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老子与西方两教主在场地中大战,翻翻滚滚已经有数百回合,哪里分的出胜负。

    只见那宝光涌动,莲花开放,菩提金光。那绝高的九天之上,更有一尊玲珑宝塔。道道天地玄黄气宛如天河倒悬,一股脑的倾泻下来,裹定了全场。

    只见三位教主你来我往,准提道人七宝妙树扑前,老子抡起扁拐招架,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。青牛四蹄升腾起紫光,仙气氤氲,被老子提动缰绳,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太极图早就化为一座金桥,上面发出五sè毫光,照耀全场。诸位圣人战斗的余波,居然一点都不起。两边的金仙,佛陀,妖神却也没受到一点波及。

    原来太极图乃开天辟地后定地水火风之无上法宝,这圣人争斗,本就是虚空崩塌,大千世界沦为齑粉。

    像准提道人与周青在洪荒星空中争斗,每一次出手,都有亿万星辰毁灭,无穷生灵沦为画饼。但现在场中,无论是何等的威势。都被太极图定住,波及不到外边。

    其上,更有天地玄黄气守护,是以众人由外看场中,乃是波澜不惊。三位教主举手投足,都是轻描淡写,无丝毫烟火。其实,只要不是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这时候入得场中,怕不是马上就被余波震得神形皆灭。就算是娑婆净土之主,号称如来的释迦牟尼也是一样,绝对没半点悬念。

    盘古开天,乃鸿蒙判来第一大功德,所生之天地玄黄气结成玲珑宝塔,超胜其他一切。如那老子化胡所产金刚镯,阿弥陀佛立西方极乐所产接引宝幢。准提道人成道所炼七宝妙树。周青成道所炼竹杖,十二都天旗。都不及此塔。

    有什么功德能比开天辟地,立六道轮回。是以这玲珑塔万法不侵。如那混沌钟一般,不离头顶,先就不败。西方二位教主虽然是以二抵一,但却奈何不得老子。

    “你西方禅门,本就非我盘古正宗,怎的就妄自尊大,如此还不说,却还叫一顽孽猢狲,来做我人教之皇。哪里来的这个道理。你等居心,先就不正。却还狡辩护短,造了无穷杀孽。如此妄为,怎又掌得大教。所掌大教,又怎会生出根xìng深厚之辈。”

    老君大笑,直叱准提道人,拐拐不离其左右。准提道人既要小心应付太极图,又不能让扁拐沾染其身。形式吃紧。又见老子头定了玲珑塔,在两圣之间来回往返,如入无人之境。不由的面皮发红。

    虽然倚仗了法宝之利,却也显示出盘古正宗果然是高出一筹。

    老子即是盘古。

    盘古即是老子。

    本来无所分别。阿弥陀佛依旧是面sè疾苦,却没半点波动。老子劈面一拐打来,他只是吐出莲花接了。老子扁拐,也不能沾染他身。

    “吾战西方二圣,虽然先就立于不败。但要取胜,拿扁拐击之,却是无望。不过也显了手段与他门人观看,知晓我盘古正宗之玄妙。”老子大战,又都了数百回合,依旧不见胜负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早知老子手段,但如今对上,依旧是奈何不得。一来是对方盘古正宗,开天辟地,立六道轮回,却是玄妙。而来对方有太极图在手,定住地水火风,却是连伤敌八百,自损一千的玉石俱焚的手段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老子虽然同样奈何不得自己两人,但阵外,还有阐教教主持盘古幡虎视耽耽,如进得场中。两**器在手,定然不敌。

    只是两圣出动,已经是西方教最大实力,除非还有一圣插手,方可转败为胜,如今情况,自是个有败无胜的势头。

    却说元始天尊在场外看得分明,不由得笑道:“你西方旁门,究竟还是比不得我盘古正宗。如何还想沐猴而冠,染指人教正统?如今你教气运已尽,乃是灭教之时,你等徒然抵挡,也乃螳臂挡车,无甚大用。吾岂肯于你多言?”

    当下念了个法旨,便有四尊身高丈六,面如白玉的揭帝神出现,东面揭帝全身青甲,西面揭帝全身白甲,南面揭帝乃是赤甲,北面揭帝乃是黑甲。

    四方揭帝神撮起了九龙沉香辇,元始天尊做歌一首,持了盘古幡,一手持了三宝玉如意,悠然进了场中。

    一进场中,就见准提道人大呼,一尊丈六菩提金身二十四头,十八臂,朝自己奔来。随后,一条彩光刷破虚空,奔向自己面门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见准提道人朝自己杀来,却也不敢怠慢。他虽有盘古幡,顶上有庆云金灯守护,但毕竟比不得老子顶了玲珑塔,先就不败。如让对方猛攻,打熄了一盏金灯,都丢了老大面皮。

    当下手一翻,三宝玉如意凌空而出,先就将七宝妙树抵住。随后盘古幡一震,一股开天辟地的混沌气正对那菩提金身撞去。

    这菩提金身躲闪不及,二十四个头颅都大叫一声,此起彼伏。随后被一撞而散,化为了漫天金粉飘洒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准提道人这菩提金身却成了齑粉。化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盘古幡威力,却比混沌钟一击,打了许多。但混沌钟立在头顶,却先就不败。一顶混沌钟,一顶玲珑塔。无论如何情况,都可从容自如,不曾丢的面皮。

    元始一击之下,用盘古幡碎了菩提金身。准提道人一见,顿时大惊。却也知道盘古幡凌厉。论凶猛,实是三界第一,比周青的混沌钟要更甚一筹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猛一咳嗽,吐出一丸七彩晶豆,迎风就涨。刹那就成一株菩提大树,光彩琉璃,宛如伞盖,立在自己面前。同时身体猛然后退站定。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诵过真言,准提道人运转法力,用手一指,四面八方顿时金光点点,宛如密集的萤火,都一窝蜂的朝自己头上聚集过来。

    亿万金星依旧凝聚成一株黄金菩提,高有丈六。随后黄金菩提树摇晃一下,依旧成了菩提金身。

    原来准提道人乘了空隙,又用**力将菩提金身凝聚。才好再次与元始争斗。

    老子与阿弥陀佛争斗了几个回合,猛见准提道人凝聚金身,顿时大笑道:“却的悠闲了!”当下,一拐击来。准提道人正好是凝聚了金身,见得元始天尊又一盘古幡,碎了菩提树,正凝神应付,却冷不妨老子一拐打来。躲闪不及,正中面皮。直打了个三昧真火喷出,一脸通红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大怒,方yù拼命。却被阿弥陀佛用手一指,脚下现了一尊九品莲台,大有数亩,托住两人,飘然后退。出了场地。

    刚一出场地,阿弥陀佛用手一招,念动真言,那九品莲台浮空而起。随后喀嚓数声,似乎裂开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用手做势一掷,那九品莲台轰然砸地,分为八方,中间立一台。笼罩了梓山关前。

    “此乃立教之根本,道兄怎可毁去立阵。”准提道人见了。顿时大惊道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不得如此,怎的阻过阐教大军。却不必多言。换悟空前来便是。”准提道人也自点头,命人唤了猴子,悟空,李圣前来。

    却说老子打了准提道人一拐,见阿弥陀佛飘走,又自毁了九品莲台,砸在关前,化为八方莲花,zhōngyāng十二sè。阻在关前。

    老子,元始见了,却也不追赶。停在外面。

    元始慧目观看,只见其中莲花团团,分八面,按乾、兑、离、震、巽、坎、艮、坤。八个方位。zhōngyāng立有一尊宝幢。佛光照耀其中,隐隐显现出西方极乐场景。

    元始暗思道:“阿弥陀自毁立教法宝,立此小阵,自然阻挡不住我与大师兄。但我教弟子大军却不得过。需要破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老子也见得分明,却是大笑道:“我曾见太极两仪生四相,此九品八卦至今还在我之掌握。笑你西方旁门,怎的学我之道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进了zhōngyāng宝幢之下,大叫道:“我知你两人能来去自如,你两人如不要面皮,尽可穿过此阵,来屠戮我教弟子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此乃小道,吾叫弟子都可穿行。你却夸口。诚为可笑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大喝道:“口说无凭。你弟子如能穿行,方见手段。正好你我两教弟子,分个高下,任其屠戮,各凭手段完过杀劫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你既此言,不可后悔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大呼:“你可叫弟子进来,吾才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老子对元始道:“吾先进阵压住,你可回去做个安排。”

    元始道:“此阵虽小,却有玄妙,我等自然无碍。但门下弟子却担当不起,却要损八人,以祭八方,才见得分晓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正是如此,此乃天数注定,不可挽回,当去便是了!”

    元始命了南极仙翁道:“你且去军中,唤弟子前来。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自然回了军中。

    却说老子与准提说话之时,阿弥陀佛在关中唤了悟空,猴子,李圣前来道:“你可上天去见女娲娘娘。”

    悟空,猴子,李圣见得情况危机,连忙从后面出关,再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随后带了弟子出了关,到得阵外。准提道人见了鲲鹏,英招,计蒙,毕方,穷奇,开明,陆吾,饕餮八大妖神,心中思付:正要此八妖非我教弟子,可守八方。

    原来这八人乃女娲娘娘麾下,封神榜上又不姓名,正可镇守八方。如若老子,元始屠戮,当的坏了女娲娘娘面皮。更不损自教弟子,可为上策。否则可八人法力高强,或可将阐教弟子杀死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道:“鲲鹏可守乾位。英招守兑位,计蒙守离位,毕方守震位,穷奇守巽位,开明守坎位,陆吾守艮位,饕餮守坤位。你八人,可静候阐教弟子,不得怠慢。完过杀劫之后,当可逍遥。”

    鲲鹏又起了心思:“莫非叫我做替死鬼?”当下对阿弥陀佛道:“我受女娲娘娘差遣,辅佐佛门,只是元始狠辣,如出毒手,我不能敌。吾闻我佛慈悲,可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毕竟是慈悲,当下道:“吾赐你一符,可进出自如。你若见势不可挽回。可凭此出阵而回。”

    八妖神一听,却也稍稍缓了心思,当下都求了一道佛符,这才各都进了阵中,守住八个方位。

    却南极仙翁出来回了军中,召了云中子,玄都**师,李元,以及阐教八大金仙一同去阵前等候。

    这十一人当下出来,来到阵前,拜见老子,元始。

    当下两位教主带领弟子一同观看阵势。准提道人见得阐教中人都到场。又大呼道:“尔等可是知得厉害,不敢前来。”

    老子大笑道:“你却稍安,不出片刻自有分晓。”当下阐教数人,只故观看,却不进阵。

    却说南极仙翁唤了十一人,却不回阵前,反是径直驾起遁光,行了数百里,来到太yīn关大军营之中。

    原来太yīn关大军,乃是由董永带队,蚊道人,白起为大将。六位公主随行。

    董永本想进攻,将猴子千刀万剐,以报七公主之仇。但因为元始驾临,西方两圣人阻拦,自己纵然是有天大本事,也插不上手,只有安营扎寨,先看情况。

    那向辉夫妇,还连同其岳父岳母都领了一军,护为依角,当下这十数人见得圣人大战,却回军帐中商谈。突然听得有南极仙翁前来。

    董永连忙请了进来,双方见礼过后。董永问道:“不知何事。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道:“因是佛教气运衰竭,何该当灭,眼下阿弥陀佛碎九品莲台,裂分八门。弟子各在阵中凭借手段完过杀劫。吾受元始天尊法旨,特唤你等前去,了结恩怨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