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九品八卦大阵之中,先后有白起,蚊道人,玉帝大公主,张果老,汉钟离,曹国舅,蓝彩和,韩湘子四在八方。老子门人,上洞府八仙,也只剩下了铁拐李,吕洞宾,荷仙姑三人。

    广成子,赤jīng子,玉鼎真人,道行天尊,太乙真人,黄龙真人,灵宝**师,青虚道德真君也占据了八方,将整个大阵裹住,只剩下zhōngyāng的一品莲台上立有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西方两位教主。甚是孤凉。已然照顾不到阵势的运转。

    老子笑声一毕,元始道:“道兄不必多言,当破了他的罢。”说罢,用手一指,飞出一片清光,有亩大一团,冉冉升起,照得阵中一片清sè,如水流动。

    这团清光升起之后,吧嗒一声,爆成八分,朝八个方位疾电而去,宛如流星赶月一般。

    阵中本是佛光缭绕,梵唱不断,现在突然一变,从八个方位涌起一股淡淡的血光,随后yīn风阵阵,怒煞号吼,似有亿万厉鬼同时号哭,端的吓人。整个大阵到处响动,漆黑蒙蒙,天rì不见。

    随后,亿万厉鬼哭号之声,愈加巨大,又是陡然一变,轰隆之声不绝,似乎是天崩地裂,太虚溃散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见状,知道这九品莲台裂为八方,破阵之时,有人用xìng命祭之,沾染了杀孽因果,元始再以无上法力催动。竟要破去这先天至宝,立教根本的九品莲台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做一声怒吼,灵台天门大开,白气氤氲,冲顶而出,上面并排是三朵白莲,朵朵一亩大小,花蕊之中,各有一颗舍利沉浮不定,白气随后四散而开,散向八门,把yīn风怒号,皆都驱散。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大阵已破,徒然做劳,又有何用?”头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shè出了千万道天地玄黄气,仿佛跗骨之蛆,一条一条,盯住了阿弥陀佛的舍利。

    这天地玄黄气一个凝聚,随后又分,化为三股,直shè阿弥陀顶门之上三舍利。

    阿弥陀也只要飞出舍利,与老子争斗起来。两位教主在阵中你来我往,玄黄白气纷纷,宝塔白莲皆现,几个回合之后,越发激烈了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状,自肚里寻思:“今rì立教根本一破,rì后怕是不得善终了。”当下心中焦急,怒气横生,又见大阵八方崩塌之声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,好似就要化成齑粉一般,知道元始正要毁其根基。让得门下八弟各食八方莲花。

    “元始天尊,你毁我教根基,来全你教弟子,当真是狠毒,此恨不可消除。”准提道人将怒急攻心,只见元始摇动盘古幡,八面都罩主,连忙用了全力,将手中的七宝妙树朝元始天尊面门投去。

    这一掷,乃准提道人怒发冲冠,含恨而发,威力无匹,只见是七彩神光划破的虚空,纷纷崩塌,飕的一声,直穿大阵。

    老子斗住阿弥陀,竟还余力,见准提道人投七宝妙树掷来,却早有准备,大笑道:“如今大阵已破,你教两人,也莫做无谓纷争,只当四教三商之时,签下封神榜。劫后五十六亿年,生灵重生,未尝不可再兴教派。如今却是莫做它想。”

    先就用手一指,这太极图所化的金桥末端突然拱起,五sè毫光大做,照耀山川河岳。拦住了七宝妙树。也自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极图毕竟是鸿钧所赐三大灵宝,定地水火风,演化万物,包罗万象之无上法器,七宝妙树差上了一筹,只是老君战阿弥陀,分去心思,真神不能从一凝聚,因此准提道人不曾吃亏。

    老君一人又大战两位教主,元始分从八面,将盘古幡摇动,大阵之中,便又自一变,转换成一片模糊的混沌。

    “尔等可自收取一品莲花,炼进元神,rì后可倚仗此抵御劫数,不可怠慢了。”元始天尊摇幡之后,只见混沌之中,有八朵莲花升腾起来,各有颜sè。大放光明。

    八朵莲花之上,分站一人,正是阐教如今的八大金仙。

    这八金仙都道:“尊掌教老师法旨!”元始笑道:“今rì破得莲台,使西方一教立教根本不存,正可见我盘古正宗。”笑罢,那广成子已经盘膝坐定莲花之上。念动了真言。

    广成子身下的白莲,也有一亩来大,分了十二瓣。随着广成子默运真神。嗖!一声响,这白莲由身下飞至头顶,倒罩下来。仿佛一华盖。

    广成子天门随开,两条清光升腾而起,盯住了这翻罩下来的白莲,就在头顶两三丈处定住。

    随后,广成子泥宫丸中冲出片紫气仙云,上面托一个小小道士,只有三尺来高,手持宝剑,飞快的冲上,一个刹那,就投进莲花的花蕊中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广成子正是遁出元神,与这西方立教法器相合。

    其余七位阐教金仙,都如广成子一般,冲出元神,再默运玄功,与各自莲花相合。

    “罢了!罢了!大势已去,怎可奈何?”阿弥陀佛见得八方升起莲花,阐教金仙已是合了元神,自己台下,虽还有四品,但已是不成用处。再斗,也是没了用处。当下叹息。面容越发疾苦。

    “佛!”阿弥陀佛做一声狮子吼,脚下四品莲台闪了一闪,竟然离了大阵,投进梓山城中去了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见状,连忙收了七宝妙树,也踏上了梓山城头。

    那观世音菩萨,文殊菩萨,普闲菩萨,定光欢喜佛,然灯古佛,乌巢禅师,蜀山诸多弟子,见势不好,都自做鸟兽散,先后投进了城中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立上城头,只见城下远处大军滚滚,于大雪之中,分外的清楚,元始,老子已经收拾了大阵,阐教八大金仙食了八品莲台,分立左右,虎视耽耽。

    更有那云中子,玄都**师,两位千古金仙为大将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旗,青光盈盈,上面绣了一朵宝莲。正是五方旗之一的青莲宝sè旗。

    将这青莲宝sè旗一展,只见是白虹二十四条,横贯南北,其上是青莲朵朵,当空更有一粒黄金舍利高高悬起,把关前城池都护住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拿了青莲宝sè旗守护住城池,也不多言,竟然转身下城去了。

    元始见这情景,只是大笑道:“此乃掩耳盗铃之术,却也卖弄。”

    李元一听,揣摩元始意思,就要进兵,却被玄都**师阻住道:“且慢,两位老师自有法旨吩咐。”

    元始对老子笑道:“青莲宝sè旗虽为五方至宝,但吾盘古正宗,大幡一动,依旧化为齑粉,道兄,我两可自前去,破了他的,好让李元兵进南海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今rì破了他的九品莲台,已失了立教根本。他教已是覆灭再即,何必急于一时。况且四教三商,就在当即。等签押过封神。才可顺应定数,将此教弟子送上封神台,到得那时,他再就无词。”

    元始道:“道兄说得既是,只是通天师弟已得了诛仙四剑,阵图合一,rì后伐天之时,只怕是难以破阵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封神榜签后,纵然是你我,也不能反悔,况且是通天师弟?”

    元始道:“此次三商,乃做棺盖。怠慢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位教主,只命李元道:“且停过,你于长安城中先立封神台,等封神榜签定过后,再张榜悬挂。”

    李元跪地道:“不敢违背法旨。”

    元始将手中三宝玉如意,连同杏黄旗,盘古幡都赐下,与了李元道:“此功一立,rì后还有返回玉虚,听我讲道之rì。”李元连忙谢了天恩。

    老子下了青牛笑道:“吾先回玄都,到四教并谈之时,再行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飘然上天去了。

    元始也命四方揭帝神撮起九龙沉香辇来,也自回宫去了。

    当下李元命青牛,玄都**师,云中子各领三路大军驻扎。自己带了广成子等八仙,还有吕洞宾,荷仙姑,铁拐李回了长安,建造封神台。

    却说李元回到长安,着手建造封神台,突然见到皇城之中,有一高台,青玉金刚。高耸入云,气势恢弘。不如道:“何必是劳民伤财。不如将此台改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镇妖台,乃是当年周青未成道时,镇压九凤,保护长安时候,叫李世豪所修建的镇妖台,如今也无妖可镇,当是荒废了。正好修缮一下,便可做为封神台。大抵乃是天数。是以才有着一节,元始虽行封神之事,但封神台,却乃天道教主所建。

    却说娑婆净土破灭,被修罗大军化为了齑粉。释迦所化的五大明王又被绣球砸死,众人纷纷逃进了西天极乐净土。

    “吾数千年经营,演小乘佛教,礼敬阿弥陀佛,不想今rì却遭受大难,将化身失去,归根结底,怕不是这悟空牵连于我。想那镇元子,乃地仙之祖,却摊上这个祸害,死了个不明不白,如今我也被其所害,险些丢了xìng命。”

    如来坐定莲台,身体大胖,大耳垂肩,仿佛弥勒。他虽然失了五大明王,但仍旧是威严不减。只是心中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此时,悟空道人,猴子,李圣带了弥勒佛进来道:“老师已回西天,宣讲大乘之法,吾等且去见过。”

    如来暗道:“不知梓山关前,两教四圣争斗如何分出的胜负。”当下随得众人前去了西天大雷音寺。

    只见是天上松鹤长鸣,兰草仙芝遍地而生,外面杀运笼罩,但西天极乐净土之中,却是一片祥和,真乃个清净之地。

    西天净土,十亿佛国,三千佛陀,五百罗汉,菩萨等等都来拜见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见得佛主坐下,只为四品莲台,都是大惊失sè。李圣,猴子,悟空道人心中狂跳,暗暗道:“我佛门危矣。”

    当下众佛坐定,阿弥陀佛道:“鸿蒙开辟一量大劫,因果纠缠之下,乃天地再造,宇宙重回洪荒。连我西天净土,都不为极乐,尔等虽然皈依我佛。但仍旧不得清净,杀劫未除。可各争生机,完自己杀劫,始能保全。”

    众佛大惊,正要问个究竟,阿弥陀佛却已开始讲经,乃是阿弥陀经,鸿蒙之中,电光石火,演清净极乐之大事经过。

    阿弥陀经讲完,阿弥陀佛道:“我佛弟子可都散去,各完杀劫,待劫数过后,可再入雷音。”

    众佛大惊,却也无办法,只得纷纷散去,出了雷音宝刹。

    众佛都认得如来,见如来到此,纷纷询问。得之娑婆净土被天庭大军所毁,都自大怒,纷纷道:“当年玉帝,还倚仗我佛之门,连那托塔天王,都为燃灯弟子。如今却是yīn阳颠倒,牝鸡司晨。才生出祸害。”

    又听得无量寿佛被天道教主所擒,更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大rì如来道:“天之将兴,必出祥瑞,天之将亡,必出妖孽。如今杀运逢起,天庭混乱,入了魔头,所以rì后才有伐天之定数。诸位也要完杀劫,可思下界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当下众佛纷纷点头,其中有宝月光佛道:“战事一起,我等必去相助。”

    大rì如来大喜道:“rì后战事一起,我当亲上西天,请诸佛下凡完一场杀劫。”

    当下众佛别过。猴子,悟空,李圣,却去见准提道人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正在灵台方寸山,依旧与了悟空七宝妙树,接引神幢,又道:“梓山城中,还有青莲宝sè旗,你可取之,为己所用,只等我签过封神榜,才有安排。其间不可妄动。”

    猴子三人大喜,当下就回到了南海郡,只等四教最后一次商谈。做棺盖之定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