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是天道盘古真人周青辛苦图谋,才使天道气运大盛,通天教主重得诛仙四剑。重现当年截教之威严。是以周青命温蓝新使大巫刑天,相柳,九凤,无间道人分用诛仙,戮仙,绝仙,陷仙诛杀释迦牟尼如来,取得诛仙阵图,重现先天第一杀阵。

    “正是天数气运,五百年间,必有王者出,如今我天道大教非但无灭教之祸,还有大兴之征兆,实在可喜。老子,元始于西方二圣争持,却还要一些功夫,断然无暇阻止桫婆净土取阵图一事。只是我有一疑问,按道理所说,姐夫可亲自去取,易如反掌,怎的还要大费周章。”妲己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因是夫妻二人百年未见,周青自成元始,以是无谓,云霞却不然。两人还有话说。妲己插话不上,坐立不安,心中就未免有些尴尬,却还大有疑问。才自肚里寻思,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周青道:“因那阵图不该被我所破,因此我去也是无益。我虽成元始,不生不灭,却也不能不尊气运,否则纵然可以强为,所生劫数,却要应在你等头上,诚为不美。今天你两来得正好,却还有一事要去。”

    云霞奇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周青提杖而起,渡步两圈,隐隐有钟声悠扬,十分悦心,云霞也不禁心神畅快。“我天道一门,多是青丘一脉,当年都为女娲娘娘教下,如今虽然另立大教主。不复为妖,但我教气运,还有千丝万缕系于女娲娘娘之身,不得不去亲近。我想你两姐妹,正乘如今四圣争斗,封神榜未签之时,去见过女娲娘娘,亲近一二,大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妲己听了,心中大惊,娇容sè变,花容未免失sè。连忙对周青道:“姐夫不可,娘娘喜怒无常,责罚又十分严厉。姐夫当年为我之事,又恶了娘娘,娘娘认定,是姐夫坏了面皮,大为恼怒,如今姐夫再要我于姐姐去见,只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妲己心中却是害怕女娲,她为妖教中人,娘娘亿万年的积威,对她的影响是不可磨灭,如今周青再要她去见娘娘,自然是老大不愿,却也不敢。

    云霞却还好些,听了周青言语,沉思片刻,也自点头道:“我教气运,确是与娘娘大有牵连,想那佛门当年,盘古幡,太极图,混沌钟无一在手,却得以大兴,实是女娲娘娘之助。只是贸然前去。如惹得娘娘不快,反是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妲己连忙拉了拉云霞,自然是心中老大不愿,但又不好违了周青心意,却是为难。

    周青如何不知,走得两步,倚了倚竹杖,顿得一顿。捏个法诀,用手一指,轻笑道:“两位道兄前来助我!”妲己不解,只是观看。只见头上冲出两股青气,盘旋两圈,砸地迸起,化为两美女。正是玄冥,后土两祖巫。

    玄冥后土一现,周青道:“正好一同去见娘娘,自有话说。”说罢,哈哈一笑,飘然进内宫去了。

    玄冥见得云霞与妲己目光呆滞,说话未免不便,却也不以为然。当下上前。牵了妲己的手道:“妹子无须害怕。女娲娘娘却是我两密友,自可前去拜见,料无妨碍。”

    这般口吻,却是祖巫身份,却也说得。只是云霞心中未免就匪夷所思。却也不好言语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云霞才想通,心中却想:“虽然不伦不类,但却着实是个办法,去见娘娘也有个说头。我教气运,当之为重。我夫rì后立定三皇,天道大兴,正是可为。就算立皇不成,rì后伐天,也不至于伤亡惨重,况且四教并谈之rì迫在眉睫,也顾不得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云霞起身,牵了妲己之手,对后土,玄冥道:“一同去女娲宫拜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四女,坐了凤凰青鸾车,出得天道宫,往混沌深处去了。不过半个时辰,却到了女娲天外,进得天中,自有仙子见了,因是玄冥后土常来,也无用通报,到得宫外,就有女娲娘娘命仙子请了四女进去。果然见得女娲娘娘笑意盈盈。chūn光满面。

    妲己见得娘娘,未免心中不安,连忙拜见。生怕娘娘恼怒,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,仿佛要从喉咙里蹦将出来。云霞倒是不惧,只是道个万福道:“娘娘圣寿,青丘弟子拜见。”

    玄冥,后土两女自然不拜,寻两方就坐。娘娘却自好笑,只是道:“你如今乃一教圣母,无需拜见我了。”云霞只道不敢。

    娘娘却也有算计:“如今天道教主收了诛仙阵,兼掌混沌钟,与通天师兄护为犄角,势渐涨,又将立三皇。以定封神,是以才命家眷拜我,倒是不可怠慢了。否则此人万一不满,却也一拍两散,大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娘娘因妲己之事。却是心中不满,现见两女道来拜见,却想有个计较,突然又想起周青此人护短非常,并且是男女不忌,若坏其面皮,自己不要做了准提。

    当下娘娘却也叫云霞与妲己无须多礼,命仙子赐坐。

    却说那女娲后殿,一片仙山仙水,猴子,悟空,李圣三位因避元始,躲藏其中,闲来无事,猴子上树逍遥,李圣,悟空道人默坐。

    猴子耳目聪明,发觉女娲宫前殿来人,却自运起火眼金睛,注目一看,却看不清楚,连忙跳下树来,伏地听声。也听不明白,连忙摸上宫来,绕到后宫,才细细的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天道教主却是无耻之,不yīn不阳。不男不女的显化。委实是面皮不存!”猴子听得半天,知道了情况,不由大骂。突然又听出端倪,不由大惊失sè。

    “娑婆净土大有危难。怎生是好!”猴子连忙一个跟斗翻将出来,那悟空道人,李圣也自起身:“桫婆净土乃我之根基,斗战胜佛,就是因此而立。未来成道之指望,万万是灭绝不得。我等当要去救,耽搁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娑婆净土乃小乘佛教根基,斗战胜佛乃小乘之佛,见如来之相,金身成佛,虽然涅盘,但大劫过后,却可降生于未来,成为未来佛王,斩去三尸,无量量劫后成就元始。与混元大罗金仙一般。

    如桫婆净土不存,斗战胜佛只怕是气运就此就衰弱了,大劫之中,失了根基,未免危险无比。

    “不可,此乃通天教主与天道教主要夺诛仙阵图,我等前去,怕要落个画饼。”悟空道人心中忧虑。李圣道:“女娲娘娘护我,也知此事,料定不会让我等陷于危险之中。我等前去,只救如来,如来还存,桫婆净土便是不灭。”

    当下三位,才一一定了心思,悄悄由后殿下天去了。猴子xìng子最急,一个跟斗向下,已去了十万八千里。半个时辰的起落,已经到了东海之上。

    遥目望及海外净土方向,只见黑云缭绕,yīn气深深,方圆千万里,浓密如墨,一片漆黑,如是那地狱的黄泉世界。

    猴子的火眼金睛,都看不透这无穷量的黑sè粘稠的浓雾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猴子知道此黄泉魔雾气,乃是幽冥之中,自开天辟地就存有的一股污秽之气,波及如此之广,非一人之力所能为之,定是数以千万记的修罗魔头共同鼓荡。

    千万修罗大军,倾巢而出,猴子虽然不惧,但因那冥河教祖,魔王波旬还囚禁在几净土之中,如若出来,祸害不小。如来虽然能依旧以**降伏,但天道教主,通天教主索要诛仙阵图,五大明王必定不存,失了五大明王化身,如来还有无上之威,却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通天教主如重得诛仙四剑,又得阵图,立刻就运转这先天第一阵,非四位圣人合力,不能破之。只可惜老君元始一心要灭我佛门。两相争斗,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徒另天道坐大。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与李圣相继落个下来,只见远处无穷无尽的魔雾,心中感叹,却又一点办法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猴子却也心中焦急,两眼一开一合,便有两道金光shè出,又劲又急,起初是两条匹练,上面纯阳烈火熊熊,一投进魔雾之中,居然是铺天盖地,无穷无量的魔雾被冲开了一大块,翻翻滚滚。

    猴子一跟斗砸进其中,用火眼金睛开路。悟空道人,李圣也随将其后。周围的魔雾,一扫而空。三位朝桫婆净土方向,尽全力行使。

    “嘎嘎!嘎嘎!”突然一阵尖锐声音,从浓雾远处出来,极其yīn冷,另人毛骨悚然,猴子猛然停住,四面观看,却之闻其声,不见其人。

    那尖笑之声又转为“桀桀”“桀桀”“桀桀”。四面八方一其涌来,似乎cháo水,越来越急,刺人心魂。

    猴子听了几个呼吸,怪笑两声:“小小魔怪,却也弄悬殊!”金箍棒朝前一捅。急速生长。

    一点亮光闪动,随后声音一停,魔雾之中探出一条白深深的大爪子。朝棒猛抓。

    随后其中现出一个大头来。却是巴山老魔巴立明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