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“莫非是要我等去祭阵?然后才可破之。如是这般,我等却是xìng命难以保全,但既是元始天尊法旨,却又推脱不得。”董永毕竟是前古金仙,洪荒盘王,闻得南极仙翁言语,心中瞬间是转了无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娘子已死,我亦不惧死,只是未将那猢狲碎尸万断,也是死不瞑目。眼下就去祭阵,未免不值。那九品莲台,裂为八门,需八命祭之。六位公主,必定难逃。我怎能保全。”

    “仙翁暂去,我随后便来。”董永念头一转,对南极仙翁道。

    南极仙翁轻轻笑道:“破阵在既,拖延不得,我之此来,还带过一人,与你们见面,一同与西方教了结恩怨,诸位可出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董永与六位公主听了,心中疑惑不定,却也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天上大雪之中,忽的落下一道金光,化为一人。雄姿英发,气宇宣昂。手提一奇门兵器三尖两刃刀,正是杨戬。

    杨戬并不知道自己封神榜上有了姓名。

    他自修成道门秘法九转玄功,肉身已成不死,又是灵通变化。更兼之元神百炼,凝聚无比,任何仙兵法器都伤害不得。是以一生之中,身经千战万战,就算当年,对上号称齐天大圣的猴子,都不曾吃亏,早就信心膨胀。

    如今虽然杀劫起,但杨戬自认,凭借自己神通机智,足可保全了。自然是应付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自花果山一战,温蓝新命大军围山,杨戬救了金吒,木吒之后,便返回灌江口静修神通。万事不闻,却也清净。只是前些天,突然闻的七公主被猴子打死,顿时急火攻心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七公主乃杨戬表妹,被人打死,那还得了。更何况还是杨戬一向视为劲敌的猴子。

    杨戬对猴子没好感,心中本就有敌意。这事情,三界之中的神仙,只要是略有消息灵通者,都知道。

    当年猴子大闹天庭,玉帝震怒,只是奈何不得,杨戬乃玉帝外甥,曾与猴子大战。结了不少因果。却也不好细细说来,是只怨气就有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猴子得斩三尸,又成就斗战胜佛。因是猴子有女娲娘娘,准提道人两圣护佑,最后竟然持轩辕剑,染指人皇大位。杨戬与他差距便越来越大。最后无可比xìng了。

    如此形式,杨戬虽有万丈雄心,奈何自己只是一阐教三代弟子,怎比得对方势大。气运旺盛。饶是如此,心中还是不服,只是压住了。

    “此猢狲,当的该千刀万剐,神形俱灭都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杨戬与六位公主见面,说起七公主被猴子打死一事,顿时又是双目通红,怒不可揭。六位公主又自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妹夫,眼下是佛教气运泯灭,掌教老爷与八景宫大老爷都来到阵前,那猢狲就要应劫。妹夫与七表妹情义深厚,同生共死,如今正是报仇之时,怎的却犹豫了,莫非是贪生怕死不成。”

    却说杨戬见了董永忧虑,当下厉声就喝道。

    董永听后,想起七公主好处,当年的恩爱。索xìng就把一心一横,暗道:“公主已死,我也无了生机,本就苟活天地间,却也力拼一死,与那猢狲同归于尽罢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道:“你不多说,就去破了那阵,与我妻报仇就是。”

    杨戬大喝道:“正是如此,才见本sè。”

    当下董永,六位公主,带了蚊道人,白起与杨戬一起,随南极仙翁驾遁光落到阵前,与元始天尊,老子两位教主见面行过大礼。尔后,一行数十人,都细细观察这大阵。

    只见大阵之中,佛光闪耀,八方各有一团莲花涌在一起,各有颜sè,方圆几十里大小。zhōngyāng立一莲台,台上一佛一道,自是准提与阿弥陀。都在接引神幢的华盖之下。

    老子见了得应劫之人已是到齐,却是大笑道:“待吾进来,便叫弟子破了你的左道旁门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喝道:“夸口无用,手上来见个真章。”

    老子大笑,口中鼓歌,将太极图一抖,化为一金桥,落进zhōngyāng,人也立在金桥之上。与准提道人,阿弥陀佛分南北站定。

    老子头上现了天地玄黄玲珑塔,那天地玄黄气shè将下来,定住了阵势。更有太极图放出五sè毫光,照耀大千寰宇,连地水火风都能定住,何况这九品大阵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也笑道:“果是左道旁门,怎奈何得我盘古正宗?”随后命了四方揭帝神撮起辇,也上了太极图所化的金桥。

    身后,玄都**师,云中子,李元,南极仙翁,八金仙,董永,六位公主,蚊道人,白起也上了金桥,昂然进了九品大阵。

    众仙人,只见得金桥尽头,有八条莲道佛光,分别通向乾、兑、离、震、巽、坎、艮、坤,八个方位。

    “要破此阵,除你我定住zhōngyāng,牵制西方两教以外,还须八位弟子局八卦之门,一一破去莲花,才可见功效。”老子笑对元始道。

    元始道:“却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当下有玉鼎真人对杨戬道:“你乃玉帝一脉,与西方教功果纠缠甚深,可先去乾位破阵。”

    杨戬就要行,却被董永叫住道:“如此之事,却还要慎重。”杨戬道:“此乾位乃鲲鹏镇守。此妖人最近连失法器,又失肉身,凶威大减,定非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白起听了,心中却有思付:“杨戬神通也不见得比我高明,既然他能去乾位,却是定有把握,那鲲鹏乃一霉星,此等甜头,我当先去了。免得下面进其它方位,遇到其它法力高强妖神,难免不敌。却要吃亏。”

    当下白起叫道:“何必要真君下场,我真是手痒。”

    杨戬一见是白起,便道:“如此这般,那白将军且行就是。”

    却说白起突然出言要先破那乾位,却是杨戬是封神榜上有姓名,现在不该身死。

    这正是:秋风未动蝉先觉,暗送无常死不知。

    白起见鲲鹏好欺,是以先抢了杨戬首位,提起杀神剑,下了金桥,朝乾位奔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只见脚生莲花,两边长菩提,却不见一点厉害之处。只是望不到前方。

    白起知道,这阵本是千变万化,玄妙无比,但被老君用太极图,玲珑塔定住,有多发**力,都运转不得,是以无妨。自己只要奔上前去,杀了鲲鹏,占了乾位,就算成功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,风驰电掣,一路冲过了莲花菩提,突然是眼前一亮,一片洁白,却是一朵朵斗盆大小的白莲,相互交接,形成无边无际的莲海。

    这白莲海中,却有一人,全身绿服,面容yīn鹫,见了白起到来,顿时发出“桀桀!”“桀桀!”的怪笑。甚是刺耳,正是鲲鹏祖师立乾位,正等人前来送死呢。

    白起冷笑一声,杀气狂卷,杀神剑一抖,亿万星辰点点,仿佛银河倒卷,朝zhōngyāng的鲲鹏笼罩过去。

    白起jīng修法力,最近也有突破,这一出手,果然是杀气涛天。整个人已化进了杀神剑光之中。

    鲲鹏依旧是怪笑,用手一指,这莲海顿时沸腾起来,白莲飕飕的冲将上来,一层一层,漫空飞舞。白起震动杀神剑,将无数白莲绞成了粉末。依旧是连人带剑,扑到鲲鹏面前。

    鲲鹏屈指一弹,立刻有一团拳头大的银光飞出,迎风就是暴涨,宛如狂云怒涛,铺天盖地。一下就将杀神剑裹住,随后现了元神出来,却是一匹双头大狼,全身银白晶亮,无一丝杂sè,惟独是四只眼睛比鲜血还浓,杀气之重,朝过了白起数倍。

    这天狼元神,本就是上古洪荒妖神,法力无边,又被东郭先生祭炼多年,越发有无量神通。

    东郭先生被猴子一群妖神,佛陀围杀,为了拼命,与南郭先生将毕生jīng血,元神与这天狼融合,最后被杀死,落到鲲鹏手上。鲲鹏再用天妖**祭炼,依旧是修成了化身。

    鲲鹏原本就斩却了一尸,只是后来河图,洛书被周青轰死。失了寄托之物。境界本到了,如今有了这强大的天狼元神,立刻就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 白起被天狼元神裹住,左右冲突,都是被银光粘住,身体移动都是困难。更兼之,四面八方都是一片刺目的银光,自己竟然眼睛刺痛。

    那天狼杀气,宛如亿万钢针,朝外乱刺,自己以不死之身,居然也抵挡不住,虽然不至受到伤害,却也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“叫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小巫人,知道老祖厉害。”

    得了封魔金剑,天狼元神,涡炫神芋,绛云朱环的鲲鹏祖师,又抖擞起来。虽然没有恢复当年洪荒亿万妖众之师的气势,却也信心膨胀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封魔金剑,涡炫神芋,绛云朱环都祭了起来,顿时场中,奇音叠出。剑气纵横,金光与银光,朱红仙光交织,其中更有白莲旋转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白起大惊,只用剑护身,只见那涡炫神芋奔来,一个照面,就荡开了自己的杀神剑,随后封魔金剑一绞,将自己衣服绞成了碎片。身上也多了无数条剑痕,亏的是大巫之体,不死之身,不见得伤害。

    白起连忙一声巨吼,化成大巫真身,舞动成一团晶光,只在天狼元神所化的银光中冲突。

    此时,白起哪里还有杀死鲲鹏的心思,只保住自己平安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鲲鹏见得白起倚仗肉身强横,连受打击,只是受了轻伤,依旧是奈何他不得,却也有了心思,当下自己腾身而起,用手一指,那封魔金剑,绛云朱环威力大盛,圈住了白起。

    同时收了天狼元神,与自己合为一体,顿时身体暴涨,鲲鹏面目狰狞,一把抓住涡炫神芋,用力一吹。

    “胍!”一声尖锐得无可形容的声音从芋中传出,白起一听,顿时全身一震,真灵似乎受了一记重锤。眼睛,鼻子,耳朵中都淌出血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涡炫神芋乃前古金仙南郭先生为对付大巫,专门用了数十个元会,往昆仑山yīn天外秘境采三十二根神竹祭炼而成。

    大巫虽有不死之身,但无元神,真灵失了保护,相对脆弱。这神芋音杀之功,正是由外入内,专散大巫真灵。

    “胍!胍!胍!……”又是数百声怪叫,白起宛如喝醉了酒一样,东倒西歪,脚步虚浮,七窍里面留出的血液,都在脸上形成了道道沟壑。煞是恐怖。

    鲲鹏又吹数声,咣当!白起杀神剑落地,大叫一声,挺尸在地,真灵已散了。

    “怎的在老祖面前卖弄!”鲲鹏见弄死了白起,得意万分。

    “这具不死之身,颇为强大,正可为老祖我炼身外化身之用。”鲲鹏遁出元神,摇身化开,却成了两个,一个附身在白起身上。当下就得了白起身体。鲲鹏天妖**,却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却说白起破阵未成,反被鲲鹏用涡炫神芋吹死阵中。准提见了,却是大笑:“你盘古正宗,却也不过如此。”原来白起也为盘古血脉,是以准提道人借口讥讽。

    元始笑道:“你莫得意,再见分晓。”随后命道:“广成子,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就上来,元始用手一指,广成子顿时三光迸开。元始又将盘古幡与了广成子道:“赐你此物破那乾门。大老爷还有交代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又上来问老子,老子笑道:“吾有三物,可借你破阵。”当下取了一图,包罗乾坤,名为乾坤图。又取一物,乃是风火蒲团,再取一物,却是混元一气太清神符。

    广成子一手持了盘古幡,又拿了乾坤图,风火蒲团,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不说,更是一手提诛仙剑,腰藏番天印,身穿八卦紫绶仙衣。进了乾位。

    西方两教主一看,知道那鲲鹏已是有败无胜,却因与老子,元始对持,吃得太极图牵制,一点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当下,广成子进了乾位,就见鲲鹏,大叫道:“妖孽受死。”

    鲲鹏正好是杀了白起,志得意满,见得广成子,哪里放在心上,一面怪笑,便把那白起身体扑来。

    广成子大吼一声,盘古幡一震,白起身体便化灰灰去了。鲲鹏大惊,连忙取封魔金剑掷来。

    广成子摇动盘古幡,失了力气,不好再摇,连忙把乾坤图一丢,光华一闪,就裹了封魔金剑。随后,广成子又取风火蒲团朝鲲鹏裹来。

    鲲鹏大骇,连忙躲闪,但那风火蒲团一经祭出,不裹一人,绝不甘休。鲲鹏连忙将天狼元神飞起。只见红光一闪,那元神依旧被蒲团裹了。

    广成子连忙收了蒲团,鲲鹏就yù吹动涡炫神芋,不料广成子元神凝练,又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,吹他不动。

    鲲鹏慌了手脚,连忙朝取神芋打来,但那神芋却落进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中去了。广成子扑的祭起番天印打来。鲲鹏头顶现了天妖化形幡,硬接了一计。就听砰砰做响。

    鲲鹏挡了一计番天印,直被震得气血虚浮,眼前发黑。又见广成子祭起诛仙剑杀来。顿时大叫一声,方才祭起阿弥陀佛的符,出了大阵,朝东方就走。

    广成子也带太清神符,大阵阻不住他,当下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妖孽休走!”广成子大叫道,一剑划来,扑的一声,鲲鹏被背破了一尺来长口子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鲲鹏没料到广成子也出了大阵,刚刚想喘口气,就被对方一剑划中,顿时骇了个魂不附体,飞逃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追一逃,瞬间就到了数万里之外,鲲鹏中了一计诛仙剑,剑气入体,当下不支,落到地面。就见广成子提剑赶来。

    鲲鹏大叫道:“道兄饶我xìng命!”广成子道:“饶你不得!”当下祭剑杀来。鲲鹏只是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突然山后转出一道人,用手一招,边将诛仙剑拿在手里。广成子大惊,连忙摇动盘古幡,朝这道人打去。

    这道人用手一指,广成子手一松,险些将幡掉落地面,连忙拿稳。盯睛一看,心中一个咯噔,却是通天教主。

    料定自己不敌,又不知对方来意,广成子上前道:“见过师叔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这鲲鹏还有气数,不该死,是以吾乃渡他。”鲲鹏听了,知道逃了一命,连忙道:“愿意皈依。”通天教主笑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说罢,转身就yù离去。

    广成子急忙道:“弟子奉掌教老爷,八景宫大老爷法旨,诛灭妖孽,师叔渡走,却也不敢阻拦,只是望师叔还我诛仙剑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此剑本为我之物。如今正归原主,你可回去对我两师兄言明了。”说罢,带了鲲鹏,径直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广成子哪里敢阻拦?当下只得回阵,对元始说了。元始大怒:“却让通天拣个便宜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暂不与他计较,等灭了佛门,rì后伐天,再与其告诫。”元始,老子因与佛门两圣对持,却也不能阻挡通天教主。

    只等破了这阵,灭了佛门,再与通天教主计较了。

    两位教主自持神通,横扫两教,却也不是难事。更何况天道与佛门,本就是水火不容。正可各个击破,暂且让通天教主占些便宜了。

    当下广成子缴还了乾坤图,风火蒲团,盘古幡,太清神符等法器,又自得了封魔金剑,涡炫神芋,绛云朱环。老子见了天狼元神,用手一指,当下返本还原,飞进了广成子泥宫之中。

    广成子虽然失了诛仙剑,但却实力大增,当下守定了乾位。

    元始命蚊道人:“你吃过了三品莲台,正可破这九品大阵,且去兑位镇守。

    蚊道人暗暗叫苦,正犹豫不动,元始用手一指,蚊道人突然飘飘荡荡,身不由己的进兑位去了。

    一进兑位,就见得一女,绝代妖娆,却是妖神英招。一见蚊道人,却是笑道:“却来送死!”当下一道钺光飞来。

    蚊道人连忙祭起三品莲台护身,哪里知道,此乃九品莲台形成的大阵,天生相引,三品莲台一飞起,就四面散去。阵中顿时光华大盛,阿弥陀佛座下,现了十二sè。

    老子见了,笑道:“凭你西方旁门如何,又怎敌我盘古正宗?”

    果然,只见阵中变幻,都被太极图定住。运转不得。就算十二品莲台齐聚,又怎敌得住太极图。

    扑哧!蚊道人没料道三品莲台散去,被一钺劈了个正着,随后英招一爪抓来。蚊道人大叫一声,死了个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蚊道人一死,元始命道:“赤jīng子,且去走上一遭!”又用手一指,开了三光。

    赤jīng子当也拿了戮仙剑,盘古幡,太清符进兑位去了。

    英招见得赤jīng子持盘古幡进来,料定不好,大叫一声,竟然不动手,先就出阵出了。

    赤jīng子赶了出来。一追一逃,落到一山前。英招正要往前,突然出现一人拦住去路道:“速速皈依,免得坏了xìng命。”英招一见,却是天道教主周青,连忙道:“愿意皈依。”

    赤jīng子一见,暗道:“果真如此,还是先回。”当下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周青一见,顿时笑道:“我替通天道兄来取戮仙剑,你需要留下此物,才可离去。”说罢,用手一抓。正把戮仙剑提在手里。

    赤jīng子不要命的飞遁,回了阵中,对元始言语,老子却道:“rì后再与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元始道:“两人都已来过。下一阵却是无妨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又破了兑位,由赤jīng子入主。

    元始见得有六位公主,暗道:“却还有六方未破,此六位公主,正合祭阵之数,可见乃是天意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