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可怜王yīn阳,怎是有了人参果数与地书的猴子对手,猴子又见金银两童子先就祭起紫金大葫芦,羊脂玉净瓶暗算自己,又满嘴“泼猴!”“泼猴!”的乱骂,早就暴跳如雷,杀心大起,不可抑制,又怎会留手。

    这猴子本来就是无法无天,杀仙杀妖直如吃饭喝水一样,现在被金角,银角两人辱骂,还回不得声,如此一来,不生出无边的暴戾之气,那倒真是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王yīn阳持腾空剑,本也武技高强,强占了南海,安逸百年,但奈何气运不强,手下人材稀少,抵挡不得对方。想那东郭先生,南郭先生,宁封子虽然是上古金仙,地仙一界赫赫威名,但终究是散流,不入四教正规。是以杀劫来时,气运自然消散,成了画饼灰灰,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想那镇元子,鸿蒙未辟就养道修元始,称地仙之祖,还不一样落个了人死教灭的凄惨下场,不入四教正道,任你有多大能耐,也无用处。

    而那那李圣,座下却有乌巢,鲲鹏,英招,计蒙,毕方,穷奇,开明,陆吾,饕餮,燃灯,弥勒,金刚不坏佛,定光欢喜佛等等一大群超级高手,这其中数人均不在王yīn阳手下的三大金仙之下,一齐出手,王yīn阳哪里能够抵挡。

    偏偏那红云夫妇,修罗诸人又自人去楼空,心cháo起伏之下,敌不不住猴子的凶猛,被一棒打死,那元神刚刚飞出,就被猴子地书裹住,那黄尘摩擦一下,也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随后王yīn阳一点真灵因未上封神榜,接引不去,依旧逃脱不了地书的封锁。猴子是一不做,二不休,头上人参果树绿光一冲,那一点真灵也被冲散。

    王yīn阳在这三界六道,寰宇虚空的最后印记,也被抹去。从此以后,不管是颛顼氏,还是王yīn阳,都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都是猴子,挥舞棍棒冲杀过来,金光煌煌一大片。金角童子心中惊骇,还是保全自己小命要紧。急忙一个转身,收了七星剑。提在手上。

    同时用手一指,那紫金大葫芦旋转数下,立在头上,由一片清云托着,放出万道紫光。将自己周身都裹在其中,外面的猴子虽然凶猛,但总是冲不破老君至宝的光辉。

    银角童子也祭起羊脂玉净瓶,同样有千万重光华shè出。两人合在一起,任凭外面猴子成群,也无事情,只是被拦在中间,左冲右突,就是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一声惨叫,金角听出,正是颛顼氏的声音,顿时心神一紧,知道对方定是遭了毒手。顿时大惊,大吼一声:“泼猴,你敢行凶。”此是元始天尊法旨,叫他们下来寻王yīn阳去火云宫避劫,如今却被猴子打死了,端的是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金角拿出一柄芭蕉扇,却不似牛魔王那把,通体紫红,似乎红晶,但芭蕉纹理却是清晰可见,不似后天刻成,乃是先天铸就。那一条一条细细的纹理似乎有无数层,交织成无数的紫sè火焰摸样。

    这火焰摸样,正是出自老君炉中,天上地下,独一无二的兜率火。

    这把扇子,正是老君鸿蒙开辟三年,采一片阳jīng芭蕉叶,用来交代童子扇火的。一来二去,养育至今,已有了一个量劫,五十六亿年。虽比不上金刚镯这等化胡之器,但也有无上妙用。

    金角大吼一声,身体一弓,随后向上猛的一涨,整个身体有丈六高下,头上竟然生出了一根两尺来长,金光灿烂的独角。

    原来这金角童子本是洪荒之中一妖王,名为金角大王,后巫妖大战,被老君点化,收做童子,如今见情况紧急,不得不现出了妖身,将本身法力发挥到极点,与那猴子一搏。

    “哥啊!这泼猴无法无天,坏了我们大事!”银角也恨的咬牙切齿,同样现了妖身,顿时妖气翻滚,yīn云密布,狂风四起。

    金角不说话,拿起这兜率宝扇望空就扇,随后身体仿佛陀螺般乱转。

    无数巴掌大小的兜率紫火随宝扇旋转,无穷无尽的涌了出来,朝四面八方胡乱的激shè,比暴雨还要密集。只见那紫光在金光中翻飞。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一个猴子分身扑了上来,砰的数声,被千百紫火打了正着。那金箍棒一遇紫火,陡然烧将起来。随后这分身吱吱叫了两声,身体轰然暴起一团更大的紫火,一个瞬间,紫火消散,凭空起了一阵焦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焦臭味道,正是毫毛被烧掉所发出的。猴子一把毫毛变化的分身,一没法宝在手,二也比不得真身灵活多变,玄功奥妙。只是全凭法力加持,如何能够抵挡兜率火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所传法术虽然厉害,但老君一脉,乃人教正统,教化大千。曾见太极两仪生四相。比准提法术,还要jīng妙三分,猴子只是用毫毛对敌,就将两人困住,还是凭自己得天独厚,法力jīng深的缘故。

    金角,银角持兜率宝扇将漫空毫毛烧掉,破去了猴子撒毛成兵的神通,果然见得腾空剑被猴子一把抄在手中,而那王yīn阳,却是被猴子一顿棒子,连肉身,元神,真灵都打没了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一凉,随即是怒发冲冠,金角也不分说,举起七星剑朝猴子劈去,猴子刚刚抄起腾空剑,藏在身上,就见对方烧了自己毫毛,越发暴跳,牙齿错动,咯咯做响。一棒横扫过来,又将七星剑嗑开。

    突然身后银光一闪,猴子四面都看得清楚,原来是银角乘机,用自己头上那跟银sè独角朝自己后心撞来。

    “两人来势凶猛,且缓过一缓,再做计较!”猴子心中暗付,一个跟斗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角哪里容得他跳开,扬起兜率宝扇,就是一顿乱扇,那亿万紫火星星,汇聚成一条长龙,朝猴子卷去,速度之快,绝不亚于猴子的跟斗云。金角一面扇火,嘴里更是大骂什么“泼猴”“猢狲”之类。

    猴子本见火来得凶,它身本见得兜率火,心中也有几分顾忌,是以连忙闪开。但听得金角乱骂。它平生最是听不得“泼猴”“猢狲”这一类字眼,这一个两眼通红,将手一扬,地书抖出,化为一团黄尘稠云,抵住了那兜率火聚成了长龙。

    “没由来心中憋闷!”

    猴子气闷,偏偏见得那紫金葫芦,羊脂玉净瓶在空中漂浮,正对自己,自己还是只能任凭对方乱骂,还口都是做不到,否则任凭你有多**力,也要被吸进葫芦,瓶子里面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法宝,骂了对方,还叫不对方不能还口,这老君,端的缺德了一些!”猴子连连翻滚,心中窝了一团火。暗地里,将太上老君这人教教主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猢狲!不就是倚仗自己乃女娲娘娘补天石所化身份,四处撒泼,以为三界无敌,还想染指人皇大位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难怪俗语有云:沐猴而冠。诚不欺我。”

    银角身高丈六,全身银甲灿烂,手提一杆画戟,嘴中暴骂,随后哈哈大笑,不停的羞辱。

    听到“沐猴而冠”这话,猴子眼中喷出真火来,“气杀俺也!”使了个神通,猴子身体在空中沉浮不定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灵台方寸一念,既是世界大千。猴子虽然没真到达准提那手段,但如今怒火大盛到了有始以来的顶点,身体沸腾,一下使将神通出来。晃了一晃,穿插过来,竟然快了个筋斗云,刹那间就到了银角身边。

    银角大吃一惊,连忙退后,就听砰的一声,猴子那棍子正好砸在自己护身瓶子之上,宝光乱动,似乎就要碎裂。金角见情况有变,对方似乎是吃了一记猛药,突然凶悍了几倍,连忙转向一扇,就兜率火又朝猴子卷来。

    猴子翻身躲过,地书已经化在了毛茸茸的大手之中,单手持棒,五指张开,便有五条黄气破空而出,朝银角身上的玉净瓶抓去。

    这地书化进手掌中,与本命真元融合,猴子使出灵台擒拿**,化成菩提佛手,威力陡然增加十倍百倍,银角只感觉对方一个抓扑,黄气金光搭上了自己宝光,扯得自己身体不稳。

    一个瞬间,千百金光夹杂绿焰轰击下来,猴子运棒如风,将人参果树jīng气融进棒力之中,一刹那千百来计的打击,轰破了银角的护身宝光。

    宝光一散,菩提佛手一抓,那羊脂玉净瓶就被猴子撮起。银角慌忙挥动画戟,但被猴子一棒打成两截。

    银角吓了个半死,转身就跑,但哪里跑得过猴子,当头一棒下来,又四喀嚓一声,头上银sè独角被得粉碎。银角惨叫一声,扑的落下,趴在地面。恢复了童子模样。只是头上道稽散了,血流如注,全身上下仿佛抽了疯似的,不停的颤抖,口中吐出了白沫。

    原来这银角乃是jīng气会聚,被猴子一棒打破,虽然不至送了xìng命,受得伤害,却是不浅。

    猴子也不管什么,见得对方还没死绝,金箍棒一个摇晃,大了几十倍,仿佛一铁柱朝下就捣。“扑哧!”肉泥四溅,金角童子被捣成了一片肉酱,棒上人参果树木生出绿焰,借木生火,猛的燎下,彻底死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银角童子随王yīn阳去了。

    金角终究是灵活,见得这情景,大吼一声,朝东方飞去了。不要命的往前飞奔。

    却说猴子打杀了银角,就见金角朝东逃了,正要追赶上去,一齐杀死,突然手中的羊脂玉净瓶,腾空剑突然颤抖起来,力道大的出奇,似乎要化光飞去。

    “这瓶实在恼火!”猴子想起刚才,又生起虚火,松了松手,瓶子就真化成绿光,升腾到了空中,要朝天外飞去,猴子猛一跳起,挥舞棒子,一棒轰击在了那瓶子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棒的力道,融合了人参果树jīng气,又得地书相助,直可粉碎星辰,扭转江河。喀嚓一声!光洁无暇的羊脂玉净瓶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,随后猴子连连挥舞,直打得手腕微微酸麻,这玉净瓶终于化为无数碎片,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猴子出得一口闷气,怪叫一声,一个跟头朝南海关去了。

    王yīn阳一死,修罗道人去了东海。李圣随后几天,大军推进,无一点阻碍,迅速就平了南海三十六关。安定下来,驻扎边防,终于是天下三分之势以成。

    却说金角童子回得太阳关,说了事情。想起银角身死,先前为了逃命,来不及悲伤。如今安了心神,有了时间,赶紧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云中子道:“也是定数,银角有这一劫,只是大老爷玉净瓶被毁了。祸害不小。你还得上天见老师,才有吩咐。”

    金角连忙上天,来见元始。明说情况。元始天尊道:“大老爷玉净瓶被毁,你却回八景宫分说。吾是因天下三分,颛顼气数以尽,叫你二人尽力挽回,既然不成,却也就罢过了。”

    金角出来,来见八景宫见老子,老子笑道:“颛顼气数以尽,银角自有一死,只是不该连我那瓶都打坏了。吾却还要下界走上一遭,以定年后三商,永定封神。”

    当下几月无事,各自相安。

    眼见一年将过,冬时来临,大雪纷飞,冰冻三丈。天地银装。当真是当头片片梨花落,扑面纷纷柳絮狂。李元在长安镇妖台上,四面相望,果见天下三分,海南一带,yīn风阵阵,杀运笼罩。

    突有白鹤童子从天而降,对李元道:“老爷将下凡尘,踏足太阳关,你可前去接架。”

    李元连忙起身,领了百官,十天之中,赶到太阳关,与诸人,焚香拜过。只见天光大开,香云阵阵,元始天尊下了凡尘。

    天尊道:“封神榜三商在即,吾自临尘,乃是解隙四教纷争,rì后伐过天庭,尔等便可享受清净了。”众人都是大喜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自夺了南海,悟空道人守护梓山城。这rì见得大雪纷飞,眼中天光大开,那太阳关中显现了金灯万盏,知道是元始天尊临了凡尘。心中不由颤抖:“娘娘曾有交代,我见不得元始,如今仿佛灵验,如若避开,将城池拱手让人,却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当下正考虑,突然闻道:“那太yīn关,太阳关,各有两路大军来伐!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