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

 

    却说四教并谈,佛教一门本得女娲娘娘垂青,气运大胜,是以遣斗战胜佛涅盘,以争人皇大位,使佛教教义永为人教正统,但此举老子,元始如何能容得?亲自下得凡尘,将佛教根本九品莲台破去,另斗战胜佛逃遁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又被周青蛊惑,心中已有了牝鸡司晨之念,眼下是斗战胜佛虽占南海,天下人教主三分,但已失了气运,无力再争人皇,佛道合流,已成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两门虽然同为鸿钧大道三千,但教义不同,如若合流,更是纷乱。倒是周青虽是天道,却乃仙家一脉,与佛不同。却能享得天庭,安定地府,权柄三界,除人之外,巫妖神仙,阿修罗无不归附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为鸿蒙开辟一量之劫,杀运逢起,天人之间,要做过一场,重定封神,才可完杀劫,各自享受清净。

    “佛教本是先天不足,如今更是气运已破,已无望为人教道统,悟空执念甚重,一味逆天行事,吾虽百般护持,不使其遭劫,但他所结因果太深,恐怕护不周全,如我为人教教主,却可叫其保全xìng命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知道周青意思,要推自己为人教教主。以yīn阳循环之理阐述,到也不失为道理。尤其是老君呵斥通天,指桑骂槐,另得娘娘心中不快,娘娘又是个极要面皮之人,如何能够忍受。

    当下周青与老子对言,阿弥陀佛突出言语,述说老君以天道盖人道,实不合适,娘娘听后,心中也是暗喜。

    娘娘笑道:“此言终究是还要细细斟酌,吾当年虽捏土造人,为万物之灵长,但人教子民教化,还是老君当之。吾等圣人,灭杀宇宙,再重开洪荒,演化生灵,也非难事。但要教化生灵,却尤为吃力,永没一个长治久安之道,才使得劫数循环,老君教化至今,虽然已是尽了心思,但仍有大劫,此乃天数,不为圣人罪果。”

    周青听过,连忙出声道:“纵然是天数有循环,但老君之道,已有前车之鉴,不可再为,吾圣人,当重定教化之道,观其后果。”

    元始大笑道:“你之道,擅长yīn谋诡诈,阿谀巧言,先就偏了我等盘古正宗,以你之道,还比不得李道兄之道。我等皆是心知肚明,岂会让你一教独大?”

    周青笑道:“吾只掌天道,怎乃吾一教独大?吾只奉娘娘为人教教主,凡事需与娘娘谈过,才有定论。今rì须要落个分明,才肯罢手,否则吾等同为盘古,不分高下,你却一味压我,那便就各施胸中所学,做过一场,以定高低。”

    元始大笑:“你要做过一场,定两教高低,吾岂不如你所愿。rì后伐天之时,却要与你分教。”

    老子也自大笑:“你要行牝鸡司晨,徒乱天数,吾等自不容你。本当与你分教一二,又恐将你击打,另你面皮不存。坏了我盘古四清之意。如今你既说来,却不要后悔。“周青起身大笑道:“今rì在老师宫中,吾不与你做口舌。且看rì后手段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却对老子怒道:“李聃!我有一话,你可听清,我等都为盘古,以鸿钧为师,你却自持,以言辱我,此恨怎可消除。总要分个高下。当年盘古元神化我三人,你既能掌人教,我为何不能?如今周道兄立女娲师妹为教主,却是正理,不可多说,今rì商定之后,各完杀劫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连忙道:“吾等都为混元无极太上教主,不生不灭,万劫不磨,rì后还有诸多计较。当下只是签定封神之位,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却有准提道人见四清争持,心中暗道:“四清都为盘古所化,女娲娘娘又有心,如此争持,始终不见个高低。阿弥陀道兄既然有言,吾也自不好沉默,好让两教见高低,rì后自有争持,可让悟空去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此次三商,乃做棺盖,如不签定,七圣也不能出得紫霄宫,不能拖延。准提道人与阿弥陀同为西方教主,自是有一点灵通,见得自己佛门已是无望,尔下四清又争不下,心中自有一番计较。

    当下准提道人厉声道:“阐门一脉,因果深重,根xìng虽然有深者,但亦有薄者,徒是气运支撑,才未逢大劫。但终究不可长久。只是如今却受李聃偏袒。使得封神榜迟迟不能签定,徒然拖延天数。李聃!你还掌人教,这封神榜便是签定不得。你有大罪。女娲娘娘造人,掌人道大教,乃公论,你却依仗神通,强占大位。今rì正在老师宫中,将大位与娘娘,才能签定封神,一劳永逸。否则我等七圣,一味争持,休想分明。”

    四清虽然争持,但都乃皮笑暗骂,准提道人却是突起言辞,语气凌厉无比,顿时语惊四座。

    老子听后,却是大笑道:“吾不与你言,rì后争持,还将扁拐击你面皮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一听,顿时是面皮上七窍生烟,直把心中的无名业火上冲了三千丈,大怒喝道:“李聃,当再与你见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原来梓山关一战,准提道人战老子,被老子一扁拐正中了面皮,当时准备拼命,只是被阿弥陀佛拉住。眼下见老子重提旧事,却是大丢面皮,直差点将肺都气炸了,只是在紫霄宫中,动手不得。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你不可后悔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道:“四教三商,休做口舌,我执掌大教,虽是气运衰竭,但也为天数,勉强不得,如今吾也尊女娲娘娘为人教教主。能有个公论。使得封神榜签定,完了劫数,吾等圣人,也可享受清净。”

    周青听了阿弥陀佛与准提道人言语,心中暗道:“佛门虽失了气运,但却想行渔翁之事,不可不防,女娲娘娘为了教主。对其也多有偏袒。rì后也有发迹之机。不过此等顾忌,暂且不去谈他,且定了女娲娘娘为教主,三皇为yīn数,却似强过那阐教独大,rì后伐天,不好计较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心思,周青怎会不知?只是眼下将大势定过之后,再细细计较,蛊惑娘娘了。

    周青道:“今rì如不商定封神,我七圣都出不得紫霄宫,只是李聃,你为人教教主,偏袒阐门,致使封神榜迟迟不得签定,此乃公论,非我一人所言语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与准提双双道:“娘娘执掌人教,实乃公论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对元始,老子道:“两位师兄意思下如何。如今是老师定下三商,再也拖延不得,今rì定要有个定计。元始师兄,你不可护短。李道兄,你也不可偏袒阐门,才能执掌人教,不偏不私。若是如此,我也不可执掌人教了,还是李道兄掌之。”

    却说老子见得女娲娘娘,周青,通天教主,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都是众口一词,不由大笑道:“纵然你等齐说,也无甚用处。”

    当下,老子又对女娲娘娘笑道:“吾掌人教,实乃气运所存,人教一脉,乃万物灵长,你若掌了,又何物可镇压气运?吾也可让位与你,只恐你执掌不得。你若执意要掌,不可后悔。”

    周青忙道:“李道兄,正如娘娘所说,你若不偏袒阐门,还可掌得人教大位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吾也不与你言,rì后计较之时,一样击你面皮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我也自侯着你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又见争持,连忙道:“李道兄何意,明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老子笑道:“我可让位于你,只是你若掌人教,一来还要将门下因果深重弟子填写榜上,二来无镇压气运之物。人教如若灭教,我当一样用扁拐击你。你若能行此两条,我也无词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吾在紫霄宫老师面前所言,我天道竭力扶持娘娘大兴人教,天道气运,便是人教气运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,准提道人默座不言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心听见老子所言,也知晓其中意思,心中暗道:“紫霄宫中话语,定过之后,便自反悔不得,我虽无三大灵宝镇压气运,但天道教主既然出口,这一条便已去过了,头一条未免有所指。着实不好答应。”

    元始道:“此我七圣并谈,自是依照公论。老师也有言语。既是大师兄所说两条,娘娘如若应承了,当下便可签人完榜,各自安排杀劫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“师妹若为人教教主,自要身先做表,此两条,也合情理。”

    周青道:“娘娘心中自是有安排,只是今rì,总要有个定计。我七圣才可出得紫霄宫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却是心下着慌,言也不是,不言也不是。阿弥陀佛依旧做疾苦之sè。

    元始道:“此次签榜所定,就在娘娘应承了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权衡片刻便道:“如此一来,我等都自后悔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下六圣都道:“老师在前,谁敢后悔。”

    女娲娘娘便自应承了老子言语,当下签定封神榜。

    此时,三百六十五正神归位。女娲娘娘做了人教教主。

    七圣都朝鸿均。

    鸿钧道人于虚空上道:“四教各有所掌,封神榜满,都乃尔等所定,rì后不可后悔。”

    七圣又自齐齐答应。周青见得那敖鸾,灵珠子榜上有名,不免心伤,只是到如今,是奈何不得了。

    当下封神榜完,各有路途。

    有分教:返本还原真是真,依旧做个弼马温。

下一章          上一章