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因是杀劫逢起,西方一教因无镇压气运的三大无上灵宝,先天就是不足。

    幸得是准提道人收了悟空为就徒,讨的女娲娘娘欢心,才使得佛门欣荣。但是如今,天道教主秉承盘古血脉,自杀劫中起。用尽手段,蛊惑了女娲娘娘,佛教气运,便隐隐呈现出衰落的光景来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,太上老君正好顺应天数,还本还原,归佛于道。但西方两教主虽明知逆天,却也自不甘命数,奋而拔起,落降红尘。阿弥陀佛更不惜碎了立教之根本,九品莲台。成九方八门,阻挡阐教大军。

    “西方一教,阻挡天数,虽自可赞,却尤为不智。虽有破釜沉舟之念,却未能里完狂澜,奈何奈何。”

    下方两教破阵,四位教主各展胸中所学,斗的激烈。女娲娘娘在三十三天之外,自然是分晓得清楚,也看得分明。见得大势已不可挽回,只得感叹,盘古正宗,鸿钧亲传,开天辟地。毕竟是要高出一筹。

    “佛教气运之兴衰,还不是在娘娘一念之中。其实我等受鸿均法旨,过这一量杀劫,此乃定数,不可违背。但气运大势,却在娘娘掌中流转。娘娘又自感叹怎的。”

    却早有玄冥,后土来蛊惑娘娘。见得娘娘感叹,玄冥娇声出言,又自恭维。

    “此言虽有媚谀之嫌,也确实如此。佛教气运,还真在吾之掌握。只是老君,元始两位师兄霸道,本宫不得不卖个面皮,作壁上观。那西方两圣才有今rì之窘迫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虽然明知玄冥恭维阿谀,却也是十分入耳。况且事实,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“九品莲台乃佛门立教之根本,不染杀孽,不惹红尘。尔下却沾染了血腥。可见是破之在即。只是守阵诸人,多为娘娘教下妖神。尔下气运又在娘娘掌中,何不开条生路,一来是显娘娘教化之德。二来也可叫妖教子民有个念想。rì后如有脱了劫数之弟子,也时时念及娘娘仁德大化。”

    周青所化之后土娘娘也瞧得清楚,也对女娲娘娘道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思了片刻,才伸出芊芊玉手,敲击了数十下玉几,这才开口道:“也有这一说,只是三商在即,我若轻易参杂两教之争,到了紫霄宫,却是不好见面。况且为了这一量劫小事,弄得兄妹不睦,生出芥蒂,那就是更闹心了呢。”

    玄冥咯咯娇笑,面容如chūn,端的是风情万种。看准了时机,这才对女娲娘娘道:“娘娘既然有心,自然有妹子代劳。哪里要得娘娘姐闹心呢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暗笑,随后道:“我知你有此心思,却也不坏,你自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玄冥大喜道:“那妹子便下界去了。”说罢,和后土起身,告别了娘娘,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又道:“且住了!”

    玄冥自然转身,问道:“娘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笑道:“非是不放心,我有一言,你可听了。可见好处。”

    玄冥道:“娘娘尽管吩咐,妹子自然是听得好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摇了摇手:“这回儿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你如今也自成圣,不生不灭。不可为这一量劫小事如此闹心,恶了关系。否则rì后还大有闹心之时呢。”

    玄冥道:“那感情好的。娘娘所说,那是及有道理的。”说罢,依旧是拜别了娘娘,出了女娲宫。却不知往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却是依旧坐定宫中,突然便有仙女来报:“悟空求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叫他进来见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原来悟空,猴子,李圣三人因是见不得元始,阿弥陀佛交代,要三人来见女娲娘娘,一是躲避一下劫数,二来是求娘娘行事,力挽佛门气运。也只有这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悟空,猴子,李圣三人哪里敢怠慢,当下赶了上来,一到天外,立刻就要求见娘娘。

    却说三人进来,自然是跪见了娘娘。随后娘娘命其起身。三人便站立下方。娘娘问道:“你来定是受了西方教主指点,要我挽过佛门气运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猴子暗想:“娘娘乃至圣教主,无所不明,明白当前形式,奈何是被周青那只老狐蛊惑,使我佛门受此尴尬局面。更是俺丢了面皮,却以后再与其计较,俺xìng情躁动,受不得激,不会说话,且按住不动了。免得惹得娘娘不快,当的是坏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当下猴子也就不言,却让悟空道人上前一步道:“娘娘自然是无所不知,当下非但是我佛势危,连弟子都难以保全xìng命,还望娘娘维护着个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却不对悟空道人言语,却是骂猴子道:“你这猢狲,怎的不收敛xìng子,打杀了颛顼不说,还打杀了老君的银角童儿,这倒还罢了。那羊脂玉净瓶乃老君鸿蒙开辟才三年,在昆仑山寻一块美玉雕琢成的,你怎的就将其打碎了。叫我也难做人。”

    猴子不敢与娘娘争持,只得陪笑道:“那是弟子一时xìng急了些不是。另一面也是老君那童儿骂得太难听了,俺却还不得口,就是因为那该死的瓶。弟子一时急了,就把它打碎了。不知娘娘这里有多余的瓶没有。如若有,把弟子一个,拿去配给老君就是了。只是老君以一瓶儿为借口,就灭我禅门,却是小气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娘娘听了,不由笑骂道:“你这猢狲,却是嘴熟油了,也在我面前卖弄,那瓶乃老君独有,我这里瓶倒是不少,但同样的,却是一个都无。怎的把你。”

    猴子连连陪笑,只是求道:“娘娘念在弟子的份上,还望解释这个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却的住了。佛门无灵宝镇压,坏了气运,此乃天数。我若单单为你,就贸然出手,便有因私废公之嫌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与李圣同时道:“娘娘不为弟子,却要看在亿万佛子的份上。望娘娘大发慈悲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这才道:“我自有打算,眼下三商未定,佛门气运虽然就衰竭,却还不至灭绝。你且在我宫中静静等候,自然周全。等老君,元始破了九品大阵,你还可下去,只是rì后不得胡来了。”

    猴子知道娘娘是对自己所说,连忙道:“娘娘既然有安排,弟子自然不敢胡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点点头,随后吩咐宫中服侍的仙子道:“带去后殿林中暂且住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猴子,悟空道人,李圣暂且是留在女娲天中避祸。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阿弥陀佛九品大阵之中,有八卦之方,现在白起,蚊道人已经死在乾,兑两方,让两方沾染了血腥杀劫,广成子,赤jīng子两人才得以紧紧守住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站定zhōngyāng的接引神幢之下,面sè不好,暗暗道:“元始,老子势强,虽然如此,却是奈何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却是跌坐宝幢之下,面sè依旧是疾苦,只是闭目不言。仿佛已经入定。

    却说此九品八方大阵,乃有六方未破。因有先前之鉴,六位公主见连死了蚊道人与白起,心中不安,面面相视。

    大公主暗道:“却叫我等祭阵,万不该来。只是元始符诏,奈何不得。吾等又非四教中人,失了袒护,进也是一场大劫,退更是逆了元始法旨,乃大不敬,立刻就要遭受横祸。只是七妹之仇,不可不报,亏得先前父亲拿了素sè云锦旗于我等防身,当下如元始天尊命我等阵,便将此其祭起,先就不败,当可以保全了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正在思付对策,便自盘算。

    杨戬暗道:“几位表妹有五方旗之聚仙,用力守护,先就立于不败,因该是无妨。”饶是如此,杨戬还是不放心。当下对大公主道:“表妹,你可将聚仙旗与我,看我进那离位,你等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道:“表哥不必担心,且看天尊法旨。”

    却说元始道:“此六位,正合你等之数,还要你等去破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取了聚仙旗在手,上前对元始天尊道:“上清老爷法旨,不敢违背。”

    元始点头道:“你进离位!”

    说罢,用手一指,大公主只觉得场景变幻,眼花缭乱,随后定住,现出一团团黄sè的莲花,中间坐一男子,古冠奇服,清奇异常,正是妖神英招,守定了离宫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子,却还送死,吾念你为女辈,不便下手杀你,你可退回。另唤人来。”

    却说计蒙见得粉光一闪,一女子婀娜多姿,千娇百媚,手提一杆大旗,光霞氤氲。计蒙见了,暗自戒备,将女娲娘娘所赐之九口天芒神刀放起,对这大公主道。

    却说大公主见得计蒙,就要祭起聚仙旗防身,再与其对言。做另外的打算。但这一抖旗,却无半点效果。那聚仙旗仿佛不似自己的法宝,失去了所有的灵效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大公主顿时惊得呆了。不明事因。

    那计蒙见大公主抖旗,以为对方要出手,连忙祭起九口天芒神刀飞来。

    九道暗红光华,宛如闪电赤光,朝大公主当头奔来。

    大公主见聚仙旗无用,先就慌忙了,又见对方祭起法器杀来,连忙就要翻身躲闪,但一双脚似乎被定住了一样,身体动不得分毫。眼睁睁的看着九道光华绞杀过来。

    扑哧!九口神刀一绞,大公主落了个香魂消散,碎尸万断。

    计蒙一见,慌忙收刀,心中不明白。只见聚仙旗掉落地面,知道是一件异宝,连忙收了。

    却听的一声惨叫,大公主死在阵中,那董永,其余五位公主端的都惊呆了。杨戬大哭道:“怎会如此。”随后与诸位表妹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大公主却也着实是死的蹊跷。杨戬心中不明。

    却说听见大公主死在离位,云中子叹息一声,对玄都**师道:“可见是天数如此,无论如何,都不脱呢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也自感叹道:“正所谓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露,劫数之下,哪个都不能逃。正如凡尘俗人,如何挣扎,都不能逃过生死轮回,我等金仙一流,却也不能逃过大劫呢。”

    元始又命道:“玉鼎,你且进离位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也持了盘古幡,风火蒲团,太清神符,三宝玉如意,提陷仙剑入了离位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做歌一首,歌毕,正好立定离位那黄莲之上,见了计蒙,却不说话,只顾摇动盘古幡,便有一股混沌气流朝计蒙撞击过去。

    计蒙大惊,连忙使了天妖分身**,以法力幻出一个分身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!盘古幡一摇,计蒙分身被震了粉碎。毕竟是天妖**jīng妙无比,计蒙又自腾身而起,九口天芒神刀朝玉鼎真人斩来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早有准备,把风火蒲团一丢,漫天红光尽数卷起。随后,将陷仙剑祭起,朝计蒙杀来。

    好个计蒙,毕竟是妖法高深,竟然将自己修炼的天妖元神飞起,化为一条赤红的大手,硬抓陷仙剑。

    奈何玉鼎真人连环祭起三宝玉如意,砰的一下,正中计蒙肩膀,直打了个喀嚓一声,筋断骨折。

    计蒙大叫一声,出阵去了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提剑追赶,一追一逃,不出数万里,突然天上一阵香风,下来两个女子,一个骑火凤,一个骑青鸾。正是玄冥,后土两位女巫。

    却说玄冥用手一指,计蒙立刻定在地上,便对后面的玉鼎真人道:“且慢动手,吾得了女娲娘娘法旨,来渡此妖。”

    随后问计蒙道:“你妻已经皈依,你可愿皈依。”

    计蒙道:“自愿皈依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见了,不敢争持,心道:“还是回去禀报掌教老爷,才有定夺。”

    当下转身就走,玄冥道:“且慢了,通天道兄有言,诛仙四剑正是物归原主之时,你需缴还陷仙剑,才可回头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大惊道:“怎是如此,与那强抢何异。”当下转身就飞。

    玄冥笑道:“你怎脱得我手。”玉鼎真人顿时真元一断,人仿佛断了线的风筝,直落地面,摔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玄冥又命一黄巾力士,从容取了陷仙剑,然后离去。

    过得半天,玉鼎真人才爬起来,一溜烟回了阵中,对元始分说。元始大怒:“天道教主端的不要面皮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听后,大笑道:“我笑你阐教,却为别人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且不分说,待破了你这阵,自会去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元始暗道:“如今却成骑虎之势,只好先破了这阵,再做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杨戬突然扑通一声,跪在阵中,对元始道:“掌教大老爷再上,弟子愿代替表妹破阵。”

    玉鼎真人骂道:“天数注定,不该你破此阵,你怎破得。掌教老爷却有安排,你这畜生,怎的不尊教令,逆天而为。还不退下。”

    杨戬道:“望掌教老爷慈悲。”说罢,头如捣蒜。兀自是哭求不止。

    云中子上前道:“休得冒犯掌教老爷。此事早有注定,逆过不得,且的退下了。”说罢,用手一拍杨戬后背。

    只见清光一闪,杨戬却自动弹不得,被上清仙法定了身形。连开口都是不能。

    杨戬法力虽然高强,但因那云中子比他更是高出不知多少倍。杨戬如何能够反抗?

    更何况,对方乃自己师门长辈,杨戬纵然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反抗师门。

    阐门大教,元始一脉,乃天地鸿蒙四教之一,威严无比,杨戬是万万不敢忤逆的。只有一味相求。

    见云中子制住了杨戬,玉鼎真人大惊,怕杨戬冒犯天尊,大为不敬,连忙命黄巾力士将杨戬压了。

    却说见得大公主身死,其余五位公主都是惊得呆了,正宛如那“翻开八瓣阳顶骨,倾下半桶冰雪水。”

    元始乃圣人,直把天地苍生,金仙凡俗,都做那蝼蚁。却也只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董永见状,大呼道:“上清阐教老爷在上,吾等还有血仇在身,如若祭了此阵,却不甘心,吾等先自走了。rì后再来谢罪。”说罢,卷起一阵怪风,带起了剩余的五位公主,朝阵外掠去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