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五大明王被女娲娘娘一绣球砸死,将那无数年月的吞吐,化为场黄梁梦。绣球一下,红光照耀漫天,女娲娘娘虽是弱质女流,但毕竟也是圣人一流,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不生不灭。

    释迦牟尼如来开净土,入主桫婆,震慑三界,仙凡两道都传闻为无上佛主,法力无边。但真正是大劫到时,圣人出手,依旧是个纸糊的窗壁。

    五大明王一死,那红光凝聚,依旧化为绣球自动飞上九天去了。释迦真身,多宝如来化身,如何能不感应。心中惊骇,面如死灰,说不出话来,只是不要命的朝西天飞遁,先保全了xìng命,再做打算。否则其余都是休谈。

    “悟空误我!”

    毕竟是如来,道力jīng深,虽然失了明王化身,但还有气数,其心不乱。比不得镇元子劫数来时,仍旧不知死活,是以当场就立遭毒手,落个横死。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如来见得红光砸下,自己不可抗拒,砸死明王后,又凝聚成绣球,便知是女娲娘娘出手。略一思索,却是大概明白的端倪。

    “也罢,却是天数大势注定,任是如何算计,也自难逃。”如来也明白,自己非圣人。诛仙阵图保留不住。只是女娲出手,知道是悟空缘故。但他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糟糕!中了周青那厮诡计,定是那厮端的不要面皮,又自蛊惑娘娘!”猴子回了净土,突然见得如来下命,都前往西天,他也料定现在是形势危机。

    “这净土不可保留。早去西天,才为安乐!”

    悟空道人在红光绣球砸下,五大明王惨叫之时,心中一惊,元神就松散了。那金刚镯被张自然连催动法诀,本就蠢蠢yù动,现在压力一松,就听嗖的一声,化为一道白光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连忙镇定心神,再行镇压之时,却已经晚了。哪里还来得及。只好发了话语。

    李圣起身,大哭道:“凭白坏我道统,使我rì后道果不存。此恨怎可消除?”

    未来,斗战胜佛为zhōngyāng娑婆之主,无量量劫后,有望成就道果。一量劫为五十六亿年,无量量劫为四亿八千万量劫,饶是仙人有无穷岁月,但无量量劫,依旧是尤为遥远,但终究有个念想。只是如今这势,这一量劫都似乎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李圣,猴子,悟空道人都自心中不畅。但当下是时间紧急,却也没时间大骂周青。

    周青化身玄冥,后土在女娲娘娘进谗言。猴子就是听了话语,才下来助如来,到如今,却是女娲娘娘下手。猴子三位心中,自然把周青恨到极点,要不是实在奈何对方不得,猴子早就提棒杀上三十三天外去了。

    “rì后再行计较!”

    如来一走,净土的守护佛光破碎,董永一马当先,冲杀进来,那是状如疯虎,见人就杀。一手持天蛊元蜮幡。一手持剑。当者披靡。

    那虫云翻滚,所到之处,无一能生还。却说几个禅宗高僧,上来阻止董永,刚刚喧了一句“阿弥陀佛!”,就被虫云附身上来,随后惨叫连连,全身腐烂,腥臭无比,化为了一团脓血,连元神舍利都被虫云的无上毒气化去了。

    巴立明更是冲杀进来,连连怪叫,身体漂浮,宛如鬼魅。白深深的爪子又猛又恶。穿杀进净土之中的各个禅院,桫罗树林,波罗花园,功德池边缘。

    那些比丘,禅师,一碰到巴立明,立刻遭殃,被爪子袭来,头颅无不粉碎,jīng血被吸干。舍利被就吞吃。却让老魔吃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轩辕法王夫妇与一干左道邪魔也杀进了净土中。冲上了苍莽山,寻人就杀。着实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净土之中那是尸横就地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,红云夫妇,廖小进几人,只是持剑观看。震慑对方的几个头目。

    而九凤得五大明王一被砸死,就听了廖小进之命,飞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五大明王各化为一张大图漂浮下来。这诛仙阵图,一分为五,四剑之位,zhōngyāng正位。九凤施展手法,一一将阵图收了。只等让通天教主rì后再行祭炼还原,重现当年入狱之威。

    猴子见状,知道大势已去,连忙在身上猛抓几把毫毛,送进嘴里,嚼得粉碎。随后猛一吸气,撮地一吹,一股妖风刮地就起。昏昏漠漠,腥气迫人,那些毫毛都化为无数大小猴子,手持金棍,跟斗连连,在妖风中沉浮。

    一个瞬间,每个猴子都抓住一个和尚,朝西天飞遁。这跟斗云,一去十万八千里,让猴子发挥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蜀山长老,金仙们,在修罗战舰围攻净土之时,就见得势不可挡,准备逃离,现在佛光一破,都自先朝西天去了,留下低辈的弟子,让轩辕法王等人残杀。

    当下,猴子,悟空,李圣,大rì如来,以及几个菩萨,各个宗的禅师,蜀山众金仙,都朝西天去了。

    九凤刚刚收了阵图,就见净土起了妖风,猴子等人带了无数禅师,菩萨,金仙,仓皇而来。虽然急于遁走,却也气势恢弘,如那洪流滚滚荡荡。铺天盖地罩了过来。

    饶是九凤再为厉害,却也知道这势头凌厉,不敢以一抵数万。连忙化为一道妖光,朝天上跃去。

    “这婆娘得了诛仙阵图,祸害不小,如今阵图五分,可夺得一两份,使其不全,rì后大有用处。只是当年没杀死这婆娘,着实遗憾。”猴子当年因为明月一事,没能杀死九凤,却反让周青叫准提道人丢了面皮,早就气得七窍生烟。如今见了九凤,又重新勾起旧恨。当下一声怪叫。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猴子,李圣,悟空三人一体,当下是三头六臂,持金箍棒,地书,轩辕剑,头顶金灯舍利,璎珞贝叶,人参果树,威猛无比。冲上天空,紧紧追住九凤。

    其余净土中人,都一溜烟朝西天去了,并不停留。

    九凤见猴子追来,娇喝道:“该死猢狲,你也胆大,今rì是死期到了。”当下持起绝仙剑,三星手镯悬起,朝这三位一体的法相打来。

    猴子浑然不惧,人参果树乃鸿蒙灵根,当下绿光暴涨,托住天狼,七杀,破军三星。轩辕剑就斩九凤。

    当年猴子也与九凤争斗,乃持七宝妙树,接引宝幢,如今虽然没了两物,却有人参果树,地书助阵,其势虽然比不得当年,却也不差。但九凤法力又有jīng进,更持了绝仙剑。更不用分心照顾周竹。因此斗将起来,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两人四体在九天之上争斗,十分激烈。斗得几个回合,不见胜负。

    九凤一手仗剑,敌住猴子的金箍棒,李圣的轩辕剑,就见悟空鼓动地书,黄云包裹而来,十分凶猛,四面都是戊土神雷。其大如拳,形如肺泡。沾上身来。

    “却是不好应付。”九凤连忙一支,跳出圈子,用手一指,头上白光一闪,骨朵朵的冲出一股白气,转眼就凝结,成了无数白骨堆积成的山体。

    骨山之上,竟然端坐一三尺高下的女婴,通体**,颜sè是骨白骨白,只有头发,眼睛为漆黑的颜sè,正有这一点,才不象是用骨头雕琢成的死物。

    这女婴面相却与九凤相同,正是九凤用白骨玄冥珠修成的元神婴儿,虽为巫脉。却是踏进了无上仙道之中。

    九凤现了元神,这女婴立身而起,一样用手一晃,手上多了一口骨剑,舞动之间,带起千条白气,这白气一冲而出,时软时硬,硬时就地凝结成骨刺,骨刀,骨山,骨墙,骨剑,骨箭等等,软时就宛如一股股的白烟。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猴子见得一蓬白烟扑面而来,仿佛是活物,灵xìng十足,当下不敢怠慢。一棒撩去,想要用神通将白烟搅散,哪里知道,一棒捅进其中,却震之不散,那白烟紧紧裹住金箍棒,扑身上来。一个瞬间,就将自己三体一人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九凤用手一指,这团白烟立刻凝聚成实质,仿佛骨壳水泥,将猴子,悟空,李圣冻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这大巫才百年不见,怎就jīng进到如此程度!”悟空三人被裹住,虽然伤不了他,却也心中惊讶,要抢图的心念,却成了泡影。如今是对方生猛无比,自己取胜都是艰难,还谈什么夺图。

    “要有七宝妙树,接引宝幢在手,自能取胜,如今却要另行计较了。”三人一声暴喝,那包裹的骨壳寸寸裂开,发出喀嚓,喀嚓的声音。

    猴子脱身出来,连连翻滚,脱了九凤元神所化的白骨玄冥气的包围,九凤连忙一绝仙剑劈来,猴子连忙招架。

    两人争斗,是电光火石,这一瞬间,又战了几个回合,就听轰然一声巨响,随后一声尖锐的长鸣冲起,其声凄厉,仿佛枭哭,另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猴子百忙之中,回头一看,却见净土之中那尊七层浮屠,被廖小进,刑天,相柳,无间道人联手升起,廖小进用手一指,都天旗上黑火滚滚下来,炼得浮屠噼里啪啦的响,却是禁法破裂之声。

    倚仗都天旗无上魔力,释迦禁法虽然厉害,却也尽数破去。

    七宝浮屠渐渐缩小,玲珑珍珍,最后廖小进收在手中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灵物,正可为我所用。此行端的不虚了。”

    七宝浮屠乃是如来当年用先天无行所炼,rì后被净土四万八千禅师,菩萨,罗汉,比丘,尊者念力加持,诚礼膜拜,已有数千年。用来镇压净土气运脉络,如今被收去,整个净土连连颤抖,山崩地裂,不成摸样。

    五道黑钱冲天而上,猴子感觉其中怨气,就是倾尽了五湖四海之水,都洗刷不尽。原来是冥河教祖脱困而出。要报灭杀血神之仇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股虫云拔天冲起,也朝猴子冲来,却是董永杀将上来。

    悟空道人见张自然,西瓜也冲将上来,却也顾忌那金刚镯。当下哈哈一声长笑,头上飞出一鸡子大小血球,转眼化为一尊丈六血神,朝九凤猛扑过去。

    这凝血神珠正是悟空炼化血神所用,悟空因嫌其狠毒,一向不曾多用,如今见势不对,却使了出来。当下又猛招叠出。

    九凤因为自己元神刚刚凝结,还未稳固,又怕血神污了,便微微退开,猴子三人描得空隙,虚晃一棒,往西天净土去了。只见是跟斗连转。等冥河教祖,董永赶到,哪里还有半点影子。

    “此仇不死不休。”冥河连化身都被炼了,自己幸亏是血海孕育,只要是血海不枯,真灵便能保存,才保全了xìng命,饶是如此,实力自然大减。完全没了风度,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西瓜上来见过冥河,又见过父亲魔王波旬。几人脱困,自然心喜。

    冥河就要返回血海,重炼血神。廖小进当下上来道:“大天尊有法旨,叫你等脱困之后,前去天庭见过。”

    冥河一听,顿时不悦,见得廖小进说话也不客气,当下喝道:“小辈……”原来当年周青都与冥河乃平辈。如今廖小进却是呼三喝四,冥河再怎么说,也是一方教祖,又当了自己小辈的面。自然不满。

    却看得九凤轻笑一声,提剑上前。刑天,相柳也道:“教祖不可卤莽了。”

    冥河面sèyīn晴不定,毕竟也是发作不得,只得先就上天去了。廖小进笑道:“却也识的时务。”

    西瓜见得冥河略微受辱,面皮也挂将不住,却是不好多言,当下心中有了芥蒂。张自然见得西瓜面sè不好,连忙询问,西瓜却找一叉子,将张自然狠狠训斥一顿,张自然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六公主见了,暗道:“我儿窝囊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当下净土破灭,廖小进领了冥河等人上天庭,见过温蓝新。因要行大礼,冥河心中越发不自在,只是形势强盛,只得勉强丢些面皮,对温蓝新行了半礼。

    温蓝新封了冥河,四大魔神一个仙君名号。便道:“如今天下三分。南海一地,已属佛门,与海中相连,年长rì久,却要生出事来,四海归我天庭,不属人教,你等幽冥一脉,却也和其他的男子一样,一见到我第一个就是盯着我的胸部猛看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浑身一阵机灵,脸上不禁一阵发热,同时不好意思的挪开眼睛。

    尴尬的道:“你知道小菲,我也是男人,只要是男人就难免被你这样的美丽女孩給吸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若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