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原来张自然有金刚镯在手,悟空道人,猴子,李圣三人虽然有地书,人参果树,如意金箍棒,轩辕剑。但无一非金刚镯对手,一个对上,难免要被套走。

    弥勒佛的金饶,后天袋至今还在张自然手中,可是一个深刻的教训,悟空道人心思细腻,推算jīng妙,自然防备了几手。

    “先遁进净土之中,再运元神出来与之争斗,另外可想对策不迟。”

    李圣也上了七层浮屠,坐于如来下方。与那大rì如来说了几句,便在莲台之上现出了二十四头,十八臂的金身,头上有九盏贝叶金灯,贝叶金灯火光之中,有九颗舍利沉浮,斗战胜佛之光辉,也融了如来所布置的禁法之中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也放出寂灭佛光,几大佛陀一联手,娑婆净土越发稳固了。任凭是外面如何攻打,都仿佛移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猴子把人参果树连同棒子都收了起来,施展了七十二般变化的玄功,嘎嘎怪笑之间,身体宛如金气化来开,随后凝聚变化,成了一只硕大无比的金sè佛掌,朝外面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乃是太古金乌,本命元神所化的红rì却跟随在猴子所化的手掌上方,两位都是妖族不出世的佼佼者,如今修炼佛法,大乘正宗,配合的天衣无缝,威力绝伦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也飞出元神,五sè的石质光华闪耀,却也不化为形体,只是一大蓬氤氲烟云随了出去,缭绕在猴子本身所化的金光大手掌心之中,一圈一圈,十分耀目,也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宛如摧枯拉朽一般,漂浮在外面的修罗战舰虽然又宽又大,但被猴子所化大手一抓一捏,就宛如面粉,顿时惨叫之声不绝。不知多少修罗族人化为齑粉去了。

    廖小进正布置都天旗,要念咒语催动,才叫张自然:“命修罗族人都撤走,免得被都天大阵误伤。”

    张自然知道这都天神煞大阵一经布起,便是魔火熊熊,整个净土都要笼罩在太古凶戾气息中,其威力莫可名状,摧毁一切印记。修罗族人如处阵中,一样不可保存。

    连忙和西瓜一起,发出命令,先让修罗族人撤退,哪里知道,猴子化成大手,联合了大rì如来元神,悟空道人元神冲将出来,一顿乱杀,当者披靡,势不可挡。顿时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张自然祭起金刚镯,朝猴子打去,砰的一下,却打了正着,不过金光佛掌只是略微一翻,未受什么损伤,反倒是悟空道人元神所化的那一蓬五彩石烟却是闪了一闪,如活物一样缠了上来。

    丝丝的石质烟云拉住金刚镯,使得张自然手中一紧,气机感应之下,顿时大骇。“金刚镯如让对方收走,大是不妙。”

    悟空元神本是五彩石jīng气化灵而成,如今拼了耗费元气,缠住金刚镯,被张自然连连催动灵诀,想收回来。悟空只觉这金刚镯回去的力道奇大,自己元神,只能是勉强镇压。

    “老子法宝,果是厉害,当年镇元道兄于晋南关前收金刚镯时,也耗费了不少气力。”当年也是张自然祭金刚镯,却被镇元子已元神收去,只是后来镇元子被周青与通天教主杀死在关前,金刚镯才再度落进了张自然手里。

    如今悟空用元神镇压,想要将其收了,却有些困难。但不收了这东西,一出法宝,就被其套去,也是一巨大的祸害。

    真身连忙喷出一口真元,元神一亮,一个鼓荡,无数五彩石夹杂了千百丈的金光雷火轰击而来,西瓜连忙将修罗旗展动。才守护得周全。

    一道红云从天而降,宛如天河倒悬。只见红云夫妇也带领了轩辕法王夫妇,等一干左道中人前来。贺子博祭起紫电锤,首先朝猴子打去。晶儿祭起渔鼓,朝大rì如来元神打去。同时贺子博拿过鸿雁手中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,往下就倒。

    董永守护着五位公主上了一艘修罗主舰已经撤退,转眼之间,已经撤回了黄泉之中,或是隐藏在周围的三界缝隙。董永安置好了几位公主,复又回来,见到猴子,自然状如疯虎,不要命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下是,红云夫妇,西瓜,张自然,乌云仙,金光仙,灵牙仙,虬首仙,巴立明,轩辕法王夫妇,董永等人一拥而上。只见红云,火光,金光,五彩光闪烁,那修罗旗晃动,修罗镰刀,混元锤,紫电锤,渔鼓,红云幡等先天法器乱飞,更有董永施展天蛊虫云,尤是歹毒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已元神压制金刚镯,腾手不出,更无暇对敌。这一下,就是陷落进了包围之中。猴子施展玄功变化,连连咆哮,与大rì如来元神相互为犄角,却也冲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董永这泼奴,一身毒功,沾不得半点,最为可恶,此次之后,定要寻个机会,将其杀死,否则rì后是一大祸害。”

    猴子更大部分是顾忌董永的毒功蛊云,不得就不躲闪腾挪,让其余围攻的人,占了老大便宜,才导致自己居然冲不出去。如此窝囊,猴子不由得暴跳如雷,七窍生烟。恶念陡然从心中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释迦牟尼如来本来是镇压冥河以及四大魔神,更守护净土,五大明王漂浮在头顶,侍机而动。

    “吾以忿念融合诛仙阵图,包容五方,终成五大明王金身,斩去执念,修成无上化身,渡过劫之后,也未尝不可斩其自身。自有成道希望。”释迦牟尼心中也不为平静,连连思考。

    他本为通天教主座下大弟子多宝道人,封神一战,被老子所擒,拜在老子门下,习得太清仙法,后老子因为西方大乘教义与盘古正宗不合,便自领多宝道人西渡函关,化胡为佛,立过小乘佛教。

    桫婆净土与那西天极乐净土,一是小乘,一是大乘,虽然不同,却也为佛门。因此多宝道人也拜阿弥陀佛为师。佛道兼修,更有千宝在手,一直都为教主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如今杀劫起,正是鸿蒙开辟五十六亿年,饶是以他的法力,也自感不安,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要收回诛仙阵图,他岂会不知。只是阵图化为五大明王,已是同体,不可分割,除非神形俱灭,否则不可还原。

    “虽然曾为我老师,但如今要我杀伐自身,却难以办到,否则失了阵图明王,法力定不如前。要过这劫数,更是艰难。”释迦牟尼机变通灵,rì后更想证道,不生不灭,自然不愿不会舍了明王。还原阵图。

    见得猴子与大rì如来元神,悟空道人元神被围困,如来见得危机,却是不好不救。此几人,乃净土根基,rì后如过了劫数,净土大兴,以小乘掩盖大乘,要超过西方极乐。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如来面无无表情,于桫婆之中,礼敬皈依阿弥陀。显出佛法无边。

    多宝如来千手招展,无量佛光凝聚成形,头顶有金灯贝叶,璎珞华盖,剩余的佛光四面划将出去,所到之处,虚空被一一分割,乱流狂飚。五大明王沉浮不定,围绕多宝如来头顶的佛光旋转。都齐齐礼敬十亿净土佛国之主,万佛之王,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多宝如来领了五大明王瞬间出了禁法,离了净土,落进场中,用手一指,口吐真言,只宛如凭空打了个霹雳,山河动摇,海洋翻转,董永听得如来一喝,心神一散。手脚缓慢了一下,猴子所化的大手捞住空隙,一钻出来,现了原形,变戏法般的手上多了棒子,朝董永照头就打。

    廖小进见了,本正将旗布定,要发动大阵,猛见多宝如来抢身出了,料定也在情理之中,猴子暴戾,必杀董永,也在早料定了。当下用手一指,一张青铜大盾飞出。就听当的一声,猴子一棍击在刑天盾上,廖小进乘机将自己养的十三头血神子化为一股血光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猴子震开了刑天盾,就闻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,却也有顾忌,不想让其沾身,连忙一个跟斗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元神连忙归位,悟空道人元神也自包裹了金刚镯归位。

    冥河教祖被压在浮屠之下,因五大明王,多宝如来出了净土,知道此时正是机会,连忙运起残余法力,连连怒吼,血光由整个浮屠底部涌起,冲得这七宝浮屠都微微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李圣连忙把轩辕剑往下一丢,叫声:“着!”就听扑哧一声,冥河教祖躲闪不及,中了一剑。痛得大叫起来,连忙吐出一团血光敌住轩辕剑,两相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用手一指,红rì砸下,四大魔神连忙敌住。如来真身却是定住净土,发出太清,玉清,寂灭三道神光。

    猴子也窜了进来。总算知道了外面的厉害。不敢在外出,只得祭出法宝,帮忙守护净土。

    四面突如其来的一阵漆黑,佛光无sè,只听得呼啦!呼啦!漆黑的都天魔火笼罩了整个净土,原来是廖小进已经发动了都天神煞大阵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拿元神镇了金刚镯,却丝毫不敢怠慢。那张自然是在外面连连运灵诀咒语收回。引得金刚镯蠢蠢yù动,还是要耗费心力镇压。

    原来多宝如来与五大明王一出,使得猴子等人逃回了净土,廖小进却也不阻拦。只是张口喷出一团黑气,随后朝天空漂浮的十二面巨旗一指,熊熊都天魔火,铺卷而下。一是拦住了去路,而是包裹了净土。

    “你等前去,诛灭明王,夺回阵图。”廖小进一个布置好,见得董永等人缠斗,奈何不得。连忙下了杀令。

    原来刑天,相柳,九凤,无间道人是落下一会了,暗中戒备,只叫如来心中顾忌,却不动手,威慑住净土。直接出手,却还没隐隐威慑来得妙。

    听得廖小进吩咐,四人都现出身形来,剑光缭绕,四剑如龙,杀气漫天狂卷,宇宙sè变。诛仙四剑齐聚,虽未成阵,却也隐隐成了一体,杀气连接,亿万道凌厉剑光绞破虚空,朝多宝如来与五大明王笼罩过去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,我等同为一门,你怎敢出手!”多宝如来猛喝道。慌忙抵挡。

    无间道人却也不停手,也是大喝道:“我也是身不由己,道兄休得埋怨。”

    九凤最近法力大进,早就凝练白骨玄冥珠,隐隐有化神而出的迹象,得了这口绝仙剑,更是如虎添翼。一剑取上,三星手镯也自砸出。

    刑天,相柳,也为上古大巫,比那些妖神,还要厉害一筹,当年就曾杀得英招,计蒙两夫妇落荒而逃,现在投进天庭多年,习得祖巫神通,更是jīng进。如今持了诛仙,戮仙两剑。煞气,威风不可同rì而语。

    无间道人也是佛陀所化。

    此四人,持四剑,一涌而上,以把多宝如来与五大明王裹在zhōngyāng。

    “苦也。”

    多宝如来暗暗叫苦。四面抵挡,已落下风。当年九凤一人,就战五大明王,还占了上风,要不鲲鹏突然持混元金斗来偷袭,也不是个不上不下的局面。而现在这局面,可是四人同时出手,未免应付艰难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,我等同拜阿弥陀,怎下如此毒手。”当年释迦真身与五大明王被准提道人压在北海眼,惟独是多宝如来在西天听经。与无量寿佛交情深厚。如今大喝指责,无间道人未免手稍微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娘娘受的玄冥,后土,云霞,妲己拜见,说得几番话语。云霞,妲己好歹是尽了礼数,随后借口转回了。玄冥,后土也要告辞,却被娘娘留住道:“那猴子顽皮,却自不听我命,擅自下去了,你却要留手。莫的伤了。面皮不曾好看。”

    那猴子三位下界去了,焉能瞒得过女娲娘娘?娘娘慧眼见得,桫婆净土危险,是以出言告戒。

    玄冥,后土索xìng留住了,坐定下来,玄冥对女娲娘娘道:“通天道兄要收回诛仙阵图,此事虽是我为,但仍要问过通天道兄才是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不悦,暗道:“通天师兄曾被灭教,与我也有芥蒂,我若去说,反给我个好看,诚为不美。不如天道教主这般好说话。还是要迫他一迫。”

    当下冷面道:“我不与通天说,总之此事,你还要替我做圆满了。眼下是封神榜三商在即,莫的坏了颜面。”

    玄冥早有对策,对娘娘笑道:“娘娘息怒个,斗战胜佛乃是在桫婆净土中成道,rì后如西天极乐衰落,则净土大盛。斗战胜佛能为未来佛主。可过得无量量劫。是以有一丝妄念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娑婆净土乃老子化胡,成小乘佛教,毕竟比不得西天极乐大乘,只怕是连杀劫都过不得,还谈什么rì后大盛。”

    玄冥道:“正是如此,此事还要娘娘出手,才能保全。通天道兄要取诛仙阵图,决心已定,逆他不得。当年四圣伐他,他都不曾畏惧,如今更是不会顾忌娘娘面皮。不如娘娘替她取了诛仙阵图,一来jǐng惕斗战胜佛,二来通天道兄也不好计较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沉思一阵,暗道:“说得有理。不好与通天教主争持,悟空也是顽皮,跟那如来厮混,难免遭劫。我也说将不听,更不尊我令,偷偷下界,也要威慑一下,免得rì后不知驱吉避凶,白白遭了元始师兄的毒手。”

    当下命一女仙道:“取我的绣球来。”

    玄冥后土一听,已知娘娘意思,都是大喜,笑容满面,赞叹娘娘道:“娘娘果然是圣明,待劫数过后,开过洪荒。娘娘只怕再行造人之事,执掌人教大位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道:“那老君何在?”玄冥道:“rì后再行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间,却有女仙取了绣球前来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拿在手里,掂量一下,拨开虚空,就势往下一抛!

    这时,东海之上的娑婆净土,多宝如来合同五大明王与九凤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大战,无间道人软手。竟然留了一丝空隙。

    多宝如来争斗片刻,大呼道:“毕竟你是天良未丧,rì后再来计较了。”当下猛招叠出,轰将出来。

    九凤大怒,正要下全力截留住。拿不到诛仙阵图,自然是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奈何多宝如与五大明王已经冲将出去,廖小进见状,连忙用手一指,都天旗移动,魔火反罩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zhōngyāng不动明王最为暴戾,见得情景,冷笑一声,离身朝廖小进扑来。廖小进连忙遁进旗里面去了。不与其硬拼。

    “尔等速速离了娑婆,前往西天净土。”如来料定这里保不住,眼下自己另都天旗转动,净土之中的人正好出来。自己真身同时离身而起,化光飞出,朝西方就飞。

    “吾自去也,尔等速来!”一晃眼,追之不及,如来已经化为一道佛光,眼看就要消失在西方天边。

    突然,九天之上,一道红光砸将下来。对那佛光正砸了个正着,就听五声惊天动地惨叫。

    原来女娲娘娘绣球正好砸下,顶上的五大明王被当头一记,落个画饼去了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