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毕方乃上古妖神,火之jīng灵,与东皇太一之子三爪金乌并列,自鸿蒙开辟,就起修行,经历了无数年月。法力高深无比。更何况有女娲娘娘所赐下的先天戊土jīng气所凝结的九天息壤,一经祭出,非是法力特别高深,超凡入圣。或是有同样法宝,否则休想能抵挡。

    张果老如何能够抵挡?一击之下,不但是自己毛驴被打死,身体被无穷量而来的先天戊土神雷挤压摩擦,结果是神形俱灭。

    “此乃老君亲传之上洞八仙,居然也送将进来祭这大阵,看来老君手段,终究是高上一筹。不偏不似,近乎于大道矣。”

    念动真言,满空的黄尘沙砾朝掌心聚拢,仿佛是万川归海,亿万黄沙在掌心中凝聚成一捧黄土。显现出一种异样的金黄。正是上古之时,女娲娘娘曾赐与人皇,以用来克制因共工氏死后,洪荒水势涛天的大劫。

    张果老被戊土神雷一冲,连点渣滓都没留下,随身虽然带了几件不错的法宝。但也经受不住九天息壤,随张果老去了。毕方收拾收拾,未发现异物,心中不免微有失落。

    “为太清门徒,却连先天法宝都无一件,委实不做人子,却也憋闷,倒也应该死了。不然天理何在?”毕方心中暗道。“却也好歹要见识一下阐教弟子。”

    当下也没什么好收拾的。毕方是静坐莲花之上,只等看看阐教弟子的手段如何。

    “吾为洪荒妖神,先于东皇座下,如今只拜女娲娘娘,只要非圣人出手,我便料定无妨,也看看盘古正宗,有甚手段。”

    好个毕方,毕竟是心高气傲。因为当年封神一战,阐教十二金仙被削了顶上三花,胸中五气,至尽虽然恢复,却比当年法力,无甚寸进。况且就是当年,毕方也自付要高出不少。如今正要一战,怎肯先就脱逃?

    “而今是妖道泯灭,比不得上古之时,还为正宗。”上古东皇为天帝,妖族掌天。为三界正统,如今哪里还有当年万分之一的威风。毕方是心有不甘。却乃大势天运,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却说其余上洞七仙,听见张果老在阵中惨叫,知其横死,都是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吕洞宾大哭道:“千万年道德之功,今rì却成画饼。想我上洞八仙,当年聚首,何等逍遥,如今却转眼就去了一个。诚为心痛。”

    玄都**师叹道:“却有这一劫数,挽回不得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尔等今rì应了劫数,却乃解脱。得以灵上玉京。随太清游。尔等当以为辛事。却自悲伤,显未得我太清之道矣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当下七仙听了老子言语,似有领悟,便稍稍熄了悲伤。吕洞宾道:“弟子道行浅薄,未能得太清真义,实乃弟子罪果。”

    当下无事,元始天尊见得其阵以破了三位,又见那道行天尊手持绝仙剑,面有晦sè。心先暗道:“如今已是骑虎难下,天道教主不要面皮,诛仙四剑已失其三,只留一口绝仙也无用处。况且四剑本是暴戾杀伐之器。难免碍身,久持凡要受害。如今吾教下八弟子,正是各取一品莲台,壮大元神之时。也就吃了这个亏,rì后再行讨还。”

    原来元始天尊见失了三剑,留一口也没了用处。更何况阵图不在手中,通天教主虎视耽耽,迟早要取了去,索xìng是物归原主,否则这道行天尊被盯住,难免被剑所克,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十二品莲台乃阿弥陀佛成道之时,元身真体所化,此计正是要破了此阵,门下八弟子占据八方,各食一品。壮大元神,则可完rì后杀劫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当下对道行天尊道:“你且去进震位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自然听了命令,元始方取出一三角小旗,光华闪烁,做杏黄之sè,正是天地zhōngyāng戊已旗,又名杏黄旗。为五方旗之中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又画一道符印,叫道行天尊藏于旗上:“展动此旗,可保你无忧,连同此符印,可收九天息壤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接了杏黄旗,随后提了盘古幡,进得震位。行动之间,踏上了红莲,就见毕方驻了鸠杖,正等着自己呢。

    却说毕方见了道行天尊进来,不由施了一礼道:“道兄,稽首了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见毕方如此有礼,却也不好自失了礼数,当下还一稽首道:“贫道也有礼。”

    毕方见得盘古幡,不由笑道:“道兄受上清教主法旨,进来破阵,与我做生死之争,也在情理之中。各为一教,完杀劫罢了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道:“道兄不妨直说,免得误了化灰灰的时辰。”

    毕方大笑:“道兄为前古金仙,吾也不弱,自为上古妖神,修炼多年,未曾有敌。如今与道兄之争,正是畅快之时。只是道兄手持盘古幡,乃开天辟地之器,莫可能敌。未免是胜之不武。道兄如若弃幡不用,你我不用法宝,各凭修为。斗上一场,如若我不能在半刻功夫将道兄制住。当就地自裁。”

    “此也为一场赌斗,道兄可敢?你为盘古上清正宗,吾为妖法,道兄如若不敢,那是自认为盘古正宗不敌妖法了。”

    毕方见对方有盘古幡,料定不敌,不如激上一激,自己法力高强,手段诸多,自能取胜。话一说罢,只轻笑。盯看住对方面皮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听得毕方语气甚大,语气虽然清和,但言辞却是激烈。不由暗道:“此激之法甚妙。只是与我无用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当下笑道:“吾岂肯为你一话,就舍长取短,自入彀中?”

    当下用了三分法力,一震盘古幡,自有一股混沌气流冲出,似那利剑,割破虚空,朝毕方奔来。

    “端的不要面皮了!”

    毕方见得对方不受激,竟然先下手,不由得暗惊。盘古幡撞来,不敢硬接,连忙断了自己身一根鸟翎,变做一个分身,迎了上去,而自己却运转了玄功变化遁开,把九天息壤一洒,滚滚黄云,就朝道行天尊奔袭过来。

    鸟翎分身自然被震碎,见得盘古幡无功,道行天尊先就晃动杏黄旗,边有金花万朵守护周身。九天息壤侵袭不进。

    念动真言,将旗又晃了一晃,一道清光卷起,九天息壤尽数落进清光中去了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又暗将绝仙剑祭起,一道晶光,宛如电破长空,朝上斩去。

    毕方只觉手中一轻,九天息壤居然被对方收走,心中大惊,就连绝仙剑斩来,慌忙把手中的鸠杖一迎。只听扑的一声,鸠杖被斩成两截。却也把绝仙剑磕了回去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收得绝仙剑,只觉得法力波动,暗暗赞叹:“此獠法力端的深厚。”

    毕方见得道行天尊祭起杏黄旗护身,一手杖剑,一手持幡,追杀过来。料定自己不敌,况且失了九天息壤,先就慌神。连忙出阵去了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见了,连忙追杀,也出了阵,一出阵外,毕方化火光就逃,追去数万里开外,道行天尊眼见追之不及,连忙将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祭起,晃得一晃,便见是天地鸿蒙,茫茫一片,不分内外。宛如在鸡子之中。

    毕方无处可逃,连忙停下身来大呼道:“死在你手,端的不甘。吾有一话要说。否则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道行天尊却不停手,又震动盘古幡,毕方连忙躲闪,却被绝仙剑暗中飞起,扑将一下,横扫过来,在后背开了一个大口,那是血泉喷涌,哪里止得住。

    直痛得毕方肌肉抽动。跌落下来。又大呼起来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怎与他多说,大笑道:“你不瞑目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他是免得夜长梦多。正要全力震动盘古幡,取其xìng命。

    突然天地震动,钟声响起,其中杂歌,苍凉古朴。只见虚空迸裂,一道人,貌似少年,温文尔雅,却又十分高古,持竹杖,作歌出来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见是周青,不敢做作,当下行礼。将手中绝仙剑呈上道:“小徒敖鸾皈依天庭,只是杀伐甚重,rì后恐有灾祸,今rì见得教主,正有一事相烦,将此剑与敖鸾防身。也不枉师徒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收了绝仙剑,望见了道行天尊,不由叹道:“难怪是阐教气运悠长,却有你等根xìng深厚之弟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周青见得道行天尊行事果断,又深通天理人数,当真是根xìng深厚,元始教下,果是不凡。

    周青转身对毕方道:“你可愿皈依我道。”

    毕方道:“纵然皈依,rì后却也难免落个画饼。吾之不愿矣。”

    周青点头,感叹道:“却是劫数以到,乱了心智,我也救你不得了。”当下用手一指,毕方大叫一声,化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道行天尊连忙做礼:“却要回阵复命,望教主圣寿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也不阻拦,让道行天尊从容收了太清神符,驾起遁光回那梓山关去了。

    周青转身,自然上了三十三天,回了天道宫,降下一纸符诏,叫唤温蓝新上来。

    座下两一对玉灵,青玉童子,红玉丫头却下得天庭,来见温蓝新。温蓝新打理天庭,已有百年,威望rì重。也井井有条。这时,突闻周青符诏,连忙就要梳妆上三十三天外。

    “师娘出关,却要见大师姐前去。”

    温蓝新正要动身,却闻得红孩儿之妻杨妙妙来报。温蓝新连忙转披香殿后殿。果然见得周青妻云霞,正与妲己等青丘诸女说话。

    云霞jīng修百年,并洛书河图,凝练rì月星辰旗,周天星斗阵。又炼五sè神光,潜修许久,如今神通,却不可渡量。

    “师娘今rì出关,却是可喜!”温蓝新连忙贺道。

    云霞笑道:“只因修先天五行,五sè神光,如今是功成圆满。又自感应杀劫逢起,才出来询问一二。”当下温蓝新说过情况,云霞都自点头。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“老师今rì召我上得三十三天,不能久与师娘说话。”温蓝新道。

    云霞道:“你如今为三界至尊,不必多礼了。正好我与你同去。正好与你师商量教中大事。”

    妲己道:“姐姐,我也一同前去。”云霞笑道:“那也自好。”

    当下三女登车而上,上了三十三天,自然见到周青。

    却说云霞见了周青,也坐云床,平起而坐,妲己坐边角。温蓝新下方伏地道:“老师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周青用手朝前一抹,杀气骤然升腾,只见四口宝剑悬浮空中,分别为,诛仙,戮仙,绝仙,陷仙,正是鸿蒙未劈,分宝岩上所遗圣物。

    “如今因是佛阐之争,我与通天道兄得女娲娘娘气运,使四剑聚齐,重现封神之光彩。此与我教气运大有关联,不可怠慢了。我现且交与你手,你可命刑天,相柳,九凤以及那无间道人,各持一口。一齐前往娑婆净土,布都天神煞大阵,诛杀释迦牟尼。取回诛仙阵图。”

    云霞道:“不可,无间道人毕竟佛徒皈依。可另派其人。”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正是那释迦还有气数,只得可阵图。所以才命无间道人前去。”

    云霞不解,却料定周青大有玄机,是以不好再出言。

    温蓝新自然接了四剑下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