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当下真是天下三分,地仙界四大部洲之中,西牛贺洲与南瞻部洲贯通一气,连接广大,为人教居住之地,经过数百年励jīng图治,兴盛无比,那人口城镇,起自西海尽头的渺茫大海边缘,延着亿万里的海缘,接近了东胜神洲之中。各种事物是千奇百怪,莫可名状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大部洲的地域实在是广大,就连那炼神返虚的仙人,从南到北,也要行上数年。因此西方之地的居民说起东土,还在传说之中。

    虽然地仙一界中普通的居民,都会修道养真,延年益寿,但未得上乘法门,成仙了道的却也只有千万分之一,饶是如此,却也不在少数。真是个人教大兴,妖怪或是退避进那穷山恶水中,或是远退海外,更一大半是融进了人教之中,这种情况,却和人间的地球有几分相似了。

    周青当年初入地仙界,与白起争斗,先就是落进了东胜神洲之中的大胜国中,国师还是那大鹏明王的子孙,一头金翅老鹰。

    象大胜国这样的人教小国,化外之民,东胜神洲之中起码不下有百十来个。除此之外,还有妖怪国度,比如当年三犀牛所建的青龙妖国。移山大圣所建立的狮驼国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三犀牛被周青收服,做了拉车的坐骑。七大圣之中,除了齐天大圣做了人皇,通风大圣猕猴王行踪不定,复海大圣蛟魔王身死,混天大圣金羽仙子还在女娲娘娘麾下。其余的大圣都被招揽上了天庭,不再为妖,做起了神仙天将元帅。所立的妖国,自然不能为祸人教发展。

    如今形式,自周青入地仙界来,经两百年杀劫,叫弟子入主天庭以来,妖王不存,不再为祸一方,左道邪魔也因为三次苍莽斗剑过后,归进了阿修罗道。被天庭统帅。一齐驻扎在南海深处,由董永,西瓜,张自然等人统帅,对李圣虎视耽耽。

    李圣牢牢的占据南海郡,从西起梓山城,南接南海海边,东边有亿万群山阻隔,过了群山,便是东胜神洲。东胜神洲虽然有许多人教小国,但都为散数,远远比不得大唐国,乃人教正统,子民亿万,几乎是不可记数。

    李圣安定之后,下令手下士兵,运用神通,移山开海,将茫茫山林平去,使得南海一郡与东胜神洲也自贯通。那些化外小国,也一一迁徙,并进了大唐国中。

    当下三界之中,人间的洪荒星空不去提它,地仙界除了北卢俱洲偏远,妖兽横行,又有几十亿里的大雪山阻隔之外,其余三大部洲,都自贯通。大地由人教主宰,比两百年前,妖魔丛生,民不聊生,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幽冥地府之中,地藏菩萨已经成佛,阿修罗也皈依天庭,不再争斗。无了杀伐,十分安宁。

    更有那些大仙门派,如蜀山等等,也不能如以前那般,自持神通法力,或者是情面脸皮搅乱六道轮回。改变自己弟子的根骨,驱除业力。一时是地府安宁,法度严谨。

    哪里像以前玉帝,虽有神通,但自身都佛门渗透,又经过猴子大闹天宫,闹地府。打这打那。所向披靡,才使得天庭威信尽失。内又有佛道之争,成一盘散沙。外更有妖王为祸,所以波及到六道轮回。使得天不为天,关系复杂混乱。

    周青成道,温蓝新入主天宫,收妖王,冥河阿修罗,定地府,尊天道,去佛门。内部无了道统之争。外面无了妖王为祸,使得四海归一,天地有规。再不如以前,动不动就有下界妖王自持神通,搅乱天地,天兵天将还无法对付。

    连花果山都毁去,就算有零散的妖王,也只老老实实了。娑婆净土都破灭了,那些金仙自创的大派,也是老实了。

    天庭地府道统无了争持,乃尊天道,自有天条,尔下人教弟子虽然兴盛,但却道统之争不绝。

    李圣乃斗战胜佛转世,明虽尊道,实为佛道合流。尊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李元乃元始天尊童子,尊阐教**。尊元始天尊。

    西牛贺洲由李家两位公主把持,温蓝新派下九凤,周竹,大小狐狸,小昆仑等等弟子辅佐,自然与天庭共尊盘古天道教主周青。

    正是杀运逢起,才有天下三分。

    当下一切都已分明,只等圣人所定,四教并谈,以用封神,神仙佛陀,巫妖修罗,各完杀劫。以消鸿蒙开辟五十六亿年来的杀劫。

    这一签定过后,当真是神仙齐动手,你杀我来我杀他。

    有分教:寒光影里人头落,杀气丛中血雨喷。

    签定过后,一切都成定数,就算强如老子,周青,元始,阿弥陀,通天,准提,女娲都不能改。

    猴子回得南海后,持仗有七宝妙树,轩辕剑,接引神幢,地书,人参果树,青莲宝sè旗。诸多先天法器为一身,自身又是法力绝高,除了圣人,谁都奈何不得。因此倒也无事,励jīng图治。

    到得第二年,地仙一界,正是chūn暖花开。而那三十三天外,正是四教三商,七圣并谈最后一次。老子,周青,元始,阿弥陀,通天,准提,女娲。七位混元无极太上教都到了紫霄宫中,先行拜见鸿钧道人。

    鸿钧道人曰:“自盘古开混沌,已是鸿蒙开辟一量之劫,七圣归位,签定封神,乃以杀劫,正道统。不使纷争。尔等可就此定计。不得拖延。”

    七位教主当下都道:“已经是三商,正是定计,不敢再行怠慢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人又曰:“尔等签定过后,再不得反悔。”

    七位教主又道:“不敢反悔。”

    当下鸿钧道人无言,不再管七位弟子三商之事了。

    七位教主依旧坐定,封神榜立于zhōngyāng。只见上面姓名流转,却不足百位。

    周青见对女娲娘娘道:“如今三商定论,不可拖延,只是封神榜上还缺许多,娘娘可有分教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笑道:“我不掌大教,不为定计,况且此次杀劫,主还为人教道统之争,还要大师兄定计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“如今杀劫沸腾,因果深,根xìng浅,又无气运者当在榜上有名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因果深,根xìng浅,无气运,此三者,理当榜上有名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因为梓山关大战,被老子与元始拿太极图,盘古幡破了九品莲台,连立教根本都失去了。自然不好说话。如若让对方提起,更是丢了面皮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看得形式,当下对阿弥陀佛暗道:“我教弟子已是难以保全,不如上得封神榜,可保全真灵,rì后还有脱劫之rì。且先写上,便看两虎相争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吾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当下,准提道人上前道:“我佛慈悲,本有舍身渡人之意,如今大劫来临,我佛弟子,自然争先入劫。舍去我身,普渡世人。”却自提笔,往那封神榜上写了一片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写下,原本稀疏的榜文,如今却被填充,只剩下数十来位。

    写过之后,准提道人便自回,与阿弥陀佛默坐。

    元始对周青道:“如今还不足三百六十五位之数,天道教主可自填充,也好rì后伐天之时。有个分明。”

    周青见得元始咄咄逼人,心下不快,暗道:“吾天道一门,如今也不是那佛门,气运正盛,如今吾也不弱于你,正要见个分晓。且先自将名签了,再与你计较,叫你无词。”

    当下周青道:“我天道虽有气运,根基也厚,但有弟子因果诸多,不得不在榜上有名,我也自添上,否则便显得护短了。”当下上前,又补全了十数个姓名。

    元始见了,却还差过十数位,不由对老子笑道:“道兄所说三者,因果深,根xìng浅,无气运,此三者,首推因果深者,天道教主座下青丘一脉,因果最深,牵扯三界,当榜上有名,否则徒为画饼,更为不美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理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,准提道人不言。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青丘一脉曾为女娲娘娘教下,我得娘娘有言再先,当无灾无劫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曾应过周青,便对元始道:“确有此言。师兄另做安排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笑道:“你掌阐教,教下弟子多为洪荒金仙,因果之厚,青丘诸人都是不及。不签定榜上,却来管它教大事,怎生能掌大教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听见通天言语,心中暗动,面皮却是笑道:“通天师弟,吾为你兄,怎的目无尊长。”

    老子道:“通天师弟,不掌教,不闻其事,你教早已不存,不可行越俎代庖之事。且的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大怒,正要出言,女娲娘娘却是心中不快,自肚里寻思道:“老君虽为师兄,怎的指桑骂槐树。如此辱我,这口气怎的消除。”

    原来女娲娘娘所掌妖教,也是不存。如今老子自持师兄,训斥通天,却是一语双关,端的是训斥娘娘一般,叫娘娘不要可越俎代庖,管青丘一脉之事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心中有气,面皮挂将不住,却又不好发作,只要杏目圆睁。

    周青对老子道:“吾等同为盘古,只是客气,尊你一声师兄,你却自大,怎的指桑骂槐,辱了娘娘。想你为人教教主,地位遵崇,却不想不是娘娘造人,你如何掌得人教大位。如今人教表面虽是兴盛,但已是天下三分,做道统之争,杀运逢起,你有大罪果,速速退得大位,让娘娘当之,方为正道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一听,倒是大惊:“早知天道教主有此一言,却如此激烈。”

    老子大笑道:“你辛苦图谋,就是今天有此言语,我怎不知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吾等都为盘古,吾也不必尊你,只是依从天数,yīn阳循环至理。吾才有此图谋,想你为人教教主,却偏袒阐门,怎生掌得大教?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吾有安排,你怎不知?”

    元始大笑道:“无非是牝鸡司晨,徒乱天数。”

    老子对周青笑道:“你说我偏袒阐门,我却知你用意,你掌天道大教,并天庭,定地府。倒也有条,甚有功德,只是不该插手我人教纷争,你道擅于阿谀,面皮早就丢去。诡诈无常,如若让你得手,使得你教为人教正统,那这三界之中,岂不是你一教独大?一教独大,必然生出灾祸。天人之间,分两教道统,此消彼涨,才为循环之道。你天道教若是令天地混乱,阐教便可伐之。反是阐教另天地混乱,你教便伐之。你教有气运,可掌天庭,阐门也有气运,可为人教道统。我掌人教,岂会偏袒一门?让你独大?”

    周青大笑道:“天人两分,虽是循环,却不可长久,你不见当年巫妖之争?洪荒碎裂。寰宇崩塌,何等的灾祸?此等缘由,就是因两教之争而起。两人循环之道,虽是大道,却不可强安于人道之上,以大道言人道,实为不妥。如今我奉娘娘为人教教主,使我天道为天人两道正统,消除道统之争,永远安宁。你之大道,已有巫妖大战之戒先在前头,不可取之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突然道:“以大道强言人道,实有不妥,巫妖大战惨剧,已在前头。老君虽明大道,却掌不得人教。否则徒然乱了教化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暗道:“却是可喜,此四教三商如定吾掌人教,老君也反悔不得。”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