各个是你望我,我望你,议论纷纷。却说李chūn公主道:“皇弟可发兵讨贼。”随后,诸人都自应合。

    李元道:“既然如此,但那獠有胡门妖教支持,势力广大,还要众皇兄皇姐支持。”

    李chūn公主道:“全听皇兄吩咐就是了。”李元大喜道:“定要剪除此獠,灭尽胡教,才肯罢休。”诸人都称大善。

    当下李元自发一兵,令姜子牙为帅,令其从长安城起,过九九八十一关,到太阳关驻扎。令各个皇子公主合为一路,由李chūn公主统领,到太yīn关驻扎。

    当下都自散去,李chūn公主回了西牛贺洲,先叫九凤,周竹与李宇公主镇守西牛贺洲。自己命董永为将,蚊道人,白起辅之,跟了小昆仑,大小狐狸,等女带军五百万,大舰一百万,亲自进了太yīn关中。随时准备攻打梓山城。斩杀悟空道人与猴子。

    太阳关,太yīn关乃南瞻部洲之喉舌,过去便是梓山城,再为晋南关,便到了南海之地。过得几月,大军都已聚齐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闻得战报,眉头大皱。正想对策,突然有那齐金蝉急忙跑来道:“东西两路大军开进,以到了两头关口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吾自有安排。”当下与悟空道人,乌巢禅师,弥勒佛商量到:“此次虽然是顺天杀皇,但毕竟失了礼法,需有人抵过,才可安然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笑道:“道兄早有安排,何必问我?”当下四人大笑。

    李圣随后召集众人道:“吾守梓山城,顺天应人,只可惜总有人置天下生灵于水火之中,妄自挑起杀劫。吾等当坚守慈悲仁道。击退贼子,方为天数。”

    李圣命道:“乌巢禅师领诸妖神,镇守南关,防止颛顼乘机来侵犯。悟空领蜀山诸人镇守西关,对付董永。吾与弥勒佛祖去东关相见李元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称大善。当下分了三路,出城进关,迎战李元大军。

    却说是李圣与弥勒佛,燃灯等菩萨来到东关,就见对面旌旗招展,舰队林立,当中一人坐龙车,顶上有华盖。正是李元。李元见得李圣上关,随后远远喝道:“李圣,你竟敢弑父,真是胆大妄为,还不出城受死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此乃天数,你却以小道压我。还兴兵讨伐,一味拖三界生灵入水火之中,有何资格坐得大位?”随后命道:“有何人出城,将兵击退?”

    燃灯佛祖道:“贫僧可下去周旋。”李圣大喜:“佛祖可领军三十万,大舰一万艘出城迎战。”

    燃灯佛祖道:“贫僧修佛法,经不得肉搏,不会领军。殿下可派一人助我。”

    李圣思量片刻,才应口道:“那也无防。”随后四面看了一眼,暗道:“此地并无应劫之人。”当下命观世音菩萨道:“去梓山中寻明月过来。”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道:“领法旨!”当下驾起遁光,来到梓山之中。这时候,李元已经依旧进了大军之中,命道:“哪个出兵攻城。擒杀那獠?”

    便有太乙真人道:“此战定是我道门叛教之人前来,我当上前迎对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道:“却要小心!”随后,将手中盘古幡与了太乙真人。太乙真人暗藏在身。李元命道:“太乙师叔可领军五十万,大舰两万艘,到梓山东关叫阵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道:“不敢怠慢!”当下去了营地山头,点齐了兵将,朝东门杀来。

    却说观世音菩萨进了山中,只见妖兵驻扎,大小猴子舞动刀枪,顶上那猪八戒正躺在玉凳上面吃喝,见得观音菩萨,连忙起身道:“菩萨何来?”

    观音菩萨道:“明月何在,斗战胜佛唤他前去。”

    猪八戒道:“在后山跟那芭将军白rìcāo练兵马,晚上炼气聚神,可是勤奋的紧了。”菩萨随后去了后山,便见明月果然是手持一跟棍子,与芭将军正指挥猴群cāo练呢。

    菩萨当下上前,只道:“童子最近可好?”明月道:“回菩萨,自大圣救得我,rì夜修炼,只是进步甚微,但领军谴将,却还学得快。”

    菩萨点头道:“童子先别忙,殿下唤你前去。”明月一听,连忙搁下手中工夫,跟了菩萨来见李圣。李圣见了明月,暗暗叹息道:“劫数如此,怎的可逃?”

    当下道:“你最近多有练兵,略通战阵,可助燃灯佛祖出城迎敌,我命你大军三十万,大舰一万,rì后也可统领此军队,扬镇元道兄道统。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,自己可有大军三十万,大舰一万,心中暗道:“有此大军,对传扬老爷道统,却大有帮助。”大下领了军令,与燃灯佛祖出城。就见太乙真人带大军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两军在阵前停下,燃灯上前道:“道兄为清修之辈,当以三界生灵为念,怎的挑起杀机,却为不美。那李世豪气数以尽,我佛顺天行事,大是可为。道兄可速回,劝阻李元退兵,还是一月未缺,否则落个画饼,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道:“燃灯,吾不与你多说,只是问你一言,你当年叛我大教,可有罪果。”

    燃灯道:“佛本是道。总出一门,怎的有罪果?道兄以偏盖全,理当还要清修,否则rì后xìng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大怒道:“你先就叛教,还有说词!”当下飞身仗剑来取。

    燃灯先就退进阵中,命明月道:“将此道人敌住,吾另有安排!”

    明月暗道:“我有老爷地书,想必无事。”

    原来明月被猴子救下之后,百般维护,明月对自己这个师叔却有感激。想来那李圣不会害过自己。定要尽力维护。况且自己无路可走,否则定要遭到鲲鹏追杀。

    当下明月飞身起来,提一根棍子,敌住了太乙真人宝剑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剑劈出,却见对方之中飞出一个童子敌住自己,连忙用剑一震,将那棍子削成几截。明月大惊,用手一指,头上现出绿光,长一颗人参果树。托住了宝剑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剑被托住,连忙跳出圈子道:“原来你是镇元子传人,只是有一话,你老爷都死在关前,你却来阻我,却也是个死路。速速退去,不见刀兵。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对方提起镇元子,多有不敬,顿时大怒:“老爷名讳,你却敢侮辱!”当下把棍一丢,取了地书一抖,一片黄云朝太乙真人冲来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大怒道:“你自取死,怨不得别人!”当下取了盘古幡,就势一摇。那地书如何能抵挡盘古幡?立刻被破。太乙真人抢身上去,又一摇。

    明月大叫一声,身化灰灰去了。可怜镇元子一脉,当下死绝。

    燃灯大叫道:“休伤童子。保全五庄观一脉!”当下抢身出来,用手一指,定海珠朝太乙真人打去,同时手一挥,大军掩杀过来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见,连忙后退,用盘古幡一扬,定海珠正打在上面。只听得砰砰做响。

    燃灯连忙出身,抢了地书,人参果树,随后又有用手一指,收了定海珠。随大军冲杀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稳住身形,就见对方大军杀来,顿时用手一挥,身后大军也冲杀过来。两军顿时杀在一起,大舰碰撞,雷火连天,地面泥土都刮上了九天,血流成河,元神魂魄在场中乱飞,随后就被雷火震散。

    “此匹夫,还如当年一样jiān诈!”太乙真人大怒,稳住心神,就见五sè毫光纷飞,朝天乱shè,那天上大舰吃定海珠一砸,纷纷断裂,或是粉碎,兵士死伤不少。

    原来花果山一战,燃灯本有一劫,但被大鹏明王抵了。如若大鹏明王身死,燃灯却可无事,但偏偏是未死,还被金羽仙子所救,燃灯算定,自己却有灾祸。才叫明月又抵了一次。

    一是明月气数以尽,保全不得,二是镇元子遗物,要落到猴子之手。此乃定数,连周青当年都不妄取。就是算准了,逆过不得。

    弥勒佛见了,连忙道:“快快鸣金收兵!”李圣连忙发令,连鸣金铁之声。

    却说燃灯见太乙真人稳了身形,就要摇动盘古幡,料定自己不好应付,连忙向后抢身,又听得鸣金收兵,连忙用手一指,令旗一扬,命大军退后。随后身化一道金光落进了东门之中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一阵冲杀,杀到城口百里之处,却被城上的雷火连轰,又有佛光罩城,想用盘古幡开路,又怕受了偷袭,正值犹豫。就听李元也命收兵。连忙返回。

    双方杀了一阵,死伤不小,更有明月童子身亡。李圣却是连连感叹,取过地书,人参果树。只道来rì再战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睡得正好,突然被人拍醒,却是一童子道:“老爷唤你前去。”猴子连忙来见准提,准提取了接引神幢,又取七宝妙树道:“你拿两物且回,吾等要再商过封神。再做定数。暂且是无事。”

    猴子接了两物,回到梓山城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