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女娲娘娘听见周青此言,也是一惊,立刻就道:“大师兄开天辟地,顶天地玄黄玲珑塔,持太极图定地水火风,使得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相,四相生八卦,八卦演化万物,此功德乃自无量,我虽造人,但终究乃为妖教教主。教化人道生灵,有所不及,怎可当的人教教主。此事万不可为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通天教主沉默不言,娘娘又自惊讶,出语言推辞,他便知道娘娘有些忌惮老君,毕竟为圣人之长,积威之盛,无可比拟。不过周青此行前来,正是蛊惑,又怎会就此罢休?

    当下笑道:“yīn阳循环,此乃天地至理,娘娘又怎的推辞,怕是逆了鸿钧老师法旨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摇头道:“吾等都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立身成就元始,归附混沌,已无yīn阳之分。那天地人三皇为女皇,倒也得通,只是人教教主大位,吾怎掌得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话虽然如此,但我等圣人,各掌大教,以外相示人,娘娘一直显化女身,为人教子民尊为母。以母之形,显化三界,岂不为yīn?天数所定,乃是杀劫逢起,人教于其中大兴。但如今人教,各分阵营,攻杀连连,却无大兴之迹。老君无为,不偏私,几视万物同仁。境界虽好,与老师合,但以此为念,未必能大兴人教。娘娘正可代之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听后,暗道:“天道教主言辞实为厉害,另吾心动,但吾岂肯轻易为之?”

    当下反对通天教主道:“教主以为如何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师妹自行定夺便是。“周青见了,又道:“老君为大师兄,掌人教大位已久,只因教化之念不合,未曾大兴。如今人教,不能与天地争功,甚至要礼敬仙佛,恐惧妖魔。老君为此,也曾化胡为佛,重定教义,但终究是功亏一篑。可见老君居教主之位,以太清教义教化人教众生。十分不妥。娘娘正可代之,一来是完劫,二来顺天。此两功,一量劫过后,娘娘功德,当居我七圣之首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微微沉思一阵,这才道:“生灭万物容易,教化万物艰难。此乃定数,老君所为,自然使其生灭,正为道理,如若强为,更是不妥。吾虽行造人之事,演出万物之灵长,但其教化之道,强不能为。你持混沌钟,执掌天道大教,只理顺自己教中之事就可,不可多自插手人教纷争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得娘娘言语之中有指责之意,却并不为忤,怎肯为了一时面皮,坏了大事?

    倒是通天教主听见女娲娘娘话语,心中大是不悦,自肚里寻思:“吾亲自来你宫中,已是坏了面皮,不分尊长,如今却听你言辞指责,有指桑骂槐之意,怎肯与你多言。”

    当下通天教道:“盘古化四清,吾等都为师妹尊长,师妹言辞不可犯上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听了,心下不悦,周青连忙道:“四教三商在即,莫为小事意气徒坏气运,劫数过后,娘娘如立身为人教教主,还在吾等四清之上呢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不再言语,女娲娘娘道:“此事容我演算,三签封神榜上再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纵然是千商万商,贫道也是这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笑道:“另外再行分说,今rì不谈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正要告辞!”女娲娘娘道:“却是好走好回。”

    当下通天教主,周青连抉离去,各自回了宫殿,通天教主自要重炼诛仙剑阵,周青则是未曾说动女娲娘娘,还要另行计较一番。

    “吾重得诛仙阵,四门重演。正好一展神通,却的不曾束缚了手脚,白白丢得面皮。”通天教主回宫。用手一指,阵图合壁,四剑放于其上。顿时是杀气腾腾,笼罩混沌,其中更是煞蛇升腾,yīn风不息,刮人成粉。就是那大罗金仙,也管叫是进得去,脱层皮出来。

    却不说周青未蛊惑动女娲娘娘,一面是老君积威所在,二来是娘娘心中也要有个演算,当场定计,纵然是三圣点头,也无甚用处,只有紫霄宫商谈过后,才为定数,谁都违背不得。娘娘自然不会贸然点头,否则rì后徒然丢了面皮。

    周青也自深深通晓其中奥妙,也不强为。只向女娲娘娘表明心中之意,rì后三商定论,也有准备。

    却说梓山城前,阿弥陀佛与准提道人布下九品八卦大阵,迎战老子,元始,双方弟子,在阵中大战。

    九品大阵已破其四,鲲鹏,计蒙,英招,毕方四大妖神除毕方因不皈天道,化为灰灰之外,鲲鹏,计蒙,英招,都自皈依。

    那广成子,赤jīng子,玉鼎真人,道行天尊分别如主乾、兑、离、震四门。站定了一品莲花。只等一破此阵,就将这一品莲花收进泥宫,壮大元神。

    这阐教四大金仙,虽失了诛仙四剑,但也得了女娲娘娘赐给妖神的先天法器,甚为威猛。

    老子见得张果老身死,祭了震位,却自笑道:“汉钟离,你却往巽位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汉钟离手持一柄大叶芭蕉扇,赤了一双大脚板,肚子挺起,甚是肥胖,却有一股飘然的味道。真是那神仙中人。难怪能为上洞真仙,太清门下。

    闻得老子此言,汉钟离大喜道:“今rì弟子可得超脱,实是可喜。”随后,又对其余六仙拱手道:“先走一步,只可惜不能与诸道兄同游太清,未免失了我八仙结义之情。”

    那荷仙姑持一朵荷叶,亭亭玉立,也自笑道:“道兄先去游太清,吾等随后就来,也不算迟过。”其余五仙,都自欣喜道:“恭喜,恭喜,吾等随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汉钟离大笑一声,持扇赤脚挺肚,飘然进得巽位去了。

    一进巽位,就见得一条大汉,有丈余长,穿青铠,狮鼻环,护心镜,驻一口宽大的长刀,清光盈盈的。正是妖神穷奇。

    穷奇见得汉钟离进来,顿时大笑道:“你枉为太清门下,却自来送死祭阵。”

    汉钟离大笑道:“小小妖孽,怎知我教大义!”说罢,将手中的芭蕉扇一扇,便有无数白煌煌的飞剑,飞刀密如暴雨,朝穷奇打到。

    原来这扇子乃太白金jīng真气所化,是以能发亿万庚金利刃。

    穷奇大怒:“你虽为太清门下,但也不过一小金仙,仍为散数,不入上乘之门,敢与我争斗。”

    随后头上便升起一环,做腊黄之sè,大如碗口,光晕从zhōngyāng大发散,宛如一圈一圈的涟漪。那亿万庚金利刃,竟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原来这环乃娘娘所赐的三炫环中的人环,那天地两环,分别被开明,陆吾所得。乃先天灵宝,汉钟离如何伤害得了穷奇?

    穷奇一面祭起人炫环,一面是右手持刀,左手叉开五指,抢身前去。

    汉钟离大惊,正待要躲闪,却慢得一步,被穷奇五指发出天妖之法罩住,定身在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当下是劈面中了一刀,剁翻在地。只在地上挣命。

    穷奇见状,知道对方要尸解肉身,遁出元神,哪里容得他。电光火石一般,拿刀连戳汉钟离泥宫,直把对方脑袋戳成一个烂西瓜,元神也绞散,身体渐渐不动了。一点便真灵飞将出来。

    穷奇大叫:“料你难逃!”一刀削去,汉钟离真灵大叫一声,化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穷奇杀了汉钟离,用脚一踢,尸骸滚了几滚,跌到莲花下面,化成齑粉了。

    穷奇随后收刀回位,默坐莲花之中。却也飘然。当真是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痕。

    其余六仙听得汉钟离大叫,顿时个个大喜,做歌欢畅,只道:“恭喜,恭喜,今rì得了解脱。”

    老子命道:“太乙真人,你且前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取了一旗,乃五方旗之一的离地焰光旗,为玄都至宝。五方旗,天道有二,一为修罗旗,一为聚仙旗又名素sè云锦旗,因大公主被计蒙所杀,计蒙又被周青所伏,依旧归了原主。

    元始为杏黄旗,阿弥陀佛为青莲宝sè旗。

    当下,太乙真人取了盘古幡,接过离地焰光旗。带了太清神符,跃进巽位。就见穷奇默座。却也不语,拿盘古幡就摇。

    穷奇大惊,不敢硬接,连忙躲闪,上得半空,身形闪了闪,跨一大步,竟然穿越了百丈,直接到得太乙真人头顶,一刀剁来。真人早就摇动离地焰光旗,穷奇捅刀不入。

    真人又摇盘古幡,穷奇却祭起人炫环打来。真人笑道:“此物当归我正道。”盘古幡把人炫环震落,随后将太清神符一砸,凭空卷了人炫环,穷奇大惊,见得对方已立于不败,连忙抽身出阵去了。

    真人收了人炫环,也追出阵了。

    追得万里,只见得面前是万里河山,如画社稷。穷奇一头砸了进去,竟然消失。太乙真人见状,却是停身,观看几眼:“此却是山河社稷图,怎可惑我?”

    当下准备拿盘古幡震开。突然是金光一闪,落下有一对男女,都是金眼金瞳,真人认得,却是大鹏明王,金羽仙子。

    “我受元始法旨,你两怎敢阻我。”真人一见,却是笑道,就摇盘古幡。金羽仙子大叫一声,提起山河社稷图闪身不见了。大鹏明王也朝天上走了。

    真人摇了空,只把一座万里大山,化为一片混沌,也追之不及,他怎追得上大鹏鸟,只好回阵。

    元始道:“封神榜上有名,不该就死。rì后才有计较。”太乙真人听后,只得占了巽位。

    老子又道:“曹国舅进坎位。”曹国舅大喜,对剩余四仙道:“吾自去了。”那吕洞宾,荷仙姑,蓝彩和,韩湘子道:“恭喜,恭喜!”

    曹国舅自进坎位了,一踏上莲花,不见其人,就听得身后怪笑,连忙转身,就见一片红光,中间裹一环打来。

    曹国舅躲闪不及,被这地炫环正中面皮,只打得尸首离位,血从腔里激起。头颅滚下台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开明兽镇守坎位,心中也有算计,不与曹国舅多言,用天妖之法,隐住身形,偷袭一下,却成了功果。

    当下他也自下台,寻了曹国舅元神真灵杀死。

    元始命黄龙真人:“且进其中。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便拿了太清神符,盘古幡,穿上扫霞衣。进得坎地。

    开明兽又自顾计重施,黄龙真人一进坎位,就闻得背后怪叫,连忙拿扫霞衣包住了头,刚要才转身,却砰的一声,后脑也挨了一记,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大怒,连忙乱摇盘古幡,随后爬起来,只见开明兽抵挡不住,竟然出阵了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连忙追赶,只见前面是风驰电掣,疾入流星,转眼就不见了。黄龙真人追将不上,只好回阵。元始道:“守定坎位。”当下也无事。

    蓝采和道:“弟子愿进艮位。”随后进艮位去了。却逢得陆吾镇守,两人当下言不投机,大战三个回合,被陆吾祭起天炫环,当心打了个窟窿,也被杀害。

    老子又命灵宝**师进艮位,灵宝**师取了盘古幡,风火蒲团,乾坤图,太清神符进阵,陆吾战了几个回合,不敌。抽身出阵就走。也自逃了。

    元始命灵宝**师守位。

    随后就听韩湘子道:“弟子进坤位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你自便去。”韩湘子就进了坤位。只见一道人,羽衣星冠,默坐莲花之中,身旁放了五口小剪刀,都是jīng红的颜sè。

    这妖神,却是饕餮,有娘娘赐下的五口蛩琼离光剪。

    “吾不杀你,却看你怎的破阵。”饕餮见了韩湘子进来,竟然收了蛩琼离光剪,转身出阵出去了。

    韩湘子笑道:“我自有计。”当下也不追赶,竟然自爆元神,散了真灵,死在阵中。

    清虚道德真君竟然毫无抵抗,进得坤位。

    当下八位金仙各占八门,老子对阿弥陀佛笑道:“此阵破矣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