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元始天尊乃至圣三清阐教无上教主,盘古元神所化,曾开天辟地。其地位,在三界之中几乎是崇高无比,所下法旨,这么多年来,就是玉dìdū不得不遵崇。亿万年积威,早已深入仙凡两道修士心中。

    无论是神仙,妖怪,左道修士,如受了元始法旨,莫不敢违背。都要听从。周青虽然为圣,掌了天道大教。但他乃杀劫中起,成道也不过区区百年。

    是以周青在三界修士中的威望,哪里比得上元始天尊这种积年老圣。

    董永只是得过周青指点,开了三光,但未入天道,不知晓天道奥妙。是以带领大军讨伐李圣,报血仇时,受的元始天尊符诏,不得不前去。此乃常理,积威所在而是。

    当下白起,蚊道人祭阵,相继身死,就连大公主有了素sè云锦旗护身,也惨遭了毒手。董永方才醒悟。

    原来是天数注定,六位公主合该要死在阵中,任凭是如何反抗,都无半点用处。

    但董永怎的甘心?不得不尽力一争了。当下是打定主意,祭出一股神仙风,卷起剩余的五位公主就要冲出阵外。各自逃得xìng命,再做打算。总不能就在阵中等死。

    “五位公主乃娘子亲姐,我若不救,怎对得起死去的娘子!”董永心中打定主意。却也使了全部手段。

    却说云中子心如明镜似的,先见得董永面皮,就知不好。随后猛然是眼前昏暗,狂风纵起,奇腥扑鼻。董永已经化为一团灰蒙蒙的云雾,裹起五位公主,朝太极图另一端而去。

    太极图所化金桥,由外向内,直插进阵中,定住大阵运转。只要下了这太极图,便可出阵,从此之后,海阔天空了。

    云中子见得那灰云蒙蒙,转眼就要出阵了。不由得大喝道:“天数如此,怎的可逃。”取了手中一口宝剑,jīng光闪烁,望空一抛洒,这剑化为一条狂龙,铁鳞金须,张牙舞爪,疾电般的追上灰云斩去。

    玄都**师也一扬手,太清仙光宛如一面大网,当头就拦住董永去路。董永毕竟是带了五人,加上云中子,玄都**师早有准备,未免就迟了一筹,刚好被拦在桥头。

    董永不得已,现了身形出来,却不好抵挡,只是将身立在前面,把五位公主护在身后,大呼道:“我等且自惜命,难道不可?”

    玄都**师厉声喝道:“你乃前古金仙,深通天地造化,焉不知天数注定一说,俗语都有言:阎王叫你三更死,不敢留你到五更,尔下乃元始符诏,六位公主合该有此一劫,此乃天数,你怎不顾造化,逆天而为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持剑而立,也喝道:“逆天而为,乃一大罪。不尊元始,其二大罪。临阵脱逃,其三大罪。有此三罪。你却还有话说,速速放了手脚。且自应劫,才不失了天命。”

    董永见云中子,玄都**师拦在桥头,自己出阵不得。不由转向,与五位公主齐齐跪下,对元始天尊遥拜乞求道:“天尊却饶我等xìng命。”

    元始见状,也自叹息道:“非是贫道如此,实乃天命注定,不可挽回。贫道虽为元始,为混元大罗金仙,万劫不磨,永恒不灭,但也要尊天数,不敢违背了。你等本有一线生机,在瑶池之时,如听玉帝之言,不出瑶池,也自安稳。那天道教主也曾对你等有所言语,但你等却不自省,终于搀进杀劫中来。如今劫数已到,不去责己,反求贫道,又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乃至圣教主,自然是万事都晓,无一能隐其耳目,正如那明镜观物,无不透彻。

    董永听过此言,心中却也绝望,当下长啸一声,七窍之中,突然冲出数股虫云,正是自己所修的盘王三降天蛊元蜮放将出来,好冲破云中子与玄都**师。

    这盘王三降天蛊元蜮异常歹毒,碰则就死,元神不存,就是当年悟空道人持七宝妙树与其争斗时,都险些吃了大亏,不是猴子凭空偷袭,打死七公主,说不定悟空道人就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这一使将出来,云中子,玄都**师果然知道厉害,连忙祭起仙光跃开,董永护住公主正要冲将出去。元始天尊叹道:“天数如此,你怎可逃?”

    说罢,用手一指,董永只觉自己身体如中雷击,脑袋中嗡嗡做响,那金仙都不敢沾染上的盘王三降天蛊元蜮却被元始天尊一指点散,化齑粉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气数,却自出阵。”元始天尊因是六位公主刚好祭阵,董永却不在其中,一指点散盘王三降天蛊元蜮之后,举手一挥,董永离了五位公主,脚不点地,飘飘荡荡到了阵外。

    董永一出阵,活动手脚,发现无事,再看阵中,只见莲花遍地,宝光疾涌,耀目万分,哪里还看得到阵中的半点情况?yù冲进阵中,但总有一股无形力道阻隔,进不得阵。董永又气又怒,不禁念及亡妻,恨不能保全亡妻姐妹,眼泪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却自悔恨,突然听一声钟响,似乎是从天上而来,又自从自己心底发出,董永被钟声一惊,突然清明了许多,朝天就望去,只见依旧是大雪滚滚下来,天地银装,却不见钟声发自何处。

    正值疑惑,突然又闻得一声巨响,又是一声钟,这钟似乎是有实质一般,随声过后,余音不绝,随后面前虚空似乎那镜子被突然碎掉一般,哗啦乱响。

    虚空似镜一碎,其中娇呼惊讶连连,香风阵阵,彩衣连抉,就见幸存的五位公主花容失sè,相继跌了出来。

    董永一见,顿时又惊有喜,确定不似虚妄,连忙将手一搓,平地是风雪大起,卷起五位公主,不要命的朝外狂逃,也未辨别方向,如那没头的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“妹夫,妹夫!”董永突然听得有人呼唤,连忙停将下来,落到山地之上,只见是四外茫茫,风雪愈紧,别有一番悲凉。

    五位公主衣衫凌乱不整,花容失sè,显然是惊骇万分,相互抱在一起,哭做一团,好不容才回过神来,却也只有董永能有依靠,连忙妹夫妹夫的呼唤。

    董永见得五位公主平安,早就是喜出万外。连忙问起经过,是如何逃了这一大劫。五位公主七嘴八舌,却也说了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自董永出阵,五位公主自知xìng命难以保全,却也无法,只得大哭,甚是凄惨。阐教众金仙见了,却也感叹,只是叹息道:“天数注定,自要应劫,不能逃脱。”

    当下是八方已破其三,还余其五,元始依旧命玉鼎真人镇守离位。

    广成子镇守乾位。破阵得了鲲鹏法宝。实力大增。赤jīng子镇守兑位,破阵反失了戮仙剑。玉鼎真人破阵,虽然失了陷仙剑,却得了九口天芒神刀,乃女娲宫圣物,先天之宝,得失相当。

    虽然是女娲娘娘之物,但有元始护佑,也断然没有归还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年就连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都被取去,直到如今,佛阐之争,四圣争斗,通天教主才借周青相助,取了三口而回。何况是女娲娘娘的法器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取回了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毕竟是慈悲,听得公主哭泣,却自睁开双目,用手一指,大阵缓缓的抖动一下。准提道人却也祭起七宝妙树,对元始天尊道:“吾等禅门,毕竟是念及慈悲,怎可学你等阐教叫活人祭阵,却以天数逼迫,端的无耻。”

    元始见状,大笑道:“你西方却为小道,怎知天数,难怪是气运衰竭。终有灭教之祸。”说罢用手一指,敌住了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对五位公主道:“吾立此大阵,乃非攻之器,不沾血腥冤魂,尔下已有三人横死,违了吾之教义,你等速行出阵,莫做停留!呔!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见如此下去,此阵难保,本着与人方便,就是与己方便,说不得也要救一救五位公主了。当下不禁做狮子吼。

    这一吼之下,果然是万佛朝宗,佛王神通,茫茫不可渡测。虽然大阵被太极图定住,但还是喀嚓一声,竟然见得到了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五位公主却也被阿弥陀佛惊醒,凭空生来一股气力,就朝阵外钻去。

    云中子,玄都**师正要阻拦,突就听不知哪里来的一声钟响,惊得自己呆了一呆。随后又是两声巨响,伴随哗啦一声,五位公主却是闯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大骇,便要出阵追赶,却吃老子叫住道:“天道教主不尊天时,妄自插手,rì后伐天之时候,却要应在其身。”

    原来阿弥陀佛以佛王神通,强做狮子吼,周青在九天之上,震动了混沌钟,饶是老子神通无量,却也腾不出手来,而元始被准提道人敌住,更有通天教主隐藏一旁,虎视耽耽。只得让五位公主被周青以钟声接引了出去。

    董永听得经过,不禁感叹,着实是侥幸。

    几位公主又想起大公主身亡,七公主之仇也不知何时可报,不禁又悲伤起来,在雪地里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时下风雪大紧,几位虽然为神仙之体,却也觉得要寻个出去。

    当下董永守护住五位公主,却先回西牛贺洲再做打算。刚要动身,就听远处有人做歌而来。

    这歌声在风雪中传来,起初只是隐隐可闻,尔后居然清晰起来,声声入耳。董永听得这歌声奇怪,似古非古,不成文章,却又有一种别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骤然,歌声一转,其韵味独特,似乎从人间来。董永料定必有文章,却自静听,不再前行。直听到歌毕。风雪中转出一人来,只见来人气宇宣昂,面如冠玉。潇洒非凡。

    董永认得,此人却是天道教下最为出sè弟子,蚩尤血脉之传人廖小进。

    “我等乃尤死之人,却蒙天道教主施展神通,使我等逃得一劫,道兄此乃,可是尊了教主之令。”董永对廖小进道。

    廖小进笑道:“正是如此,我师与昊天上帝相交,不忍公主遭劫,是以施展神通,为公主续了气运。只是如此,稍嫌逆天,rì后祸害不少,只是我师已有对策。你与那释迦结了恩怨。七公主身死,也是释迦牵扯。如今可去东海之外娑婆净土了结,rì后或许能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受师命,与你等同去。有时也可从旁相助。”

    董永一听,却也细想,黑风山一战,自己确是想与释迦寻仇,却连悟空道人都奈何不得,是以下了狠手,才导致双方各下狠手,不可收拾。如今前去了结,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当下,廖小进自然与董永带了五位公主,朝东海之外的娑婆净土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五位公主逃了大阵,准提收手,大笑道:“却看你等,如何破我大阵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你且稍安,吾有安排。”言语过后,不出片刻。却有金角童子带了八仙在阵外拜见。

    老子命玄都**师道:“且叫其进来!”

    当下玄都**师唤了八仙踏上太极图,进了阵zhōngyāng,见得元始,老子,连忙下拜。

    这八仙,却是吕洞宾,何仙姑,张果老,曹国舅,铁拐李,汉钟离,蓝采和,韩湘子。

    老子命张果老道:“你且入震位破阵。”

    张果老尊道:“不敢违背。”当下起身,骑了一头白驴,进了震位。

    震位乃是毕方镇守,见得张果老进来,不禁大笑道:“你来送死!”

    张果老大怒,擒出一剑,骑驴杀来。毕方拔身而起。把女娲娘娘所赠的九天息壤一洒,顿时困住了张果老。

    张果老大惊,连忙守护,却见毕方一杖打来,张果老连忙起身,却让毕方把自己的毛驴打死了。

    果老大怒,正寻对手,毕方却使了妖法,就见黄尘涌动,四面一合,张果老如何能够抵挡?大叫一声,化灰灰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