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自巴立明苍莽山一战,误入桫婆净土已差不多有百年时间,被净土之中的三大如来之一,号金鳌不空成就如来的乌云仙留下,rìrì无事,便与那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炼那妖法,巴立明本来就是魔功高深,后又得了旃檀功德佛舍利,jīng修巫门最高秘法天相尸鬼神通,更在苍莽山一战,一顿大吃元神。百年炼化,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眼下是魔云笼罩东海之外无穷海域,其中修罗横行,鬼哭如cháo,恶魔繁多如蚁。

    猴子用火眼金睛开路,扫清魔氛,气机感应之下,围攻净土的魔神自然知道来了了不得的人物,巴立明最为凶残,最近是神通jīng进,当先赶来,一发现猴子,也不说二话,就准备祭起尸鬼抓魂爪,将猴子元神摄来吞吃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猴子本就是太乙金仙,修为jīng深,又受过三灾九难,元神凝炼,坚定非常。更何况如今得了镇元子遗留的人参果数,一念之下,就悬于头顶,与神合一,哪里可以动摇。

    爪棒相交,巴立明一声怪叫,桀桀之声不绝,身形往后就退,面皮显现出一丝血红,显然是被一下震伤了肉身,索xìng是遁得快。未受重伤,略一运转,就已经无事。

    “哪里好的泼魔,却是一小毛仙,也敢挡俺去路,却是找死。”猴子一棒挥出,与那大有数亩,惨白深深的怪爪一碰,见得对方居然全身而退,心中也委实有些惊讶,但仍旧不把巴立明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巴立明吃了一亏,又见后面两道光华接踵而来,知道是悟空道人,李圣。如若三人一夹,饶是自己有再大的神通,也要饮恨当场,落个画饼。当下身体一晃,又要准备进那浓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走得了么?”悟空道人如电划空,化流星似的赶到,一扬手,手上一蓬黄云涌起,初始只是拳头大一团,疾飞空中,便是爆涨。如那怒涛狂卷,铺天盖地遍布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饶是巴立明飞得快,也落进了黄云之中,被其包裹,随后悟空道人将黄云一抖,顿时无穷量的黄尘都朝中间挤压摩擦,变化成戊土神雷,如炒豆一般。

    巴立明被裹在zhōngyāng,四面八方的黄尘灰砾都化为戊土神雷,演化成拳头大小一个个的肺泡,接二连三的炸来,生生不息。刚挨一下,巴立明就觉得身躯震动,骨膜一片嘈杂,随后神雷炸了上来,护身巫光都差点被震破。

    “如何是好?却是大意了!”巴立明虽然凶残,却也惜命,见得悟空道人神速,一个照面就使了佛家神通,祭起地书裹住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处出危险境地,休说脱身,就是连自保都是困难,巴立明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    却也无暇多想,一边是怪叫连连,一边运起尸鬼神通,整个身躯化为几亩大小一股粘稠的惨白,略带灰sè,腥臭无比的浓云。迎着神雷,仿佛冻蝇钻窗,没头没脑的乱窜,但四面都朝zhōngyāng挤压,他哪里冲的出去?

    “这下栽了!”巴立明一顿猛冲,不但没冲出去,反是消耗了不少元气,索xìng就在zhōngyāng不动,任凭那戊土神雷攻打,自己真身躲藏在尸鬼魔云之中,掏了一掏,一手就抓出两个娃娃,依旧是三尺来高,一男一女,正是在蜀山虏获来的灵芝娃与那人参女。

    “却先吃了,免得被戊土神雷震散了元气,落个凄惨下场,却是享受不到口福。”巴立明又气又怒,是气急败坏,把心一横。张开血喷大口。

    这一对灵物小儿也是苦难甚多,在蜀山之时,就被割肉放血,为人炼丹。这也罢了,终究是xìng命无忧,但自从被巴立明虏获之后,rìrì是惊吓万分,巴立明每每嘴谗之时,就咬破两人手臂,吃一块肉,喝一块血。痛得那是死去活来,巴立明却也不丝毫怜惜,只是当做肉头一般。

    亏得老魔知道不能吃完了,吃过之后,便拿灵丹养好,等好了以后,在行下口。如此循环,则永为肉头。

    两个小儿是叫天天不灵,喊地地不应,连求速死都是办不到。

    如今见巴立明提了自己出来,两小儿感觉大难临头,却也不慌张,更有一种解脱的神情。

    奈何这两小儿因是封神榜上有名,不该身死,不得解脱,还要遭受许多罪果。是以巴老魔刚要下口之时,突然觉得周围如山的压力一松,顿时心中大喜。连忙全力一冲,居然冲出了黄云。

    四面一看,只见一条清光飞练过来,正与悟空道人斗得激烈,巴立明正认得,这正是乌云仙jīng修了无数年月的玉清仙光。

    妖风鼓荡不休,又有三团妖云来回穿梭,在玉清仙光的照shè下,一同联手,对上了地书。四团玉清仙光,疾飞电舞,在漆黑如墨的浓雾之中争斗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巴立明一看,正是乌云仙,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来到。正值回过神来,金芒砸地,棒风鼓荡,原来是猴子见巴立明跑了出来,连忙捻棒当头打来。

    巴立明手无寸铁,不敢硬接,连忙遁开了。又将两个娃娃收了进去。rì可以慢慢再吃,两小儿见得情景,随后就绝望了,既而麻木了。更不晓得害怕了。只拼了这一身,任凭巴立明摆布。看这天数能把自己如何。

    李圣却不动手,提了轩辕剑上前喝道:“乌云仙,你也为我桫婆净土之中三大如来,为何反助魔势?”

    乌云仙哈哈大笑,声音宏大,滚滚荡荡:“你却也知我叫乌云仙。乃截教中人,准提那匹夫囚我千年,不为人形。此仇不可解脱。如今我师有言,诛仙剑阵重演,完鸿蒙开辟之一量杀劫。奈何多宝师兄不肯将阵图交出。我自尊师命,取得阵图,才好回法旨。”

    李圣大怒道:“早知你狼子野心,只是释迦念你曾为同门,有些情谊,才收留于你,岂会不知你yīn谋所在?断然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乌云仙道:“天数大势所在,他纵然知晓,也是无用。以人力岂能抗天?你也不必多言,今rì见个真章。”

    原来当年,老子本命青牛前去北海眼一观。准提道人料定大劫将至,事情不小,是以不敢不注意老子的动作,唤了乌云仙去将如来释放。这乌云仙一向乃是畜生之形,在八德池中游荡。无甚用处,还比不得孔宣,准提道人才将其放出来,一举两得。只不过如今气运流转,大势所趋,准提道人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乌云仙现出身形来,猴子听见两人对话,顿时暴跳如雷,持棍上前就打。突然就见乌云仙祭起混元锤打来。

    此混元锤乃先天法器,当年分宝岩上与混元金斗一同搁置,被通天教主所得,立教之后,赐与乌云仙。

    猴子早就知乌云仙这法器厉害,是以先就放起人参果树绿光在头顶,那混元锤打来,只被绿光阻住,在外面撞击,伤不了自身。

    李圣见乌云仙法力jīng深,也把身体一摇,现了二十四头,十八臂的金身,上前助攻。

    当下,巴立明,乌云仙,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五人大战猴子,悟空,李圣三位。

    斗得几个回合,猴子凶猛,悟空道人法力jīng妙,李圣沉稳宏大,显出斗战胜佛无边佛法。乌云仙不敌,长笑一声,大袖一卷,与其余四人都进了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释迦!今rì看你怎生难逃!”冥河教祖与手下四大魔神,自在天主波旬,yùsè天,大梵天,湿婆,被镇压在娑婆净土zhōngyāng的七层浮屠之下。

    那七层浮屠顶上,坐有两尊佛陀,一尊自然是净土之主,释迦牟尼如来。头上现出千手多宝如来相,多宝如来头上又居一尊zhōngyāng不动明王,周围四大明王各居四方。

    太清仙光,玉清仙光,寂灭禅光。这三道神光,死死镇压住冥河教祖不说,乃结成光辉,宛如一个锅盖,将娑婆净土全部护住。

    净土之中,所有的护法,迦蓝,比丘,禅师,罗汉,菩萨,佛陀都齐齐上得天空,念动经文,梵唱之声大做,响彻整个净土。而净土之外,只见是浓密的魔雾之中,修罗战舰林立。魔光连番轰击三道神光交织成的禁法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全身金焰缭绕,头顶一轮红rì,光辉刺目,红rì之中,隐隐有一只三足金乌扑腾。

    红rì沉浮不定,悬上高空,时不时冲出神光之外,四处乱烧。其大无比,太阳真火汹汹。那些修罗战舰虽然庞大,但在这轮红rì之前,却也显得渺小,往往是红rì带着数十万丈的金sè火火一冲过来,还来不及躲闪,就被烧成了灰烬。落得个船毁人亡。

    红rì虽然凶猛,但外面修罗战舰,士兵实在是太多,诛不胜诛,不见减少,反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张自然,西瓜带领了幽冥血海之中的族人倾巢而出,势必要救出冥河教祖。见得大rì如来发威,弑虐自己族人,顿时双眼发红。

    西瓜提了镰刀,摇动修罗旗,一晃眼,化为一道乌光,朝那轮红rìshè去。张自然祭起金刚镯,扑的一下,正中红rì,大rì如来全身一个颤抖,落将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红rì乃是的rì如来本命jīng气所化,不是法宝,具有血气魂魄,金刚镯套将不得,只能将其打伤。

    只是如来所发太清玄光,也是不是法宝,更与老子一脉相承,金刚镯本是化胡所产,对付如来,要破其守护,却是无用。

    张自然道:“这如来一味守护,我等攻之不破,未免白费了力气。”当下与西瓜两人着急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廖小进领了五位公主,董永前来。张自然一见自己母亲到来,心中却也欢喜,连忙扑将过来,六公主一把将张自然搂住,却也是母子情深。见得只剩下五位公主,张自然询问。却提起了伤心事,述说大公主死在阵中,诸位公主又自悲伤,张自然更是哭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廖小进见状,只是道:“攻破娑婆净土,取得诛仙阵图,却乃首要。rì后自可报仇。”

    董永看了看情况,暗叹道:“如来果然厉害,我不能及。”随后方道:“这禁法混合仙佛两道最高神光,又有诛仙阵图的绝杀之气,不好攻破。”

    廖小进道:“料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yīn风吹来,随后玉清仙光成一道清玉桥落到面前,却是乌云仙带了巴立明,三妖仙来到。

    猴子本在后面追赶,咬得贼紧。乌云仙等人一落下,猴子就一跟斗打了上来,随后,悟空道人,李圣也自赶到,于诸人对持。

    董永一见猴子,那当真是双眼通红,shè出血来。大喝一声:“畜生拿命来!”用手一摇,一手盘王剑,一手三降盘王天蛊元蜮幡摇动,便有一股虫云朝猴子撞去。

    猴子见董永拼命,心中大怒:“这泼皮,却还敢报仇,不如今天一并了结了他,让一这一对贱奴团聚。”

    当下猴子也要迎将上去,却被悟空道人抢先一步,拉猴子遁进了净土之中,来见如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不好争斗,进来说话!”如来面无表情,见得三位上来,却道:“镇住冥河,吾好应敌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天上突然是光华大开,数个仙人落将下来。正是刑天,相柳,九凤,无间道人。各持诛,戮,绝,陷四剑。

    廖小进大喜:“来得正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取出十二杆都天神煞冥王旗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