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此次?!却是有些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听得禀报,心中思付女娲娘娘给自己的偈语,持着七宝妙树的手紧握了一下,随后轻轻刷动一下,满室都是七彩宝光闪动。外面虽然是大雪纷飞,如鹅毛落的紧,寒气冻人。但城楼之上,却是狂风不近,温暖如chūn。

    悟空双眼中运起真神,透过漫天风雪,扫视了几十,几百万里开外,正见东西两路大军滚滚而来。以那速度,不出数个时辰,便可兵临城下。

    “早就已经撕破了面皮,如今大军压进,分明是要我佛灭绝,却也无话可说,只是我逢不得元始,而那元始天尊却又亲来,怎的是好?”饶是悟空道人道力jīng深,运筹帷幄,得菩提jīng髓。到了如今,杀运逢起,佛道之争,圣人亲临,四教封神的大劫关头,也不禁涌起无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西天极乐佛门,因是无了三**器镇压气运,虽然盛极一时,但终究有衰竭之时。悟空道人自生来,就投进灵台方寸山,习得神通,百炼元神,成就太乙金仙。后又成佛,号斗战胜。乃为佛门扫除一切障碍,妖魔之意,如今佛子有难,自是义不容辞肩起大任。否则,又怎担当得起斗战胜佛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“老师在上,如今元始亲临,要灭佛兴道,弟子料定不能抵挡,望老师慈悲,降下法身。”悟空道人自知自己在元始圣人面前,也算不上什么,呵气之间,就沦为画饼。

    他却不象镇元子那样,自持为地仙之祖,鸿蒙成道。就行螳臂挡车,蚍蜉撼树之事。

    叫人燃了三柱清香,悟空道人先望三十三天外灵台方寸山下拜,随后,又望西天极乐跪拜。口诵道:“南无阿弥陀佛,我教势危,恐有灭绝之祸,望我佛慈悲,降下无量法身。以无量法力,挽救此次大劫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为西天极乐,三千佛陀,十亿佛国净土之主,有不可思议之大能,如两教主降下凡尘,却能保全自己,也能免祸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拜过两位教主,又朝女娲娘娘所居住三十三天外祷告。

    这时,那猴子,李圣已经得了消息,连忙从南海郡赶来,因是杀了颛顼,无后顾之忧。只是来不及调兵谴将,只带了妖神,佛陀,菩萨等高手赶来。不几刻,就降落在梓山城中,观看情景,知是元始天尊降下凡尘,都是大惊,骇得面无人sè。

    就是那蜀山中人,心中也自不安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左思又香,无抵挡之策,鲲鹏见了,心声退意,就要遁去,但见猴子持棒站立,宛如天神,一双火眼金睛,更是朝自己虎视耽耽,不由得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这倒还罢了,那乌巢禅师更是面皮颤动,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拿那眼神扫视自己,更时不时与猴子交换一个眼神,更是另鲲鹏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次两个小人,却不安好心,只是我受娘娘吩咐,且看你两人有何yīn谋诡计来害我。暂且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就是了。”当下不动,随众人朝准提道人,女娲娘娘祈祷。嘴里更是不住的念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且不说悟空道人焚香祈祷西天两教主,那准提道人如何不知大势。只是因那元始降临,持盘古幡,自己先天不足,有些吃亏,上次与天道教主争斗的前车之鉴,还在眼前,因此心中忧虑,怕凭白又坏了面皮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当下离了莲台,一转身就到了西天极乐,十亿佛国净土zhōngyāng的雷音宝刹,只见阿弥陀佛坐九品莲台。面做疾苦之sè。

    准提道:“道兄还要随我下凡尘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不语。准提道人看了,踏步上来,立在九品莲台之旁,两手做势,大呼道:“你我两人,以旁门立身成圣,证得元始。神通本不输四清,只是奈何先天不足,不好争持。如今却是我教生死关头,道兄不可坐视。否则徒令教中弟子寒心,而那大势。更是不可挽回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既然如此,说得要走上一回了。也好看看你我**,一见菩提,一见莲花。与那盘古正宗,到底有何差异。”

    盘古元神化三清,肉身化周青,此四清,都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不生不灭,永恒无量,为开天辟地之正宗。这西方两教主,虽然成元始,却也归于旁门。

    如今大劫卷起,道高佛消。四教二商之时,周青不顾廉耻面皮,蛊惑女娲娘娘,以至元始天尊咄咄逼人。阿弥陀佛也少不得要印证一番了。

    却说准提道人闻得阿弥陀佛言语,顿时大喜道:“诚如事哉,不枉你我立教一场。”

    当下西天净土两位圣人教主起身,法架真个临了凡尘。

    却说李圣,悟空道人,猴子带领众妖神,佛陀,菩萨,金仙祈祷,只见天地一静,雪花消散,无量佛光照耀下来,随后一朵朵莲花飘落,随后便见金菩提。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果是西天教主,万佛尊王阿弥陀降临,准提道人随其右,佛光照耀之下,寰宇皆亮,无处不暖,众人都皈依合掌。无一不念佛号!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此时。李元大军,已经临了城下。有那云中子,玄都**师,青牛。更有广成子,赤jīng子,灵宝**师,玉鼎真人,黄龙真人,道行天尊,清虚道德真君,太乙真人八大金仙。

    李元在军中,持盘古幡,立元始天尊坐下。大军停了下来,就地驻扎。已经可以远远望见梓山城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在此,那无量佛光如何能照耀。所以此时,依旧是大雪飘飞,寒风萧索,回归自然。

    却说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佛下到梓山城中,见得悟空,李圣,猴子三位伏拜。阿弥陀佛道:“你见不得元始,且自退下。吾与你师自有分说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,阿弥陀佛用手一指,取了接引神幢在手。准提道人也取了七宝妙树在手。

    猴子三人不敢不听,连忙就退了下去,躲避在城中,不敢出来见元始。

    随后,依旧是乌巢禅师掌了兵符,率领大军,开到城外,与李元大军,相互对持,当中却有战场。积雪深厚,正好撕杀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身后,却有鲲鹏,英招,计蒙,毕方,穷奇,开明,陆吾,饕餮八大妖神,燃灯上古佛身后,却有惧留孙古佛,弥勒佛,金刚不坏佛,定光欢喜佛,毗那遮佛,观世音菩萨,普闲菩萨,文殊菩萨。阵容不谓是不强大。

    两方站定,风雪交加,呜呼漫天,宛如鬼嚎,异常惨烈。准提道人见得对方阵中,有金灯万盏,璎珞庆云,早知元始天尊在军中。当下命乌巢道:“你且上前问话,吾却自看元始怎的回答。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点头,领了法旨,全身化一道红光,进了场中,停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云中子见得乌巢禅师出来,只命道:“广成子,你且前去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这时,持了一口诛仙剑,身藏番天印,穿了八卦紫绶仙衣。也化金光进了场中。对乌巢禅师稽一首道:“禅师本为道门中人,如今入禅门不说,反的助佛为虐。这是何顾?”

    乌巢禅师道:“非是如此,乃是佛法无边,普照寰宇。道兄自封神一战,被去了顶上三花,胸中五气,且看如今法力,委实另吾可怜。不如就此弃道归佛,有望得成大道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大怒,提剑道:“你也是无耻之人!”

    “诛仙剑虽然锋利,但吾有宝莲灯,伤我不得,只是眼下形势,还不分明,我不与它争斗。”乌巢禅师哈哈大笑一声,化火光回了军中,命毕方道,“且拿下广成子!”

    毕方听了命令,将手中鸠杖一顿,飞进场中。广成子一见,顿时骂道:“好妖孽!”仗剑劈来。

    毕方见诛仙剑凌厉,连忙祭起女娲娘娘所赐的九天息壤,化为一股黄云土尘,随剑气消长,接住了剑气。

    两人相斗几个回合,广成子毕竟是法力大不如毕方,未免应付艰难。连忙祭起番天印,扑的打来。

    毕方早知有这一手,他却也自擅长天妖变化,当下摇晃,身体一缩,成了一点火光,摇摆不定,让番天印落将下来,自己却遁了出去。饶到广成子身后,一鸠杖打来。

    广成子躲闪不及,砰的挨的一下,亏得有紫绶仙衣护体,不得见伤,只有大叫一声,跳将开来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见状,仗了先陷仙剑来取,大叫道:“妖孽真的下毒手!”毕方见了有诛,陷两剑,不好应付,连忙退开。

    乌巢禅师又命道:“鲲鹏前去相助!”鲲鹏虽然不愿,但此乃准提道人曾就吩咐,叫乌巢执掌兵符,只得跳进场中,祭起自己最近夺的绛云朱环,封魔金剑,天狼元神,涡炫神芋。

    开明,陆吾也跳了出来,朝广成子,玉鼎真人杀去。

    玄都**师一见,顿时大惊,将太极图一抖,一道金虹划破长空,落进场中。广成子,玉鼎真人连忙跳将其上。任凭妖神如何凶猛,也伤不到分毫。

    这时,赤jīng子,灵宝**师,黄龙真人,道行天尊等人也杀了出来。诛仙四剑异常凌厉,更有太极图守护,先就不败。

    “且不拼命,先就退回!”鲲鹏虽然有一战之力,但也不愿对杀,连忙使个眼sè,与开明,陆吾回了阵中。毕方见状,心中大骂,也就回了。

    阐教众仙追杀过来,准提道人连忙转了出来,将七宝妙树一刷,抵住了众人。那玄都**师一见,连忙抖动太极图,将众仙卷了回来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立在场中,对军中道:“天尊何不出来一见!”

    元始见准提叫阵,只是笑命左右:“且推吾出去。正要见过西方旁门之法!”元始依旧坐车,李元持了盘古幡,将元始推将出来。就在场地边缘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了元始,暗暗戒备,口中却道:“眼下三商未定,天尊就咄咄逼人,不惜将玉身降临凡尘,却属不智。”

    元始笑道:“你也不必卖弄你那口舌。吾先有言在先,虽是三商未定,但你教本无气运,如今是强自支撑,能企图以偏掩全,沫猴而冠,染指人皇大位,吾岂能容你。”

    “吾乃有一言,你要静听:三商之时,你教中人,略有根基者,全在榜上。根基次者,不复存留。只有如此,你才可保全圣人面皮,否则后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听了元始之言,顿时大怒,却也不发作,只是道:“天尊如此霸道,却莫徒的另了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元始大笑道:“我教rì后自可伐天,顺应定数,谁可阻挡。你等西方旁门,不知开天辟地之道,又怎知其中奥妙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大怒道:“你虽开天辟地,但吾等同为圣人,无旁正之分。你却自持,比那天道教主还要霸道十倍。莫非是真要见个高下不成?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笑道:“高下本就分明,还要见过怎的。吾此来,乃是叫你知晓我道门玄机,免得你等旁门自以为大。当年使我兄弟不睦,更使巧舌蛊惑女娲师妹,引我弟子叛教。不与你教训,怎见得我盘古正宗。”

    准提怒极反笑,却还自凝神戒备,一点都不怠慢,比对天道教主周青之时,更是小心了许多。“你也不必大言,进场见个分晓。”

    元始不言,取了盘古幡,飞车进了场中,立到准提道人面前。

    却说阿弥陀佛见元始天尊取了盘古幡,料定准提道人要丢面皮,非常不美。当下也转了出来。道一声:“天尊休得霸道,强分旁正,辱我大教,如今非我先攻,乃是天尊逼人。”

    元始见得两圣立其前,浑然不惧,大笑道:“正要叫尔等识得我盘古正宗。”说罢,轻手一翻。出现一柄玉如意,上有三宝,光华照耀寰宇虚空。

    三宝玉如意凌空飞起,朝阿弥陀佛天灵盖打去。阿弥陀佛用手一指,一缕佛光飞出,接住如意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转车起身,震动了盘古幡,便有混沌气流冲出,朝准提道人撞去。准提道人连忙呼出金身,持七宝妙树硬接了一记。只是那混沌气流源源不绝,连绵悠长,无穷无尽。不好抵挡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头上现了舍利,随后猛一咳嗽,吐出一朵十二sè莲花,上面拥着接引宝幢,与准提道人一起接了盘古幡一震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空出手来,踏云上前,七宝妙树朝元始面门刷去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终究是以一敌人,虽然有盘古幡在手,却也困难,当下连连震动长幡,退开七宝妙树。骤然后滑,跳出了圈子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见元始跳了出去,也不追赶。立定场中,就听天上一声鹤鸣。随后祥云围绕。虚空化开,现了天地玄黄,两仪四相。有一老者,扶扁拐飘然下来。

    却是混元无极,人教至尊,太上老君自兜率八景宫下来。

    却说老子下得凡尘,诸人都自下拜。准提道人见了,不由强笑道:“老君,稽首了。我等佛,阐之争,皆为人教大兴之故,怎的烦劳老君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非是为别,我人教大兴,你佛阐两教争道统,也在情理之中,只是你那顽孽之徒,却自胡为。打杀我弟子颛顼,仙童不说,还毁我瓶儿,你做师不管,还替其出头。怎担当得我人教正统大位?我此来,乃是对你言,可速将你孽徒于阵前处置。可免灾祸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道:“我徒悟空虽然顽孽,我是可管教,但于阵前处置,却还要问过女娲娘娘,老君此来,可见过女娲娘娘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女娲师妹怎敢因公费私。不顾天时。她也无词。准提道兄莫要推脱。徒的坏了你教气运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道:“老君定是持神通,逼迫我教了。”老子笑道:“我知你一向护短,却到这等程度,着实该打。”

    当下,老子劈面一拐打来。准提道人连忙用七宝妙树驾住。退进了场中。

    老子大笑,用手一抓,太极图拿在手上。再一指,青牛现了原型,四蹄腾起紫光,老子上了牛背。将太极图一抖。进了场中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竟然不动手,只见老子**。

    却说老子进了场中,立在太极图上。准提道人大叫道:“你为人教教主,却自偏私,着实不该。”随后,拿七宝妙树打来。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你西方旁门,无一气运,却还学人护短。”头上一声响,现出一尊天地玄黄玲珑塔,悬在上空,有光霞万道。七宝妙树还未近身,被天地玄黄气一冲,顿时散开。

    老子抖开太极图,朝阿弥陀佛卷来,阿弥陀佛连忙摇动接引神幢,化为一佛,立于其上,躲了一卷。

    老子定了盘古开天那天地玄黄气所炼的玲珑塔,先就立于不败,更有太极图在手,本身法力也是不可渡测。任凭准提道人如何,也是视为无物。

    老子一转太极图,朝准提道人卷来,准提道人不敢硬接,也自躲开。

    当下三位教大战,老子纵横场中,西方两教主都奈何不得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