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南海关前一战,燃灯与无量寿佛将张自然,西瓜两人打败,按路追来,却不料周青因为大劫将至,四教三商,就在年后商谈,转眼就到,迫在眉睫,不得不使用些手段,便成佛道相争,西方教两圣无暇顾及,以无上法力渡化了无量寿佛,化佛为道。

    无量寿佛知道万万不是天道教主对手,只得从了,弃佛归道,皈依天道。燃灯却是见势不妙,先就走了。一面周青是因他还有气数,也不该归道,另一面乃是燃灯被准提道人签定,榜上有名,时机也是不到。是以并未理会此人。

    “教主在上,那李圣领了许多大军,佛陀,妖神已经打破晋南关,杀到了南海关,我阿修罗道众人不能抵挡,还望教主前去解析一二,免得李圣破了南海,又自屠戮我修罗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了周青收服了无量寿佛,又将其改名为无间道人。事情毕,便自开口,伏地相求。张自然是天道教中人,西瓜却不是,只得称呼周青为教主,却向张自然那样称做老师。

    周青把手一抬,依旧唤了西瓜起来道:“百年之前,我与通天教主论战准提,阿弥陀佛。定下颛顼氏气运,只有百年。如今天下合该三分,杀劫逢起。又是百年已过,那颛顼氏正是气数已尽,谁都无法挽回。你等修罗族人,也好乘机退出,免得遭祸,才是正数。”

    西瓜听了,暗道:“教主所言,确乃事实。”当下又问道:“教主可否指点我族去路,怎才免遭杀劫。rì后能存留气运。”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我正有话与你说,你可记了。”西瓜顿时展颜如chūn,神sè娇艳无比,心中更是大喜道:“教主在上,只管吩咐,小女子不敢漏听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周青先也不说,只是唤来个两个黄巾力士,个个都是身高丈六,肌肤金黄,仿佛黄金铸就。仿佛有亿万斤力气,能拔山架海,拨弄rì月星辰。周青将一道符印与了其中一个,随后命道:“将这无间道人带上天庭,交与我徒。自有发落。”

    两个黄巾力士哪里敢怠慢?领了周青法旨,一边一个,搀住了无量寿佛所化道人,腾起祥云香风,一路上天往天庭去了。那无量寿佛虽然法力高强,但受了周青符印的镇压。半点法力都运用不来,被一边一个力士夹起,就觉得力软筋麻,修说是法力,禅功。就是半点力气都难得使出,哪里还能反抗,被乖乖压去见温蓝新了。

    “因是百年已道,我想那冥河劫难已满,虽然失了血神化身,却总归是xìng命未失。你且先回,领军往东而行,一路到海外娑婆净土,还有一番机缘,自可迎回冥河。之后,可入西牛贺洲,借其中皇气,想必也保全你阿修罗一脉诸多人不遭劫数。”

    周青如今境界,已经是洞彻细微,算天地之运行,参太虚直奥妙。娑婆净土虽然在如来绝**力个掩盖之下,外人就算如何计算,也算不到里面分毫。但在周青眼里,却如明镜观物,无一小事,不是明察秋毫。

    三界之中,释迦牟尼佛这个名号,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,茫茫佛威,简直不可度测。但在七大至圣教眼中,也比那蝼蚁好不到哪里去,要强说来,也不过是一只强壮的蝼蚁罢了。娑婆净土,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窝,一样反手之间,就成齑粉。没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西瓜听出周青话语中意思,有冥河教祖劫难以满,可以脱难,心中又是大喜。却听周青换张自然道:“你且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傻乎乎的就行,周青见了,心中暗道:“此子自入修罗道,人却傻了,也是碰到命中客星,多大的法力,智慧,都无用处呢。rì后还有得一番要料理,自然就清楚了。只是先就不与他言,免得泄了天机。虽然rì后固然是有定数,不能改变,但恐徒然生出许多波折,反是不美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张自然自入了修罗道,得西瓜养育,成年之后,一直对其惟命事从,整个人浑浑泱泱,不明东南西北,发财红中。委实无用到了极点。只是rì后西瓜化做灰灰。张自然去了这客星,运数才有醒悟一时。

    周青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怎的不知此数,只是时机未到,不好明言。却也就不提,只是对张自然吩咐些别的。

    “你为我弟子,虽然入了修罗道,但我门一法,包容万千,却也无碍。只是你当年乃玉帝嫡孙,又得老君金刚镯,你rì后经历,不是小数。我且还赐你一道符法,能有三次保身之用,无论是多**力,都困你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周青用手一指,便有股清气凝成一符,柔如水绸,上面仿佛有金石篆文,蝌蚪咒法。

    这符飘飘荡荡,进了张自然泥宫丸中。张自然暗道:“老师说些什么?我怎的是半懂不懂,算了,不去管它,rì后自然明了。倒是老师赐的我这天道神符,虽然只能用三次,但神妙却是许多了,加上最近我已将金刚镯炼得与元灵相合,多大的法力,都奈何我不得。却也不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得了天道神符,连忙伏地下拜道:“多谢老师赐符。”西瓜也自下拜。当两人抬起头来,周青已经飘然而去了。当下,张自然又见西瓜高兴,面如chūn光,异常娇艳,自己心中更是喜悦。

    西瓜详怒道:“还不快回得南海,点齐大军,赶往娑婆净土!”

    张自然连忙唯唯诺诺。神sè越发恍惚,跟在西瓜后面,两人将修罗旗一抖,一条黑光夹杂风雷之声,如电一般,朝南海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弥罗宫中,有元始天尊一动,吩咐白鹤童子道:“去下界唤金银二童子上来,吾有话交代!”

    白鹤童子连忙下界,到了太阳关,见得玄都**师后面立金银二童子,便道:“元始老爷唤你前去听话!”

    两童子不敢怠慢,连忙上得天来,见得元始,跪地道:“掌教师叔圣寿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见得两童子,暗付:“必有一童化灰灰!”

    当下道:“吾召你们前来,非是其它,乃是下界合当三分,颛顼气数虽尽,却曾为洪荒人皇,有大功德。不该当死,你等且下界,待数天之后,城池破去,接颛顼去火云宫避劫。”

    两童自然领了法旨,下界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是李圣,猴子领了乌巢禅师一干佛陀,毕方等一干妖神进攻南海,瞬间攻下晋南关,杀死前古金仙宁封子。随后连夜杀向南海关,被王yīn阳知晓,带了全部兵力,阻挡在关前,两方对持,正好分解,见个高下。

    “燃灯与无量寿佛去了许久,怎的还不回来,莫非事情有甚差池?”乌巢禅师坐定军中,手中拿一串火红念珠,不停的转动,面sèyīn晴不定。随后,起身对李圣道。

    李圣望了望对面王yīn阳的今军容,按住轩辕剑道:“却也无妨,且下拿下南海关,再做计较,忧虑不得了,否则背后李元倘若攻击,更是不妙。”

    当下命毕方道:“你且上阵,先做撕杀!”

    毕方道:“领了法旨!”随后出得军中,扶住鸠杖,飘然入了场中。只见毕方面赤如火,胡须飘过脑后。却有一股别样的火气。毕方之火,诡异多变。却不似金乌之火,乃太阳jīng华。聚集天地阳罡,猛烈无铸。

    “颛顼,我乃千古妖神,受女娲娘娘法旨,出山辅佐斗战胜佛,如今你气数以尽,还不退去,或许有一线生机。”毕方朝王yīn阳喝道。

    王yīn阳见得毕方出来,心中不安:“张自然与西瓜去了多时,还未见回转,也不见胜负如何,只怕不妙,如今对方又自叫阵,还是要人抵挡才好。”

    毕方说罢,见王yīn阳不说,却是尖笑两声,一个起身,漂浮在空中,把手中鸠杖一扬,便有一股大火,赤红yīnyīn,炙热难当,铺天盖地朝王yīn阳阵中烧去。

    却说是东郭先生见得毕方卖弄,心中大怒,拔身而起,大喝道:“什么前古妖神,我正要屠之,再炼化身之中。”说罢,张口吐出一团银光,猛的铺开,敌住了毕方。随后,跃身而上,仗剑杀来。

    毕方一发真火,却被对方银光敌住,知道那yīn光乃远古妖神天狼元神所化,厉害无比,自己不但不能破,还要遭受反击。连忙将手一扬,一道似金非金的黄光疾的飞去,将对方银光抵住,只见这黄光仿佛地书展开,就是黄朦朦几亩大小一团,阻挡住银光,前进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这天狼元神化身连连咆哮,变化成双头银狼,嘴爪连出,抓进黄云之中,但仿佛遇到棉花包,就是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用手一指,天狼就是一声巨吼,随后一个变化,膨胀起来,身高万丈,头似泰山,口如血池。张口就要吞下那片黄云。毕方冷笑道:“也敢卖弄!”那黄云也自膨胀起来,与那天狼一般大小,坚韧绵密,天狼如何吞得进去。

    这天狼连连变化,或大或下,但这黄云仿佛是跟定了似乎,你大我大,你小我小,就是阻住天狼。

    原来这黄云乃是女娲娘娘赐下的九天息壤,随风而涨,妙用变化无穷,这天狼虽然厉害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见自己天狼化身奈何不得毕方,连忙仗剑就杀。毕方用鸠杖抵挡,两人一来一去,杀了个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不说这边两人杀得激烈,不见胜负,李圣正要命人去助,就见天上哗啦一响,落下一人,穿玲珑袈裟,正是燃灯,顿时大喜,问道:“可曾擒到。”

    燃灯连忙道:“贫僧惭愧,非但未擒住那两小辈,反连无量寿佛都遭了大难,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怎的如此!”乌巢禅师与李圣,猴子等人都是大惊失sè,连忙问个究竟。燃灯便一一道来,只是最后道:“因那天道教主出现,贫僧奈何不得,只得先就走了。怕是无量寿佛已遭了毒手。”

    弥勒佛,金刚不坏佛听了,大叫一声,怒气冲天,脸脖通红,双拳攒起,大叫一声道:“那天道教主如此欺灭我教,怎的与他甘休。”

    李圣道:“既然如此,自然要和他计较,只是眼下却非时候,这颛顼气运,乃是他亲手定下,不会牵扯进来,尔等有事,再不可追赶,就在场上决断罢了,待攻下南海,立了根基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那弥勒佛,金刚不坏佛虽然不甘心,却也奈何不得了。

    当下李圣出了阵中,见得毕方与东郭先生争斗,都占不了上风,便命穷奇上前助阵。

    这穷奇大吼一声,也不分说,祭起女娲娘娘所赐的琼蛩离光剪,五道剪形晶光,似那十条蛟龙,两两相绞。哧哧朝东郭先生飞去。

    “修伤我道兄,却是卑鄙!行围攻之事!”南郭先生见了,连忙化光飞了出来,祭起涡炫神芋,朝穷奇打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东郭南郭两大金仙,战毕方穷奇两大妖神。不见胜负。

    李圣见了,又命道:“诸位可前去助阵!”

    燃灯听了,心道:“却是无妨了,正可玩杀戒。”当下飞出,头上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飞出,朝东郭先生打去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见了,心中一紧,连忙回身,将天狼元神收回,悬在头顶,好歹是抵挡了定海珠一击。‘这时候,弥勒佛,金刚不坏佛,猴子,饕餮,都扑进场中。东郭先生一见,怒发冲冠,大叫道:“好生卑鄙,拼了!”当下将头一摇,道稽散了,头发披了在脑后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仗剑披发,撩了一撩,一条手臂齐胳膊切下,扑哧一声,化为一溜血光shè进了天狼口中,顿时一股凶暴戾气充塞了全场,那银sè的巨大天狼化身也蒙了一层薄薄的血雾,越发是狰狞恐怖了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更是泥宫丸一声轻响,飞出自己元神,也投进了天狼口中,这天狼一个咆哮,仰天望苍穹,声浪翻滚,天地颤抖,云雾一齐散开。这大白天的,本是朗rì高旋,但现在却又有一轮明月自西边显现出来。成了rì月同辉的奇景。

    这天狼大盛,口吐银血两光,异常刺目。冲过来的数人,都只得停住,运起法宝抵挡。

    随后乌巢禅师叹道: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领了英招,计蒙也扑进场中。乌巢禅师祭起宝莲灯,英招,计蒙祭起九口天芒神刀,都是娘娘所赐的先天法器。

    亿万灯火旋转,如暴雨朝银血两光中打去,那银血光华纷纷消散。

    南郭先生用口一嚼,将自己舌头嚼了个粉碎。将自己元神jīng气喷出,也帮忙助长天狼威力。两位前古金仙见得对方无耻围攻,都动了真怒,准备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鲲鹏,开明,陆吾三个见状,料定有便宜可捡,顿时大笑,也扑进场中,祭起天地炫环,那饕餮还有一人环,三环一合,正中三才之相,威力大增。鲲鹏进得环中,毫无顾忌,连使太玄天妖摄魄**。

    当下,俱留孙古佛,定光欢喜佛,毗那遮佛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观世音菩萨,也扑进场中。

    哗啦,李圣之下妖神,菩萨,佛陀一起出动,仿佛是共工发水,撞塌了不周山,要崩倒天地,淹没寰宇。无穷量的佛光,宝光,晶芒四面乱shè,虚空断裂,模糊至极,整个战场的山川,河流,草地,沼泽纷纷搅成一片糊糊。

    南海关虽然不在战场之中,却也颤抖起来,那些禁法都被余波冲击,纷纷破去,城墙居然发出喀嚓,喀嚓巨响,随后出现裂纹。关前的大舰被余波一冲,前面几千艘,早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“撤进关中!”王yīn阳见了,顿时大惊,见得士兵死伤惨重,连忙下令,退进了城冲,又开启了无数禁法护住城池。

    轰隆!待王yīn阳撤进了关中,定下军来,刚刚要看外面激斗,就听一声巨响,随后佛光照耀,战场中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那东郭先生,南郭先生,却是连渣都不剩了。也难怪,这么多佛陀,前古妖神围攻,手上又无一不是先天法器,就是释迦牟尼,也是难逃,何况是这两位。

    鲲鹏手上抓了一团银光,仿佛一圆球,鹅卵大小,看似十分轻盈,滴溜溜旋转。鲲鹏见了,顿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银光,正是天狼化身jīng核,更容纳了两仙临死的元神jīng气,比原来还要神妙,鲲鹏在陆吾,开明兽,饕餮的守护下,一把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猴子得鲲鹏大笑,随后吞了这物,只是冷笑,随后长啸一声,先冲到南海关前,运起神通用金箍棒捣下。

    当下众妖神,佛陀,仿佛一群土匪,都冲到关前。这关如何经受得住?立刻就破了。

    猴子一马当先,杀进城中,王yīn阳见了,暗暗叫苦,祭起腾空剑就跑。

    “往前便是福仙关,那里有红云夫妇,阿修罗五大魔神与修罗兵镇守,想必可以抵挡。”王yīn阳一路朝福仙关飞去。猴子心想道:“此人身载皇气,除去以后,可顺利占了南海,再无难事。况且这人,不比那两修罗男女。不会有人阻挡。”

    当下猴子,一跟头追去,几下到了福仙关前,王yīn阳冲进关中,突然发现关中哪里有红云夫妇,修罗士兵,全部已经人去楼空,顿时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猴子已经追至,冷笑道:“你今天哪里可逃!”举棒就打。王yīn阳连忙抵挡。

    交战几个回合,猴子祭出人参果书,地书,王yīn阳不敌。情况正是危机,眼看就要遭这毒手,突然天上传来声音道:“且住手,且住手。”

    猴子一看,却是太上老君的金银二童子,顿时发了凶xìng:“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如若停手,岂不是功亏一篑!”当下下手更猛。

    金角童子见得王yīn阳危机,连忙把手中七星剑一丢,朝猴子斩来,同时摇动葫芦,对准猴子猛喝道:“颛顼乃洪荒人皇,纵然气数以尽,也不该打杀了,你这泼猴,且停手了,我带他回火云宫,见轩辕圣皇。”

    那银角童子也道:“泼猴还不停手!”也拿起玉净瓶,对准了猴子。

    猴子火眼金睛,看得清楚,自然不会出声回答:“这两童子分明不安了好心。叫自己无言。自己若出一个字,必然遭了暗算。”猴子又见那七星剑落下来,顿时暴跳如雷,一棒磕开,同时抓了一把毛,一丢,满空都是猴子,朝两童子乱打而去。

    两童子慌忙抵挡,而猴子则是全力抖开地书,裹住王yīn阳,同时头上人参果树威力也催动,千条绿光枝条宛如触手,一顿乱抓。

    王yīn阳腾空剑招架不住,突然一下,那棒子打开,一下正中手腕,喀嚓一声,连手带腕带剑都断去。顿时大叫一声:“我命休矣!”

    话未落音,猴子又一棒打来,正中天灵,只把个洪荒人皇,落个画饼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